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78

◎夏慕聰

跨年狂歡後,理所當然的跟著主人回家,睡到自然醒。甦醒賴床時,頂著脖子上的項圈,再挪著頭。主人把弄狗屌的手一移開,我便牽了主人的手再放回。主人的手比布氏鎖更安穩,睡得更好,捨不得這手掌的溫度。主人貼在我身上,更有安全感。抱緊主人,道聲早安。撫摸擁抱,是醒來最好的方式。詢問了黑行主人是否要來參加家弟政權的婚禮。主人應了聲,然後陷入一頓長思。主人一臉為難,說著第一次見面就是在人家婚禮上感覺很奇怪,主人也很久沒參加朋友的結婚典禮了,自從從公司離職以後,沒有同事這層交友圈以後,便很少有機會參加。主人考慮了手頭沒有多餘的金錢可包禮金,我說不用包,但主人覺得太過失禮。如果要去,就得包個意思意思,不然怎麼好坐下吃飯。即便我說我代墊或者我出,仍無法說服主人改變心意。我只有失望地說主人看不到狗狗穿著西裝帥帥的模樣。「拍照給我看吧!」主人枕在我胸膛上,突然正起身。「軍犬穿西裝一定很好看。嘻,還鎖著那就是完全貞男人的打扮了。」主人還故意將睡醒勃起的狗屌要往下擺。

「會痛啦……」我握著主人的手。「斷掉,主人以後就不能玩了。」

政權与小靚的婚禮趕在農曆年前。那日,久違的西裝打扮。白色內衣白色內褲,褲襠內布氏鎖安穩的掌握狗屌。淡粉紅色襯衫加上深色花俏領帶,每着一件就忍不住想自拍傳給主人。一連傳了快二十張照片給主人。政權的婚宴上,我充當招待。遇到些從小看著我倆兄弟長大的親戚長輩,他們都忍不住地說被弟弟追過去了,要我加把勁。我是只能笑笑打馬虎眼過去,男人跟男人可以結婚的時候,主人有要跟我結婚嘛。主人不在,無法看見主人身着西裝帥氣模樣,我再怎麼被現場賓客稱讚帥都沒用。婚宴播放影片,其中幾張是我跟政權小時候的照片,而我腦袋裏的異想世界竟是如果跟主人結婚,難道要放那些我當狗的照片嘛……撕牙聲立響,好令人尷尬啊,不想出櫃。影片後的出場,小靚改掉了現在婚宴上會有的尷尬橋段,拒絕飯店人員的安排,在男方家長雙雙進場後,新郎牽著丈母娘這段被她大筆刪掉,「政權牽著我媽媽進場幹嘛,他自己走到中央,等著我父母牽著我進去才對啊。為什麼新娘就是要被爸爸牽進去,不能爸爸媽媽一起牽嘛。」好樣的,難怪政權會被幹。我忍不住的自顧自地笑了出來。婚宴沒有主人,我的心根本不在這。我只想趕快結束,然後到主人家找主人,睡飽飽明天跟主人一塊去參加鬼睿先生鬼家辦在commander D.的鬼趴。

一結束,可以閃人,第一時間我就立刻啟程去找主人了。傳訊息給主人的時候,主人說鬼睿在他那,短時間內不會離開。聽說是鬼睿跟鬼阿良有了狀況。解下布氏鎖的阿良,在外面約了炮幹了人,偷吃這事情抹乾淨嘴巴就算了,偏偏鬼阿良沒有掩飾蓋過,還主動的跟鬼睿說他做了這件事情,讓鬼睿氣炸了,內心憤憤不平,跑來找黑行主人聊天抽菸喝酒,說阿良哪天不好挑,要挑在鬼趴舉辦之前說,真是王八蛋,是要他氣到取消鬼趴,讓他丟臉就是了。黑行主人正極力安撫著鬼睿先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