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24

◎夏慕聰

主人在犾屁股的撞擊衝刺狂抽猛送,頻率与速度,犾翹著屁股接受著,可是犾想著如果一號是犾,應該可以更快更衝更猛。可是以目前的力量和處子屁股的犾,已經承受不起了。下半身享受著由體內傳導出來的高潮波次,犾呻吟加哀嚎,早就分不清楚是痛還是爽抑或又痛又爽。感覺自己很濕很失禁。

主人射精的那刻,犾屁股裏頭,精液噴出力道打在薄薄保險套上的聲音跟溫熱,犾清楚感受。非常深刻非常難忘非常刺激。心頭上有一種原來〇號是這樣的感受,原來被幹是如此的觸覺。身心靈的被佔有。再無隱藏。

整個人趴下,主人壓在身上在背後喘息著,而我感覺床鋪一陣濕黏,弓起身體摸著床單,才知道下面是濕了一大半還有精液一大灘。原來剛剛我再射了一次,意識到這件事情,感覺身體空虛了起來,屁股還有些灼熱与疼痛。而主人垂軟的陰莖還放在我的屁股裏,不願抽出。

「啊,我破處了」這個念頭在腦袋裏盤旋飛舞轉跳。一個人的第一次,可以有幾次?男同性戀至少可以有兩次。前面跟後面。前面的第一次,我已經記不起來是什麼時候什麼對象什麼場景什麼情緒了。可是,後面的第一次,我會記得我會記得很久我會記得很深,也可能一輩子也忘不了。如果可以選擇要不要再被幹,我選擇不要。因為現在身體一動就開始感覺痛。即使主人的陰莖現在慢慢滑出我的屁股,括約肌那一圈仍感覺不適。我的兩條大腿彷彿不是我的,感覺鐵腿一般,又不是我在動我在幹,為什麼還是有運動了幾千公尺幾萬公里的感覺?夜行軍急行軍也不會這樣啊。鐵錚錚的大男人,怎麼操怎麼幹也不會這樣啊?我的身體果然不是我的身體。疼痛在屁股隱隱作痛,愈來愈痛,而且感覺想排便,體內像是有液體跟力量要往外衝,我拖著沉重的身體,從主人身下移出,努力坐起。哀哀咬牙般的刺痛,再不坐上馬桶,我就要成為隨地便溺的幼犬了。即使我真的是隻幼犬,可是我不想在主人家的地板上便便啊!

來得及在大噴之前,攀進浴室坐上馬桶。屁股不停地放著屁,空氣屁,噗嗤噗嗤的也沒有排出什麼,可是還是感覺黏膩的液體如史萊姆般一點一滴一寸地滑出我的身體。通過括約肌時,我可以感覺它欲走還留。這些疼痛不適,空氣裏還有血的味道,令我眼睛紅了,有想哭的念頭,腦袋才出現想法,我的雙頰已經感受眼淚流下。我不喜歡,我不喜歡這種感覺,我不喜歡這樣的自己。啜泣哽咽抽蓄。

主人在門口敲著門。「你還好麼?」不好,你來被幹幹看,換我幹你,我保證你會比我現在還淒慘。「開門。開門……」主人再敲。

現在實在太狼狽了。怎麼會這麼狼狽呢……

都被主人剃了毛,都被主人看了排便,都被主人幹了屁股,還有什麼不能讓主人看的。縮起大腿好開門。赤裸的主人站在面前,我仰頭,雙眼紅著,淚眼婆娑。「很痛?」我在主人懷裏點點頭。「流血了?」我嗯了聲,貼在主人腹部。「破處一定會流血的啊……破處就表示轉大人囉,是真正的男子漢囉!大男人流點血不算什麼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