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77

◎夏慕聰

經過黑女皇一戰,大家彷彿都腎上腺素分泌過旺,在LP裏玩了起來。小亮在吊點下綁著小谷,他們兩個的綑綁与被縛根本就是在調情,香豔火辣。小谷姣好的身材,令在場男性稱羨。他白色貼身四角內褲的褲襠已經濕潤得超過一枚50元硬幣。「要脫掉麼?」已經綁完胸繩的小亮問著在自己胸膛上的小谷。他搖了頭,小谷還有些害羞,不想要大廳廣眾下全裸。小亮抓著小谷的頭便吻了下去。他們雙舌交疊交纏,鹹濕勾絲。一些看不慣男男接吻的人們散去,他們也毫不在意,那是他們兩個的小世界。一些看熱鬧喜愛BL腐肉的人們圍觀,享樂身如其境。

小飛跟ヒカル正聊著用藤條打屁股的感覺,還要黑鴉打一下她,讓ヒカル先旁觀感受一下,再問問ヒカル是否要嘗試。「你也演得太誇張了,哪有這麼痛。」黑鴉只是輕輕一揮,小飛卻演得像是極度疼痛。「你要試試看麼?」黑鴉將藤條交給ヒカル。她還有點訝異:「我以為你是問我要不要被打。」「都可以試試看啊。」

小夜清洗完三樓剛剛目黑尿失禁的地板後,將拖把水桶放回置物間,把鎖匙恭敬地交還給冥女王。「辛苦囉。」坐在吧台的冥女王說。

「不辛苦。能夠得到黑女皇的差遣,這是小夜身為sub的榮幸。」小夜的滿臉滿足雀躍神情。吧台角落一個穿著格子襯衫粗獷台味的男性舉著兩瓶啤酒過來,一瓶遞給了小夜。「阿財你焉怎抵茲?(你怎麼會在這?)」「明仔歇睏(明天休假)。」小夜口中的阿財是夜生的魚料進貨商,年紀輕小夜/葉老闆數歲,高一個頭,一直未婚,早些年是為了照顧生病的父母,拖延了自己的婚事,最後在送走父母辦完後事以後便是一直單身。「着秀。莫怪你留茲爾長兮頭毛。(真漂亮,難怪你留了這麼長的頭髮。)」小夜聽到阿財這麼說也有點害羞,阿財的言行舉止完全就是男人在對心儀女性獻殷勤般。小夜面對阿財顯得有些彆扭,平常都是以男性的身分在對話,這刻她以真實的面貌出現在對方面前,卻從來沒有用女性的自我跟阿財說過話。「你微緊張,我知曉。(你別緊張,我明白。)」「你別啥?(你知道什麼了……)

「你昰祖甫身祖某体。(你是男兒身女兒心。)」阿財說完。「我本想講我昰羅漢腳抑昰同性戀,啊我着對祖甫冇興趣……只對你……有感覺……(我本想說我是註定單身或者是同性戀,但我對男人就沒興趣……只對你……有興趣……)

一旁聽著的冥女王忽然噗哧笑了出來,逗得小夜嬌喘氣呼呼。「你喔……」

「葉老闆……」阿財想繼續說話,但被打斷。「叫我小夜,夜生的夜。」

阿財怯羞地開口:「小…夜……」立刻舉起酒瓶敲了小夜手中的,還向冥女王敬了一下,大口大口的喝了。

「小夜,要把握喔。」冥女王甜美地笑著。「跟在黑女皇身邊,好像一直都有好事發生。」

小夜一聽到黑女皇,立馬說了:「我是黑女皇的女僕。女僕怎麼能夠隨便跟外面的野男人亂來,會被浸豬籠的……」

「黑女皇是?」阿財順著冥女王指的方向,阿財的雙眼沒有見到半個女人,一臉納悶。「對了,話說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小夜問道。「我在十二點以前到夜生,你底下的人說你在樓上,還先提醒我別被嚇到。原來是你穿成現在這副水水模樣。」

「我帶你過去找黑女皇吧。」冥女王說完便拉著阿財過去找黑行黑女皇,小夜在後面拉拉扯扯不願意冥女王做這事。

她們過來時,主人跟我及目黑正邊喝邊聊著。「你有在穿褌麼?應該有吧…日本人……」黑行主人說完,目黑一臉困惑。一見到小夜她們三人過來,黑行主人立刻要小夜翻譯。「呴。講個話都需要翻譯。真辛苦。」

「あ——ふんどし——fundoshi——」目黑搖著手。

「我還以為日本男人都會有在穿褌。」黑行黑女皇用手撐著頭喝酒時,冥女王正介紹著阿財讓黑行黑女皇認識。「所以是對我們黑家黑小夜有興趣啊。」黑女皇正想繼續講話時,尷尬的小夜不顧禮貌地打斷。

「黑女皇,我們來辦去溫泉旅館兩天一夜的小旅行吧!」小夜也不知道黑女皇對於突然冒出來的阿財怎麼看,都這把年紀了,對於找個伴或找愛情,早看開了。她這輩子是不想再離開黑女皇了,其他的男人只能排第二順位,

「會不會很貴啊……」黑行主人疑惑著停頓著,我知道主人現在一定對於金錢很困擾。

我勾著黑行主人的肩膀。「沒關係喔,小夜儘管安排,我會幫主人出錢的。」

One thought on “軍犬II – 77”

  1. #裏軍犬 昨晚貼完74、75、76就去睡了,懶得貼社群平台。剛剛查看點閱率,果然是很慘啊(菸),77回只好乖乖貼一下。原本有在猶豫是不是要幫小夜加對象的,但還是覺得小說世界還是讓大家幸福一點好了。少女心噴發。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