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91

◎夏慕聰

黑鴉跟小飛都喜歡ヒカル,所以當她們換完浴衣,目黑在拆下ht時,她們都靠了過去。雖然被眾人注視著,不過目黑仍想要趕快拆下這邪惡的小東西,他与ヒカル等人同時都聞到了胯下濃濃的騷味。他相當難以為情,抓著浴巾便往室內的浴室跑去,也不管內褲卡在大腿之間。 繼續閱讀 軍犬II – 91

軍犬II – 90

◎夏慕聰

鎖匙磁卡插抽,開了房門,玄關過去是客廳,左邊是浴室跟廁所,浴廁分離。客廳往裏頭一點便是榻榻米通鋪臥房,一路都是平面無障礙空間。踏進了那間和式榻榻米的大通舖,黑鴉跟小亮彷彿對這個空間相當熟悉,就連天花板上面都藏了邪惡的吊點。「還在耶——」他們兩個異口同聲地說著。 繼續閱讀 軍犬II – 90

軍犬II – 89

◎夏慕聰

一個農曆新年過去,黑行主人与奔哲明沒有任何新的進展,按著情報官學長的分析,我必須在黑行主人身旁按兵不動。他們沒有特別密切接觸,對我來說就是好消息。主人的房間,沒有其他男人的味道衣褲或者多一支牙刷刮鬍刀之類的。在主人的空間裏,犬鼻子的自主練習是很重要的。

三月要冷不冷要熱不熱的,冬天欲走還留,春天渴望還來。黑小夜在群組裏規劃的溫泉飯店二天一夜之旅便是今日,下午她會開車來接黑行黑女皇跟我。我前一晚便先到主人的住處,即便天氣很冷,脫光赤裸,身體都有些顫抖跟雞皮疙瘩。即使如此,仍然要挑戰著寒流來襲時,依然赤裸犬狀,底子熱,是人體暖爐,主人的人肉抱枕。屁股三把火外加一把尾巴,冷就蹭著主人,氣溫也被我打敗。 繼續閱讀 軍犬II – 89

軍犬II – 88

◎夏慕聰

与主人牽著手從commander D.一路走到中華路口,然後左轉向北門捷運站走去,過了忠孝西路,捷運站入口就在眼前。再多的捨不得也得捨得,身而為人的悲傷,無法像真實寵物般,只要待在主人身邊即可,只能期待著下次的見面。「狗狗要跟主人拍合照。」舉起手機,主人便在懷中,對著前鏡頭為笑,喀喳。再多的照片合照都無法弭補不能見面的缺憾。

「幫你卸下項圈。」主人要我跪下時,我搖頭。並不是害怕大廳廣眾之下向主人下跪,而是想要項圈在脖子上多待一會,等出了捷運站再卸下。我也不管在捷運上是否會遇到認識的熟稔的。我拚命地搖頭。「不要啊。軍犬變勇敢囉。」

「汪!」我用力的大聲的狂吠著。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是我的精神答數。抱緊主人,開張嘴,伸長舌,刷臉頰,如狗站立,用力舔舐著。主人是天是神,軍犬奉承天恩。

「好啦,要乖噢。」主人的手掌伸進我的髮叢,用力搔掃著。

「嗯……很乖啊……鎖著怎麼可能不乖。」主人的手掌貼緊我的胯下,隔著褲料平撫著布氏鎖。「布氏鎖鎖在那,感覺很像主人的手托在那……狗狗會乖乖的。」

「好啦,回去不是還需要時間,不能遲到噢。守時是SMer的責任与義務。」与主人依依不捨地分離,看著主人背影離去,即使是大男人的我眼眶亦忍不住泛紅,覺得此刻之後,關係就不太一樣了。

返營以後,站在自己的衣櫃前着裝,脱的僅剩一條白色開襠內褲在身上。離開便是想念的開始,濃烈的欲念讓人無法思考呼吸。我掏出裝了主人紅色內褲的封口袋打開,貪婪的吸納主人的味道,像上了毒癮的患者般,無法控制自己。布氏鎖安穩的罩緊我的胯間,我的興奮反應全在我的內心,而非生理。我變是得不像我自己。整個晚上魂不守舍,若有所思。加班趕資料,才能稍微轉移注意力。深夜坐在辦公室外的階梯上發呆,頻頻查看手機,主人是否回訊息,但卻空無一物。

「你還好嗎?」回頭一看,是情報官學長。「跟女朋友吵架了?」

我搖搖頭:「他今天晚上跟別的男人有約會……」「她劈腿嗎?」

嘆了一口氣,「我們也不是男朋友關係……」學長到目前為止都還以為我交了一個女朋友,以為我是異性戀。我要怎麼婉轉或換另外一種講法,才能跟學長說清楚我跟黑行的關係。如果要說清楚,讓學長知道,那就是一次要出兩個櫃子。跟學長說我是同性戀,然後我在玩SM,對方是我的主人,我在關係中是一隻軍犬……

「那你跟她是什麼關係?」學長的問題,說簡單很簡單,說艱難很艱難。我下意識的摸著自己的脖子,才想起項圈在出捷運站的廁所時解開。在陌生人環伺的車廂內,為什麼可以理直氣壯,而面對熟悉親近的人卻很困難。在工作場合出櫃,我從來沒有想過。即使部隊裏陸續有人出櫃,但我始終不在被懷疑的名單內,我也沒有表現出對男性肉體的喜好,對於男性戀愛的渴望。但這一次,我真的覺得很難受很難熬很難過很難吞下。

「學長,我的對象是一個男的。我跟他是SM關係,不是男朋友關係。」我豁出去了,我相信以我對情報官學長的認識熟稔,是信得過的。我應該不是學長第一個認識的同性戀,應該也不是最後一個。從軍校到下部隊,在我們身邊來來去去眾多男性之中,一定也有跟我一樣的同類。以情報官學長的為人,再怎樣應該都不會有立即的危險,我想是吧,就算要單挑釘孤枝,我也不會輸。

情報官學長吸了好大一口氣,怎麼有一種應該是我要吸一大口氣,而不是他,怎麼反過來了。「真的看不出來你是同性戀耶,我完全沒有想過你喜歡男的……我沒有誤會吧?」我點點頭,「哎啊沒什麼啦,我老婆的弟弟也是Gay啊。我被她訓練得很好,罵Gay等於是在罵我的小舅子。她真的太腐了,一堆的漫畫動畫光碟之類的,你不用太煩惱我會用奇怪的眼光看你。」學長突然嘆了一口氣:「我果然沒有Gay-dar——」我忍不住地笑了。「笑屁啊。」

「就覺得好笑。這應該是我回來以後第一次笑來。」

「那我就繼續跟你說了,在我老婆的配對裏……」學長的手指頭在我跟他之間晃來晃去,我彷彿懂了什麼。「你攻我受,怎麼會有腐女會把自己老公當受君……」我還是忍不住地大笑著,幾乎要忘記了自己今晚的煩惱,當我這麼想時,我便想起不開心的。

「他要跟別人約會,我很擔心,覺得我跟他的關係就要變了……」我看了一眼學長再繼續說:「我還故意把我的西裝留在他那,讓那個叫奔什麼的,真的進了主人房間,他就會看到一套不是他體型的西裝掛在那。」說出口以後,我就完全不在意讓學長知道SM關係中我是軍犬的事。

「你真的很故意耶。」學長推了我一把,我聳聳肩。

「這應該算是狗對主人的佔有慾。」

「狗?所以你是狗,哇喔,軍犬真的是軍犬耶。」學長說對了,我有點訝異。「你別把我當成不懂世事的人好嘛。哼,太小看我了,情報不是當假的。」

對於情報不是當假的,我有點不以為然。「那你告訴我為什麼有人有了狗卻還想要去跟別的男人約會?」

「你的訊息量太少了,我無法分析。多跟我說一點。我會讓你知道『情報官』的厲害的。」

軍犬II – 87

◎夏慕聰

鬼趴即了。最後半小時,沒有續趴的人們加緊玩樂,而鬼家等會commander D.鬼趴結束後,全數移動到鬼阿翔翔爸入住的飯店房間繼續,白家也定好了續攤的地方。我準備要返營收假,可是黑行主人要跟奔哲明約會。這讓人不太爽快,讓我不太高興。大家都要去玩樂,而我準備獨自收假,回去眾多男人的軍營,卻沒有一個是我想要的。這背後一定有一個命運大魔王在操控著。可惡。最無法忍受的是黑行主人要去約會。明明昨晚睡在主人身邊的是我啊,光是想到今晚可能就換成了那個叫奔什麼的睡在黑行身旁,就不太開心。

「黑哥,我們要去阿翔的房間續趴,你要來麼?」鬼睿先生開口問了,卻忽然想到:「啊你晚上要跟奔哲明——約會愉快囉。」鬼睿先生沒有繼續詢問黑行主人了。為什麼不問,搞不好黑行主人會想去鬼家續趴而不想跟奔哲明約會啊。

「果然還是沒有討厭鬼的趴體比較好玩。」晝司白特別在黑行面前說著。「金堅尼跟鄭荷,不是我約的。」黑行回著時,我突然想起那個會在主人面前把屌掏出來的傢伙,對,為什麼他不趕快出現,把主人約走,不要讓黑行主人跟奔哲明約會就好。我的腦袋裏滿滿都是如何阻止著黑行跟奔哲明約會的怪怪念頭。

鬼睿拿起麥克風:「離鬼趴結束時間還有十五分鐘,請大家注意時間,需要清洗換裝解繩子的,抓緊時間,六點一到,我們會開始請大家往外面移動。有需要約吃飯或者續攤的,可以開始約了。等會不要一直在等人然後不肯移動。務必遵守時間,大家都是SMer,守時很重要。請大家配合。」講完以後,鬼睿開始分配鬼家的人六點後,各自清理環境及工作。

黑行主人拍著我的裸臀,提醒我可以拆尾巴開始著裝了。不想和主人分開,我不想去廁所了,便直接在位子旁蹲下,將尾巴排出體內,尾巴就像便便般,用力通過括約肌,哼了一聲,疼痛的,握緊主人的手。「還好麼?」主人問。

「主人,呼呼……」我整個人捲成一團的蹭在主人身上。

主人拍拍我的屁股:「這麼高這麼魁的人,怎麼像個小朋友……」

「幼犬恢復成人,就還是一個小朋友啊。」

「好啦,趕快把衣服褲子穿一穿了。需要我幫你穿麼?」主人說完,我立刻點頭。「真的?好呦,我真的可以幫你穿噢。」

「嗯。狗本來就不會穿衣服啊,要主人幫忙穿,狗才會穿衣服。」我一說完,主人原本往我胯下要捏雞雞的,發現我鎖著布氏鎖捏不到,改捏了我的屁股肉。

「真好意思講。」主人從我折貼好放置包包內的衣褲,拿了內褲,抖著然後放在我面前。忽然之間,我彷彿成了幼童,我已經忘記幾歲開始便是我自己穿衣服褲子了。脫衣服褲子在約會做愛打炮還有人脱,可是一般人不會讓別的男人幫忙穿衣服褲子。忽然之間,心偷竊狂喜不已。哼哼,我就不相信黑行主人會幫奔哲明穿內褲。黑行主人拉著我雙腿間的內褲往上平貼在我的胯間。

「我看到了什麼!」鬼睿先生忽然神出鬼沒在我們附近。「這年頭主人還要幫忙狗穿內褲啊,哇嗚——黑哥,我輸了。」黑行主人一件一件的幫我穿上,我超開心超興奮的。

離六點還有五分鐘左右時,黑行主人便準備上樓。小亮跟小谷的彆扭還沒解決。「有機會我再幫你開導一下小谷了。」黑行主人捏了捏小亮的肩膀,便徑行去跟開始忙碌鬼趴善後的鬼睿道別。「不用送我了,你忙你的。我先走了。」黑行主人帶著少數黑家參與的人往樓上走。沿路跟著認識的朋友道別再見。我始終握著主人的手,沒有鬆開。

「黑叔,你們往哪走?」小亮問。而小谷始終離小亮有幾步距離。

「嗯,我晚上還有約。不會離開西門町。」主人說話時,我緊緊貼著。

「那我們先走囉。」小亮說話時,小谷已經側了身走遠幾步。黑行主人跟我向他們揮手道別。

「你呢?準備收假了。」主人問的時候,我超想賴在主人身邊不回去的。「怎麼?還沒回去就一副不肯走的模樣。」

「不想收假……不想離開主人……」牽著主人的手開始盪鞦般的搖晃著。「主人陪狗狗去捷運站。」

「好啊。你手不放開,是打算牽著手走過去麼?」黑行主人說話時,我拚命點頭。繞著脖子掛在肩膀上的牽繩垂了一截下來,我才意識到脖子上的項圈還沒拆。可是一點也不重要。這是炫耀,向所有台灣人炫耀,軍犬是黑行主人的狗狗。就是要跟主人牽著手走向捷運站,才不管路人異樣或者羨慕的眼光呢。

軍犬II – 86

◎夏慕聰

主人怒斥的模樣好帥喔,而且是為了我,我感覺好開心。緊緊地抱著主人磨蹭著主人。「主人。」主人看著我。「主人。」主人對著我應聲。「主人。」忍不住地搖著屁股,晃動著尾巴。被摸頭真的好開心。

戴著狗面具的鬼小乩蹭來黑行面前。「黑哥別生氣,SM入門門檻降低了,很多阿貓阿狗都自以為是的當起主人來,就自以為是的了不起,自以為可以動手動腳的隨便來。有些人亂捏狗面具的鼻子,那邊是最容易壞的部位。我上一個面具的就這樣換掉了。」鬼小乩忽然雙手捧起狗兩頰,「這是主人送我的,感覺好開心。因禍得福。」鬼小乩拾起自己放在油桶上的酒杯。「黑哥,多謝你了。鬼家昨晚可是兵荒馬亂,不知所措呢。」

黑行主人回敬:「沒什麼啦。主要是看你家老大鬼睿怎麼想啊。」

剛從後面沙發區脫離白凱文控射的鬼小熊,蹭進一條四角緊身內褲的他白色褲襠還有些濕潤沾粘了精液。他經過黑行,也同樣跟著鬼小乩一樣的感謝黑哥。鬼小熊從我懷裏搶走黑行主人,跟他擁抱,他還蹭著。「黑哥,我們真的好久不見了。」

「是啊,你這個紅人。」黑行主人這樣誇獎他的時候,鬼小熊面露害羞,搔著自己的頭跟屁股。鬼小熊的確是滿迷人的,臉蛋跟身材都是主流們會喜歡的天菜熊。不過相較之下,我還是比較喜歡黑行主人,小隻抱起來也比較舒服。鬼小熊被人拉走以後,黑行主人雙手托著我的屁股說著:「他以前還滿沒自信的,怎麼鼓勵都沒用。現在這樣,如果是發自內心的,倒還不錯。如果不是,就麻煩了。」主人在我懷裏聳著肩。「總之,他現在還滿可愛的,跟奔哲明一樣。」我用力的把主人抱緊,企圖舉起主人。「啊——狗狗吃醋了——」聽到主人稱讚鬼小熊可愛,可是看著鬼小熊的背影跟回想著剛剛的正面,我覺得我不輸他呀,更別提那個什麼奔哲明了。主人是我的,主人是我的,主人是我的!

「嗯哼,你們兩個也太火辣了吧!」鬼睿折著手指頭,轉轉自己手臂。「我在前面忙著練拳,你們在這邊,呴——真是的——累死我了,我進來到現在,一根菸都還沒抽。黑哥,抽抽。」鬼睿先生說完便準備拉著黑行主人出去外面樓梯間抽菸。在他們要往門口移動時,小白正坐在關著阿堅的狗籠上,由白家眾推著繞場玩樂。「你們兩個要幹嘛?」「抽菸啦,你要來嘛?」鬼睿明知故問。「我可不想繳健康捐,你們自己去吧。」後方推著的白歐文,請示了晝司白,他也想一塊去抽菸。他白皙的屁股立刻被打了一個紅巴掌在上面。「真是的,應該要叫白家的,通通戒菸。」小白碎念著,然後吩咐後面的繼續推著狗籠前進,分開人海

跟著黑行主人、鬼睿先生推了門,來到抽菸的樓梯間。原本坐著的人一看到是鬼睿跟黑行,便立刻讓出了兩個位子來。

「阿良,要抽嘛?」鬼睿仰頭喊著。「不要。不想走下去。你很邪惡耶。」鬼睿先生開了菸盒遞了一根給黑行主人跟我,幫忙點燃後,自己再點一根。

「這位是白家新的人吧?我沒有見過。」黑行主人這麼問時,鬼睿便介紹了一下:「歐文。他進白家已經有段時間了。」「他是O,小白湊齊二十六個英文字母了麼?」「快了吧,我記得白家現在二十三還二十四了。不然阿堅重複K,小白才碎碎念要他改名。」跟著出來的白歐文僅穿著一條白褌,越過他們兩位在後方台上拿起自己放置的菸跟打火機,便靠著樓梯邊的牆抽著。白歐文的身體,一看便知道是常跑健身房運動。是少見的粉紅色乳頭,鬼睿介紹著還順手捏了一下。「他的屌跟他的身體一樣很白皙喔。」叼著菸,伸手準備將白歐文的褌袋裏的傢伙掏出時,他左右閃躲。

「鬼哥,專心抽菸啦,小心燙著了。」

軍犬II – 85

◎夏慕聰

鬼趴前一晚,除了鬼小月執勤的班機明早抵台,鬼阿翔當日搭高鐵外,鬼家的人幾乎都齊聚到了大本營,倒是鬼王鬼睿失蹤了。沒留下去哪的任何訊息,著實讓鬼家其他人相當的緊張,不曉得是不是發生什麼意外,手機直接轉進語音信箱,無法聯絡。有人指責著阿良幹嘛挑這個節骨眼跟老大說,鬼趴到底是要辦還是不辦,工作分配雖然都是阿良在指派,但鬼趴少了鬼王鬼睿,這還能叫鬼趴嘛,是不是直接跟commander D.取消好了。眾人慌亂手足無措之際,阿良收到了黑行傳來的簡訊,說了鬼睿在他這,他跟鬼睿正在吃晚餐,他會好好勸勸鬼睿,會要他早點回家,要大家不用擔心。「黑哥傳了訊息來了,老大在他那,大家不用擔心。」阿良拿著手機秀著螢幕給大家看,這才讓鬼家眾人安心。

阿良分配工作的時候,還沒有想到自己會被回了家的鬼睿狠狠修理到連走路都會屁股痛的地步。他現在就坐在一樓鐵門後面,看著樓梯間煙霧裊裊吸收草本精華的大家,聽著閒聊的八卦跟話題,偶而滑一下手機,注意著對講機內重要訊息。鬼小通跟鬼小乩陪著剛剛身體不適的人回來,阿良也忍不住的再三詢問對方的身體狀況,看來是無恙,想要進去再玩。黑行主人牽著軍犬從裏頭出來,將軍犬的牽繩交給獨自出來的小亮,他自己走上樓梯在一樓處,收著訊息。有些電信門號在地下室收訊不好,WIFI太多人連時,也會頓頓卡卡的,黑行自己跑上來用自己手機訊號,怕遺漏了奔哲明的電話或訊息。回傳以後,坐在旁邊的阿良仰頭對著黑行說:「黑哥,昨天謝啦……」黑行拍著他的肩膀表示不要緊的。黑行主人閃閃躲躲坐在階梯上的人,走下樓梯,拾回軍犬的牽繩。赤裸的軍犬,搖晃著狗尾巴,想用自己的可愛,奪回主人的注意力。

小白正跟白家的人玩著店裏的狗籠。赤裸的白阿堅被關進了狗籠。鎖著一百天後的白阿堅,經由晝司白認證,阿堅爆發了一半的奴性与犬性,要往狗奴方向調教。即使過了一百天,阿堅胯下的布氏鎖BX仍未被卸下,依然鎖著,小白說接下來要測是公狗還是母狗,男奴還是女奴,就繼續鎖著。阿堅聽到判別時,臉色發青,哀求著主人不要再鎖了,他是公狗也是男奴。但小白不肯輕易接受,維持著原判。鬼阿力的人型便器值班下班後,由白家白亞哥接力。白亞哥也是一個喜好黃金聖水調教的人,只是他也喜歡黃金調教。不過玩到糞便,在這裏不太方便,所以通常都是私下約調。白亞哥最喜歡的還是主人晝司白直接坐在他臉上如廁,甚至餵食。只要白亞哥在,環境允許,小白都是在白亞哥臉上如廁。白亞哥最喜歡用自己的舌頭為主人擦拭,他超喜歡看著小白反應激烈又矢口否認自己喜歡被舔肛。欺負主人最有成就感了。

鬼阿仲幫鬼阿力清洗身體時,鬼睿探頭:「等會我玩完鬼小通,就算你囉。你一樣也不用動,看,我多貼心。」鬼睿說的話,之後要做什麼,阿力心裡明白的很。那天都在KTV被公開拳了,沒什麼好怕的,只擔心自己又變緊了,不容易拳。他還記得隔天工作時,每一步路都可以彷彿感覺主人的拳在自己體內溫存。鬼家那些喜歡當狗的,正戴著狗面具用兩條腿走路,跟著主人晃來晃去的。

因為commander D.已經擠了八十人,空間有限,所以黑行主人特別允許軍犬不要在地上犬行,可以恢復成人型,不過還是得赤身裸體,身上只有布氏鎖及項圈牽繩。小亮跟小谷似乎有點爭執,小谷對於小亮綁其他人有些吃醋無法接受,兩人正彆扭著。小亮抱著黑叔訴苦著,而他也一手攬著我。有不認識的人忽然伸了手摸了我光溜的屁股,他立即被黑行主人怒斥:「你有沒有禮貌啊!你是沒看到他戴著項圈,表示是有主人的。沒經過主人允許,你敢伸手。」

軍犬II – 84

◎夏慕聰

黑行黑家強壯盛壓晝司白白家時,鬼睿鬼家正成長茁壯。鬼睿鬼家強壯得能与晝司白白家抗衡時,黑行黑家已潛沉消匿。生命各自流轉,各有漲沉。鬼家從只有一個鬼睿開始,一路壯大到現在的鬼家13眾。鬼睿退伍後的第一份工作,認識了阿良。他們住在一塊是他們都離職以後,在Gay Bar相遇,便什麼都不用說了,那時候他們還各自有著男朋友。鬼睿打游擊式的接觸SM圈,單身便多花點時間,非單身就不玩SM了。阿良是在某次分手單身時,開始接觸SM,他一開始只敢接受網路調教,他認識了鬼睿跟著黑行討厭的加減乘除,這個只躲在網路,手機跟電腦螢幕後面的S。在家裏客廳半夜執行裸體暴露時,恰巧遇到鬼睿起床上廁所。撞見自己室友赤裸著身體在拍照,鬼睿也覺得尷尬沒多問。可是次數多了,難免起疑,鬼睿問了,阿良也沒隱藏,只說了自己在接受主人網路調教。鬼睿自己也有SM經驗,自然沒覺得奇怪。一直到對方提出解除關係,讓阿良措手不及,頓失方向,沮喪難過了很久,鬼睿才忍不住詢問。鬼睿知道對方是誰,便覺得不妙,不過還好阿良給出去的照片都沒有露臉,只有身體,且避開了胎記特徵之類的。加減乘除是黑行一直想挖出對方真實身分的傢伙,受害者不算少數,鬼睿找了機會帶了阿良去黑家聚會,那時候的黑家正是人數最多的時候,高達二十三人。那晚阿良膽怯地問鬼睿要不要調教他,不過鬼睿礙於自己有男友而拒絕,非單身的鬼睿總覺得自己有男友的情況下,實在無法調奴,任何精神或者肉體的調教都不行,自己會覺得自己背叛了男友。

鬼睿再度單身時,阿良冠了主姓,正式成為鬼家底下第一號奴隸,也位居鬼家秘書的角色。鬼睿開始了沒有阿良就沒有SM圈精彩時光的日子。阿良對於鬼睿完全沒有佔有慾的,覺得主人要有幾個奴隸幾隻狗,只要顧得來就好,他沒差。正是因為阿良對於鬼睿的寬容,鬼睿才覺得自己在阿良面前,是一個完整的自己,絲毫不用隱藏自己的每一個念頭。

鬼小月是鬼家第二號奴隸,身為空少的他,本來就是到處飛到處玩,見聞廣泛,國外SM俱樂部玩樂場所這麼多,不時還有大趴,玩SM當然不是什麼太特別的事情。他折服於鬼睿,主要是氣場霸氣。他在鬼睿面前,完全就是個C貨,再怎麼裝MAN都是沒用的偽裝。

鬼小通跟鬼小乩,兩個人則是因為想當狗,想找到一個人,把自己全心全意整個身體交給對方。鬼小通除了想當狗外,另外會被鬼睿命名為小通,是因為他想要玩拳。鬼小乩則是因為靈異體質,及身在宮廟工作當乩童的緣故。鬼小乩說他來找鬼睿當奴,可是有經過上面的同意,上面的給他的指示,對方條件,鬼睿正是剛好完全符合。

鬼阿合,是因為身材一直被主流同性戀SM圈給拒絕。鬼睿從黑行黑家那受到的薰陶,玩SM已經是小眾了,還再區分主流非主流,身體曲線等等條件,就太殘忍了。鬼小熊跟鬼阿合差不多,不過自從熊族當道從非主流變成主流以後,鬼小熊忽然變成超級搶手貨,男友根本是拿著號碼牌排隊等候。不過他始終沒有忘記讓他建立對自己身體自信心的是鬼睿,他永遠都是鬼睿的小熊狗,主人永遠是第一順位,男友只能排第二,如果無法認同,請離開。

鬼阿童跟鬼小星兩個人找上鬼睿的時候還是建國女中的學生,未滿十八。鬼睿對於他們兩個的調教有點困擾,有請教過黑行跟阿亮,他按著黑行的建議,只給指令,不做任何肢體上的接觸,僅以精神調教,到他們滿十八為止。不過其實鬼睿還是有對他們兩個做打屁股的調教,以他們自訂的分數成績,自己評論自己應該打幾下屁股,果然是SM有助於認真讀書。他們上了大學以後,鬼阿童被鎖以布氏盾,渴望終身為主人保持童子之身。而鬼小星鎖了布氏鎖沒幾天就該該叫,完全無法忍受鎖貞操的痛苦,只要叫他鎖起來就是要他的命一般。

鬼阿畜,顧名思義便是隻畜牲。在被家裏遺棄之下,被鬼睿撿回家。在這個人嚷嚷著不想活了讓他死,鬼睿不屑地說著好啊不想活了好好的人不當那就當隻畜牲吧。莫非要捨棄身為一個人類的種種權利義務自由,才會明白這些台灣人與生俱來的民主自由權力是多麼的重要。在鬼家,任何人的地位都比鬼阿畜來得高,牠只能在鬼家當隻畜牲,最後一隻人型犬恢復人型穿上衣服後,牠才有資格。只有失去以後,才會明白擁有的珍貴。

軍犬II – 83

◎夏慕聰

鬼睿生平第一次接觸是在澎湖當兵服役的時候。放在澎假他不是待在網咖不然就是飯店跟同袍租間房間休息到收假。在網咖上網不是逛逛網站、聊天室或者線上遊戲打發時間。那時候的鬼睿也還不叫鬼睿,還是用著本名最後一個字的阿睿与人交際,甚至連男同性戀這個櫃子也還沒出。當兵以前的他都是跟女生交往談戀愛的,一直到當兵到了澎湖,自己同梯的麻吉在旅館休息的房間裏擦槍走火,對方給了他生平第一次被男人口交,幹,竟然比自己在台灣的女友還會吹。在對方嘴巴裏口爆,看著對方嘴巴勺不著流得滿下巴都是他的精液時,讓他的男性自尊爆表。只要跟同梯麻吉同一天放假,就是一塊進旅館,被口交。所有吃到異男,掰彎異男的描述或小說,他的經驗大致如此。口了一段時間,麻吉便備妥了保險套跟潤滑劑,在把他吹硬,準備要坐上去時,他推倒了對方,掰開對方的雙腿,狠狠插入,像肏女友般,把對方肏得死去活來,收假回營差點無法走路。原來有些男人欠肏,不用花錢,上網約就可以約到欠肏的男人。於是網咖上網,他開始進入同志聊天室,尋找欠肏的。同一個頁面的聊天室入口網站還有SM聊天室。好奇的他約不到人時,會進去裏頭逛逛,不過也沒特別有興趣,那些專業術語名詞,他一點也沒興趣了解認識。約炮就好好幹一幹,玩什麼SMSM什麼好玩的。當時的他是這麼認為。

一直到營長要好的學長調來旅部,身為營長駕駛的他,偶而會跟這位炮炮碰面。看他的眼神,他已經猜到對方可能也是一個欠肏的男人,想勾引他,他只是這麼認為而已。夜路走多了,總是會遇到鬼。如以往在澎假網咖上網,同志聊天室跟幾個人交談,覺得不對菜之下,換到SM聊天室,便遇到一個以軍奴為名進入的人搭訕。他覺得好聊,便從聊天室一路聊到交換MSN,交換照片。看到照片,他便已經知道對方是營長要好的學長,他也完全不避諱的,傳了自己的照片,看看對方會不會嚇一大跳。「幹!竟然是你!」

「幹什麼幹!你自己注意一點。」他很自然的擺了姿態。

「對不起。主人。」當對方在MSN裏稱呼他為主人時,他很自然的就接受了被稱呼主人這件事情。「主人有要來軍奴的旅館房間嗎?」對方是一放假就進了一間飯店房間,用自己的電腦連上網。

「屁股洗乾淨,等我到。」他回的簡短有力,讓對方興奮不已。所謂的軍奴,便是喜歡在軍事訓練調教之下的奴隸。那時候的鬼睿不過就是一個即將升上兵的一兵罷了,也絲毫不怕階級的差異。就直接應約,到了軍奴飯店房間。鬍子腋毛陰毛,軍奴完全按著他的意思,剃得乾乾淨淨。穿著一條白色傳統開襠內褲應門,一開門便雙膝跪了下去,完全不管自己是炮炮,他只是兩橇。「伏地挺身預備——」他把新訓中心班長操練體能的那套完全用在對方身上,把對方操得滿身大汗,白色內褲沒有一處是乾的。「我有說可以休息嘛,給我撐在那邊。我抽完一根菸再說。」

在陽台抽完菸的他,進了房間才讓雙臂顫抖不已的對方休息。「你不是說有一個什麼可以把老二鎖住,不能勃起的東西嘛?」他指著當時最流行的cb系列,軍奴顫抖著雙手將自己鎖上再畢恭畢敬的奉上鎖匙。「我收下了。軍奴的卵鳥必須控管,你沒有勃起的資格。你不配稱為一個男人。」他的模樣跟說話舉止完全就是對方想要的軍主模樣。鎖完的軍奴,顫抖不已的身體跪在床上,雙手掰開屁股,恭請他的進入。他的不可一世,鬼睿的時代彷彿已經預告來臨。

鬼睿最喜歡的便是在營長与學長,自己的軍奴,三人碰面時,他知道軍奴穿著陽剛迷彩服的底下是一個賤奴的身分,穿著白色傳統開襠內褲,裏頭鎖着cb,已經不曉得幾天沒有勃起,只能以夢遺方式排泄精液。營長完全不曉得自己學長是底下駕駛腳邊的奴隸,喜歡駕駛的黑襪,甚至有時只能把黑襪當成內褲穿。而他跟軍奴的關係一直維持到他退伍為止。退伍前他還特別將剩下的返台假留在澎湖,跟著軍奴兩人騎著機車到處玩樂,在無人之地,進行軍事操練,把軍奴操得半點體力不留,晚上再好好幹幹肏肏軍奴。退伍的當日,軍奴一個大男人的,還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覺得兩人關係會隨著他的退伍而日漸淡去。軍奴的預感是沒有錯的,隨著他的退伍返台出社會,更換手機號碼等等,即便兩人有意聯絡,也會被現實与人海沖散彼此,他們終將失去對方。軍奴始終無法確認自己与他到底只是單純的軍主軍奴或者是有男朋友關係。他討厭接吻,軍奴只好順著他,他討厭的,軍奴通通順著他。隨著退伍,他也沒有特別接觸同性戀圈或者SM圈。彷彿自然而然的,就有男人對他表示好感想要追求想要被他肏。他也沒有再交女朋友了,交往對象全部都是男的,他對於自己是Gay,喜歡男人,是男同性戀,彷彿沒有任何障礙跟關卡,就跨過去了。SM圈的再接觸是到了紅樓二樓開了一間叫做Commander司令的酒吧,他才再度接觸。

從阿睿變成鬼睿,是黑亮則阿亮拉著他,向黑行介紹說他的背部百鬼刺青即將刺完。「黑黑,我幫你介紹一個有趣的人,阿睿。你看他的背部刺青超帥的!」他在黑行面前也毫不遮掩的脫去上衣,秀著退伍後陸續完成的百鬼刺青。「哇。你根本可以叫鬼睿了!英文名字就叫Gray!」「喂黑黑你怎麼隨便幫人名字灌一個鬼字,還取好英文名字。」

阿亮說著時,覺得鬼睿一名很帥很酷的阿睿說:「我覺得還不錯啊。獨一無二,又不怕撞名。而且Gray可以跟你們Black做抗衡。」「黑黑,我覺得你在樹立敵人——不過沒差啦,有旗鼓相當的對手才能彼此切磋砥礪。」那一夜正式更名為鬼睿的他跟著黑行阿亮在二樓的司令一口菸一口酒的,暢談暢飲。

軍犬II – 82

◎夏慕聰

黑小亮再度被鬼家借將,他正在吧台點酒區前的吊點下綁人中。而鬼睿依著傳來的訊息,急忙的穿越人群,順著吧台往裏頭表演區移動。鬼睿到的時候,剛剛被鬼阿合吊縛的兩位體驗者已經被放置到地面了。因為阿合想同時吊兩個人,圍觀人群過多,他不方便快速抽繩,導致速度變慢,技術跟判斷情況的經驗不足,外加先後上去的節奏控制不佳,造成先吊者綁在空中過久,現在有點呼吸困難。「你真的很大膽!」鬼睿一拳就敲在阿合頭上,十足警告意味。鬼睿蹲下詢問著臉色發白的體驗者,邊在對講機內跟阿良說狀況。「我們先到外面去,空氣比較流通。」鬼睿將對方一手搭在自己肩膀上,鬼小通跟鬼小乩幫忙開道,迅速的將他帶離地下室,到一樓騎樓。

小通跟小乩被交代照顧好對方。他不舒服到往水溝裏吐,「你還好嘛……需不需要……叫救護車之類的?……」小通有點緊張地詢問。對方揮著手,「不用。讓我休息一會,應該就沒事了……我沒有想到他綁另外一個人這麼久……我也太逞強了……」

將狀況者留給鬼小通跟鬼小乩照顧後,鬼睿便下樓去修理鬼阿合了。剛剛著實把他嚇了一身冷汗,自己一次吊兩個人也從來沒發生過這種事情,鬼趴才剛開始,就出狀況,讓他相當不爽。「鬼阿力的人型便器時間結束後,下一個換你。去給我反省一下,剛剛出了什麼狀況。怎麼注意,不會再犯。」鬼阿合解釋著剛剛圍觀的人太多,造成他的速度變慢。「站這麼近,被繩師抽繩時打掉是難免的啊,怕被打到,就站遠一點。以後你給我自稱繩手,之後再給你測驗考試,過了才能自稱繩師。」

鬼睿繞去裏面的那間廁所,看一下鬼阿力的狀況。唯一的小便斗已經被貼了封條,赤裸的阿力坐在隔間內的地板上,身上僅有的一件白色brief已經濕透黃澄澄的,他的全身流滿不少人的尿液,氣味跟氣氛讓他鼓着內褲襠,布料顯露著他碩大的武器。一些無法對著人體小便的人徘徊在門口然後要往隔壁去。而有兩間隔間的隔壁其中一間已經被鬼家封住了,只剩一間能夠提供大小便。不是憋著排隊便是接受對著人體拉下拉鍊掏出陰莖放鬆膀胱小便。「沒有這麼難好不好,一回生二回熟。」鬼睿慫恿著站在門口一度想要進去嘗試對著人肉便器尿尿的人。鬼睿的慫恿讓對方踏進了廁所,對著阿力拉下拉鍊,掏出了半軟半硬的雞雞。「來——放鬆。想像你自己站在小便斗前——」鬼睿的描述讓嘗試的人一下就放尿在阿力身上。阿力感覺著溫熱的黃金尿水澆淋在自己身上有如沐浴。為了這次鬼趴,阿力把所有客戶的時間全部撟開,過年前可是搬家公司的熱門時段,任職專案經理的阿力,身強體壯除了公司案子以外,也是許多老前輩愛找的接阿魯的人。為了鬼趴一天能空出來,前一天可是從凌晨一路排滿案子到半夜才結束,阿力可是搬到結束,兩臂兩腿軟到不行。現在坐在廁所地板上,接受眾人澆尿可是最好的水療行程。而且鬼睿老大還答應他最後時刻,願意親自餵飲黃金聖水。從台中上來的鬼阿仲被鬼睿老大吩咐,照料他到結束後幫忙他做全身按摩推拿,對他來說真是太划算了。鬼阿仲可是開個人工作室的體療師,最會身心靈的照顧了,畢竟是專業的,除了星座塔羅花精療法等略輸鬼小乩,其他真的毫不遜色。鬼阿仲喜歡推阿力,主要是身材對菜,加上雙性戀有女友,另外是他喜歡的小屌羞辱。服膺於大屌男人是小屌男的義務与必須。阿力雖然知道,但他畢竟不是支配者,也不喜歡控制別人羞辱他人,所以阿力介紹了自己的主人鬼睿,讓還沒進鬼家時的阿仲認識。

鬼家另外一個喜歡小屌羞辱的是今天特別從高雄搭高鐵上來的鬼阿翔,他的年紀已經超過五十,部分鬼家的人喜歡叫他翔爸,即便認了年紀小他一大截的鬼睿為主人,他仍然在鬼睿面前是畢恭畢敬。鬼阿翔是一個有家庭、事業有成的男人,喜歡小屌羞辱外,他更喜歡幻想著自己是綠帽奴,服膺於妻子外遇的男人。不過鬼睿說他不喜歡女人,對女人沒興趣外,也不想介入別人家庭。挨不過阿翔的懇求,才收他進鬼家。阿翔是完全地幻想著自己的妻子外遇的對象是鬼睿,自己成了「小王」的奴隸,被鎖上貞操鎖。他甚至購買了日曼系列的閹人版,幻想著自己小屌,無法滿足妻子,迫使太太外遇,真不配為男人,成為小王的奴隸,被主人閹割,胯間只剩排尿的小孔。鬼阿翔每次上台北,必定訂飯店大坪數的房間,好招待鬼家眾人續攤玩樂使用。鬼家13眾的確是約好了等鬼趴結束後到他的飯店房間續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