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83

◎夏慕聰

鬼睿生平第一次接觸是在澎湖當兵服役的時候。放在澎假他不是待在網咖不然就是飯店跟同袍租間房間休息到收假。在網咖上網不是逛逛網站、聊天室或者線上遊戲打發時間。那時候的鬼睿也還不叫鬼睿,還是用著本名最後一個字的阿睿与人交際,甚至連男同性戀這個櫃子也還沒出。當兵以前的他都是跟女生交往談戀愛的,一直到當兵到了澎湖,自己同梯的麻吉在旅館休息的房間裏擦槍走火,對方給了他生平第一次被男人口交,幹,竟然比自己在台灣的女友還會吹。在對方嘴巴裏口爆,看著對方嘴巴勺不著流得滿下巴都是他的精液時,讓他的男性自尊爆表。只要跟同梯麻吉同一天放假,就是一塊進旅館,被口交。所有吃到異男,掰彎異男的描述或小說,他的經驗大致如此。口了一段時間,麻吉便備妥了保險套跟潤滑劑,在把他吹硬,準備要坐上去時,他推倒了對方,掰開對方的雙腿,狠狠插入,像肏女友般,把對方肏得死去活來,收假回營差點無法走路。原來有些男人欠肏,不用花錢,上網約就可以約到欠肏的男人。於是網咖上網,他開始進入同志聊天室,尋找欠肏的。同一個頁面的聊天室入口網站還有SM聊天室。好奇的他約不到人時,會進去裏頭逛逛,不過也沒特別有興趣,那些專業術語名詞,他一點也沒興趣了解認識。約炮就好好幹一幹,玩什麼SMSM什麼好玩的。當時的他是這麼認為。

一直到營長要好的學長調來旅部,身為營長駕駛的他,偶而會跟這位炮炮碰面。看他的眼神,他已經猜到對方可能也是一個欠肏的男人,想勾引他,他只是這麼認為而已。夜路走多了,總是會遇到鬼。如以往在澎假網咖上網,同志聊天室跟幾個人交談,覺得不對菜之下,換到SM聊天室,便遇到一個以軍奴為名進入的人搭訕。他覺得好聊,便從聊天室一路聊到交換MSN,交換照片。看到照片,他便已經知道對方是營長要好的學長,他也完全不避諱的,傳了自己的照片,看看對方會不會嚇一大跳。「幹!竟然是你!」

「幹什麼幹!你自己注意一點。」他很自然的擺了姿態。

「對不起。主人。」當對方在MSN裏稱呼他為主人時,他很自然的就接受了被稱呼主人這件事情。「主人有要來軍奴的旅館房間嗎?」對方是一放假就進了一間飯店房間,用自己的電腦連上網。

「屁股洗乾淨,等我到。」他回的簡短有力,讓對方興奮不已。所謂的軍奴,便是喜歡在軍事訓練調教之下的奴隸。那時候的鬼睿不過就是一個即將升上兵的一兵罷了,也絲毫不怕階級的差異。就直接應約,到了軍奴飯店房間。鬍子腋毛陰毛,軍奴完全按著他的意思,剃得乾乾淨淨。穿著一條白色傳統開襠內褲應門,一開門便雙膝跪了下去,完全不管自己是炮炮,他只是兩橇。「伏地挺身預備——」他把新訓中心班長操練體能的那套完全用在對方身上,把對方操得滿身大汗,白色內褲沒有一處是乾的。「我有說可以休息嘛,給我撐在那邊。我抽完一根菸再說。」

在陽台抽完菸的他,進了房間才讓雙臂顫抖不已的對方休息。「你不是說有一個什麼可以把老二鎖住,不能勃起的東西嘛?」他指著當時最流行的cb系列,軍奴顫抖著雙手將自己鎖上再畢恭畢敬的奉上鎖匙。「我收下了。軍奴的卵鳥必須控管,你沒有勃起的資格。你不配稱為一個男人。」他的模樣跟說話舉止完全就是對方想要的軍主模樣。鎖完的軍奴,顫抖不已的身體跪在床上,雙手掰開屁股,恭請他的進入。他的不可一世,鬼睿的時代彷彿已經預告來臨。

鬼睿最喜歡的便是在營長与學長,自己的軍奴,三人碰面時,他知道軍奴穿著陽剛迷彩服的底下是一個賤奴的身分,穿著白色傳統開襠內褲,裏頭鎖着cb,已經不曉得幾天沒有勃起,只能以夢遺方式排泄精液。營長完全不曉得自己學長是底下駕駛腳邊的奴隸,喜歡駕駛的黑襪,甚至有時只能把黑襪當成內褲穿。而他跟軍奴的關係一直維持到他退伍為止。退伍前他還特別將剩下的返台假留在澎湖,跟著軍奴兩人騎著機車到處玩樂,在無人之地,進行軍事操練,把軍奴操得半點體力不留,晚上再好好幹幹肏肏軍奴。退伍的當日,軍奴一個大男人的,還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覺得兩人關係會隨著他的退伍而日漸淡去。軍奴的預感是沒有錯的,隨著他的退伍返台出社會,更換手機號碼等等,即便兩人有意聯絡,也會被現實与人海沖散彼此,他們終將失去對方。軍奴始終無法確認自己与他到底只是單純的軍主軍奴或者是有男朋友關係。他討厭接吻,軍奴只好順著他,他討厭的,軍奴通通順著他。隨著退伍,他也沒有特別接觸同性戀圈或者SM圈。彷彿自然而然的,就有男人對他表示好感想要追求想要被他肏。他也沒有再交女朋友了,交往對象全部都是男的,他對於自己是Gay,喜歡男人,是男同性戀,彷彿沒有任何障礙跟關卡,就跨過去了。SM圈的再接觸是到了紅樓二樓開了一間叫做Commander司令的酒吧,他才再度接觸。

從阿睿變成鬼睿,是黑亮則阿亮拉著他,向黑行介紹說他的背部百鬼刺青即將刺完。「黑黑,我幫你介紹一個有趣的人,阿睿。你看他的背部刺青超帥的!」他在黑行面前也毫不遮掩的脫去上衣,秀著退伍後陸續完成的百鬼刺青。「哇。你根本可以叫鬼睿了!英文名字就叫Gray!」「喂黑黑你怎麼隨便幫人名字灌一個鬼字,還取好英文名字。」

阿亮說著時,覺得鬼睿一名很帥很酷的阿睿說:「我覺得還不錯啊。獨一無二,又不怕撞名。而且Gray可以跟你們Black做抗衡。」「黑黑,我覺得你在樹立敵人——不過沒差啦,有旗鼓相當的對手才能彼此切磋砥礪。」那一夜正式更名為鬼睿的他跟著黑行阿亮在二樓的司令一口菸一口酒的,暢談暢飲。

One thought on “軍犬II – 83”

  1. #裏軍犬 每日都抱著不如今天來休息一天吧。然後坐在電腦前面呼吸一下寫個一下,一回就蹦出來了。(菸)半年後能完稿麼?!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