栽出千萬花:寫在2012年繩豔之後

de Zuvia
原文刊載於 月讀命:泣離死悲的詠言

FR_W6468
離上一次的夜色繩豔已經有將近半年,在這個時候總算有餘裕仔細的思考這整件事情。我想這絕對是我目前做過最愉快的一次表演、最有收穫的表演,也是截至目前為止最讓我滿意的一次表演。雖然要精進的部分還有非常非常多,但對我而言最讓我珍惜的還是能和自己的伴侶(海兔)同台這件事。在我的經驗中,繩縛表演這件事一直都是繩師與model之間很私密、很心底的對話,這樣的對話從表演要怎麼設計就已經開始,並且不斷地持續到謝幕的那一刻。

DSC05316對,那些形式都是早就被我們熟悉的。最終海兔一定會被我綁縛、吊起、放下,就如所有的繩縛表演一樣。當然這次我花了比較多的時間準備了一套較為複雜的動作變化:從「飛燕」的正吊、到側吊、轉橫吊,最後在倒吊之後以仰姿收尾,是繩縛中最傳統的動作變換,只是經過了我稍微修改了中間的一些順序和呈現。跳過現代舞的海兔有非常好的身體,總是很快的能進入狀況,也能在空中伸展自己的身體做出許多讓人驚豔而富有張力的動作。其實這次的演出中大概有三分之一的動作變化都是她的發想設計,也主要是由她自己所施力擺出,而我的繩縛只是負擔著讓她懸空的角色。甚至剩下那些由主要由我操作出的吊縛姿勢,若少了她在一些小細節上的處理,視覺效果也會遜色許多。

DSC05373而在繩縛之外,其實我們花了同樣多的時間在處理「為什麼而繩縛」的事情。舞台要有故事,並且繩縛對我們而言是那麼深邃而幽微的事情,所以那不只會是一個為繩縛而羅織的故事,而是關於我們兩個人既作為繩師和model也作為伴侶的故事。我自己早已浸淫在BDSM中許久,對於其中的一切支配臣服戀物隱喻的象徵遊戲早已熟嫻無比,而海兔則是身處於這個世界之外,對於那些權力、痛苦與慾望的劇碼感到無比新奇,甚至在某些層面有些抗拒,她不喜歡那些過於肉慾而赤裸的部分。而我,以一種人類學的意義來說,所扮演的是一個報導人的角色。在各種親密關係的場合中,我試著向她轉譯著屬於我這個世界的語言。

FR_W6442我們作為伴侶彼此相互愛戀,並且同樣熱愛表演與耽美的事物,以及那些在日本哲學中被稱作「物哀」的想法。整個表演形構的過程不只是在練習綁縛與安排設計,同時我們也不斷在嘗試著理解彼此對於BDSM這件事情的詮釋。於是幾次排練後,我們決定為綁縛/被綁縛這件事賦予「我正在教你一種語言」的隱喻。繩縛這件事在繩師與model之間的過程,就像是在初生時用身體學習第一種語言的過程。不依靠邏輯、不依靠思考,而是透過身體和感覺來形成親密而深邃的交談。所以在表演中才會有一開始那段彷彿在學步的舞蹈,以及之後的玫瑰花瓣。我由衷地喜歡海兔所提出的這個畫面,非常非常的美好。是一個安靜而非常具有張力的畫面。

DSC05381最後收尾時使用的音樂是張懸的「玫瑰色的你」。雖然有藝穗節的評審認為在這裡用了這麼一首以社會運動為主題的歌曲有點忽略了其譜曲的原初立意,但其實就我個人對於這首歌的理解而言,這首歌在視角上並不同於典型的社運歌曲如國際歌或者勞動者戰歌,因為這些較為典型的社運歌曲中所呈現的是作為集體、作為理想、作為價值信念而被社會大眾觀看的社會運動者。

FR_W6484但「玫瑰色的你」卻是以非常親密而貼近的視點在試圖理解一個運動者的生命,而不只是運動者的理想。如果有一天,並不是那個遠在電視機裡面的,而是你深愛的、能輕聲呼喚的那個人選擇了那條為社會抵抗與革命的路,我想你也會看著他的背影,可能會覺得寂寞,可能會覺得有點悲傷,但最後,你會想試圖去理解,為什麼他這麼疲憊了還要揮舞大旗?為什麼他充滿憂愁,卻不輕言傷心?為什麼他不像一般人一樣浸淫於庸碌的幸福而要走出千萬人獨行、往山窮水盡去?那個美而不能思義的、栽出千萬花的一生又是甚麼?這才是「玫瑰色的你」的視點,某種程度上也是作為愛人的海兔試圖理解我在皮繩所做的一切、理解我們彼此語言的視點。

我不敢自詡為革命者,但皮繩也的確是一個有著尋常不會有的奇異與歡愉、將想看見的事情予以發生的團體。我們正在做著這樣的事情,遊行是,繩豔是,各種我們所投身的都是。我是在有了這層思考後才使用這首歌的。「玫瑰色的你」並不能被「歌詠社會運動」來膚淺的理解,皮繩這個團體也是。

6 thoughts on “栽出千萬花:寫在2012年繩豔之後”

  1. 這篇寫得真好,尤其是倒數兩段,看了好感動!就我個人了解的,許多運動者的伴侶不乏同溫層的人、有同質的理想與抱負,但我想有更多的(潛在)運動者並沒有這樣的運氣、也沒有勇氣去面對伴侶質疑與責難的眼神,或許我比較悲觀,但希望的確有更多的人能如同作者的伴侶一般願意去理解、相信並擁抱這個自己所愛的靈魂。

  2. 謝謝 : ) 的確,或許要有一個能理解自己的伴侶泰半是一種運氣,但就另外一面而言我也相信,要讓一個不那麼理解自己的伴侶開始有接納個可能,所需要的是更多的溝通和包容,而且這是一個雙向的過程。

    在整個表演凝聚的過程中,除了練習之外我和海兔也花了同樣多的時間討論在BDSM的各種元素中,哪些隱喻是她所喜歡的,而哪些又不是。甚至有時候我們也會發現,對於同樣一件事情(例如繩縛中的「支配」),我們會有完全不同的想像存在。而也因為這樣的相互溝通,我們最終能對於彼此要呈現甚麼取得共識,也因此讓這個表演比較不會變成某個人單方面的配合另外一個人的想像,我想這是造成理解和包容很重要的因素。

  3. 非常喜歡作者將綁縛/被綁縛喻意成親密而深邃的交談.繩縛表演中最令人動容的,往往不是繩綁的技術,而是雙人搭檔間情感流動所譜出的繩之音流.
    繩本無情,是施受雙方賦予了繩子生命.
    情之哀亡,繩之哀.
    希望有機會能再看到de Zuvia與海兔滿溢慕戀的深情演出.

迴響已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