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82

◎夏慕聰

黑小亮再度被鬼家借將,他正在吧台點酒區前的吊點下綁人中。而鬼睿依著傳來的訊息,急忙的穿越人群,順著吧台往裏頭表演區移動。鬼睿到的時候,剛剛被鬼阿合吊縛的兩位體驗者已經被放置到地面了。因為阿合想同時吊兩個人,圍觀人群過多,他不方便快速抽繩,導致速度變慢,技術跟判斷情況的經驗不足,外加先後上去的節奏控制不佳,造成先吊者綁在空中過久,現在有點呼吸困難。「你真的很大膽!」鬼睿一拳就敲在阿合頭上,十足警告意味。鬼睿蹲下詢問著臉色發白的體驗者,邊在對講機內跟阿良說狀況。「我們先到外面去,空氣比較流通。」鬼睿將對方一手搭在自己肩膀上,鬼小通跟鬼小乩幫忙開道,迅速的將他帶離地下室,到一樓騎樓。

小通跟小乩被交代照顧好對方。他不舒服到往水溝裏吐,「你還好嘛……需不需要……叫救護車之類的?……」小通有點緊張地詢問。對方揮著手,「不用。讓我休息一會,應該就沒事了……我沒有想到他綁另外一個人這麼久……我也太逞強了……」

將狀況者留給鬼小通跟鬼小乩照顧後,鬼睿便下樓去修理鬼阿合了。剛剛著實把他嚇了一身冷汗,自己一次吊兩個人也從來沒發生過這種事情,鬼趴才剛開始,就出狀況,讓他相當不爽。「鬼阿力的人型便器時間結束後,下一個換你。去給我反省一下,剛剛出了什麼狀況。怎麼注意,不會再犯。」鬼阿合解釋著剛剛圍觀的人太多,造成他的速度變慢。「站這麼近,被繩師抽繩時打掉是難免的啊,怕被打到,就站遠一點。以後你給我自稱繩手,之後再給你測驗考試,過了才能自稱繩師。」

鬼睿繞去裏面的那間廁所,看一下鬼阿力的狀況。唯一的小便斗已經被貼了封條,赤裸的阿力坐在隔間內的地板上,身上僅有的一件白色brief已經濕透黃澄澄的,他的全身流滿不少人的尿液,氣味跟氣氛讓他鼓着內褲襠,布料顯露著他碩大的武器。一些無法對著人體小便的人徘徊在門口然後要往隔壁去。而有兩間隔間的隔壁其中一間已經被鬼家封住了,只剩一間能夠提供大小便。不是憋著排隊便是接受對著人體拉下拉鍊掏出陰莖放鬆膀胱小便。「沒有這麼難好不好,一回生二回熟。」鬼睿慫恿著站在門口一度想要進去嘗試對著人肉便器尿尿的人。鬼睿的慫恿讓對方踏進了廁所,對著阿力拉下拉鍊,掏出了半軟半硬的雞雞。「來——放鬆。想像你自己站在小便斗前——」鬼睿的描述讓嘗試的人一下就放尿在阿力身上。阿力感覺著溫熱的黃金尿水澆淋在自己身上有如沐浴。為了這次鬼趴,阿力把所有客戶的時間全部撟開,過年前可是搬家公司的熱門時段,任職專案經理的阿力,身強體壯除了公司案子以外,也是許多老前輩愛找的接阿魯的人。為了鬼趴一天能空出來,前一天可是從凌晨一路排滿案子到半夜才結束,阿力可是搬到結束,兩臂兩腿軟到不行。現在坐在廁所地板上,接受眾人澆尿可是最好的水療行程。而且鬼睿老大還答應他最後時刻,願意親自餵飲黃金聖水。從台中上來的鬼阿仲被鬼睿老大吩咐,照料他到結束後幫忙他做全身按摩推拿,對他來說真是太划算了。鬼阿仲可是開個人工作室的體療師,最會身心靈的照顧了,畢竟是專業的,除了星座塔羅花精療法等略輸鬼小乩,其他真的毫不遜色。鬼阿仲喜歡推阿力,主要是身材對菜,加上雙性戀有女友,另外是他喜歡的小屌羞辱。服膺於大屌男人是小屌男的義務与必須。阿力雖然知道,但他畢竟不是支配者,也不喜歡控制別人羞辱他人,所以阿力介紹了自己的主人鬼睿,讓還沒進鬼家時的阿仲認識。

鬼家另外一個喜歡小屌羞辱的是今天特別從高雄搭高鐵上來的鬼阿翔,他的年紀已經超過五十,部分鬼家的人喜歡叫他翔爸,即便認了年紀小他一大截的鬼睿為主人,他仍然在鬼睿面前是畢恭畢敬。鬼阿翔是一個有家庭、事業有成的男人,喜歡小屌羞辱外,他更喜歡幻想著自己是綠帽奴,服膺於妻子外遇的男人。不過鬼睿說他不喜歡女人,對女人沒興趣外,也不想介入別人家庭。挨不過阿翔的懇求,才收他進鬼家。阿翔是完全地幻想著自己的妻子外遇的對象是鬼睿,自己成了「小王」的奴隸,被鎖上貞操鎖。他甚至購買了日曼系列的閹人版,幻想著自己小屌,無法滿足妻子,迫使太太外遇,真不配為男人,成為小王的奴隸,被主人閹割,胯間只剩排尿的小孔。鬼阿翔每次上台北,必定訂飯店大坪數的房間,好招待鬼家眾人續攤玩樂使用。鬼家13眾的確是約好了等鬼趴結束後到他的飯店房間續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