夜色繩豔 ─挑戰您感官的震撼演出

◎ 妮可

表演結束後一週,我的思緒還是很亂。原本想早點寫些東西出來,寫了一大堆,又全部刪除掉。我想如果把這次表演的所有心緒和細節匯整起來,或許可以變成一篇長篇小說。(笑)

還記得,當我還在日本的時候,有一天我去神凪的Bar,神凪像個孩子般很得意的告訴我說他可能要來台灣唷!轉眼間,表演已經結束了,非常成功的表演!

值得驕傲也覺得遺憾的事情,票房一下就賣光了。有許多想來觀看的人,卻沒有票可以進來觀看。雖然說看見表演的觀眾並不多,大家的熱烈迴響,讓我覺得再辛苦也都值得。神凪的名氣,也從此在台灣打開。

表演結束,混雜著些許淚水,或許是感動,也可能是不捨。不知道為什麼開始難過起來。這些日子覺得過得很快,不管怎麼說,皮繩的大家,一起辛苦的工作。從表演前的策劃、文宣、場地佈置、表演、收拾場地。大家都一起在努力,因為SM,大家聚在一起。有喜怒、有哀樂。我很高興,我能夠跟大家在一起相處。

四月二十一日 下午 接機

這次的接機,還好這次有瓦礫開車接送,不然我想在神凪身上架台攝影機,看看他自己怎樣找到白水。而且神凪不懂中文,連問路都是一大困難。效果應該會像日本綜藝節目(百萬大挑戰)中的小孩子去買菜一樣。真想自己在白水看著螢幕當個觀眾,就這樣等候神凪到來。我想SNG現場連線效果應該也不差!(笑)

我從沒想到接機的心情會這麼複雜,望著入境門口,一直期待下一個人就是神凪和akaneko。等候原來是件如此奇妙的事情,連多等候一秒鐘都覺得煎熬。心情的起伏變化,就像搭乘雲霄飛車。直到看見神凪和akaneko的那一刻起,心中就像中樂透般的喜悅。

帶領神凪到飯店之後,我們隨後就到了白水。想起神凪彬彬有禮的樣子,還覺得十分有趣。其實我很想欺負神凪,不過一直沒有機會。神凪給大家的感覺是和藹可親,這點連我都很意外。似乎我也是第一次看見神凪這麼平易近人的一面。或許這是神凪的本性吧!因為在日本大家都比較嚴肅一點,就算玩樂也是一樣。說不上為什麼,或許是風氣的關係吧!

這次的旅程,神凪在白水三樓的表演場地試綁Model。主要是因為這次皮繩的Model都沒有演出經驗,連繩縛經驗也都很少。不過我覺得我們的演出非常專業。這是因為大家有著對SM的熱誠嗎?我想答案是肯定的。這一天,神凪綁了三個Mdoel,每個都是不同的綁法。我非常佩服神凪的專業能力和創意。
這時候當臨時觀眾的我,也給了十足的掌聲以及稱讚。神凪真的很厲害!

隨後,我們帶神凪去逛夜市。神凪對著新鮮事物,不停的張望。這時候我覺得神凪真的好可愛,就像小孩子一般,或許這是因為神凪保有赤子之心!我真的想好好學習這份精神。

四月二十二日


攝影/李國輝

因為我還有考試,很不捨得在白水待到中午,我就搭車趕回台中。下午看見東森的新聞報導,我開心的不能自我,非常的高興。這是我們大家一起努力而成的表演呀!考試結束,我又趕回白水。這時候表演已經結束,大家在二、三樓聊天。隨後,拍了團體照作為紀念。

在回飯店的路上,我偷打了神凪一下,神凪要反擊的時候我跟他說「ここは台湾だ。」(這裡可是台灣呢!)我的語氣帶點驕傲,因為這次表演而驕傲。日本的SM界已經發展到很競爭也有點飽和。而台灣,才正要開始...

四月二十三日


晚場結束後的小小慶功,我拿出了蛋糕!這是給我以及神凪還有大家的蛋糕。上面有兩隻被綁起來的美女娃娃,以及寫上日文的希望演出成功的字。

會接觸自縛吊的原因是,我曾在日本大宮劇場看SM表演。開場是栗鳥巢的自縛吊表演,我感到十足的震撼。原來自縛可以做到這種程度,還可以把自己吊起來。於是,隔天我在神凪的Bar就練習了一次自縛吊,很慶幸的是,第一次就很順手。

表演當天,我的心情都非常緊張。直到在上場前還在鬧胃痛,或許是因為緊張的關係。這次我第一次的自縛吊表演,也是第一次正式公開的演出,而且有很多觀眾(汗)。我想會緊張的原因是因為我沒有十足的把握,也沒有經過充分的練習。

在上場的前幾個小時,我拿起原本要繫在腰上的圍巾。原本只是好玩的問大家,我矇眼自縛吊如何?大家也覺得不錯。於是我只練習了一次矇眼自縛吊。當天,我就決定這樣上場。

雖然上場前,我還是緊張到一直冒汗。但是,我會永遠記住,表演結束後大家的掌聲以及喜悅感。有人問我,在台灣有幾個人會像我這樣的自縛吊,我想了一下,得意的說:Only One!

其實,表演的第二天,是我二十歲的生日。我的二十歲生日過得非常精采,也非常得意。我收到大家送給我的禮物「小叮噹」!還有花束,小熊,跟卡片。真的謝謝大家。日本的成年是二十歲,要二十歲才能進入SMbar。雖然我從去年就說我二十歲了(台灣的虛歲呀!),也在日本SMbar遊玩。不過這天才知道事實的神凪,說我說謊,還打了我幾下屁股。這是生日Spanking嗎?如果是的話,那我還真幸運呢!

四月二十四日


原本今天我得去攝影棚一趟,但是我捨不得離開,於是我選擇繼續留在白水。

午場的時候,我選擇留在白水二樓招待客人。我穿著粉紅色條紋背心,白色的白紗裙。我把昨天的生日禮物小熊綁在裙子上。還有一隻被我用粉紅色麻繩綁龜甲縛的小娃娃。小熊是我的愛人,娃娃是我的女兒。我把她們一起綁我在我裙子腰際。其實我女兒在幫我愛人口交,只是我女兒技術不好,所以我把我女兒綁起來。強制她對我愛人口交。(噓~~~兒童不宜唷!)

晚上我則是擔任神凪下半場的Model,比起昨天,整個人的心情放鬆許多。原來當M是比較輕鬆,這是無可否認的事情呀!

不過我想我回不去了。因為,我想成為比神凪更棒的繩師!

迴響已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