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25

◎夏慕聰

抱著主人入睡,睡著抱要很久很久。睡得很深,深得一閉眼一眨眼,窗簾已經透出天光。抱在懷裏的主人仍睏著,一起賴床吧。等下一次睜開眼睛時,主人已經離開懷裏踏下床去梳洗了,剩我一人繼續在被窩裏發懶。「小懶狗,要睡到幾時啊?」

「主人,屁股還痛痛的,不要玩啦……」

「賴床的代價。ㄎㄎ。」主人的指頭一次來兩根,我嗯了聲,閉著眼睛。主人抽出又進入。感覺是三根,硬撐開屁股。「還不肯起床麼?那你繼續睡囉。」迷懞之際,聽見主人着衣穿鞋開門的聲音。屋內寂靜只剩我一個人,可是為什麼屁股裏仍感覺主人的存在?餘溫未退嘛…正躺不舒服,什麼卡著,只能側躺。

腹部感覺脹脹的,屁股感覺撐撐的,可是又不是晨便。晨勃倒是有,膀胱脹脹的,是應該豪爽的撒泡尿。起身離床,雙腿之間感覺卡了什麼,是陰莖過於腫大,卡住雙腿走動嘛,屁股痠痠痛痛的。經過浴室前,貼著鏡子的牆壁,眼角彷彿看見屁股上有什麼在搖晃。走進廁所,站在馬桶前,痛快灑尿,打在壁上強勁有力的尿柱,聲音多麼陽剛多麼勇猛。為什麼屁股還是感覺被充滿,沒有半點空虛?沖了水,踏出浴室。鏡子照耀著男人雄壯威武的身材,是平日熟悉的自己,可是總有點不太一樣。一走動,搖晃的影子吸引了我的注意。我的身體好像不太一樣。暫住停站,側了身,我的屁股多了東西。一根黑色的物體,在雙臀之間搖晃著。

是尾巴?是尾巴,是尾巴!我多了一根尾巴,我的屁股多了一根尾巴,有一根尾巴正插在我的屁眼裏。一意識到自己的屁股被塞了,被充實了,都醒了,都無法忽略這根原本不屬於我的身體的東西。

尾巴隨著我的動作搖晃著。那麼恣意那麼天然,彷彿本來就該在那裏的器官。括約肌收縮吐納就跟著擺動。多麼迷人,我忘了是插在自己屁股裏,忘了自己屁股原本是如此的不可侵犯。一根狗尾巴卻改變了。在鏡子面前端詳許久,站著是一個男人屁股裏插著尾巴;跪著是一隻公狗屁股裏有著尾巴。

一有門鎖轉動聲音,一如忠犬最期盼的,一直等待著主人回家。連鎖反應,主人一開門,看見的是愛犬狂奔至前。犾已經自動自發的,四肢著地,在主人一出現時,撲上,搖晃著尾巴。「誒起床啦。還滿自動的嘛,不用人教。」

「汪!」主人十分滿意開心愉快,主人在狗盆裏倒了從早餐點買來的蛋餅,而犾正姿抬頭挺胸等著主人下達用餐命令。身體的每一寸肌肉都繃緊,要讓主人最驕傲。一聲令下,毫無猶豫地埋頭進碗,以口就盆。迅速確實。尾巴開心搖晃。

「屁股有調教有差噢,會自己搖尾巴了。果然有天分。」

吃喝拉撒睡,還有什麼不會的。全身上下每一塊肌肉,都是主人教出來的。

仰頭望著坐在床沿食著同樣早點的主人,清澈明亮的雙眼,瞳孔中有犾的倒影。主人視線裏的犾,犾見着著。

透過主人,犾我互望,我犾互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