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 53

◎夏慕聰

這是一個違反習慣的動作,你的肌耐力決定抬腿姿勢的漂亮與否。你舉著後腿顫抖,狗屌放尿,有些順著大腿流下,你用力將腿開得可以更近些牆,好讓尿液噴在圍牆上。「很好。用力。」我從屋內拿出狗鏈時,上了牆壁的尿開始下流,你喘著,我拉著你的舌頭,要你將舌頭伸長。我將狗鏈栓在項圈上:「看來不是很熟練。院子就繞一圈,放尿練習。」  

我走在你的前面,你因為脖子項圈的束縛不得不跟上我的速度,你不禁吠叫。我是故意的,我就是要折磨你,讓你上氣不接下氣,趴在地上。我知道你的活動範圍只有鏈子長度的半圓,你的行動受到牽制,「乖。」我拍著肢幹、安撫著。「Good,狗性越來越堅強。」這一次你知道喘氣時,舌頭要外露。 

我站著等著你爬起,我知道你的能耐不止這樣。你一定可以犬如其名,撐起「軍犬」的稱號。軍犬的名字,等著你通過我的訓練,在人型犬調教歷史上留下屬於你的名字。加油。你撐起了身體,看著我吠了聲,告訴我你準備好了,你準備在院子的牆壁上留下自己的尿液、留下味道, 

體力是成為一隻軍犬的關鍵。實現腦袋裏的畫面是一位主人的能力。 

我期待的軍犬之前從未出現過,在我以前的主人從未想象過有任何一隻人型犬配得上軍犬之名。 

我期待的軍犬是否就是你了! 

一圈抬腿放尿練習以後,你的後腿和雙臀已經緊繃。不,是你的全身肌肉開始自我調整。 

「太慢太慢了,是隻軍犬,這樣的速度可以見人嗎?」以我為中心的繞圈,速度讓我不滿意。我的視線隨著你移動,如太陽般的自轉,而你的公轉未能讓我暈眩,這讓我不悅!

dt 52

◎夏慕聰

腦袋裡還有剛剛發生的調教畫面,黃澄澄尿液打在馬桶上,我俯視著自己的老二,我驕傲不已。甩盡餘尿後,放屌回Brief裡,我站在洗手台搓手,想起了還沒教你怎麼上廁所。我拿著打狗棒,開了餐廳旁的玻璃窗到院子,圍牆邊,我指著沙堆。 

「這邊是大便的地方,要是在不該上廁所的地方上,屁股就準備挨棍子。」我看著你屁股上搖晃的尾巴而大笑:「現在也不是想上就可以上,屁股洞被尾巴給填起來了。」 

你興奮強烈的精神抖擻著,狗屌再度有了反應,我拾棒掀起:「想到自己屁股插著尾巴就興奮了?果然有狗奴命啊。」我笑,笑得得意,笑著你,笑著堂堂男子漢的你,昔日想要不敢要的假拒絕,今日乖乖的脫光、屁股插著尾巴在我面前。我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的眼睛,也越來越肯定自己識奴本事。我相信如果我再遇到服役時的那些軍官,我一定可以讓他們跟現在的你一樣,像條軍犬般的在我面前。 

「會不會小便?」我問你,你不回答,或者你想回答,但你已經知道答案。對,就是打狗棒帶著你的後腿抬高,你的腦袋是否浮現曾經經過你身邊的公狗在某根電線桿旁小便模樣。「想起來了沒有?」你看著我。「腹部用力,將尿擠出,像射精那樣。」你遲疑,我疑問。「是不是狗?公狗還母狗?難道要主人教母狗如廁方式?還是想被閹掉?」打狗棒壓著狗屌狗懶蛋。「李軍忠是不是男人?變成了軍犬就不是公狗嗎?」 

dt 51

◎夏慕聰

你以吠叫聲回應著我的誇獎,我很高興。我用打狗棒教育著你,你怒血賁張的狗屌早消掉了。「我想來想去的犬名,還是決定叫軍犬。畢竟真的是隻軍犬,人名裡又有個軍字,這名字比較適合。就叫軍犬。」 

你直蹭著我的腳,我知道你開心高興。你熱情興奮得不得控制。「坐下。」我的聲音告訴你。 

你立刻坐下。前肢撐著上半身、抬頭、目光有神的等待我的命令。 

拿出數位相機,壓下快門,連拍了幾張正面照,你緊張卻仍保持挺直,你不安晃動。相機放下後,揮起狗棒,一頓揍在你身上。 

「主人要拍狗的照片,緊張什麼?怕照片流出去嗎?之前不是跟提過拍照的事。」 

「今天是軍犬誕生的日子,當然要拍。」拾起水杯喝水,抓抓調整褲襠,滿足於自己的實踐,你身長著舌頭嘿嘿聲望著我。 

「口渴嗎?」你吠叫。我手持著水杯故意往你嘴邊送然後離開。狗就是狗,杯子是人在用的。我領著你到餐桌邊、冰箱旁的角落,打狗棒的架子外,擱著兩個狗盆,手指著裝水的那盆。 

你靠了上去,低下頭、張開嘴巴。你用嘴巴貼上狗盆邊緣,你只是人趴在地上屁股翹高的方式喝水。「會不會喝水?」我嚴厲地問。 

你膽怯的看著我,卻不知道我為何這樣問,你輕汪了聲後,嘴巴貼回盆邊。我手拍在你腦殼上。「笨狗,竟然不會喝水。一個命令一個動作,讓主人教怎麼喝水。嘴巴懸空。」於是你照著命令頭懸在狗盆上方。  

「伸舌頭。舌頭接觸水面。舔起來。再舔。」  

「會不會喝水?」 

你連續吠聲表達自己學會了。調教就像新訓中心裡的訓練,吃飯走路應答,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學得最快最好。我在一旁拿著杯子抵着嘴唇,看著你卑微的舔了好幾口,我得意的不得了。

肉書通往第三結局的第100回

◎夏慕聰

之前過於請假頻繁,我已經被營長盯上。在營區裏收到主人的訊息,而且已經過了這麼久,回傳給主人,但主人沒有回訊。過了半小時,依然沒有任何動靜,我已經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恨不得此刻長出翅膀飛出營區衝向主人。去請外宿去請假去洽公,各種能夠離開部隊的念頭在我腦袋中閃過。煩悶急躁之際,撇見情報官學長經過,我便去求援了。作戰需要戰力需要支援需要情報,「學長……」我遞了手機,讓情報看了主人發給我的訊息。「感覺就是這個時刻了。」情報官學長雙手拍在我的肩膀上。「訓練,你現在可是訓練兼作戰官了。去換裝收行李,假單我來想辦法。十分鐘後見。不用煩惱,學長我還靠得住。」

一旁的後勤官見狀也跟著說:「學長,我也要。」「你閉嘴。」情報跟我同時說了同樣的話。十分鐘內,我從營辦到軍官寢,換完裝收好背包,再找到情報官學長。一路忐忑不安,學長說的沒問題,是真的沒問題麼,還是今晚我會困在營區部隊裏。一直到情報官學長將假單交到我手中,我才放下一顆大石,確定自己今晚能夠到黑行主人身邊。「作戰只准成功不許失敗!就算失敗也要戰死在沙場上。」學長一拳擊在我的胸膛上,那是作戰出發訊號。 閱讀全文 肉書通往第三結局的第100回

肉書《軍犬II》連載破百及結束紀念

◎夏慕聰

這是一個恢復戰力的修復過程。

後二十代,我可以同時寫三部小說的連載。年紀增長,經歷了人事物許多的考驗後,書寫速度愈來愈慢,慢到讓周圍關心的朋友也在頻頻詢問,我不再寫小說了或者擔心讀者會忘記夏慕聰是誰了。但我一直就抱著沒關係慢慢來,一步一步踏穩踏實來。事情總會選在最正確的時間點發生。 閱讀全文 肉書《軍犬II》連載破百及結束紀念

軍犬II – 100

◎夏慕聰

之前過於請假頻繁,我已經被營長盯上。在營區裏收到主人的訊息,而且已經過了這麼久,回傳給主人,但主人沒有回訊。過了半小時,依然沒有任何動靜,我已經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恨不得此刻長出翅膀飛出營區衝向主人。去請外宿去請假去洽公,各種能夠離開部隊的念頭在我腦袋中閃過。煩悶急躁之際,撇見情報官學長經過,我便去求援了。作戰需要戰力需要支援需要情報,「學長……」我遞了手機,讓情報看了主人發給我的訊息。「感覺就是這個時刻了。」情報官學長雙手拍在我的肩膀上。「訓練,你現在可是訓練兼作戰官了。去換裝收行李,假單我來想辦法。十分鐘後見。不用煩惱,學長我還靠得住。」 閱讀全文 軍犬II – 100

軍犬II – 99

◎夏慕聰

酒保從店內送了酒出來到外面位子,還順便點了蚊香。黑行主人坐在靠圍牆邊,鬼睿先生在對面。我理所當然地坐在主人身邊,接過酒保遞來的酒單,猶豫著要喝什麼調酒。酒保放下菸灰缸時,黑行主人開了口:「貞男人當然喝『貞男人』啊。」 閱讀全文 軍犬II – 99

軍犬II – 98

◎夏慕聰

一旁已經跟小谷脫光光在沐浴的小亮,向黑行黑女皇招手:「黑叔,睡前一泡,一塊在溫泉池裏喝點酒吧。」一支蓮蓬頭,他遞給了ヒカル,讓她們清洗著小黑。黑行黑女皇動身要踏出室外時,我拉著主人的手。

「一塊去?」主人的詢問讓我開心不已。小亮小谷讓出了位子,他們先行踏進池內,主人跟我站入清洗區域。在主人擠壓沐浴乳時,我搶先了動作。雙手塗抹在主人身上。「狗狗要幫主人洗澡?」我點點頭便繼續。主人胯間的日曼栩栩如生,讓我忽然意識到主人的陽具藏匿其中。抱緊主人,我的手指頭已經要探入日曼。「你的手指頭在做什麼?那邊應該不用洗吧。」 閱讀全文 軍犬II – 98

軍犬II – 96

◎夏慕聰

會有盡頭的,萬事萬物皆然。隨著階梯將盡抵達下方道路,大家愈是亢奮。黑家第一位踩到柏油路上時,她忍不住握緊拳頭,心裏歡呼著即將迎來的雀躍。她攤開雙手,跟其他人陸續抵達的黑家人擊掌,最後她与小夜擊掌。大家看著張開雙手猶如防護網的黑行黑女皇一路倒退攄,到踩穩到跟大家同樣的位置。軍犬到了最後的幾階,人型犬跳躍最漂亮的弧線。黑家每一位為之驚艷。 閱讀全文 軍犬II – 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