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61

◎夏慕聰

太衝擊。比自己發現我想當一條狗還驚訝,比自己能被幹屁股當〇還駭人,比自己赤身裸體在衣冠整齊眾人之間還異常。那個親吻只要一浮現腦海中,我便無法正常思考。手機不離身,只要傳訊息給主人,而黑行無法立即回覆,我就有他是不是去找金堅尼了的念頭,他們是不是在約會、他們是不是在上床赤身裸體的做愛的畫面。金堅尼對於黑行的愛慕,只短短的時間內,竟然可以畢露無遺,甚至完全把鄭荷壓制,只為了討黑行歡心。

「你還好嘛?放假回來以後,就魂不守舍的。」情報官學長說道。他說的對,現實的任何事情無法阻止我去胡思亂想,只因自身困在軍營部隊防區駐地,無法抵達黑行所在地、主人簡陋套房、黑女皇心底。

由小夜成立的黑家群組,我沒有關靜音。平常為了不要讓通訊軟體的群組叮咚響不停,我都會關閉提醒,但黑家的,我沒有。巴不得任何訊息趕快進來。目黑當晚的決定是鎖上黑色ht,一把鎖匙交由小夜保管,一把讓他帶回去親自交給太太,向太太正式的SM出櫃。目黑被囑咐著原廠正版的ht鎖匙是一副只有兩把,掉了會很麻煩的。他還衿著,沒有向太太說。而黑鴉的女友小飛已經被拉入群組,點開大頭照,背後她們兩個人的合照超級閃的。小飛是阿鴉在做完「男性胸部重建」手術以後才認識的。阿鴉說小飛本來就是很受T們喜歡的婆,追的時候相當辛苦。性傾向、身體改變、心理壓力等等諸事煩心,也不知道小飛喜不喜歡沒有胸部的「女性」跟正在轉換性別的自己。喜歡到愛,到豁出去不計較代價結果的勇敢,讓他贏得小飛。

「這你女友喔?超正的!」我在點開小飛大頭照時,被情報官學長發現,手機沒握緊,便到了他手中。「訓練,你馬子借把一下,看一下。情報,我要看。」死後勤遠遠地跑了來,像是發現什麼驚人新聞。挑染棕色長髮的小飛令情報後勤還有其他學長學弟震驚,要我傳照片給他們。我拒絕並搶回了手機。我才不要勒……我其實比較想要向他們宣布我是黑行的人主人的狗這樣的關係,只是不行不敢。我還沒有同性戀出櫃,更不用談SM出櫃這件事。

「不能做自己的趴體,根本不值得去。我是不想去啦,黑女皇也不用為難。小夜比較想去黑女皇家,當稱職的女僕(心)。」小夜在群組裏這麼回應著鬼趴及KTV邀約的事。

「我沒差。就不去了。我比較想跟小飛待在家裏。」黑鴉這麼回。目黑沒有回應。

「我可以去。總不能讓黑叔沒面子,讓鬼睿欠黑叔人情還滿重要的。」小亮這麼說。

黑行主人單獨敲我。「明天早上十點,可以到麼?」我顫抖地鍵入詢問可否今晚去找主人睡主人家,明早一塊前往……深怕被拒絕……

黑行主人一直沒有回訊息,而我手上的業務造成了我無法今晚出營區。「看你焉怎,我莫着艱苦……(看你這樣,我也滿難過的……)我幫你跟營長撟,今晚出去應該沒問題。」情報官學長看我悶悶不樂的,願意幫我這個忙。「海空援報,至少要給報務士喔。上個月,他們說他們是抄上上個月的發出去,不要冇魂有體!」情報離開時,按了捏我的肩膀。走了幾步的他又轉頭:「喂,你怎麼跟我同學李軍忠聯絡上的?他這傢伙一退伍就像失蹤了一樣。他的電話給我,我要罵一下他。」抱歉了李軍忠學長,我要拿你的電話號碼當作拜託情報官的代價了。

假是撟到了,但黑行主人始終沒有回訊息。難道我可以準時離營,最後回家嘛……我最想去的地方是有主人的地方。去主人的住處樓下守株待「主」,還是回家呢?已經被父母念在外面忙什麼這麼野,好久沒回家。

身着便服的我,離開營區,手機收到的訊息,是雷啟不是主人黑行。「要吃飯嗎?」「可以,但我晚上有事,只能吃飯。」先說在前,避免雷啟誤會,吃飯不是想要上床打炮。席間,我不時的看著手機,動作多到雷啟忍不住地問約會嗎還是有急事。「有事……」我只能這樣回,即便面對同樣是同學,我仍然無法很自在坦然地說是主人或SM方面的事。倒是雷啟提了我無法說出口的事。「你有玩過SM嘛?」我的心臟無防備的被射擊,是我的外表或者褲襠洩漏了什麼祕密嘛……我立即否認,止住這個話題。雷啟說了許多讚美的話,變帥變壯云云,企圖挑逗撩慾。我都沒有感覺,用了要趕車的理由結束了飯局。

我覺得等不到主人回訊了,內心無奈煩躁的心浮動,只能選擇回家,明早再跟主人見面了。上了車撿了位,手機便收到主人傳來的訊息,「好」。簡單明瞭準確。谷底的心忽然充滿能量振翅而飛。顧不得退票,下車直接招了計程車,驅車前往主人住處。耗費在等待時間是主人專屬權力,才顯得如此珍貴。車上的我如此悸動,全身抖擻地期待,褲襠裏的傢伙乖乖在布氏鎖裏,就如我乖乖在主人控制裏。

「你這麼大個的男人,這時候怎麼像個小朋友一樣撒嬌著!」赤裸的我在床上磨蹭著主人,頭靠在主人肩膀上,全身蹭啊蹭的。

「狗狗是幼犬啊!」

沒有SM調教也沒有關係,只要能夠在主人身邊,陪伴著主人,就是最好的禮物。我的牙刷刮鬍刀佔據了主人浴室洗臉台一處,換洗的內褲擱置在主人洗衣籃一角。浴室裏沒有第三支牙刷,主人洗衣籃內沒有第三人的衣褲。當著主人的面,將洗衣籃內主人更換下的紅色內褲,拾起狂嗅,貪婪主人的味道。「變態狗狗!」自然地跪下像隻狗般玩耍著主人的內褲,汪汪汪汪汪。「上面都會是你的口水了——這件你帶回去——」汪汪汪汪汪!「不趕快出門,會遲到的!」

嬉戲胡鬧地玩耍出門。像隻沒有繫牽繩的狗狗一出門便活蹦亂跳地繞著主人奔跑。主人的黑行牽繩連同亮則那條,小夜送去皮革保養了。我的脖子上戴著主人賜予的項圈,驕傲得不得了,旁人的眼光詫異驚訝好笑可恥古怪的,通通都是在羨慕我的。

我們抵達KTV大廳時,已經有人到了,他們見了黑行主人都是一聲「黑哥」而不是黑女皇。沒有聽到任何一個人喊黑女皇。鬼家的人陸續到達,鬼睿跟阿良已經在跟櫃檯人員詢問幾時可以進包廂。他們洽談及走回我們這群時,鬼睿跟阿良時不時地牽起手來。「你們太明顯囉!」黑行說。

「嗯,我跟阿良在一塊了!」鬼睿他們在主奴之上再加上了男朋友關係。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