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98

◎夏慕聰

一旁已經跟小谷脫光光在沐浴的小亮,向黑行黑女皇招手:「黑叔,睡前一泡,一塊在溫泉池裏喝點酒吧。」一支蓮蓬頭,他遞給了ヒカル,讓她們清洗著小黑。黑行黑女皇動身要踏出室外時,我拉著主人的手。

「一塊去?」主人的詢問讓我開心不已。小亮小谷讓出了位子,他們先行踏進池內,主人跟我站入清洗區域。在主人擠壓沐浴乳時,我搶先了動作。雙手塗抹在主人身上。「狗狗要幫主人洗澡?」我點點頭便繼續。主人胯間的日曼栩栩如生,讓我忽然意識到主人的陽具藏匿其中。抱緊主人,我的手指頭已經要探入日曼。「你的手指頭在做什麼?那邊應該不用洗吧。」

「那這邊呢?」我的手指頭已經到了主人雙臀間的肛門口。

「這邊你不是應該用舌頭?用手指頭對麼?」主人語畢,我連忙蹲下,臉埋進主人屁股肉中,伸了舌頭清洗。

「你在幹嘛!」小夜驚呼之際,大家也紛紛往這邊瞧來。「這畫面太色情了。不能不看。」主人黑行黑女皇一點也沒有覺得害臊尷尬羞恥。而我則是一路向下幫主人洗著雙腿跟腳丫子。主人的身體洗乾淨後,我才以戰鬥澡之姿快速沖洗好自己,跟著主人牽著主人一塊踏進溫泉池,小亮讓了一個位子出來。其他想要睡前泡湯的也陸續盥洗乾淨進了池內。小夜則是不想再泡了,她願意一旁服侍黑行黑女皇。

在一個一個往床鋪倒下時,我跟小夜睡在黑行黑女皇左右。而我忍不住地往右翻進入主人的被窩裏,赤裸裸地抱緊主人。在主人耳邊說話,「主人的日曼不拿下嘛?」

「不用。我要試用一下日曼,看看是不是跟cb、ht類似。如果睡覺會痛,再拿下就好了。」主人說話的時候,我的手在日曼上來回撫摸,摸不到主人的雞雞,感覺少了什麼。

「噢,那主人晚安。」我忍不住地親吻了主人的臉頰,頭靠在主人肩膀上,握緊主人的手入眠。

黑家溫泉趴在隔日下午結束,小夜延後了退房時間,雖然稍稍造成了飯店困擾,不過對她而言,讓黑行黑女皇在大廳等待還不如延後退房。阿財依時間抵達,我們才各自上車道聲再見各自返家。離別難熬,不是收假不開心,而是離開主人不開心,下次見面又不知道是幾時了,即便幾日後,仍是艱難。才剛踏上回營路途,便忍不住寫了簡訊給主人,謝謝主人這次的溫泉趴願意讓我出錢沒有推辭,謝謝黑家人跟主人的調教,最後把「想主人」放在結尾。

人在營這,心在主那。已經不像之前那樣失魂落魄,但渴望衝到主人身邊的念頭沒有消失,仍存在仍欲動著。黑行主人後來的幾日面臨著工作上的困頓,問起主人好嘛?人在哪裏?傳來回的訊息都是在二樓司令「呵」一杯。主人不開心,軍犬怎麼開心得起來。外宿假就請下去,能離開營區,奔向主人,陪主人才是最重要的。只要能請,我就出去了。之前還會先詢問一下主人在哪,後來連問都不用問,黑行主人一定在二樓司令。有時候一個人,有時候鬼睿先生會在旁邊一塊喝酒抽菸。有時候我還比鬼睿先生還早到,幾次下來,鬼睿先生都忍不住問我,「怎麼每次來都看得到你……現在職軍都這麼輕鬆不用待在營區啊!」

「沒有啦,就有假就放啊。鬼睿先生不想看到軍犬?」

「開玩笑的。你能來陪你家主人那是最好。他最近啊,可是蠟燭兩頭燒。工作跟感情都是問題……」鬼睿先生的話中帶的意思,我聽得懂,我知道黑行主人的工作狀況,但對於主人的感情世界,我是不知道,或者該說我是刻意忽略了。我完完全全不想知道黑行主人跟奔哲明的進展,甚至我希望他們結束,我並不希望主人有男朋友。有了狗狗軍犬,為什麼還要男朋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