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12

◎夏慕聰

屁股自慰完的夜晚睡得很深,深到隔日在晨勃引發疼痛以前,我已經醒來,看著雙腿之間,在殼內脹滿的陰莖,今日總算沒有被兄弟整到。「原來你也會乖乖的!」低頭說話,好像自己也會乖乖的。坐在馬桶上,膀胱放鬆,cb撒花似的打在瓷壁上,響亮清澈。正陶醉時,室友學弟推了浴室的門進來,我急忙弓身掩護。「學長,你在撇條喔。我晚點進來。」他退出以後,全身放鬆,糞便通過肛門,擴大縮小,腸壁微微辣辣的感覺好像又回來了。只是昨晚是進入今朝是出來。

清洗屁股,如果不是時間有限,還真想再試試。

集合早點名晨操慢跑,雙腿胯間的每寸都像激活般感覺敏銳。

早上洽公外出營區之際,挑了空閑也算準主人起床後的時間,想跟主人分享這個喜悅。原本以為跟主人報告這件事情,會得到主人讚許的。「才一根手指頭,尾巴至少要兩根吧,我手邊的那根尾巴要三根比較保險。」聽到要三根覺得那個屁眼應該不是一般正常人。

「主人好小氣,也不稱讚一下狗狗。」我在說出口時才發現自己完全不太像自己。在這座城市這條街道上的一個角落,有一個堂堂陽剛的男人在電話裏跟另外一個男人撒嬌。

「好啦,那主人請你吃午飯好了。」

「真的嗎?」喜出望外,說不定有調教。我的褲襠裏狂喜好像還有點濕。

「是喔。」原以為是要到哪個餐廳吃的,結果竟然是中午開房間在平價旅館內。原以為是与主人一塊坐著椅子在餐桌上吃飯或者在旅館房間內坐著吃。

大錯特錯,真的!

依主人休憩的旅館地址抵達,膽戰心驚地經過櫃台,進入電梯抵達樓層,按房鈴,等待主人開門,內心撲通撲通地跳著。

見到主人,開心地一把抱住主人。此刻我才真實感覺到主人是一個身高比我矮小的男性。把頭靠在主人肩膀上,覺得自己是一隻小狗。

享受彼此的體溫,眼睛睜開便注意到床邊走道上已經擺了一個狗盆,裏頭裝了炒飯。「那個⋯⋯」我指了指。

「嗯。哼。」主人僅用了口氣肯定。啊啊啊啊啊,所以我要用一隻狗的姿勢吃飯了!

「喔呴⋯⋯」不聽話的兄弟已經在cb內表達意見。

主人一把抓住我軍服褲襠,墊腳在我耳邊:「狗屌不安分了呴!要當一條狗還穿著衣服幹麼?」主人的意思,我很清楚,現在披在身上的軍裝好多餘。

莫非渴望的軍犬調教就開始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