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38

◎夏慕聰

他們買了菸跟酒後,在自助洗衣店附近找了一處可以坐下來的地方。原本阿鴉想找小公園,不過台北現在的假公園拆光了愈來愈少了,而且公園禁菸。他們坐下後,黑行拆了Marlboro LIGHTS點了一根,也不抽,便放在一旁讓它自燃。「阿鴉,我們多久沒見了……該不會是上次紅樓二樓大家一塊坐下來想念阿亮那時候吧……」

「黑哥,對。那之後我們就沒見面了。」

「這麼久啦……好啦,真是抱歉。」黑行開了啤酒,遞給阿鴉跟我。「處理完阿亮的事情還有跟房東和解解約後,我就已經心力交瘁,只想躲起來了……」

「我知道啊。黑哥辛苦了。」

「還好啦。人生麼,總是有意外。誰也不喜歡意外啊……」黑行自己點了一根。「你們要的話自己點。」他也順手把那包粉紅色的菸拆了。

「我有跟你說過阿亮的死因麼?」黑行問,阿鴉搖頭。「腦神經性休克,自發性腦內出血……如果我們那時候沒有吵架,我沒有離開家,至少還有搶救的機會……我現在啊是連我們當初在吵什麼,我都不記得了。以阿亮對於生命的熱情跟熱愛,其實如果是他留下,我死去,我覺得會比較好。」阿鴉整個人抱住了黑行拍著他的肩膀。「我沒事。都這麼久過去了。我也還活得好好的。」黑行亦拍著阿鴉的肩膀。「我們這些被留下來的人,總是得為自己的生命負責吧!好啦,來乾啦!」黑行舉起酒罐,阿鴉跟著。「軍犬,你也來!」

「敬阿亮!」黑行向天空高舉。

「敬阿亮!」阿鴉舉完便喝了大口,而我也跟著「敬阿亮。」

「阿鴉你擦了香奈兒五號。」黑行說話的時候還瞪著一旁經過面露厭惡菸味的路人。

「對啊,那瓶從巴黎特別為阿亮帶回來的,收拾遺物的時候,我就拿回去了。一直沒用完,畢竟我不用女用香水。既然阿亮這個男人都敢用女用香水了。想說出來見你,不如來噴一下。」黑行見之前的菸將盡,點了粉紅色的菸繼續空燒著。而阿鴉從口袋裏另外掏出自己慣抽的菸,還遞給了我。「學長,你要抽嗎?」

我比了不:「主人沒抽,我不敢抽啊。」

阿鴉大笑:「軍犬學長真的變成軍犬了。」黑行突然笑了。

「我連起來了。原來軍犬就是那個你口中的軍犬學長。誒對呴在跟D哥見面的時候,我應該就要聯想起來的。」感覺自己的過去一部分似乎早就被黑行知曉。我瞄了一眼阿鴉,我想知道到底主人知道多少以前的事情。

「我知道你跟阿鴉上過床了。就是他口中說上了床被進入後,他覺得他應該是進入的角色,不是被進入的角色。」黑行大笑:「阿亮那時候說應該是你學長那個男的太不會幹人了!」

「對對對!就被進入沒有感覺。我其實是不喜歡陰道交的人。我後來認識了很多女生,其實她們都說她們真的不喜歡陰道交,很多異男都被A片誤導,以為女生都喜歡抽插,根本不是這樣。」

「就跟男同性戀被誤以為都喜歡肛交一樣,是真的有男同性戀不愛肛交的,不管做一還是做〇都不愛。」黑行飲了口。「不過我喜歡一〇,不管一還是〇。」黑行主人拍著我的屁股。「感謝你讓阿鴉踏上覺醒之路。這要給你口頭嘉獎。」即使黑行主人這麼說及阿鴉說他不喜歡陰道交,但我還是有男性氣概受挫的感覺。

2 thoughts on “軍犬II – 38”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