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4號脫殼日心得:Liberation

文/ 韓毅

【I.】

  一個女人在我面前,微微瞇著眼,她的背後站著一位強壯的男人。對大多數的人來說,那不可能是享受的事。但是在這裡,誰知道呢?人聲此起彼落,掩蓋了強勁的風聲。那一聲可怕的鳴響在音樂強勁的節拍下顯得微弱,但它激起的光輝在眾人眼中是閃亮的。許多人捧著酒,注視著那女人。她像貓一樣微微轉頸,受痛的身體泛起一陣不由自主的抽搐,她仰起頭。

  男人鬆開鞭梢,健美的身體劃出半弧,一鞭揮在女人的屁股上。

  她仰起脖子,燈光下,我想起那個吸菸的女明星,她閉起眼睛。他們大概不是那種關係吧,我不知道他們是否覺得自由,也許他們的交集只是志同道合的人。他們都很沉默,皮帶的風切聲是唯一的情話。她稍稍翹起了腰……嘴唇有時抿起,有時微撅又張開…不論自不自由,快不快樂,她是投入的吧。我希望她快樂,至於自由…

【II.】

  「你喜歡什麼?」

  「我不知道,我還是新手,但我想我喜歡繩子吧。」

  「你可以來聚會,我們都有教。」

  「嗯,下個月我會去唷。」

【III.】

  她抱著男人。男人沒有表情。她的手摸索著男人的胸口。我看不見她的眼睛,她的擁抱是如此依戀著對方的,她把臉埋在對方的背上。一個陌生人捧著酒杯經過,他們什麼也不管。許久後,她換了一個姿勢,她的男人淺淺的嚐了一口酒。男人像是看著遠方,她抱著他的方式,我能感受到她的力量。

  二十分鐘前我曾問過,我希望將他們的姿態拍攝下來。後來,我想我永遠沒有那個機會了,在我忘記以前,將他們速速寫下來。

  我認識那個女人,我認識她堰塞湖一般的平靜廣大的不安。我希望那麼平靜廣大的不安可以全部變成善良。男人還是一樣沒有表情。他不會變心的吧。

【IV.】

  「你的問題是你有一個無法成為主體的焦慮…」親過我以後他這麼說,那麼為何要吻我呢?我不懂,我不喜歡;我不喜歡,所以,我喜歡。

  三十分鐘前,一位穿著豔紅女性和服的男子站在燈光下。繩索一圈一圈落在他的衣襟上,落在他的臂膀上。他目光炯炯的看著那個捕蝶般專注的畫面,搭著我的肩膀,我想那具有一點輕浮的意味但我沒有拒絕,直到他親了我為止,我決定下次他生日的時候送他雪茄或香水。他第二次親了我,我覺得那是不可以的,所以我摟了他,而且閉上眼睛。沒有想過有一天我們真的會認真的親吻對方。

  他親完我以後,我推開了他。那個女人從我眼前經過,她已經沒有剛剛被鞭打時的陶醉,她的眼神是匆匆的。她推開了一個門,我被那邊的氣味給吸引了,我到了那一邊去,那一邊都是沉默的人,他們吸著菸,而且是沉默的。我嗅著菸的氣息,它總是令人鎮靜。

【V.】

  女人坐在男人的腿上,他們親密的擁吻著。這裡存在,所以可以彷彿這裡並不存在。她的額頭貼著男人的額頭,嘴唇貼著男人的嘴唇,男人無意識般的撩開了她的短裙,露出一截蕾絲吊帶…某種力量隨著她的腰臀律動著,昏黃的燈光灑在上面,喧嘩的人聲混雜著音樂節拍,那一切使她看起來很性感卻不帶有挑情的意味。沒有能抗拒注視他們的人。

  六十幾分鐘後,男人跪趴在地上,但絲毫不顯得卑屈。男人咬噬著她的胸前,女人在人群中終於發出了一絲難耐的呼聲…男人挺動身體,他們都是衣著極整齊的,她的手落在他的頭上…背上…衣服上滑動著。可能最激烈的就是那一點點的衣衫皺摺了,就像彎腰下去撿起帽子造成的摺痕那樣細微的,輕輕的就把那說不明白的,全部折進去了。

  他們只當作是自然的事,圍觀的有些早已面紅耳赤了。

【VI.】

  「這裡的法律,面對次文化的敵意,其實比起日本來得更重…」

  「我知道,所以這裡禁止拍照。」

  「是啊,只要有一張照片流出去的話…」

  「這是我第一次來,這裡頭有什麼禁忌嗎?像是我可不可以問說:『你都熱衷於哪方面的事?』一類的?」

  「我也只是第二次來,我想只要尊重他人的性向、性慾和性傾向,就可以被大家接受吧。」

  「我要走了。」

  「玩開心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