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71

◎夏慕聰

跨年夜傍晚街上擁擠人潮洶湧。在出發到五木大學的夜生前,跟著主人再到自助洗衣店清洗床單。因為前一晚,討幹之下,把主人的床單都弄髒弄濕了。主人笑說原來屁股自慰會讓狗狗被幹慾望大噴發,以後要定期指定這項作業。狗狗要主人的屌。狗狗的屁股只有三種可以進入,主人的屌、狗尾巴跟主人的玩具。其他的通通不要通通都不許。我在幫忙鋪上洗淨的床單被套時,我可以清楚觸摸到那些使用有些年份的床單被套磨損脫線的部分,不忍心提及這些,擔心觸傷了主人。胯下的布氏鎖BX,昨晚討幹的時候,就已經拆下。主人想看狗狗被幹時硬梆梆的模樣。主人也擔心長期往下擺,上翹直狗屌會變彎,所以放了一個小假,等狗狗要離開主人再鎖回去。「沒鎖會不會變野不乖啊!」犾搖著尾巴跟屁股,蹭著主人,否定,明明就很乖超乖的。「沒鎖的話,我要把玩時,要立刻把褲子脫下來噢。」這不就跟石頭一樣了,YEAH,取回軍犬專屬權利,才不要黑行主人把玩其他男人的屌或卵蛋勒,如果主人要把玩石頭的,不如嬉弄軍犬的。「石頭現在是冥女王的男人,不好意思叫她的男人脫褲子啦。我玩你的就好。」主人這樣說時,狗屌不停地滴液牽絲呢。

脖子上戴著項圈,跟著主人出門。好開心啊,這是与黑行主人的第一個跨年。

一踏進夜生,葉老闆立刻出了吧台迎接他的黑行黑女皇。小夜沒有打扮還是男裝模樣男聲相應。他立刻將黑行与我迎到黑家的老位子,是店內唯一一處半開放的偽包廂,和式改良座位,中間凹陷的地方可以放腳,不用盤腿或跪坐。「好久沒坐到這個位子了。」黑行說著,便往最裏頭坐。原本想直接坐在主人身旁,不過太空我們兩個又黏在一塊,就等人到了我再往主人身上貼。

「黑女皇、軍犬,你們先看一下菜單噢。店裏現在有些忙。」葉老闆轉身便先上了18天生啤,外加些現成的小菜。黑行黑女皇允許小夜在十一點準點去着裝,他現在可是很努力的工作著呢。主人滑著手機,傳訊息,先讓我看菜單。黑行還沒開口點,葉老闆已經先上了一夜干。「你們想點什麼,等會直接叫我噢。黑女皇不用客氣。小夜能夠招待黑女皇是小夜的榮幸。」葉老闆把玩欣賞了我脖子上的項圈。雖然一路上陌生行人注意到時,第一眼覺得奇怪,但我不以為意,這是榮耀,主人賞賜之物,要看想看就多看幾眼吧。內褲裏的軍犬屌有充血,表示我也興奮著。

我挪了一個位子,好讓葉老闆能有個地方坐不用一直站著,方便他可以移動顧及店內生意。此起彼落的日語交談聲中,小亮帶著一位身穿UA潮牌運動服的朋友進來。他們被迎來這桌,我再往裏頭坐一點,大腿貼到主人身旁。「先點一些,慢慢吃著來。不要一次點太多。」主人這麼說時,小亮跟那位叫小谷的脫了外套掛起後,往包廂內坐。小谷一身時髦緊身衣將他在健身房內練就的好身材顯露無遺。小亮跟小谷是在commander D.認識的,小谷被友人慫恿上去被綁繩縛,原本還一副推託推遲,不過一被綁就完全沉浸在受虐的氛圍中,他才跟小亮要了聯絡方式。他們便愈走愈近。不曉得怎麼了,主人吃得少,喝酒倒喝了不少。要主人不要喝太多。主人往我身上靠。「有狗狗在,我還擔心不能平安回家麼。」

我們點的餐點陸續上來,而冥女王跟著石頭在準備開店前,進來打了聲招呼。石頭走路一跛一跛的,讓人忍不住詢問。她拍了他的屁股。「會痛啦……」石頭唉。「不要緊的,作太久了,誰叫我體力好呢。」冥女王這麼說時,我笑了出聲。眼前這一對完全可以比擬政權跟小靚。「你自己也很享受P點高潮啊。」冥女王攤手,石頭憤憤地說:「雞掰勒,幹!」「親愛的,你上去準備囉,我留下來跟黑女皇喝一杯,晚點再上去找你噢,啾。」冥女王拾起一支串燒便餵向石頭,他咀嚼時還親了他,完全不顧油膩。石頭轉身向葉老闆說上去了,滴咕著自己一定是栽在這個溫柔鄉裏,連自己的屁股都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