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68

◎夏慕聰

為了避免家裏念我太久沒回家,在新年跨年前先回家住一晚,隔日再去找主人。打著赤膊只穿條白色三角的,在做伏地挺身,加強身線。滿頭大汗汗水淋漓之際,我弟站在門口敲了敲門板。「誒你什麼時候改穿三角褲了!」我在低位仰頭看著他,不願起身,避免濕透的內褲露了裏頭的布氏鎖。「想換換感覺啊!」再吐了一兩下再說:「我聽媽說了,你要結婚了。恭喜囉~」

「跟小靚不小心有了……不然我也沒有這麼快想結。想說快射之前拔出來就好了,沒想到這次中了……還是你比較好,內射也不用擔心懷孕。」小靚跟我弟大學時代就交往了,幾年來吵吵鬧鬧分分合合,繞了一圈最後兩個人還是覺得彼此最適合彼此。我弟是在某一次我帶了底迪回家打炮,猴急沒鎖門的情況下知道我喜歡男的。他原以為我是在軍隊純男性的環境下太久,才喜歡男的。有次過年閒聊下,我才很明確的跟他說我是男同性戀。他以為男同志一號是比較容易轉回去異性戀的,不過我跟他說不可能,我是對男性肉體比較有感覺,女性身體沒有太多興趣。對女體能欣賞,但能讓我勃起的還是男體。他才沒有繼續多問。「要結婚跟要當爸爸了,心情好複雜喔。」看他一副想繼續多聊,我只好起身避開正面,直接拾起椅背上的浴巾,背著他擦汗。當爸爸是人生中多了一個新的身分,我的內心吶喊著當了狗也是人生中多了一個新的身分啊。如果再多聊下去,我也許就要跟我弟再出一個櫃子,我現在可是去當了人家的狗,黑行主人的軍犬呢。

有那麼一瞬間,有那一點點勇氣,我就不在意被他知道另一個櫃子的事。就在他坐在我床鋪上時,我如往常般的擦拭著身上的汗水,不在意讓他發現我濕透的白內褲胯間浮現的輪廓。內心噗通跳了,如果他發現了,我就說。搞不好他神經大條根本不會知道他面前他哥哥的我內褲裏有異樣。如果我那一刻反悔了,我還有運動員護襠可以掩飾太平。

「你的陰部是不是怪怪的?」他問。這一刻果然來了,心臟跳得好大力。說与不說,都需要勇氣。我決定——

「嗯我在SM的角色是一隻狗,一條軍犬……」我不知道是運動後的氣喘還是出櫃後的氣吁。

「你說的SM是那個SM嘛?性虐待的那個?」

「嗯是性愉(主奴)主上奴下的ㄋㄩㄝ\BDSM台灣譯成皮繩愉虐的那個SM。」

「你……在那個世界……是一隻狗?就是…我們平常會看到的……狗?」他再度確認。我點頭,就豁出去了,沒有回頭的機會。「哇!當狗,所以是當奴隸的角色,我以為你是一號,應該會是當主人的角色。」聽到主人一詞在他口中冒出,心頭一驚胯間一震。

「沒有喔。性別可以很多元……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比較想當狗。」我指著內褲襠。「因為當了狗,主人想鎖貞操,就鎖上了。」如果他的身分不是弟弟而是朋友,我大概就直接把內褲拉下來秀鎖上的陰部。「卵鳥被鎖著,上廁所怎麼辦?」他問。「有洞可以排尿啊。」他的好奇心想看看長什麼樣子,外加暴露慾大增,濕黏內褲貼在身上不舒服,我就脫光的只剩下布氏鎖BX在胯下,赤裸的站在他面前。「哇喔,你還剃了毛啊。你是不是偷吃被抓到?我之前跟小靚鬧到快分手就是我吃外食被抓到……想復合時,我被要求剃毛,整整半年下面都是光溜溜的,害我連跟朋友去泡湯都不能。」

忽然有點不知道怎麼解釋這件事情,剃毛的理由就是我是幼犬,所以得剃。「我沒有偷吃。」

「這種東西千萬不要讓小靚知道。千萬不要哥哥被鎖了,弟弟也被鎖,這樣我們兩兄弟就太慘了。」他仔細端倪我胯下的布氏鎖還伸手觸摸。「戴這東西,硬的時候怎麼辦?」

「不能勃起喔,連充血都不太行。沒有空間。」我說完,他聽到答案有些驚呼。

「所以你現在有主人了?」他還處於震驚中。我應聲。「你們是男朋友?伴侶關係?你愛他嗎?」

「我愛他。」面對質問我愛不愛主人,愛不愛黑行,我的答案沒有猶豫沒有懷疑沒有遲鈍,就是肯定,我愛他。我確定。

「好呦。那我結婚的時候,看你要不要帶他出席。爸媽那邊我會解釋。不過先說喔,我不想看到你像狗一樣的被他牽著,我怕我會揍他。」

One thought on “軍犬II – 68”

  1. ‪#裏軍犬 本日68回完後,我開始思考著對我而言什麼是HE (happy ending),對我而言,是主角們知道何去何從。我思考的答案。只要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就是最好的結局。例如黑書如果結束在第三部或第四部就是BE(bad ending)。‬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