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23

◎夏慕聰

赤裸裸躺在床上,宛如虛脫,酥軟地躺在主人懷裏。身心靈脆弱,一碰就碎。我不是我,与平常相反的姿勢跟角色。平躺在床上的應該是我,而不是側身像隻小動物尋求安慰保護的角色。可是現在卻覺得自己是回到自己的窩。

主人翻了身,伸手拿著枕邊的手機,透過藍芽喇叭放起音樂。床腳邊地上發出微弱藍光的機器播放起音樂。「放在地上,音效不會不好嗎?」我問。

「沒辦法囉,空間小,也不能買張桌子放。」主人放妥手機後,撫摸起我的身體。「你的身體真好摸。」

「主人喜歡就好。」我的雙手環抱住主人的肩。主人靈巧的十根指頭指腹指尖,將我身體的每寸肌肉彈奏得發出男性渾厚呻吟。主人手握住狗屌把玩。「沒有毛,看起來好奇怪……」

「沒有毛的雞雞最好摸了,你從剛剛就硬到現在,沒有軟過。」

「主人一直摸,怎麼可能不硬!」主人一直摸便有想射的念頭。夾緊主人的身體,磨蹭再磨蹭。

「一直蹭一直蹭,好像小公狗發情喔!」主人雙手揉著犾的兩顆屁股蛋。

「在主人面前,犾本來就是小狗啊。」主人雙手恣意地行走,禁區不再是禁區,主人是唯一的貴賓。橫跨在主人身上的大腿被掰得更開,主人好直驅而入。主人指腹畫圈揉觸屁眼,眼開肛展。觸電般的顛屁股。

「這麼敏感啊!」主人說著,仍不放過犾的雙腿之間。「狗屌這麼硬,喜歡被這樣玩?」

「汪!」此時汪一聲足以表達所有。「啊!」主人的指頭真的直入,無人阻擋,沒人妨礙。「僑」喘羞息著。雙腿那裏的開關被打開,主人指頭的每個動作都清楚感受。進入畫圈摳捲,壓到某處,身體整個抖動著。主人兩根指頭同時想進入時,嗯嗯啊啊抖動著。主人翻到犾正上方,狗腿兩隻正大開著,這樣的姿勢,主人劍指核心。「嗯啊……不行了……」

「不行噢,屁股欠磨練!」

「太乾了……」講完,主人翻身,從某處變出了潤滑劑,不等犾再說話,冰涼的軟液已經在兩根指頭上,揉軟圈搓便進了狗身體。兩隻毛茸茸陽剛男性的雙腿弓起夾緊主人腰桿。

「重頭戲來囉!」主人彎下腰,貼著犾耳說話:「就是今晚,要幫你開苞!」

臉有點紅像個等待的處子底迪〇號騷貨般,犾點點頭。主人來佔有來攻佔吧。全心到全身的擁有犾。戴上套子抹上潤滑劑,主人掰開犾雙腿,直直幹入,硬梆梆的,像根棍子般捅入。哎嗷嗚呼啊喔。「MAN貨不怕痛!公狗不怕疼!」進入狗身體的主人,令犾仰望。疼痛讓身體緊縮,卻被主人打開。主人匍匐前進狂抽猛送,靈魂是自己的,身體不是自己的。從深深無底之處,彷彿湧泉般。失去意識,飄浮半空中。「你噴了!竟然噴噴沒有請示!」主人說話時,犾才發現在腹部已經有白色液體。

「犾不知道……主人身體這樣磨,當然很容易射啊……」第一次自己在無意識之下射精,感覺好虛無飄渺。

被拍了屁股。「翻過來。把屁股翹高!」像隻狗般,翹起屁股,上半身趴伏在床上,頭靠枕頭。「主人還沒射,你就先噴了,至少要等到主人射了吧!」再次感受主人的進入。沒有半點不舒服,沒有一般〇號射精後不能再被幹。身體感官打開,肛道感受攀高。像隻自豪自傲的公狗般接受一波又一波的衝擊打撞。仰起頭,感覺自己真的完完全全的犬化。被幹的公狗還是公狗嘛,是,公狗當然可以被幹,難道被幹的男人就不是男人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