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13

◎夏慕聰

就要脫光了嗎?軍人說打就打說幹就幹。脫光有什麼難的,我們都是赤條條地來到這世界啊。只是愈脫愈光cb內愈是擁滿。一旁衣冠整齊的主人愈笑愈開朗,彷彿我的每個舉動都一目瞭然。我脫掉內褲時,皺了眉,因為整副雞雞被困在小小的殼裏,它不停想往前衝。
脫光的瞬間,膝蓋特別軟,男人膝下有黃金渴望奉獻給主人。膝蓋著地的那刻,視線內的主人,原本比我矮小的身形,忽然變得巨大。
原來這才是眼睛裏的主人。
原來我變成了狗。
食物擺放在狗盆內,炒飯黃金般閃閃發亮,引人口水滿流,不,是引狗口水橫流。我是人,所以以手就口。我是狗,就該以口就盆。在我引頸伸入狗盆,雙腿胯下堅硬又被阻礙,活生生的證明自己是一條公狗,堅強勇敢的軍犬,低頭嘴巴靠近狗盆要開吃。
忽然後腦勺便被敲了,被主人阻止了。
「沒規矩!竟然沒等到主人說可以吃就自己動作。」
喔對,一隻狗是要等主人說可以吃才能吃。軍隊裏餐廳內的軍士官也是要等到長官說開動才可以動碗筷。現在我已經脫光跪在主人面前成為一條狗,更應該要拿出一隻軍犬應該有的模樣。
「立正!」主人下達了命令。立正,是我知道的立正嗎?聞口令,兩腳跟靠攏併齊,腳尖向外分開45度⋯⋯的那個立正嗎?像隻狗般,跪在地上,我要怎麼立正,怎麼兩腳跟併攏?所有的動作都不行啊!
「不會呴⋯⋯」主人如新訓中心的班長,指導著我的動作,壓著我的小腹,是小腹後縮,我感覺腹肌每塊都緊繃。我的肩膀被主人雙手打開,所以自然前挺,兩肩宜平微向後張。「把胸部挺出來!」我用力在自己兩塊胸膛上。主人的手遊走在胸膛乳尖上,主人似乎相當滿意,主人的褲襠還有微微反應。「手握拳。」主人將我的雙拳擺在雙腿之間。「淫水機啊,流成這樣。」頭正要低下看看淫水雞垂延幾尺,頭立刻被主人雙掌阻止。「頭要正,頸要直,口要閉,收下顎⋯⋯」沒想到主人竟然背得起立正要領,「兩眼凝神向前平視。看著我。」
「汪!」這一聲喊出聲,我自己都嚇到了,竟然用汪汪語回答,彷彿自己忘記自己是人會說人話。
稍息是立正的變形,稍微輕鬆胸膛也不需用力挺出。
「立正。」主人再次下達命令。「開動。」聽到可以吃了,飢腸轆轆,頭往盆內,以口就食。好吃好吃好吃,吃得完全不像個人,主人看得高興,狗也開心。主人不在視線內,狗仍努力地想將狗盆內的食物吃乾淨。
忽然間屁眼感覺疼痛,停下查看,是主人用手指頭探進肛門內。「專心吃飯啊,你吃你的,我玩我的。」上面的嘴巴吃下面的嘴巴也吃。主人一根手指頭探進探出後,第二根便進入。我痛得扭曲身體,嘴巴裏的飯差點要噴出。不能叫,不能張嘴,飯粒就要噴出。「還需要訓練。」
屁眼被主人兩根手指頭開指,cb殼忽然ㄎㄎㄎ的,是主人拿著電動按摩棒震著。痠痠麻麻的感覺從屁股裏的一個點開始連成線形成面,我的頭都貼到狗盆裏,吃飯夾帶著胯下前後刺激,在狗盆裏的炒飯乾淨清潔溜溜時,挨不住的狗屌就在殼內被震噴,我的雙腿激動得顫抖,彷彿用盡力氣把精液通通都射出。感覺有點空虛又有點痛快,茫茫的,血液都流到胃裏,腦袋空空的。屁眼忽然覺得主人手指頭這樣的異物感不悅,我的屁眼企圖將主人手指頭擠出體內。主人將手指頭拔出時,屁眼爽爽的喘息,我才發現主人用手接住了狗屌噴出的精液,「狗狗舔掉。」我從來都沒吃過精液,我理性自然地撇了頭,完全不顧是否惹得主人生氣。主人一掌將精液抹在我的臉上。「你的屁眼還太緊,之後再幫你這個TOP開苞。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