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凰會 §46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46

癲屁股無意識顫抖,哀嚎聲還迴盪著,人死前會看見自己最後的模樣,浮在半空中,俯瞰自己被打,赤屁股,雙腿之間濕潤,溢出勾絲的透明液體,臀肉帶來的痛楚竟逼近高潮雄偉之點,我不要這樣,我不要自己身體這麼的下賤。可是我忍不住,這麼卑賤這麼低下。射出前,擺在圓桌上的雙手拉起內褲,讓羞辱留在褲襠內。小陳因為我的雙手移位而停下空中揮動的手。這樣算不算製造Spanking的意外,應該對於踢爆殘酷私刑的報導有加分作用吧!精液味道在空氣中蔓延開來之前,大家已經驚呼不已,因為血腥味道已經散開。大家議論起了小陳,他又把別人的屁股打得皮開肉綻血光四射,他的部屬跟接受鞭刑國家的受罰人沒什麼不同,他不怕失業了可以去那邊找工作,台灣竟然還私下存有跟鞭刑一樣厲害的處罰,那些不乖的不受控制的不聽命的人們應該要送來這裏打一打。
血屁股有知覺疼痛,呻吟聲仍穿透著,我及那些受罰者的磨牙撕痛。這一切多麼不自然。在製造排比与競爭時,就已經違反人性。
公開Spanking的時間結束,織田軍整個散開,各忙各的,宛如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那些慘無人道的事全在那些受罰人的西裝褲底下,只有我們這些受苦受難不良於行的人,用自己肉身體會。各組的主管交辦了其他人事項後,分別照料起自己的組員。小陳假惺惺的好心令人作噁。寸步難行的我推開了一旁企圖攙扶的他。他霸王般的硬把我的手臂勾在他肩膀上,他的毛手貼上我的身體,誰要跟另外一個男性如此靠近,他不是我的麻吉,不可以這麼靠近我。
辦公室外走道盡頭的織田似乎正跟外賓說話。當他身邊的西裝男仕轉身和我四眼相對時,狼狽的我竟然這樣在馬守克面前。是西裝褲底下有男性貞操帶可恥或是西裝褲底下的屁股皮開肉綻血崩羞辱呢,每走一步,我都可以感覺內褲外褲兩層布摩擦著傷口,疼痛与羞恥並上心腦。織田不知道跟馬守克說些什麼,他們動的嘴巴,我覺得每字每句都在說著跟我有關。我痛恨這一切,心底摧毀一切的慾望更加強烈,臀肉滲染的熱血撲灑在織田軍毀滅之路之上。

趴在自己的床上,接到李國儀的電話,他說幹得太好了,即將出版的週刊相當精彩,讓他熱血沸騰。聽到他這麼說我也欣慰不少,這屁股犧牲得相當值得。我準備在今日清晨上架的週刊封面上看到織田軍酷刑公開Spanking揭露。心情雀躍不已,就跟那夜迎來馬守克身穿貞操帶的封面一樣。我忍不住再把那期拿出來翻閱享受。我多麼期待,白日新聞上會用多麼驚恐聳動的方式處理織田軍的公開Spanking呢,多少麥克風即將堵到織田面前,我多麼想看到那張驕傲不可一世的臉跨下來,看他在眾家電視台裏狼狽模樣。我一定會把所有畫面儲存起來,時不時拿出來狂笑一番。
我忍著疼痛,連依伊勸說都不聽也不想讓她幫我跑一趟便利商店。
這個榮耀的時刻,我要盡情享受,我要在第一時間大聲恥笑織田跟他的可惡可笑的軍隊。

就在便利商店結帳櫃檯堆放著一整疊的週刊,封面比我想像的更讓我大吃一驚。
可惡,為什麼不是織田軍酷刑公開Spanking揭露!
可惡,為什麼是皇一集團總裁織田不倫戀婚外情曝光!
可惡,為什麼織田跟鳳女王兩人的約會偷拍照登上封面!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