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100

◎夏慕聰

之前過於請假頻繁,我已經被營長盯上。在營區裏收到主人的訊息,而且已經過了這麼久,回傳給主人,但主人沒有回訊。過了半小時,依然沒有任何動靜,我已經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恨不得此刻長出翅膀飛出營區衝向主人。去請外宿去請假去洽公,各種能夠離開部隊的念頭在我腦袋中閃過。煩悶急躁之際,撇見情報官學長經過,我便去求援了。作戰需要戰力需要支援需要情報,「學長……」我遞了手機,讓情報看了主人發給我的訊息。「感覺就是這個時刻了。」情報官學長雙手拍在我的肩膀上。「訓練,你現在可是訓練兼作戰官了。去換裝收行李,假單我來想辦法。十分鐘後見。不用煩惱,學長我還靠得住。」

一旁的後勤官見狀也跟著說:「學長,我也要。」「你閉嘴。」情報跟我同時說了同樣的話。十分鐘內,我從營辦到軍官寢,換完裝收好背包,再找到情報官學長。一路忐忑不安,學長說的沒問題,是真的沒問題麼,還是今晚我會困在營區部隊裏。一直到情報官學長將假單交到我手中,我才放下一顆大石,確定自己今晚能夠到黑行主人身邊。「作戰只准成功不許失敗!就算失敗也要戰死在沙場上。」學長一拳擊在我的胸膛上,那是作戰出發訊號。

從離開營區開始,我不斷地傳訊息給主人,撥打電話給主人,沒有回傳,沒有回電。一路焦躁緊張不知道如何是好。主人家我是知道,可是我沒有鎖匙。主人如果在那間陋室發生意外,我要如何進入搶救,找鎖匠編任何一個理由破門而入。主人如果在外面,會在二樓司令麼?去紅樓還是直接去主人家。腦袋裏閃過了鬼睿先生,我的繼主,如果主人發生意外,將由鬼睿先生接手。當日主人与鬼睿先生的對話活生生血淋淋在面前。「為什麼要這麼早指定繼主……」「依照你先前求生意志這麼薄弱……」黑行主人是在遇見我之後才開始再站起來的,這時候再倒下,過往的黑家黑趴眾人等等又將再消散。我立刻撥打了鬼睿先生的電話。

第一通沒有接後,我立刻撥打了第二通。電話接通,我還不等鬼睿先生開口,我便急忙說話。「黑行在我這,你先來我家。」作戰需要目標,救援需要地點。直接招了輛計程車便驅車直奔鬼睿先生家。

我看見了主人橫倒在鬼睿先生家的客廳沙發上,還有呼吸,還活著,我急焚的心才有些安定。「我們從中午喝到現在……」鬼睿先生指著牆上的時鐘,明白地說著倒底喝了多久,桌上已經是兩瓶威士忌空瓶。「大部分都是他喝的,我是陪著喝的……黑行……你主人的狀況真的不好。他跟奔哲明應該是結束了。如果沒在一起工作就算了,偏偏啊黑行又被情緒勒索被綁架在旁邊,動彈不得……經濟不允許,他豪邁帥氣轉身離開。」鬼睿先生幫忙讓我背起主人。「黑行啊早了時代十年的人,思想行為舉止都超越了這個時間點十年以上,他應該要活在D哥的那一代的……每個人的平均分數應該是一樣的,這邊高那邊就低,如果很多項都很高分,那一定有一項特別低,低到慘不忍睹……感情應該是黑行的罩門,對於萬事萬物充滿了感情,當然渴望著得到愛……愈是得不到的愈是渴望,愈是渴望的愈能毀掉…他……」鬼睿先生幫忙叫的計程車停在社區門口,他把我跟黑行主人推上車後,揮了手轉身便掉頭離開。計程車上喝醉的黑行主人倒在我的肩膀上,緊閉的雙眼不停地有眼淚流下,肩膀不停地抽動著。

從黑行主人口袋裏掏出的鎖匙,一路上了他的小套房,才進門,他已經直往浴室抱著馬桶在嘔吐。彷彿要將體內五臟六腑全部掏出來般的,狂妄排山倒海而來。我拍著黑行的背膀,早已經顧不得什麼SM主奴禮儀。「你怎麼會喝成這樣……」嘴裏吐著淚裏滾著,我看見黑行雙眼紅腫得已經不似平常。我扶著他躺到床上,才剛躺下,他又急忙地再回到馬桶的懷抱。我只能在一旁撫摸著他的背,希望他趕快度過這個痛苦的時刻。他的痛苦何嘗不是我的痛苦。再扶著他躺回床上,想幫他倒杯水,煮水的電熱水壺早空空蕩蕩。我從浴室水龍頭加了水,按下按鈕……沒多久,我便意識到了這個東西早壞了……這個陋室更加腐壞凌亂得無予復加……是已經放棄了生命的人才會讓自己活在這樣的空間活成這副德性。

把自己喝成這樣,我想起過往新聞裏喝醉酒被自己嘔吐物噎死的案例……你渴望這樣的結束麼……

7 thoughts on “軍犬II – 100”

  1. 以上五位我會私訊小禮物(數位的)。夜芷玥跟查,請用臉書或推特聯絡我一下(感謝)

    時間到。這應該是最好的結束吧!(自認為)我覺得肉書網路連載到這邊就可以結束了。因為是讀者認同的(全文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