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62

◎夏慕聰

鬼睿跟鬼阿良在一塊是黑趴那夜才確定,鬼家住在一塊的人在黑趴隔日才知道。鬼小乩說他早有感覺了,只是沒說破。鬼睿每次在阿良有約會對象時的調教都特別兇殘,尤其是阿良出去約會的前後,簡直就是魔鬼。誰那時候找鬼睿調教就是突破極限的挑戰。鬼睿跟其他鬼眾很少一塊洗澡,倒是跟阿良還時不時的,有時候是鬼睿找阿良,有時候是阿良找鬼睿。洗澡就專心洗澡啊,幹嘛找另外一個人一塊洗。偷偷摸摸,神不知鬼不覺就算了,有時候鬼家的人都還在十樓客廳,這兩個人還硬擠,別人不知道沒察覺,鬼小乩「乩」字可不是亂取的。鬼家老大幫忙折內褲這畫面,他說實在太令人驚訝了,鬼睿乍羞:「喂,一塊洗的衣服,難道我折我自己的,然後把阿良的丟一旁?」

「一塊洗的衣服啊?」鬼小乩搔著自己剛長出來的小鬚鬍。「看來更早就有感覺囉!」

「鬼小乩你完蛋了!」鬼睿一這麼說,鬼小乩立刻要跪下去道歉了。

「老大,那阿良有鎖起來嘛?」已經被鎖的鬼阿合問。

「你覺得呢?」鬼睿問。一旁的阿良還一直使眼色,要鬼阿合不要講太多話。

「應該是鎖了吧!」鬼小通雙手在胸前交叉,「我記得阿良是不分偏一,如果跟老大交往,肯定是要調教成不分或者專心當〇號之類的。」

「你們真的很多話耶!對啦,我被鎖了啦,布氏鎖BX。不然你們以為上次團購怎麼來的!」那些曾經被鬼睿要求鎖一百天的都忍不住跑來拍拍阿良肩膀。「你們會害我一直鎖著的……」

「不鎖麼?等我要用你的雞雞再打開來。」鬼睿說話一直都有著跟黑行一樣的語助詞。大家都知道自家老大這樣說的意思,鬼睿不當〇,所以用到阿良的雞雞的機會是〇。「鬼睿你相不相信我會把你鎖起來!」

「呴——果然是有男朋友身分講話就是不一樣!」眾口說。

「恭喜囉你也有這天。」黑行說。「你是不是要跟我說凰女王的名言『愛情与SM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同時擁有——』總是要試了,才會知道自己是不是『什麼人』,我敢賭就有贏面!而且我相信我跟阿良就是什麼人!」講完還一吻,大廳廣眾之下放閃。

服務人員告知可以進場後,大家分批進了電梯,然後進入包廂。空間大小容納二十幾人沒有問題。服務生忙進忙出端送茶水,整箱的台啤金牌罐罐排列在桌上壯觀無比。點歌的點歌,寒暄的寒暄,快歌連發,化身為派對動物。慢歌連擊,舒緩一千世紀悵然。情歌連續,閃光愉悅快樂。星星彷彿聚集。睡眼惺忪的晝司白靠著白凱文還趁機補眠著。「幹嘛約早上啦……我應該下午再來的!」「不就早告訴你了,昨晚不會早點睡噢!」鬼睿唸著小白。

小亮一進包廂,便被鬼睿指派任務,開始綁人。「我新染的黑色麻繩亮相登場!帥吧!黑叔。帶不同顏色的繩子比較不會混到。」

鬼阿力一到,立刻被剝了褲子,請吃黑鰻魚,「屁股有洗乾淨吧!」鬼睿問,他點頭。他四肢扶著單人圓凳,翹高屁股,讓戴著黑色矽膠手套的鬼睿一點一點一節一節地將黑鰻魚推進身體內,整根沒入,塞上肛塞,再將胯間扎實綁住,阻礙噴發。「為什麼我一開始就要這樣啦!整個身體都脹脹的。」鬼阿力一臉無奈,有人回他:「身體被塞滿不是很好嘛!」

昏暗的燈光,縱情娛樂,已經有人開始換裝穿上自己喜愛的制服軍裝,也有人只穿著內褲畢露好身材。喝酒的開始被倒酒灌。黑行跟我手上都被塞了酒杯。才早上不到十一點,這群人便開始喝酒了,果然是鬼趴。

我被主人命令脫光褲子,下半身僅有布氏鎖遮掩,上半身只有T恤,光著屁股戴著項圈跟著主人。「這樣好變態噢!喜歡。」黑行主人這麼說。「黑哥,抽抽!」鬼睿拉著黑行,他們就直接往廁所裏去,完全不想管室內場所禁菸之類的,抽個菸要跑下樓去,太麻煩了。廁所成為了吸菸者的菸場。

狹小的空間,瞬間擠滿了四五人。煙霧彌漫,仙境再現。主人靠著我持著菸,「老大,我要尿尿……」鬼阿力在眾人閒話家常時闖入。「噢,尿啊!」大家讓出了馬桶的地方,鬼阿力還是一臉為難。

「膀胱害羞麼?」黑行主人問。「有人在旁邊就無法尿尿?」黑行說完,叼著菸的鬼睿站到馬桶前,拉開拉鍊,掏出人間凶器。上面一根下面一根。「有很難麼?」鬼睿說,便在廁所眾人注視中,爽朗清澈響亮的排尿。

鬼阿力哭喪著臉,接在鬼睿後面使用馬桶,可是仍然是感覺膀胱滿盈無法放鬆排尿。「哎呦我國中的時候,上廁所,同學都很愛鬧,我現在只要不是一個人就尿不出來啦!」

「要練習!」黑行主人認真堅定地說。「自己的膀胱自己練習。更難的還平躺在床上尿呢。我們在幼時的大小便訓練,已經讓身體有自覺反應,所以不會隨地便溺。可是SM就是一個探索身體可能的事啊。」黑行主人挑眉時,正看著我。害我忽然硬了。弓著身體扶著主人。

「鬼阿力,你加油。總會尿出來的!」鬼睿冷冷地說,讓他雞皮疙瘩都起了。廁所陸陸續續的有人使用,大多數的人都能在大家閒話家常吞雲吐霧中小便。就連被鎖著的鬼阿良進來,褲子一脫,大方外露布氏鎖坐在馬桶上就尿出來了。「呴——鬼阿力你真的很弱,這個我要遵照黑哥的指示,好好訓練你。」阿良解完後,起身順手撕了一段牆上的捲筒衛生紙,手往後勾去擦拭布氏鎖排尿口。這動作我很熟悉,我也常做,避免內褲上的對應位置被餘尿沾濕。「動作真的很像女生。布爺真的是邪惡的控制狂,要每個使用布氏系列的人都跟他的女奴一樣——」阿良穿起褲子,鬼睿親了他。「你剛剛坐馬桶的姿勢好性感噢!」他說完,便被黑行拍了屁股。「空間很小,太閃會沒地方躲。」

啤酒利尿,當我走向馬桶時,「狗會使用馬桶麼?」黑行主人問。我愣住了。「用洗手台。」鬼睿先生說。可是鎖著的人怎麼使用洗手台?我呆滯在那。「蹲在地上,對準排水孔。」黑行主人解惑。我在眾人注目之下,蹲在廁所中央馬桶邊的排水孔,正準備放鬆膀胱肌肉時,鬼睿先生阻止了我。「公狗不用抬腿尿尿麼?」

「沒關係啦。牠是幼犬。小公狗在還沒有接觸到外面野狗之前,是跟母狗一樣的尿尿方式,四肢着地。我還不打算訓練牠抬腿尿尿。我不會讓牠接觸其他野狗的!」黑行主人的話說服了鬼睿先生。

胯間的布氏鎖BX排尿孔對準地板上的排水孔,準備尿尿時,黑行主人將我的頭拉起,要我跟眾人目光交會。「放掉人類的羞恥心。狗可是隨時隨地隨處隨人都可以大小便噢。」金黃尿尿排出,打在排水孔上,尿液流入,清澈響亮奔放。滴噠滴噠滴噹啷啷啷啷——

One thought on “軍犬II – 62”

  1. #裏軍犬
    就說是 #有血有肉 。本回的延伸閱讀是 DetMittens Su 小諄的【只有主人可以命令我】(菸)自己的膀胱自己控制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