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 第二部-8

◎ 阿聰(經原作者同意授權皮繩愉虐邦轉載)

爬回了客廳,在鏡子裡的面貌連自己都認不出來。主人兩聲的李軍忠,讓我趕緊站起立正,膝蓋麻得快站不穩。「是。主人。」主人雙手按著我的肩膀、捏捏胸部、在乳頭處打轉、腹肌一塊塊被抓過;當主人的手再往下時,身體下意識的扭捏抗拒。鏡子裡主人的臉色大變。

「很好。實在不能對你好。」主人丟了張紙,惹火主人的我顫抖的彎下腰撿落在地上的紙。「誰叫你動作的。」主人一說,立刻收回了手。「跪下。」碰的聲,兩膝撞擊地板,沒有轉圜空間,惹火了主人,只能聽話。「彎下腰,把紙咬住。」於是,雙手撐住上半身,伸長脖子、張開嘴。「屁股翹高。」當打狗棒敲著我身體時,便知道主人下一刻要做什麼,鏡子裡的主人狠狠揮著狗棒打著翹高屁股的軍犬,狗咬緊牙根,不敢發出不悅,讓主人打上幾棍,打紅了狗屁股,整個身體都變熱了。「起來。面對鏡子立正站好。」聽到命令,即使屁股很麻,很痛,但還是趕緊在鏡子前立正站好。腳掌微開,兩膝併攏,雙手貼緊,這平日在營區熟悉得不能在熟悉的動作,卻在此時此刻變得極為陌生。鏡子裡的自己、鏡子裡的男人赤裸身體,下半身毛茸茸遍的陰毛刮除得乾乾淨淨,和小男孩般,而身體卻是發育完成的,不禁微微充血。「在軍營裡宣誓過吧。嘴裡的紙是誓詞,也就是一般所謂的主奴契約。」於是赤裸的站在主人跟鏡子面前,舉手大聲朗誦。

「吾誓以至誠 我 李軍忠 從今爾後奉dt為畢生之主、為主人飼養之軍犬。第一條……」在宣誓後,向後轉,向主人行軍禮。在主人回禮後,遞上誓詞。

「軍犬,跪下。」於是雙膝再度跪在主人面前,以往的軍禮成為了主人跟軍犬之間的禮節,這一刻沒有任何嬉戲,此時如此的莊嚴。在dt宣誓完主人的誓詞後,主人拿出當日在寵物店購買的項圈,替軍犬戴上,拍拍軍犬腋下方腰際。正想舉手回禮時,主人疑問的聲音,立刻收了回去。「你這時候該用你的叫聲回應。」

「汪!」從腹部用力發聲。

「很好。手伸出來。」軍犬伸了手,兩肢被紗布纏繞。「這樣才可以讓你喪失人類手掌的功能。屁股翹高,額頭貼到地面」軍犬挪著身體,按照主人命令。當視覺只在地板上時,聲音就變得極為敏銳,主人離開了身邊又回到了身邊,接著狗屁股便被主人扳開。當好奇的抬頭時,鏡子裡的主人眼神敏銳得殺死人。「既然抬頭,就仔細看著。」此時軍犬第一次看見主人赤裸的男體。主人身體的震撼後,屁股一股涼勁上身。主人的手指頭搓進了狗屁股。「汪嗚~」

還來不及反應,狗屁股便被根東西給插了進去,遠比衛生棉條來得粗大,狗屁股快裂成兩半。難道狗屁股被主人幹了,流下眼淚之際,主人在鏡子前撫摸著軍犬。「看鏡子。看著你翹高的屁股多了什麼。」當眼睛看著雙臀間竟多出了根黑色的小尾巴。主人撫摸著軍犬:「乖。」主人要軍犬以坐姿在鏡子前,仔細瞧瞧自己模樣。鏡子裡頭,真的是赤裸的主人和主人心愛的軍犬。李軍忠這個男人徹底在主人面前變成了一條狗。

主人笑著:「這麼亢奮,狗屌都硬了……」當主人手握住狗屌時,軍犬沒有任何反抗,反而像極了被主人愛撫的狗兒,得意而滿足。主人抓住狗嘴:「我對人獸交一點興趣也沒有。有天李軍忠自己會翹著屁股,求我幹他的。」語畢拍著狗嘴。軍犬嘿嘿吠吠聲。於是主人拾起了打狗棒,開始將這隻初生之犢訓練成他心愛的軍犬。

軍犬 第二部-7

◎ 阿聰(經原作者同意授權皮繩愉虐邦轉載)

打狗棒輕輕打在狗屁股上,軍犬疑惑的看著主人。「Good Boy。咬著。」主人手抓著那團汗水味的內褲。軍犬撐大嘴巴咬起。主人摸著軍犬的頭毛。「來。主人幫你清洗身體。洗掉你那一身男人味。」

軍犬害怕的跟著主人進了浴室。浴室裡一面大鏡子,旁邊擺著一籃盥洗用具。「趴下。」軍犬整個身體趴下。「轉身。」於是軍犬轉了身,正面朝上。打狗棒敲著四肢。「狗四肢要彎曲。」被提醒的軍犬趕緊照主人命令。主人拉了小凳子坐在軍犬後腿間。「看著鏡子,剛出生的狗奴不應該有體毛。你沒資格擁有狗毛,該剃。」

「汪嗚~」軍犬負面情緒的聲音。嗚音是主人約定的負面情緒聲音。主人撫摸著狗屌、狗懶蛋。

「沒有好談的。」狗毛再次被剪刀修短,狗腿已經被打上刮鬍泡沫,軍犬身上毛髮處都被打上泡沫。刮鬍刀第一刀下去,刮掉大腿內側,陰毛連接腿毛處時,軍犬已經知道被主人剃毛是無法避免的,狗嘴裡的內褲沾染了一大片的口水。主人熟練的技巧,快速將原本兩條毛茸茸男人雙腿刮得乾淨;原本男人腋下的毛髮亦被刮得乾乾淨淨,軍犬身上僅剩雙腿間的狗毛。軍犬看著鏡子裡自己男人腋下已經無毛,眼淚已經在打轉。

「乖。」主人拾起了狗屌,刮鬍刀已經刮掉了狗屌上方的短毛。一刀一刀刮得乾淨。軍犬窸窣的抽咽。「狗是這樣哭的嗎?」主人冷淡的眼神瞪著。

「汪嗚~汪嗚~」軍犬雙腿間的綿條,毫無預警的被主人抽出,疼痛得扭著身體。

「我現在手上拿著刮鬍刀,你最好安分點。」主人手拾著之前塞在軍犬體內的衛生棉條晃在軍犬臉上方。「上完廁所,沒洗屁股啊!翻過來。」應著主人翻身,翹著屁股。主人扳開兩片臀肉,刮著全身僅剩的肛毛,刮掉肛毛後,軍犬已經被剃光了狗毛,已經是隻無毛犬。「狗被剃毛是不會哭的!再哭。嘴裡的內褲就換成剛剛塞在你體內的衛生棉條。」軍犬企圖止住哭泣。軍犬全身打了沐浴乳泡沫,全身上下被主人刷得乾淨。「差點忘了你的屁股裡面還有當人類時產生的糞便。」灌了腸的軍犬被恩賜蹲在馬桶上。「狗其實是不會蹲馬桶的,而且你也不該在這裡排便。」軍犬蹲在馬桶上,剛被剃毛的陰部清楚可見,現在主人站在面前,排便丟臉的模樣毫無遺露的展現於主人眼底。肛門噴出的液體混雜著黃色液體,糞便隨即噴出。軍犬顫抖的身體,排便這麼隱私的事情都在主人面前了,到底還要做到什麼程度,軍犬只能服從。

後面的洞跟身體被完完全全洗乾淨後,主人手抓著軍犬下巴,撐起狗嘴。「來,狗嘴。」主人手抓著狗,另支手拾著牙刷侵入性進入口腔刷洗著狗牙,嗆著了軍犬。主人拍拍軀幹安撫。「漱口。」指指臉盆的水,半人半狗的喝水漱口後,該清潔的地方都清洗完。「乾淨的狗,主人才愛。」

軍犬 第二部-6

◎ 阿聰(經原作者同意授權皮繩愉虐邦轉載)

主人家的鐵門深鎖,有種不可預知的未來荒恐。顫抖的按下電鈴,話筒傳出主人的聲音後,急忙的吠叫;按照主人的規定,以吠叫作為回應方式。當主人開起了鐵門,一踏入後急忙的脫光自己身上的衣褲,只留下了主人為軍犬選定的三角褲。「伏地挺身預備。」主人發號著命令,於是雙手撐著地板,就準備姿勢。「一上、二下。一。」於是雙手將身體壓下,直到檔部快接近地面。主人翻著軍犬的背包,作安全檢查。用塑膠袋包著的精液內褲,主人抽了其中一條,攤在手上。「量還滿大的嘛……二。」於是雙手撐起。平日營區內的體能訓練還足夠應付主人的要求。當主人將精液痕跡的內褲擺在軍犬狗鼻前時,軍犬突然羞愧了起來。主人捏著軍犬的耳朵、臉頰。「聞聞自己的味道。」閉上眼睛的軍犬,喜不喜歡這味道。「一。」雙臂將身體壓低。來回一二一二,撐著身體、壓低身體,直到身上的遮羞褲溼透,濕得無法遮掩、濕得貼上臀部陷入股溝。汗水滴答的濕滿地,主人才喊停。「脫光。」

「是。主人。」跪在地上,脫掉了溼搭搭的內褲,正準備將它折好。

「把內褲帶在頭上。」主人說著。軍犬疑惑的看著主人,隨即一巴掌賞下。「懷疑我的命令啊。」軍犬分不清是汗水還是淚水,將溼透內褲蓋上頭,狗屌的窩正貼在狗鼻上,兩顆眼睛透過兩隻大腿的縫露出。「進來吧。」主人將行李放上軍犬背上,軍犬小心翼翼的跟著主人。

客廳玄關處多了面鏡子,主人的打狗棒佇立在旁,軍犬見了狗棒顫抖的無法前進。主人卸下了軍犬身上的重物,一手握起狗棒,一手撫摸著軍犬的軀幹。「乖。很好,看到狗棒會怕。」主人在軍犬眼前晃了晃狗棒,嚇得軍犬全身顫慄。那日狗棒在屁股留下的痛楚,只要看見狗棒便有如再打在身上。鏡子裡,一個赤裸、臉上掛著濕透內褲、雙腿間半勃起陰莖和半短陰毛的男人,他到底還是不是個男人?主人拍著軍犬身體,鏡子裡的主人動作像是撫摸著愛狗毛髮般自然。「手。」軍犬伸了前肢。「另外一肢。」像是新兵身體檢查般,每個角落都被注意。頭上內褲被主人拉起,主人手抓著下巴,硬撐起狗嘴,主人彷彿檢查著狗牙,「吐舌頭。」軍犬伸長舌頭。發出嘿嘿聲音。「舌頭盡量拉長。」於是嘿嘿吠吠聲外加著口水。軍犬想伸手擦時,手立刻被狗棒打了下。主人蹲了下來,扯扯半短狗毛。「狗屌還滿大的嘛。」主人弄過狗懶蛋的手,往後庭一伸,扯著外露衛生棉條綿線。「肛門最好縮緊點,要是被我拉出來,你就死定了。」於是軍犬努力的緊閉、死命的抵抗主人的外力拉扯。

軍犬 第二部-5

◎ 阿聰(經原作者同意授權皮繩愉虐邦轉載)

  洗澡的時候,面對著自己身上的體毛,有種說不出口的悸動。原本濃密的陰毛現在剪成了一眼看穿的短毛,抹肥皂時,手接觸著短刺的體毛,觸感已經不同了;身體更敏感了,被觸摸的生殖器官上方肌肉取代了應該被撫摸的陰莖,因為自慰權被剝奪。除了一般上廁所需要將屌掏出跟洗澡清洗動作外,沒有理由接觸。在dt說這點時,我以為這是多麼輕鬆容易,可是事實卻不是這樣。男人每日接觸陰莖的時間,比我想像中的還要來得多,調整跨下、拾屌小便、退下包皮清洗、單純的撫摸……當這些微不足道的權益被剝奪,才會知道可以自慰是多麼自在的事。難怪那晚dt電話中會說著可以自由自慰時多打手槍。肥皂泡沫打過陰莖、蓮澎頭沖洗過陰莖、乾毛巾擦拭過陰莖,只能用所剩無幾的觸摸機會實行一般男人擁有的。穿上Brief,站在鏡子前的男人是我很久沒看見的身影,留著平頭,穿著宛如新訓的內褲,腰際鬆緊帶上還用簽字筆寫著自己的名字。之前穿習慣的四角褲全收起來了,抽屜裡放的全是dt買的三角褲、全都在他命令下寫下自己的名字。而抽屜角落裡放著全營區軍官、男性軍官完全使用不到的衛生棉條,這是我暫時用的狗尾巴。dt規定著每日至少塞在體內八小時,為了讓自己睡眠時間可以輕鬆點,所以我在早餐完、換上迷彩服時塞進肛門。dt買了夠我用到下次放假的量,衛生棉條拆下的包裝紙是最令人尷尬的,又不可以直接丟進垃圾桶,這樣會被人發現,所以連個垃圾都得小心翼翼。

  「你之前不是都穿四角褲的嗎?」洗澡完,擦著頭髮走出來時,學長說著。

  尷尬的回答:「穿四角褲蛋蛋晃來晃去的不固定,很不舒服。」

  學長坐在下舖。「可是男人不是喜歡不受拘束,自由自在。勃起空間大點,不是比較舒服?」語畢,他抓著檔部、調整著位置。看在眼裡,學長的動作真是令人羨慕。

  爬上上舖時說著:「我現在比較喜歡固定的感覺。」穿著三角褲,的確有被固定、束縛的感覺,連勃起都是件奢侈的事;鬆緊帶繞過腰際和兩條大腿成了一塊私密的禁區。被剪成短毛的陰部,的確不能再像穿著寬鬆四角褲般不經意的露毛。短小的陰毛幾根穿刺出了內褲,彷彿是個不爭的事實,提醒著自己毛已經被剪短、自己逐漸在轉變。夜晚床鋪上的身體包覆,三角褲跟身體間的磨蹭成了主人恩賜的撫摸。自慰權被剝奪後,撫摸像極了主人撫摸著軍犬;意外的射精,精神極度的羞愧,多久沒自排,學會打手槍後,靠著雙手解決了不少慾望,跟小男孩初次夢遺般羞恥。摸黑下床,抽屜拿了新的內褲,到廁所鎖門後,脫褲,雙膝跪下,將沾著精液的內褲高舉過頭,翹起屁股,默念著:主人對不起。小心翼翼的折好射經過的內褲,收好在背包裡。穿著乾淨的內褲上床繼續睡覺。明天再打電話跟主人報告,夢遺外,拉肚子一樣要報告。因為身體是主人的,所以要告訴他詳細的狀況。

  這樣的生活直到放假前,換回便服時,還不忘將最後一根衛生棉條塞進肛門。穿著主人規定的內褲,帶著幾條精液內褲,出了營區,準備前往主人家,正式接受調教。

軍犬 第二部-4

◎ 阿聰(經原作者同意授權皮繩愉虐邦轉載)

  前方寵物店本身的門口風鈴響著,老闆便出去招呼,這個密室般的空間便暫時關閉。一關閉時,dt便發號司令。「把褲子脫了。」只有我跟dt的空間,不疑有他的便將身上的牛仔褲脫去。「躺上去。」身後的平台正式獸醫師平時處理動物的手術台,dt推了面長條鏡子擺在我雙腿之間。

  「要幹嘛?」我看著他。他在剛剛買的東西中,一項讓我想不通的東西—女性衛生棉條正拿在他的手上。

  「別動。」dt粗寬的手掌壓著我的身體,扳開我的臀肉,將衛生棉條插進了我的身體,我哀嚎的叫著。

  「我又不是女人,為什麼用這個?」才說完,dt眼神凶狠的看著我。

  「你欠罵嗎?既然想當主人的軍犬,你現在躺在動物手術台上,裝著小小的義肢!」他手指撥著衛生棉條遺漏在體外的小綿線。「看,像不像小尾巴?」他爽朗的笑著,而我的臉上既是恐懼又是不安,卡在體內的衛生棉條怎麼都不舒服。弄得自己像排大便般想將之排出體外。「掉了,你就試試看。」

  鏡子裡的身體到底是男人還是什麼,雙腿間半充血的陰莖,會陰處貼著從肛門延生而出的綿條拉線。這到底是什麼樣的身體,眼淚快忍不住。

  「我是男人……」已經快哽咽了。

  「在主人面前只是條狗。既然是狗,裝條尾巴是在正常不過了。正式調教時,塞的是肛門塞,比這個大上幾倍;這個都沒辦法習慣了,肛門塞你更受不了。褲子穿起來,我們去吃晚餐,順便聊聊SM想法。」

  當褲子穿起時,在體內的衛生棉條卻像是身體即欲排出的侵入物般令人難受。於是,我說了:「我是個男人,這樣什麼尊嚴都沒了?」

  dt手拍著我的臉。「在主人面前,你根本不是男人。是條狗,我說了幾次,既然是狗,對主人就沒有尊嚴可言。我要剝奪你的尊嚴,把你所謂的尊嚴踩在腳底下。」

軍犬 第二部-3

◎ 阿聰(經原作者同意授權皮繩愉虐邦轉載)

  站起來的時候,腳有點麻,可是回復人型的感覺真好。在dt的車上,他開始口述的方式說著他的調教方式。當然是聽得讓我頻頻調整褲檔裡傢伙的位置,在出門穿衣時,dt將我的四角褲丟掉,要我不准穿內褲跟他出門。老實說,下體直接磨蹭牛仔褲,真的滿難受的。

  dt帶著我到了一處大賣場,我推著購物車跟著他。他採購著一般生活用品。在男性內衣褲區時,他挑了幾件白色的Brief。「你穿L吧?」他看著我。我尷尬的跟他說著:「我不穿這種前面開洞的。」

  他突然笑著說:「軍犬,你的主人只讓你穿這款內褲,如果不要,就不准穿。」在車上dt跟我解說的人跟狗模式,當他在跟狗奴的我說話時,前面會說著我的狗名(因為我的狗名他還沒想好,所以暫時用軍犬代替)一但他開口說著軍犬時,就是提醒我要以SM模式去思考。「是。」當我們推著推車到了寵物貓狗區時,dt拿著項圈在我脖子邊比來比去。「戴戴看!」

  「什麼?這邊?」顫抖的接過手,一條紅色格子的項圈。大賣場裡人來人往的走道上,我將項圈往自己脖子上擺。

  「不好看。放回去,等會去寵物店找找。」在寵物區,dt只拿了狗罐頭,而我整個人面對著這些平常輕易可見的寵物用品,身體不斷的顫抖。「有這麼興奮嗎?下面一大包?」要不是dt提醒,我根本沒注意到自己的勃起、甚至快超出褲頭透氣。大賣場後,dt帶著我到了一家開在巷子裡的寵物店。進去後,他便跟老闆愉快的聊了起來,話語中還夾雜著SM方面的話題。老闆帶著我們進入了寵物店後面的房間裡。「坐下。」老闆要我坐下,然後圍上了理頭髮用的圍巾。

  「這是?」疑惑的看著dt。

  「剃成平頭吧。你需要回到新兵訓時的警慎與容貌。」在來不及作準備或者反駁時,頭髮已經被剃掉,成了小平頭。

  老闆抓著我的脖子。「dt,要不要我順便幫你的狗剃毛?」

  「不用了,我在家已經幫他剪過了,等正式調教再剃光。以後如果我懶惰,再送來你這。」聽得是讓人臉紅耳赤,寵物店老闆也是玩SM的嗎?在老闆清洗下,鏡子裡的自己已經是個平頭男。在寵物店裡頭暗藏著另個玄機,簡直就是SM用品店或者說是狗奴用品專賣店。dt拿著項圈在我脖子上試著,挑了幾條。「果然還是得回到這買,外面的都太窄。軍犬當然要用稍微寬點的,才夠配。」

  脖子上正套著紅色格子。老闆站在我的後方綁著。「原來是軍犬啊,難怪這麼粗壯漢草味。」老闆忽然拉著我的褲子褲頭看著裡頭。

  在他拉著褲子窺視時,有種被吃豆腐的強烈感覺。下意識的躲開。dt搭著他的肩膀。「喂。主人在面前的狗,你也敢玩啊!」他們嬉鬧而我卻在一旁尷尬不已。

軍犬 第二部-2

◎ 阿聰(經原作者同意授權皮繩愉虐邦轉載)

  隔天上網瀏覽著訓犬區的文章,我極度渴望了解所謂的狗奴調教,看著網頁上關於狗奴調教的點點滴滴,我不只是冒汗而且脊椎整個涼了上來,褲檔腫脹得像是在內褲裡射精般,溼熱難受。dt傳了訊息過來,要我到他家一趟,我很快的答應了。當他開了大門,我準備踏進第一步時,昨晚赤裸的自己,跟狗一樣的爬向大門口的身影歷歷在目。耳朵旁還聽見昨晚dt的聲音:『在這園子裡,你就是條狗。』

  身體似乎成了自然反應,穿在身上的衣褲都變得多餘。在院子裡將自己扒得精光後,在dt面前跪了下去。他笑著:「越來越有狗奴的樣子囉。」跟著dt爬進了屋內。「你想要成為我的狗嗎?」

  「是。」抬頭看著主人。

  「嗯。可是我要你先搞清楚是不是只是一時的興趣。」主人打量著狗奴的身體,主人的視線停在勃起的狗屌上。「我要的是一隻完完全全的狗、一隻訓練有素的軍犬,你作不作得到?」

  「是。」我回答。「可以。」

  「大聲的回答。」dt聲音低沉嚴肅的說著。

  挺起了腰桿,從腹部使力的喊著:「是。」

  主人銳利的眼光看著赤裸的狗奴說著:「是什麼?」

  用盡全身的力氣大喊著:「我要成為主人的一隻軍犬!」用盡力氣吶喊後,我聽得見自己心跳得如此激動。我要成為主人的一隻軍犬、我要成為主人的一隻軍犬的聲音在自己四周環伺。

  「記住你現在說的話。」主人在櫥櫃裡找著東西。「以後你沒有資格說『我』這一個主詞。」

  「是。」肯定的回答。

  「在主人面前,就是一條狗。完完全全的一條狗,主人要你說話,你才可以說話。」主人走到軍犬面前。

  「是。」

  主人手持著厲剪,閃耀得讓人害怕。「……主人……」主人抓起了軍犬雙腿間的狗毛剪了幾刀後,狗毛一叢叢落到地板,那瞬間我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毫無預警的被剪掉了男人雙腿間的毛髮,原本是毛茸茸的一遍,現在只剩短短一兩公分的長度。

  「右手抬起來。」心裡難過,但是右手即隨主人的命令抬起,剪刀剪掉了右手胳肢窩的腋毛,左手腋毛在下一刻也被剪掉。於是軍犬成了短毛犬。「等正式調教再全部剃掉。」主人說完,軍犬立刻全身打冷顫,要成為無毛犬;男人被剃掉身上的體毛,還有沒有所謂的尊嚴?

  主人在軍犬身邊繞了繞,目光依舊犀利。主人在軍犬後方蹲下,左手一推讓原本挺直腰桿的軍犬往前趴下。「開過屁股了沒有?」軍犬不懂。「我說你被幹過了沒有?開過苞了嗎?」男人的屁股只有同性戀才會被開,沒有異性戀男人會喜歡自己的肛門放進另個男人的陽具。「回答我!」

  「沒有。」

才回答完,主人便往屁股打下去。「不會喊報告嗎?說話的時候既然是職業軍人,跟主人說話不喊報告?」

  「報告主人,沒有。」當自己大喊沒有時,被剪掉散落在地板上的陰毛就正在眼前,而自己正在另個男人面前高高的翹起屁股。主人將我的臀肉扳開,指頭頂著肛門口繞啊、摳的。「不要!」

  脫口而出的話立刻換來屁股一頓。「沒規矩。」主人遠遠的走開,只留下自己跪在那裡、翹著屁股,而臀部還留著主人手掌痕跡。好一段時間的寂靜,主人沒有回來或者發出什麼聲音,只剩下自己依然跪在那、依然翹著屁股。像是被遺棄般無助,抬了頭東張西望。主人不在視線內。

  「主人!」開了口喊著。「主人……」依舊沒有任何的回應,主人在生氣嗎?「對不起。對不起,主人。」在這間屋內,大聲的喊著,喊到回音不斷的聽見。終於,軍犬聽見了腳步聲。主人出現在視線內,手上還拿著根長條物。主人走到了軍犬面前。

  「這是我調教狗奴時用的『打狗棒』,平常放在餐桌旁的角落,以後做錯事,自己去咬過來,討處罰。」主人用棍子將軍犬身體壓低,敲敲屁股,要屁股翹得再高點。「這次就意思意思。」主人高舉起打狗棒,狠狠的落下,屁股瞬時間一條紅色的痕跡烙上,帶染過整個屁股,軍犬唉叫得流下眼淚。

  「沒有什麼要不要的,既然是條狗,就全聽主人的安排。等一下到廚房拿掃把,把地上的狗毛掃乾淨。」語畢,主人及打狗棒便離開。身體一動也不動,不知道是因為太痛了還是怎麼,身體竟然不聽使喚,想用雙腳站起,可是卻無法讓膝蓋離開地面。「李軍忠!」在主人喊過兩聲自己的人名後,整個人才算回過神來。

  「是。」當dt出現在自己眼前,有種回神的感覺。

  「還不趕快去拿掃把掃一掃。我們等會出門買東西,順便吃晚餐。」

軍犬 第二部-1

◎ 阿聰(經原作者同意授權皮繩愉虐邦轉載)

  我真的要成為一條狗嗎?床上輾轉難眠,手掌和膝蓋的紅腫像是注射了興奮劑,它們最後都集中在雙腿之間,腫脹得難以忍受。四角褲跟帳棚沒什麼兩樣,脫掉了褲子,彈出的陰莖纏繞著慾望,手才放上去、才開始輕柔懶蛋,會陰處像是爆裂般,精液像砲彈般發射,強到噴上我的脖子,差點就變成自體顏射。空氣裡有我的喘息聲,慾望沒有因此消減;從床上爬起,視線在浴室,踏下第一步,人整個跪了下去,雙膝觸碰冰涼的地板,那裸身在花園爬行的記憶瞬間襲擊,射完精、軟趴的陰莖再度硬起。打了電話給dt。

  「對不起,這麼晚打電話給你……」

  「沒關係,我還沒睡。」聽著他講話,於是我這裡沉默了。「很硬,睡不著是吧?」接觸電話筒的耳朵瞬間紅熱,熱到隔個頭顱的另個耳朵一塊燒紅。

  「你怎麼知道……」羞愧的說著。

  「你又不是我第一隻調教的狗,你們的心態我抓得非常準確。」

  「我睡不著……我剛剛已經射過一次了,現在還是硬著的……」

  「趁著還可以自由打手槍的時候多自慰吧,真的成了主人的狗就不可以打手槍,不然就等著接受處罰。」dt冷冷的聲音外加口口聲聲的『主人』、『狗』、『處罰』,身體激動得帶著呻吼聲,射精。「射啦?」

  低著頭,羞愧的回答。這是第一次讓人聽見我的呻吟聲。「……主人……對不起……」在心裡已經將dt視為自己的主人。

  「主人還不需要叫得這麼早。你真的想成為一條狗?真的想被調教?你知道狗奴調教要作些什麼?」dt的每一個問題都問得我心虛。「時間不早了,既然睡不著,作一百下的伏地挺身再睡。」收到了命令。

  「是。」兩手撐著地板,裸體的伏地挺身。硬著的屌、垂下的懶蛋撞擊地板時,隱約的與冒汗的身體產生和諧。充血的生殖器官,暫時得到釋放。

軍犬 第一部-7

◎ 阿聰(經原作者同意授權皮繩愉虐邦轉載)

  「你是不是交了女朋友啊?」同間寢室的學長問著。「沒有啊。你為什麼這麼問?」好奇的拉了椅子坐下。「你最近講手機講得滿勤快的。」

「沒這回事,只是跟朋友聊聊天。」馬上解釋著。

  「同一個嗎?」看著他問我。立刻說了:「當然不是同一個囉。學長要介紹女朋友啊?」事實上的確如此,和dt電話聊天已經成了經常作的事情,也不是天天,只是和他聊天的過程中,像是一種洩壓發洩方式。主要都是我打電話找他,他好像從來沒有主動打電話給我過,仔細想想的確如此。每次都是我主動找他。經過學長的提醒,今天晚上特別克制著打電話的衝動便就寢,畢竟這段基地測的時節每天都睡得很少。脫了長褲,爬上上鋪,蓋了棉被,躺下沒多久學長呼呼入睡聲便出現了,而我卻怎麼也睡不著,好像少了什麼似的,讓人無法入睡。腦中彷彿迴蕩著dt的聲線,揮之不去的徘徊左右,讓人左翻右翻都難以枕眠。於是隔天理所當然的精神不濟。重要的時刻竟然精神無法集中,又免不了營長一頓罵。沮喪得吃不下飯,整個人也變得消沉。

  「還好吧?」晚餐後和學長在餐廳旁抽起煙來。「還好啦。」勉強擠笑。

  「快要基地測了,很快就可以放假了。放假我們在一塊出去玩個痛快。」「嗯。」抽完了手上的煙。「我去打個電話。」先行回了寢室,想一個人安靜地跟他說一會。可電話老是撥不通,打了數十通電話後,我已經決定放棄。他看到號碼顯示應該會回電吧。會到辦公室,整理著資料,一直到十二點,dt他依然沒有來電。

等我回寢室就寢時,下舖的學長睡了:「你今天晚上好像不怎麼高興。開心點。」

「嗯。我去盥洗了。」軍官浴室裡,蓮澎頭澆濕了頭髮,整個人在冷水柱裡溼透。好像心好像空了一塊。

  一夜為眠後,隔天想辦法和學長洽公出了營區。其實緊要關頭了,洽公其實很難批准,免不了又是營長一頓批,誰叫我用和旅部作業當藉口。「學長不好意思唷,害你跟著我一起被罵。」

  「沒關係。我早想出來透透氣,快悶死了。」學長好心的說著,於是共乘輛機車到旅部裝模作樣後直奔網咖。「我想去上個網。」「那我去打個電動好了。」

在網咖裡,學長竟然坐在我旁邊,雖然他專心的打著線上遊戲,可是我卻不太敢進入SM網站,擔心他一轉頭便看到了網頁,尤其是狗奴調教的首頁。用了鍵盤壞了,換到角落離學長有段距離的位子上線,可是dt他不在線上,我進了訓犬區想從裡面找到些關於他的消息。訓犬區裡新增著那次他們聚會的些照片。而我一張張在裡頭尋找著dt的身影。

軍犬 第一部-6

◎ 阿聰(經原作者同意授權皮繩愉虐邦轉載)

  將他的號碼跟id紀錄下後,想在網路跟他多聊些什麼,不過他似乎很忙,忙到沒什麼時間理我,在時間過晚之餘我便離開了網咖。在收假前的晚上,我看著手機、電話簿裡他的號碼,心裡不斷猶豫著該不該打電話過去。之前是他主動找我,我不想理他;現在我主動找他,會不會因為之前不好的印象造成他愛理不理,可是他都已經把手機號碼給我了,應該表示他會願意接我的電話。

  於是鼓起勇氣撥了電話。手機另一頭簡潔有力的聲音。「喂。」

  還沒有開口,就已經結巴。「……我……我……我……是李軍忠。」好不容易講出了一句話。電話那頭呈現寂靜狀態。「你是哪位……」他對我的聲音沒有半點印象,那我該怎麼對他說我是誰。「我是那位……職業軍人……」他應該記得起來吧。

  「唷。是你啊!」忽然間,好想聽到些什麼,讓我跟他的距離沒有這麼的遙遠,遙遠得跟陌生人似的。「嗯。明天要收假了,之後進基地,也沒什麼時間放假,想說既然要了你的電話就打聲招呼。」他在那頭低聲的笑著。「沒什麼事啦。」他開朗的笑著說「基地訓練應該會很辛苦,想聊聊再打來吧。我在忙,掰。」電話掛斷,房間裡突然變得寂靜,於是我陷入了極度沉思。

  回到營區後,基地測迫在眉睫,開始緊鑼密鼓的準備跟訓練,所有的休假都是被禁止的。當然軍官跟士兵是不一樣的,我們會趁著洽公之際,為自己爭取的小小的空檔。SM網站成了我必備的休閒,不過可能是太少上線了,每次上線都有看不完的新東西、每次瀏覽身體都有莫名的顫抖,甚至當晚盥洗時發現自己四角褲上濕了一圈十塊錢銅板大小。

  「可能太久沒發洩了吧。」打了電話給他,他在電話裡輕鬆地說著。「你怎麼發洩啊?有女朋友嗎?」

  趕緊離開有人的地方,說著「打手槍啊,又沒有女朋友。」尷尬的笑了幾聲。「對了,一直沒有問你該怎麼稱呼你?」面對不知道怎麼稱呼的人,一開始交談總覺得哪裡怪。

  「你還不知道怎麼叫我啊!你沒看訓主區裡的文章嗎?其他人都叫我dt啊!」他的笑聲彷彿在笑著我。「唷。」我尷尬得不知道怎麼回應。

  「難道你要叫我主人嗎?你是可以叫我主人,我不反對啦。」他笑得爽朗,我在電話這頭覺得言語上被佔了便宜。「你太愛佔我便宜了吧。」我笑著時,腦海裡冒著你現在是不是還想找我當你的軍犬啊,不過我什麼都沒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