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20

◎夏慕聰

跟主人回家。彎進巷子再彎進小弄裏,巷弄小得懷疑消防車進得來嘛。電梯公寓,出了電梯,已經被戶數給震驚。一條走道左右兩兩相望的厚門, 一間空間方正卻異常狹小的套房。一張雙人床一個組合式衣櫥一條兩人比肩的通道,便無多餘。我吃驚得直呼「你連張桌子也沒有……」你都跑出來了。主人走過我身邊,我的雞雞立刻被捏了。嗷了聲,我知道這一下是因為我對主人說了「你」。「痛!」

「不痛,捏你幹麼。」

我揉了揉自己的胯下。「不能用摸的嘛?」

「你又沒鎖起來。雞雞鎖起來就用摸的。」

「主人住在這裏,洗衣服跟晾衣服怎麼辦?」

「洗衣服就拿出去外面自助式洗衣店洗一洗。外面還有一個小陽台可以晾衣服。如果量太多,就直接用烘的。」主人打開陽台落地窗。小陽台頂多只能容許兩個人的空間。

「當初怎麼會想要租這裏?」我好奇地問。

「噢……那時候搬家搬得有點急促。我朋友心肌梗塞走得倉促。我跟室友還有房東都想趕快解決。就找到這裏了。我也不開伙,能夠維持基本生活機能,我就滿足了。」聽到主人的回答,我忍不住想是不是因為居住環境的關係,主人對於犬調沒有非常積極是這樣的原因。僅有的走道,犬行連轉身都有困難吧,要怎麼犬調呢?「你在想什麼?調教?」我點點頭。「你把衣服脫了吧。以後私下的時候,你必須全裸,一件都不能穿,寒流也一樣!」

脫光衣褲,興奮異常,體液奔放,地板滴答,淫水肆溢,畜味橫行。

赤裸跪在地板上的軍犬埋首在主人雙腿之間,翹著屁股,享受著搔弄。有主人的地方就是軍犬的家。有主人存在才有軍犬存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