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63

◎夏慕聰

在眾人之中,我像一隻狗般的尿尿。大家看著我的模樣,理所當然。在我準備兩膝微抬,側身取衛生紙時,黑行主人已經手持,往我屁股內擦拭。天啊好害羞好羞恥,竟然在大家的面前被主人擦屁股般的動作。我頭埋進主人懷裏,蹭啊蹭的,避開眾人眼光。「會不會太好了啊,主人擦擦呢!」鬼睿先生虧了我。「怎麼這麼好,你怎麼都沒幫我擦過?」阿良在旁邊問。「要擦麼?要擦褲子脫下來啊!擦到你遛皮!狗才是主人幫忙擦,你是奴,你又不當狗!還是你準備當狗了!良狗狗。」鬼睿搔著阿良。

我的上衣被主人脫去,全身裸露,身上只有項圈跟布氏鎖BX,超害羞的。「果然是職軍啊!」在場稱羨的人們用眼神撫摸不敢伸手,擔心觸怒黑行主人。我很自然地就跪在地板上了,沒有懷疑与猶豫。就蹭在主人腳邊,也不管地板髒不髒。

「軍犬真的轉換得好自然啊。」鬼睿先生說。

KTV聚會,只有需要大便撇條的,可以鎖門。以黑行主人的規格來說,大小便都不該鎖門,主人奴隸狗狗都一樣。不過這條被鬼睿先生擋住了。「有些主人的屁股沒有訓練過,而且羞恥心還沒拋棄過,不要為難他們了。」

「身為主人,自己沒有嘗試過,怎麼可以要奴隸做呢。自己做不到,要別人做,這才叫為難!」「好啦好啦……我們出去喝酒唱歌!」

眾人離開廁所,軍犬尾隨主人時,黑行的餘角瞄到鬼阿力鬼鬼祟祟地溜進廁所。「喂,你家那位!」「鬼阿力,要尿尿是麼?誰給我去盯場!」鬼睿吩咐了鬼家人跟著進去。

「老大,不要啦。我真的要爆了!」鬼阿力求饒著。

「要爆了,就不會在意旁邊有沒有人!」黑行主人冷淡地說。

「黑哥……不要這樣……」鬼阿力的話已經有些抽咽。

「如果有人在旁邊,膀胱要爆了還尿不出來,表示還有空間!」黑行說話時,鬼小乩鬼阿合兩人自告奮勇地說要幫忙監督。鬼阿力一臉快爆炸的模樣,他急忙地衝進廁所,還來不及鎖門,尾隨的兩人已經跟著進去。

「黑哥,我們喝酒。不要管他們了!」

「好呦!」鬼睿將酒杯遞給黑行,而軍犬一直跟在主人身旁,像隻狗般趴在主人腳邊地上。主人伸手便可撫摸軍犬,狗乖得宇宙間只剩下自己跟主人。

「你們在說什麼啊?」補眠睡飽的晝司白開始追趕進度。「黑行,你真的很誇張耶,鬼阿力就有人在旁邊尿不出來啊!」小白只要是能夠讓黑行難堪的,就不惜站在對立面,不肯放過任何機會。小白衝進廁所:「阿力,我晝司白給你靠。你換到白家來,我讓你自己一個人尿尿。」此時仍在馬桶前跟自己膀胱奮戰的鬼阿力聽到了小白說的話,非常的痛苦且苦惱。為了一泡尿背棄鬼家麼?鬼阿力最後選擇去鬼睿面前說自己真的試了但真的做不到,無法在有人在背後的狀況下排尿。「你問黑哥怎麼辦?黑哥說了算。」

鬼睿把問題推回給黑行。主人摸著軍犬,問:「真的努力試了?」鬼阿力不斷地點頭,懇求的眼光。「好。看在你後面已經吃了鰻魚飯,前面就不要為難你。你自己上廁所。」黑行講完,鬼阿力正準備衝到廁所時,黑行又說:「坐著尿尿。如果連坐著都沒辦法控制膀胱,那你的膀胱真的自主性非常強。」鬼阿力覺得自己得救了,坐著尿尿絕對辦得到。之前進鬼家時就已經被鬼家老大鎖過一百天了,那時候是天天坐著小便不敢站著尿尿。鬼阿力獨自進了廁所鎖了門,自己坐在馬桶上大噴發。聲音力道強勁到能穿透門与牆壁。外面的沒在唱歌的人都彷彿聽見。沒多久,他哭喪的臉步出,手持著被他身體噴發出的黑鰻魚与肛塞。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