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有幽愁暗恨生,此時無聲勝有聲

◎ iBon
原載於花魁藝色館 BBS, BDSM 板。感謝作者 iBon 同意轉載。作者表示「萬年徵透膚黑絲襪女Sub」!

「喂?Mark嗎?我是Elsa….」
「喂?是!你好,我是營業專員彤彤,是…」
「跟妳說喔~昨天紅5車上最後一排那個阿….」
「欸?期中考什麼時候阿?」
「要不要去放天燈?」
「昨天他呀…唉唷..」
「喂…喂…這裡收訊不好…喂喂!」
「媽我跟同學在車站附近逛街啦!」
「寶貝…今晚我得加班,等一下吃飽飯要回公司了…」
「好累…」

她低頭漫步走在飄著小雨的車站周圍,周遭盡是吵雜的人聲,有些人有著約會、有些人吐著苦水;有人急著回家吃飯、有人吃飽之後還得回公司加班一晚,身旁的人與她擦肩、同行的沒人與她齊步,她在人來人往的馬路上一個人走。所有的人都撐著傘,雨水落在尼龍傘面發出答答的水聲,順著傘面下滑滴落在早已積水的柏油路上,水面反射著黃昏落日的天空,卻時常被雨水濺起的漣漪打擾。路上只有她沒撐傘,也只有她穿著鮮紅色雙排扣大衣,雨水一滴一滴撒落在她肩上凝聚成小水珠,那映著她的外衣而成了紅色的豆點,她肩上因此發了相思的豆苗。或許是相思的力量,她臉上始終掛著小小的笑容,呼了口嬌氣她快步走進充滿離別與重逢的車站。

「順手捐發票,救救植物人!」
「大串連,三月九號全台廢核大遊行!」
「小姐可以幫忙填一下問卷嗎?」
「先生…先生…請問捷運站怎麼走?」
「今天晚上要不要吃牛肉麵?」
「參考一下我們春天的新菜單喔!很好吃喔~」
「來!one & two & three & four!轉身,跳!很好再來一次one & two &….」

越過一群又一群的人群,她站在巨型鏡面柱前檢查著自己的姿態,拍拍肩上的水珠、順順長長黑髮上的小結、踱踱穿著黑色細高跟鞋的雙腿,拍拍腿讓附在膚色絲襪上的水氣能夠脫落,她看著自己的雙腿還仔細的轉了個圈,她始終不喜歡自己的腿,因為學生時期的活潑好動以及初出社會時的久站服務使得她的小腿遠比一般女孩粗壯、結實,踩著高跟鞋的她總是在小腿肚上浮著一塊很明顯的肌肉,她實在不能明白為什麼某人總是在進入她之前深情親吻著她的小腿,有些時候還會舔舐之後用來摩擦自己的陰莖,她想不透自己如此醜陋的小腿何以能給她的某人帶來如此巨大的興奮,每一次她穿著絲襪與高跟鞋赴約,她總是會立刻被壓在牆上鞭打,最後還會被扯著頭髮翹著屁股深深地刺入。她的目光上移到胸口,她想像著自己的裸體,明白自己身體缺點的她不禁皺著眉頭、咬著下唇,她從不覺得自己的身體能與時下年輕人較量、直到某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表達出那因她而起的炙熱情慾時,她才明白自己的身體是有魅力的,思緒至此不免一陣潮紅上身,下腹微微發著熱顫,最近她經常泛起這些突如其來的的小小情慾,就在她認了某人之後。她趕緊退出鏡面同時停止檢視自己身體,雙手緊緊抓著大衣胸前的扣子,縮在一邊的柱子下等待。

「沒有核能也不會缺電!三月九號大家一起來遊行喔!」
「月台現在進站的是往高雄的自強號…請旅客儘速上車…」
「這裡這裡就是這裡,這裡就是上次他們臥軌…」
「阿阿阿阿~~~我的車票不見了啦!」
「不對阿!這裡不是高鐵耶,走錯了啦~」
「厚唷…這車站太複雜了啦,機車耶!」
「欸欸欸你知道放天燈會影響生態,還會讓可愛的貓頭鷹死掉嗎?」
「以認養代替購買、以結紮代替撲殺,請連署支持公立TNR計畫!」
「先生…我想回家可是我忘記帶錢,可以借…」

她的周遭立刻就被人群淹沒隨即充滿著滿滿的人聲,在此刻整個世界就像只有她安靜地待在角落一樣,這樣看起來確實有點孤單呀!不過她在這之前已孤單一段時日,這一時半刻的安靜恰巧能當成生活的小小調劑,她低著頭數著地上的磁磚,一邊數一邊想著自己,想著那個認主人之前的自己,雖然生活繽紛、快樂,但總覺得自己有一個部分未被填滿,像是隨著風吹的浦公英種子,顛沛流離、無法生根,因此她總是渴望著有個人能抓著自己,狠狠地掐著自己、把自己種在滿是荒土的田裡,吸著名為「主人」的養分,最後開出一朵體內流著佔有血液的花朵,她懷著孤獨經歷了數個寒暑,終於在幾代春秋之後遇見了他,那是個喚為「完滿」的情緒呀!她想著他們的第一次調教、第一次性交、第一次被他鞭打的過程。她回想調教的緊張、性交的愉悅、鞭打的痛楚,這些記憶在她的腦海裡成了怒濤,顛覆著她的感官,最後竟成了無法抑止的溫暖涓流從下腹私處流洩而出。她能感受到那些暖流的溫度,似乎閉著眼睛就能想起自己第一次被他進入的畫面。他扶著她的雙腿,輕聲說著:「我要慢慢進入妳了,看著自己被征服吧!」的那一刻,無與倫比的美麗,深陷記憶春池的她一發不可收拾的潮溼,暖流不斷、不斷地從她情慾的出口滲出,下腹傳來明顯的抽顫,這是她自己完全無法控制的情況,也是她即將失速的前兆。她靠著牆避免得自己在春潮來臨時無力久站,她開始背九九乘法表、開始背中國朝代史、開始看著站內人潮,她努力抑止自己臨時發起的情慾,她一手抓著大衣一手撫著腹部,微微半蹲,分不清楚是愉悅還是痛苦地背人群包圍著。

「厚…陰屍路第三季到底什麼時候才要撥第九集啦!」
「聽說前AKB48的人跑去拍AV耶!然後三件衣服脫了45分鐘…」
「麻倉憂引退了阿阿阿阿阿阿阿!雞掰啦」
「聽說youtube上面有謝金燕耶」
「老爸我現在要搭車回家了…妳等一下可不可以來載我?」
「喂?喂?喂!有聽到嗎?喂?」

突然人聲靜止了!有個人影靠近她,他的大手伸過她的頸後,扯著她美麗的長黑髮逼迫她必須抬起頭來,在她還沒看清楚是誰之前,他的嘴唇就覆上了她的,他有點使力地吸吮她的雙唇,接著舌尖一掃就進了她的口腔,她的粉舌遲了一下之後隨即黏上,見尖碰觸的同一時間她發出了悅耳的嚶嚀。在他們分開之後,唾液形成的絲線分別連在彼此的下唇上,她立刻撲抱上去,雙手緊緊框著他的後頸,「我好想你,我好濕,我好變態,我只穿著大衣跟絲襪還有鞋子」她終於開口說話了。

他勾著她的肩,手掌自然地解開大衣第一顆扣子接著伸進衣內恣意地玩弄那雙漂亮的美乳,柔嫩的胸部卻搭上堅硬挺立的發燙乳首,他毫不留情的捏著她忍痛力不高的乳頭,手掌玩弄的起伏連在衣外都能清楚的看見,她只能把頭緊緊的靠在他身上,像隻無力的羔羊一樣任他宰割,他們沿著人最多的路線走向餐廳,迎面而來的男女老少都能發現她胸前不正常的起伏,那像是她的心跳、她的愉悅,顯而易見。她的呼吸開始有點紊亂,車站裡來來往往的人們與吵雜的聲音彷彿都消失了,她的眼裡變得只有眼前這個人,這是她的某人,只有他能這樣輕易地撥開所有的偽裝,只有他能擁抱完全赤裸的自己,這正是「某人的奴隸」所應有的姿態,他把手自她的胸前抽出,無視她眼裡的失落,走進早先預定的餐廳,服務生引導入座後禮貌地詢問:「是否需要幫您將大衣掛起來呢?」她緊張地搖搖頭,而他則是露出”我都知道噢!”的搗蛋笑容。

逼近用餐時間的關係讓餐廳接近客滿,他們的周圍來回走動著用餐的人潮、提供即時服務的工作人員,餐廳裡有朋友聚餐的吵雜、家庭用餐小孩的哭鬧、情侶約會的濃情蜜意,可是他們一句話都沒說,他們只是各自用餐,在他的眼裡,她正赤裸地坐在高朋滿座的餐廳裡用餐,挺著胸口坐姿優雅,乳頭高高翹著,臀部貼合冰涼的椅面。在他們的世界裡,奴隸就該這樣與主人同桌用餐。而她的世界裡,就像被轉到靜音的特寫畫面一樣。

只有畫面、沒有聲音,只有主人,沒有別人。

間關鶯語花底滑,幽咽泉流水下灘。
水泉冷澀弦凝絕,凝結不通聲暫歇。
別有幽愁暗恨生,此時無聲勝有聲。
(唐‧白居易‧《琵琶行》節選)

5 thoughts on “別有幽愁暗恨生,此時無聲勝有聲”

迴響已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