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21

◎夏慕聰

軍犬的埋首磨蹭,狗臉很快感覺到主人褲襠攏起,抬頭看了主人一眼,內心裏小惡魔捉弄主人的壞壞念頭浮現,軍犬又低頭繼續蹭著。主人的身體開始顫抖抽動。嘿嘿嘿嘿。主人的手掌拍打了狗屁股,紅紅手掌印留在那節白嫩泳褲痕的臀肉上。嗷嗚了聲。褲襠裏的小主人覺得難受被拘緊被束縛。軍犬內心得點。而主人解開了鈕扣拉下了拉鍊,從褲襠中掏出小主人。筆直的陰莖豎立在軍犬眼前。再看了一眼主人,軍犬繼續埋頭,而主人從下巴抓住軍犬的頭,將小主人放在狗嘴前。

我知道主人的意思。可是我向來是不幫人口的。把雞雞放進嘴巴裏,那是〇號底迪討幹欠幹渴操,該服務一號TOP的我的。

「舔啊!」雙頰被主人手掌掐著。「有本事弄硬,就要有能耐吹。」

幹人者人恆幹之。出來走跳該還的債還是要還的。狗屌曾經放進多少張嘴巴裏,現在狗嘴就得還。還在自己選擇的主人身上是應該是正常是天經地義。這點都做不到,還當什麼狗當什麼奴呢。張了嘴就放進嘴裏了。

主人胯下的味道直撲鼻尖。男人褲襠的騷勁直衝腦門。主人抓著狗腦勺便往自己推。即使不是粗大陰莖,往嘴巴裏撞還是會有嘔感。主人低吟聲彷彿鼓勵著。想聽見主人因為軍犬而歡愉興奮。主人從床沿站起,筆直地站在軍犬面前,享受軍犬服務小主人。主人俯瞰軍犬的瞬間,狗的靈魂騷動著,身分權力階級的差異昭然若揭。

專心專心再專心,集中注意力、心無餘念,才能將自己掏空,讓自己成為討好主人的重要器物。時間過了多久,主人自己拔出了狗嘴。「想讓我口爆你,你想得美。」主人忽然蹲在軍犬面前,伸手狗胯間,拉了拉狗毛。「進浴室去。」主人命令軍犬。

被安置在浴室中央地板,無法完全的躺著,四肢得跟狗狗一樣彎曲。因為空間,狗腿碰觸著馬桶和牆壁,洗臉盆就在正上方。主人隨後離開浴室,在房間內不知道在翻箱倒櫃找什麼。

我望著浴室天花板的燈管發呆,不曉得接著會發生什麼精彩的調教,而膽怯顫抖興奮著。當主人手持著剪刀出現,我已經知道要發生什麼了。我要被剃毛了。我胯下雙腿之間,成年男性的象徵就要被主人移除了。腦袋裏飛馳著許多的念頭。我要拒絕嘛,被剃毛光溜溜的下體,像未成年小朋友般,我要如何自處,在營區裏會不會被發現,即便我是在軍官寢室裏盥洗,難免不會有曝光的危險。只是修短吧?還是全剃?一根不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