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66

◎夏慕聰

還住在一塊的黑行跟阿亮的家。是某社區的電梯公寓大廈七樓,三房兩廳一點五衛浴。阿亮住在有零點五衛浴的主臥房。黑行住在靠外面浴室的那間,另外一間是他們的工作室兼書房。一個大清早,阿亮已經在客廳使用他的劇院級音響聽著歌劇。阿亮一直都很捨得花錢在精神糧食上,音響跟電視的等級都相當高。他的地下搖滾樂團朋友們,有時候會將壓片好的毛片DEMO片帶來黑家客廳播放,聽聽音質跟層次有無疑問。在浴室洗澡的黑行圍著浴巾步出,準備吹乾頭髮。專心認真的阿亮終於注意到了黑行怒氣沖沖的。「我吵醒你了麼?」「對。你一早放這麼大聲,等會鄰居又上來抗議了。」阿亮看了時間,還沒過九點,才將聲音關小。「昨天剛買的新CD就忍不住想要放大聲一點。」「新的?我記得你有這張啊……不然旋律我怎麼這麼熟……」「不會吧!我有了,那我放到哪了,還是借人沒還我……」

「你這茫女。有些書同一本你也買過第二本第三本,以為自己沒有,在書店裏抓了就買,我都跟你說過你有,你還不相信。」

「呴——你應該要盡全力阻止我啊!」

「阻止你有用的話,我早做了。」吹完頭髮的黑行進入房間,取了一件白色Brief穿上。「喂,前幾天你去談的案子怎樣了?」阿亮問的時候,黑行忽然笑出來。「這應該是我談過的案主裏最糗的吧。在他們公司的會議室裏,他一進來坐下,雖然他穿著西裝,但……我很早以前就在交友網站上看過他只穿條內褲的照片。我從來沒有遇過這樣的情況。就算他在我面前有穿衣服,但他赤裸著身體只有內褲的畫面,一直出現在我腦袋裏,揮之不去啊。洽談案件內容時,完全無法專心……還好是有談下來。」

「哈哈哈哈,你那天怎麼沒提?」「因為覺得尷尬啊,對方是我的菜,很難不會印象深刻。我就沒講了。」

「他單身麼?」「我記得他有男友噢。」「死會可以活標啊,偶而吃吃也沒關係。」

「那也要人家對我有興趣想吃。我是還滿想吃掉他的,上一次床也不錯。」「快吃快吃!」

阿亮一直慫恿著黑行,只是對方一直都只在工作上有關係,頂多就是私下訊息會稍微聊一下非工作方面的事,也真的是稍微而已。

這些年斷斷續續的連絡,隨著黑行的消沉跟振作,与對方的關係也隨著淡泊跟熱絡。KTV趴的隔日早晨,黑行被訊息吵醒,是他,奔哲明。黑行翻了身,取了手機閱讀訊息,會心一笑,很快地回了。約略等了會,奔哲明沒有即刻回覆,黑行便將手機放回。黑行看著自己身旁這個擁有陽剛曲線的臉、近乎全裸壯碩魁武的男人,軍犬正熟睡著,眉頭皺著,應該是雙腿之間布氏鎖內的睡眠中勃起正隱隱作痛。夾緊雙腿又翻了身,企圖讓自己能夠繼續睡著。側臉貼近黑行這邊時,他伸手撫摸著軍犬剛毅的頭髮,然後緩緩睡入補眠。

開始輾轉難眠時,我決定起身去小便排掉膀胱內的尿液,好讓自己能夠安穩再睡。在主人懷中睜開眼睛,黑行主人時不時地閉上眼睛補眠,時不時看著手機,以為主人是注意著工作訊息,不以為意地搔著身體的癢,走進浴室坐上冰涼粗糙的馬桶座上,放鬆膀胱放尿,,擦拭排尿孔,然後再回到床上。抱著磨蹭主人,回到主人懷抱,躺在主人胸膛上。沒有穿衣褲同樣赤裸的身體,摸撫起來特別舒服。主人搔著我的頭就像搔狗般,我感覺好開心,好想搖尾巴,只是現在屁股裏沒有尾巴,只能弓起身撐起來搖著屁股。

黑行主人聽見手機傳來訊息聲,快速的拿起閱讀。「工作嘛?」

「嗯毋。(沒有)」主人哼了句,沒有搖頭,狗狗就能懂,狗狗有沒有好棒棒。主人看著手機螢幕,然後露出燦爛的微笑,雙手快速敲著回覆。主人開心,軍犬應該感覺開心才是。可是主人的笑靨是異於平常,很明顯地是整個笑得光亮,打從內心的明閃,黑暗的影子都消失了。主人人在身邊,心卻不知道去了哪,不管我在他身上擁著抱著撫著摸著親著吻著吮著爬著蹭著愛著戀著,覺得心有醋意。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