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76

◎夏慕聰

「小夜處理一下,記得教他禮貌。」黑女皇走到冥女王面前,石頭顫抖地躲到冥女王背後。「謝謝冥女王的鞭子。」黑女皇說完,冥女王立刻抱住。「這真是太過癮了。好帥喔。黑女皇的狠勁深深的記在我腦海裏了。好興奮啊!」冥女王將長尾鞭收進行李箱時,石頭無所依靠,整個人不敢直視黑行黑女皇。「怎麼?我會吃人麼!」石頭立刻雙手舉著搖不,非常緊張。「這麼害怕啊,那把褲子脫下來,我要把玩。」

石頭一聽更是害怕,直搖著蹲著的冥女王。這時我已經站到黑行主人身邊,毫無猶豫害羞的將內褲外褲脫到大腿。「請主人把玩。」才不要讓黑行主人手觸摸別的男人的卵葩呢,要玩玩我的,要玩玩軍犬的。

黑行主人看著我直翹著的狗屌,笑著握著,賞玩起我的胯下之肉。等到黑鴉跟小飛ヒカル靠近,我才意識到我在女性面前光著屁股。「愈來愈有樣子囉。」黑鴉把手勾在我肩膀上。小飛雙手握著:「這真的是相當高級的視聽饗宴呢。好興奮喔。阿鴉,你有被黑女皇打過嗎?」「一下。一次就夠了。我有段時間非常消沉無奈時,請黑哥鞭打,想說看能不能藉由肉體疼痛,振作自己。光一下,我就已經覺得能量滿滿。」黑鴉雙手撫胸,「以後只要想到要被黑哥打,我自己就會積極振作了。這真的是愛的鞭策啊。」他說完,一肢手掐了我的半塊臀肉:「學長你的屁股真是又翹又好摸。」我嘖了一聲。

「我應該去看一下目黑……」ヒカル膽怯地說話時,被黑行黑女皇阻止。

「讓他享受一下被虐後的快感吧。你不用去管他。他在SM裏,你不用把他當成你先生噢,你們兩個是獨立的個體。」黑行黑女皇說完,ヒカル怯懦地點頭。

仍跪在自己尿灘中的目黑跪姿五體投地叩首大喊著:「謝謝黑女皇調教。」雖然字音有些古怪,但眾人還是聽得清楚目黑說的話。

「看來目黑會因此走向享受肉體疼痛虐待之路了。啊——我是否太過於衝動了。」黑行黑女皇這麼質疑著自己。我抱著主人。在他脖子肩膀上蹭著,用動作否定主人的質問。「把褲子穿起來,你也太濕了吧……也想被打?」我拚命地搖頭。

一旁的小谷出了聲:「好可怕喔。」「你明明剛剛就硬得不得了。」小亮掛在他的肩膀上說著。「那是因為目黑的叫聲太像G片裏的男優了,叫成那樣,哪個GAY不會硬啊!」

小夜在裏頭尋找著拖把或抹布,但片尋不著。「去樓下拿吧。」石頭這麼說時,他先帶著小夜下樓拿清洗工具。

黑行主人走到目黑面前,抱住了目黑:「辛苦囉。」說完便注意到了目黑身上被他打破的黑色內褲。「誒,我應該買一件新的還你……」聽在我耳朵裏是嫉妒又羨慕。

目黑一長串的日語霹靂啪拉的,小夜又不在場,ヒカル便代為翻譯。「黑女皇不用麻煩了。他啊,現在準備把身上這件當作是奴隸內褲。要當傳世寶物。」她自己講完都捂著嘴笑著。大伙都跟著笑了。

「這樣啊。那我就不買囉。」黑行主人說話時,我手牽得緊緊。內心想著還好不用,不然我要吃醋了,為什麼主人是買內褲給其他男人,不是買給我買給軍犬。男人買內褲給另外一個男人,是別有意涵的,怎麼能讓黑行,我的主人買內褲送給別的男人呢。如果黑行主人要還目黑一件新的,我會代勞,才不要讓黑行主人做這件事。主人要送男人內褲,當然是送給我啊。鼻尖忽然聞到當日主人送我的原味紅色內褲味道般,直讓人興奮。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