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4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放假回家,在自己家裡客廳的大面鏡子前脫得精光,僅剩下主人賜予的cb6000s。這個折磨人的小東西已經讓我兩三天不得好眠了。我真是犯賤,才會想要戴上這個限制男人勃起的道具。我一定是鬼迷心竅了,才會好好的男人不當,想去當狗。

「軍犬」,我一定是著了這個犬名的道,才會以為自己也可以成為一隻軍犬,才會動起找主人的念頭,才會戴上顏面盡失的男性貞操帶。

抓著胯下的鎖頭,上下搓動,它依然安穩的掛著,沒有鬆脫的跡象。

電話一響,驚嚇了我。是主人!

接起電話。「⋯⋯主⋯⋯人⋯⋯」我顫抖地說。

電話開頭便是告知主人,現在我的身分與處境。他現在電話這頭的人不是人,而是主人的奴隸、主人的軍犬。「你現在什麼姿勢什麼服裝?」

「幼犬現在脫光跪著,身上只有主人的cb6000s。」我就算是說謊沒有真的裸體跪著,他又怎麼知道呢!這不過是場遊戲,他竟然引我如此認真。鏡子裡的男人,雙腿間掛著貞操帶,跪在地板上,十分下賤。

「還習慣嗎?」

「嗯⋯⋯不是很習慣⋯⋯每天早上都被痛醒。主人,可以不要戴嗎?」

「幼犬就是該被剝奪性的自由。如果你不戴著cb,怎麼能夠提醒你自己的身分呢!」

「男人戴cb實在是太不合常理了!」

「男人?你在主人面前是狗還是男人嗎?」

「⋯⋯」

「不敢回答?」

「⋯⋯沒有⋯⋯我⋯⋯只是覺得⋯⋯」

「『我』?狗只要用了『我』這個主詞就會開始作怪!」

「⋯⋯沒有⋯⋯」

「沒有?你是覺得你身為TOP的自尊受到威脅了吧!」他一舉戳進我心裏。「捨棄你的性角色,才能來到我的世界當一條軍犬。」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