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舞動繩姬紀實 by Special K

◎ Special K

6/27晚間出席皮繩一年一度的大活動「舞動繩姬」,感謝KEY選我與她搭檔示範「穿刺」與「導尿」。由於在下前陣子剛回鍋SM圈,沒有特殊技能只有一副堪稱還可以的肉體,於是當KEY女王在討論區公開徵奴時,小的便斗膽地主動聯絡與手機討論,原本預計於6/27前幾天要與KEY會面,但因在下臨時蕁麻疹發作所以取消(咦前面不是說身體還可以嗎?),於是我打算不套過便直接上場。

繼續閱讀 2009舞動繩姬紀實 by Special K

那夜我們也來說相聲-2009年舞動繩姬

◎甜點

2009年舞動繩姬,彷彿暗夜裡的鬼魅般,神秘、詭譎、在妮可教主的精心造勢下,層層關卡過濾,還得通過考試,
方能一窺它的真面目。能取的入場權,誠意正心坐在臺下的我們,一面盯著即將開場的空空舞臺,一面手中顫抖著拿著那張標榜
『台灣SM史上最堅強卡司陣容,多元、互動新型態, 駕馭感官、超越常理、極致豪華組合登場。』的傳單,強忍著滿心激動,期盼著這一夜的感動。

繼續閱讀 那夜我們也來說相聲-2009年舞動繩姬

人體懸吊

Suspension  日文サスペンション 中文 人體懸吊?人體懸掛?

暫且不論這個單字有多少意思,在人體改造圈內,指的是用掛勾把人懸吊起來。使用8G的針與掛勾穿過人體,針連結在掛勾的最前端,穿過皮膚,使得掛勾留在身體之中。最安全或是入門的部分是背部,身體呈現垂直的,又稱自殺式懸吊。


掛勾

2007.4.14日 BB

這天原本是店長一鬼のこ的表演。

直到聽到工作人員從麥克風中說出的話語才知道,我跟なみき的表演在一鬼のこ的表演之後。原本なみき也只是為了讓我體驗輕微的 suspension 而前來。莫名其妙的從體驗 suspension 變成了表演。當時在場的狂美也一起被邀請進來。這次的 suspension 也充滿著SM味道。不過詳細而言,suspension 不是SM。首先,狂美用安全別針穿刺胸部,掛上放小點子的木籃子,讓前方客人取用。

06:54 なみき的穿刺技巧很熟練,也很厲害,四個掛勾穿過之後,接下 suspension 懸吊用的裝置。之後的感覺,是人生中第一次如此深刻的體驗到。每晃動一下都會有特別的感受。

第一次覺得被飛踢是件有趣的事情。(笑)身體巨大地晃動著,不過也換來驚聲尖叫。狂美拿起鞭子,恐懼讓我尖叫著說不要,不過打了幾下之後。其實不太痛……

最後◎子乘坐在我身體上面,人體盪鞦韆。這時候背部的感受更沉。

當時的不安與恐懼,化為尖叫傳到旁人的耳中。當時自己卻是屬於思緒空白的狀態,事後卻覺得很有趣,如果有機會,還會想再嘗試。下次,我想試看看沒有繩子的 suspension。

07:05ミラ狂美 blogなみき blog

07:09 以上。

09:34 我贏了!

甜點的日本遊記

◎甜點

回台灣都上班第三天了,心思還沉淪在日本所及的人事物中。

能去日本sm之旅,實在是個一時興起的決定。因為八月份的工作非常滿,就抱著七月份不去就不知何時能去的衝動,在msn線上答應了妮可的邀約。開始了晚去早回的五天四夜(其實只有三個整天)東京生活體驗。

完全不會說日語的我,一個人摸到了飯店,還好準時八點跟在飯店等候的妮可會合。看到熟人實在大大喘一口氣。英文在日本是行不通的。一切都仰賴妮可了。對同樣是來日本玩的她來說,真的是負擔呢!真的很感謝她。一開始就抱定不能讓她麻煩的心願,不過一路上還是不免白目幾次,什麼洗澡抓傷我自己啦、壓破塑膠咖啡杯流一桌子、迪士尼迷路這一類的。越想像個有腦的人就越容易耍白目。

20日sb 毒蟲表演

1.右臂入珠2.吃老鼠3佐佐木吃蟲. 2點吧

第一個晚上是到涉谷的『眠れる森の美女』(Sleeping Beauty),簡稱SB。

幾乎是行李一放旅館床上,妮可問:「累不累?」然後了解一下帶什麼,不帶什麼,就上路了。第一次去要帶護照,現在日本抓非法居留很兇,任何店都不想連帶責任,所以要驗日簽。辦會員證用。帶襪子(因為要脫鞋怕腳冷)、帶口罩(煙味超重的,但是死也不好意思拿出來用。唉~白帶)錢是要帶的。女生入會費1千日元。以後就都不用錢了。男生就請帶飽錢吧,基本每次準備個5千日元是至少的。不用帶相機、水(不能攝錄影且有飲料無限供應)。從新宿旅館走出來,歌舞伎町滿街都是『愛』連鎖店的男公關,看過去至少50個以上吧。真正好看的不多,真正有女客的也不多,但都很愛剪一個斐勇俊的冬季戀歌髮型。日本女人應該很寂寞吧!不由得這樣想。妮可告訴我,女人肯花錢玩的不多,但一旦肯,她消費的數字可能比男人更驚人。

從新宿坐電車到涉谷,一路上像玩遊樂場樣新鮮好玩。是用像悠遊卡那樣的儲值卡搭乘的。一出站是條三岔路口。SB在編號3的文化通路上。


Photo courtesy: 眠れる森の美女

不是很容易找,藏在一棟棟休息旅館的後方。一進入先是個像小診所掛號的玄關,有個像掛號的小窗口,會員證是在這裡填資料辦的。其實有日文名字最好,像我一時取不出日文名字來,只好用中文套了。被人叫起來會聽起來很怪。

玄關驗過後,會發飲料券和綁手環,鞋子脫在鞋櫃裡,就可以進場了。管理的人請妮可帶我去放置物櫃(100日元可退幣)。


Photo courtesy: 眠れる森の美女

基本上東西全鎖置物櫃是最好,雖然店家不負保管之責,但隨身帶遺失機率更大(因為看表演時移來移去或坐或臥的)。SB有好幾層樓。我所知道樓上層可以休息,一次5百。有些房間是只允許夫妻或看對眼的男女進去的。誤闖或違反規定的,一律取消會籍。(可能會被請出去唷!)

今天是表演日。對SM有興趣的人會都來看。不是每天都有表演,一個月一場或一星期,看店怎麼安排。今天的表演主題是『毒蟲』。老實講心裡OS過:不會是吸毒吧!當然不是啦。而且吸毒有什麼好表演的,自己爽而已。 完全是因看不懂日文所猜想的。就算漢字看得懂,我也看不到日文的靈魂。不過,對於以為看看精采繩縛的我,今夜實在是意外驚嚇的一天。因為跟繩縛還真的沒關係。

首先上場的是一個長得可愛的年輕男生,和一個很可愛身穿一身黑色女巫裝的小女生。他們都約20歲的感覺吧。其實也是配合成年啦,不然覺得只是高中生。男生看得出來能穿環的地方都穿環了,T恤卡其褲,完全青少年的打扮。一上場我還以為小女生會是被他欺負的對象,再次意外。當小男生掀起褲管看到腳背上約7-8球的入珠(把球型的東西塞在腳背皮膚下),小男生是一個M,是不用懷疑的了。今天晚上他就是要表演在右手上臂背面入珠。

對於『入珠』以為是只有在男生的那話兒上,或是放入天生有洞的地方。現在是打破一切了。就像鐘樓怪人的一球一球疣一樣,入珠後的表皮會隨著放入物品的形狀而改變,有科學怪人或被異形入侵的感覺。但這次不是電影特效而是血淋淋的植入。今天要放入的是一個像奶嘴的環的部份。直徑約3公分,環寬1公分像甜甜圈有開口的乳膠環。表演的小男生用日文介紹了很多工具,材質,相信是非常特別的。可惜完全聽不懂日語。

小男生自己對右手前臂入珠,小女生是幫手 。因為自己痛到一個程度,加上左手不好控用,會需要有人幫『殘』。先在前臂用剪刀剪開1.3公分開口,然後用像抹奶油的刀子,從皮下推入,不斷推擴出一個2公分見方的空間。雖然痛加鮮血淋淋的嚇人,小男生還不斷講笑話,安慰起身走動的人說:不要走就快好了。氣氛弄得很歡樂。但我真的希望趕快結束。也希望他一次成功。因為看起來好痛呀。中間因為開口太小又剪過,放入兩邊不平均變成問號?而非一個圓O,又重放入過一次。小男生有給人看那個剪口。一個1.5公分大洞裡面紅紅的不用說了吧!最後放入成功後就用一種像三秒膠的東西,把洞黏起來。因為完全聽不懂日文,只能形容那個東西像什麼,千萬別照著做喔!錯了會死人的啦!!強調一下。因為完全聽不懂日文,只能形容那個東西像什麼,千萬別照著做喔!錯了會死人的啦!!強調一下。因為完全聽不懂日文,只能形容那個東西像什麼,千萬別照著做喔!錯了會死人的啦!!強調一下。良心比較安。

以為這是最恐怖的了。後來才知道是開胃菜啦!天呀~實在無法用台語說個「哇恐怖?架恐怖」可以帶過的。

一個高大纖細的和服身影,在維美的音樂下上了台。一脫下上半身浴衣,露出大半的酥胸,就猜到果然是個長髮妖豔的男生。女性化優美的感覺,隨著他不斷拿出的道具,完全破滅。老鼠啦~~白老鼠啦~~或是稱為鼠乾?那是假的吧!不會跑(還好)不會動。他?她?突然撕一半!?內臟血抹了滿臉!!另一半?吃了~~救命呀!真的老鼠啦~~他?她不斷把老鼠丟給台下,又拿著半隻?!繞場給人看!還和另一個女生吃起老鼠生鮮大餐。立刻有種想跑的感覺,死也不想看那半隻。千萬別走過來呀!!重來沒有這麼後悔過,幹麻擠這麼前面看表演。後面都是人退都不能退。然後,烤老鼠啦~媽媽咪呀。雖然怕煙味的我,完全用濕毛巾摀住口鼻,還是覺得有烤肉味啦。雞母皮已經全立正站好了啦。害怕到想罵髒話了。

好不容易下場一鞠躬,才知道主『菜』上場。佐佐木先生,穿著一身阿拉丁裝,該死的不是變魔術(已經快嚇瘋了),今天要教作漢堡?生鮮蚯蚓肉泥漢堡。佐佐木先生請妮可幫忙把活著的蚯蚓用水洗乾淨。蚯蚓都活著的,泡水後整個都腫大起來。佐佐木先生先歡樂的試吃了幾條,到了嘴邊還不停蠕動的,表示肉品的新鮮度絕對夠。然後洗淨的蚯蚓大把的放入果汁機,並放入切好的洋蔥、水。一陣攪打後,就大約是400CC的肉泥。裹粉壓制成肉球後,就放入熱油好的平底鍋煎。佐佐木事先買好了一個麥當勞的漢堡。取出牛肉的肉片,放入自置的多汁肉團。就請在場都來評價:他堅稱蚯蚓漢堡會比麥當勞好吃。有人真的試吃了。妮可也吃了。(OS:我不要跟她共吃東西了啦~~媽呀!…OOS:回去旅館還是忘記一起吃零食)在沒有排油煙機的舞台上,肉『香』全場四溢。天知道有多想奪門而出。從來沒有表演這麼想往後坐的。滿屋子的烤老鼠加煎蚯蚓味。老實講不會臭,沒看見要人猜也猜不出做過什麼料理。但我的頭皮真的麻到不會思考了。表演到兩點結束。我從早上7點起床來日本到此時,真的頭發昏了,很多細節都想不起來。後來妮可犧牲早走,陪我坐計程車約2800日元回新宿飯店。

第二天要去新宿的BB美女與野獸。應該會有繩縛了吧。

居然做了一個夢。夢到與妮可穿梭兩個SM BAR之間,因為一直拖累妮可,又老怕香煙味想先走,所以妮可不滿地向日本女生抱願說:不要理她,她最麻煩了!然後自己也覺得自己理虧,就不停地走。然後就醒了。可能不會講日文真的很怕妮可不理我吧!不過一路上這種事情都沒有發生的啦。妮可對我超好的。

21日秋葉原+上野bb

鬼舞的表演 1.人體懸吊2.一鬼のこvs害羞妹妹3.空氣緊縛兩版4.月花女王4.胖胖車自演5.鬼舞秀 2點多先走

第二天睡到九點半已無飯店早餐可吃了。吃了日本的麥當勞早餐。完全忘記昨天的漢堡事件。今天計劃是去秋葉原逛情趣店。買了口罩型的口塞。秋葉原流行小萌(女僕餐飲),到處都是。可惜人都很多,還要排隊等。再來是去上野,是買好請同事吃的日本土產、餅干。回到旅館放東西是下午五點多。休息到八點多再出發去『美女與野獸』, 簡稱BB。


Photo courtesy: 美女と野獣

以前只看過 epicure 拍過的BB照片,有個紅色大十字架的。自己居然能站在這裡。實在很興奮到不可思議。

BB和SB是姐妹店。辦了SB的會員,就不用再繳BB的會員費了。但是一樣要驗簽證。在我感覺BB比較有女性管理著的感覺,非常細心。會請妮可預告我今天表演會跟SM有關。妮可笑說昨天已經帶我去看過毒蟲了。好像經過了某種檢定考驗。可以不用擔心我提出告訴一般。蠻有趣的。BB的規矩與SB都相同。BB更仔細的入場時分條列述的,用日文唸給我聽一遍,僅管我完全聽不懂,都靠妮可的翻議。層層關卡安全後,才可入內。一樣是脫鞋置物不可攝錄或非請勿入。BB其實比SB大了至少兩倍。一個SM牢房和一個鋼管區,是屬於表演的地方


Photo courtesy: 美女と野獣

牢房不面牆的兩邊對應出去,一邊是面對BAR台;一邊是一堆臥坐在地上的情侶椅。有對夫妻已經在口交中了,後來他們還褪衣當場嘿咻。這個區真的還是只要你情我願地喜歡,大家都樂得欣賞。我們坐在吧台區,很好的視野。

對於日本SM BAR的保密性和管理真的很佩服。許多面都設想周到。避免到很多意外。今天也有表演。表演的主題是『鬼舞』,也是壓軸秀。

開場又看到了昨天在SB表演入珠的小男生。今天要表演『人體懸吊』。就是把人像屠宰過的豬隻一樣,用四個像虎克船長手的金屬掛勾,把人穿刺拉掛起來。

昨天的小女生真的變女王了。還是他們兩位合作。不同於昨天像第四台叫賣般同起同坐。小男生現在是一個自後台被拖掛出來的男M。上勾的速度非常快,真擔心這樣穿刺都不用喘息嗎 ?耐痛能力真是一流的。吊起後女生還爬坐在男生身上,表現出加重垂掛力量的樣子。拆解下來到退場時,身上勾子都沒有拿起來。不過有偷看他的手,昨天的入珠似乎拿掉了。哈哈。

終於有繩縛出現了。是一鬼のこ(Hajime Kinoko)vs害羞妹妹。因為人名都不會唸或記不住,就都亂取代號了。

繩縛的手法相當快,不由得想起神風的表演。妮可告訴我一鬼のこ是SB的店長,跟神風的繩縛風格是很像的。快速的綁吊真是又美又好。音樂也很棒。

『空氣緊縛』是個新名詞呢。就是沒有實際的繩子,但表演者要演出真的被緊縛了一樣。可以想見如果是懸吊,當然人不可能憑空飛起啦。這個算是喜劇演出。有兩段,第一段是兩位男士比賽繩縛功力。以翻牌提示主題的方式比賽。好像國王新衣一般,看著他有順序的牽引著繩子給掛。相信真的會繩縛啦。完全不懂的人也無法這麼像一回事。後來主題越來越難。在達到笑場後就換第二段空氣緊縛了。第二段是一個瘦高的法師,外型很像哈利波特的老師石卜內哈哈。頭法長長地直掛,穿著黑色的長袍。

對著搞笑的另一個表演空氣緊縛的男生施法。然後搔被綁著癢,很快各種姿勢都破功了。很好笑。

不同於昨天的烹飪課,今天很多耍寶丑角肥皂劇獨角戲的演出。

在台灣就有聽過月花女王的名號。沒想到會巧遇到她的表演。她的表演線拉到了鋼管秀這邊來。一個年約五十的男子只有穿一個四腳褲,一臉茫然的被拉出來。經妮可翻譯這是一位自願跟月花女王報名的男子,不是專業表演者。這可以算一場公開調教或凌辱吧!月花女王是猛攻這位老先生的私處。並且教大家抓蛋的手勢。今天有個男主持人是西日混血吧,長的有點像黃秋生。他也學著手勢。其實我看不出精隨在那裡啦!看起來都是個爪子。哈哈。老先生痛的一直叫『不行啦!不行啦!真的不行拉!』這句常看日片非常熟,不用翻譯。哈哈。現場真的是兩樣情。從女生的臉上都笑到不行。其實我有點同情老先生,應該很痛吧!沒有那個命根子,其實完全想像不出來有多痛。但是老先生有興奮耶!鼓鼓的褲子。應該是他所喜歡的吧!

從男生臉上,那個表情都很怪。好像看到鬼的表情。月花女王看著捲縮在地上護著私處的老先生說:『在場有沒有男士要代替他的呀?』一片烏鴉飛過去,完全沒有響應。然後她還有跟老先生說你真沒用太弱啦之類的話。因為聽不懂不確定月花女王有沒有邀其它女生一起欺負他。但是中間的確有看起來有點年紀的歐巴桑偷搔氧老先生的腳底。他真的痛得非常慘,痛到兩腳一直顫抖。場中主持人也會好心分散注意力的問他:「你最喜歡看什麼節目?」「現在有什麼感想?」「真的很痛嗎?」之類的。老先生不是痛得說不出話,就是透過麥克風大叫哀號。

最後是以老先生雙手掐住鋼管彎腰,兩腳打開,女王從後方以麵包鞋長靴踹他十次私處。但是到了第五次,就踹的非常準,從我眼角度可以看到前方肉球的整個顫動。他痛到哭出來再也站不起來了。後來最後是克服萬分恐懼以六次結束。

接下來是一位長得很像戎祥的高壯胖男子的搞笑演出。一開始是鋼管熱舞。胖胖的身體真的算很靈活了,但真的好好笑,醜態百出。然後他模仿剛剛被女王虐的老先生被踢私處的狂叫求饒,還有空氣窒息緊縛,都是一人表演啦!獨角搞笑。

後來他繞圈全場邀請許多人坐在他背上像小狗巴士般載運。坐背上的會去搔他癢踩他腳,讓他鬼叫鬼叫到爬不了。

先是謝場後,才開始有鬼舞秀。鬼舞秀有三位舞者。一開始是一個男鬼和一個女鬼。是日本的那種鬼。非常多且重的化妝術。男鬼眼睛多次只看到眼白,女鬼眼睛有染成黑,一出場真的以為看到鬼了。太真實的感受。在皮膚上畫出紅紅的血管。這是個非常藝術、非常雲門舞集的專業表演舞。音樂結合舞者,表現出為了性與慾,一男一女弄的是像被吸乾了的軀殼。來回糾纏交錯的。第三名舞者以金髮尤物黑緊身皮衣出場。到鋼管這熱舞一陣脫衣。哇那個腰圍真的是小於18吋。瘦到不行想當然爾的沒胸部了。後來上衣一解,才知道是男生。舞姿曼妙,與兩個鬼形成對比。一個鬼界,一個人道。一個枯死,一個鮮活。男鬼似乎受到金髮尤物的吸引,女鬼極力拉扯住它。無論原先三位舞著的互動、走位、速度、風格如何發展,到了尾聲都配合著音樂舞動速度越來越慢,越來越慢最後已經慢到像日本能劇那樣。然後結束得像靜止。真的太動人了。掌聲不斷。

這樣陣容的一場表演。任何串場小演出都可比當台灣的主秀了。日本的多元化,真是令人難忘。一整個晚上睡眠中,三個舞者還再我腦海裡交舞著。

22日bb 拳擊有氧

12點半

昨天晚上我是先自己回來的。從BB到旅館很近,走10分鐘就可以到。這也是選擇住這裡的原因之ㄧ。可是妮可是到早上五點才回來的。拖著她硬吃完早餐後,她就說去睡會。下午我們去逛了新宿的百貨公司。買了浴衣準備隔天去迪士尼海洋看煙火穿。

今天晚上沒有節目就兩個人到BB打算自己玩。而且明天迪士尼要一整天不能太晚回去睡。到了BB居然全部在跳拳擊有氧。原來店裡排了這麼陽光的活動。在拳擊有氧的節奏下,妮可和我邊側吊邊覺得這個音樂很好笑。妮可笑著說自己來唱三線琴的音樂好了。這樣的有氧日式繩縛真的太動感了。讓她想學狂美踹人。(然後她沒踹中,自己好可憐的摔倒在地)要踹人屁股也是不容易的呀。得計算好3度空間,踹得高又準,哈哈。為了不討皮癢,還是很溫柔地問她『大丈夫?』至於心理嘛~笑死了,哈哈哈哈。後來我們放棄先去看有氧。看女店長帶頭跳,只穿黑色蕾絲內衣褲,跳到全身汗水都在閃金光。真的是健康美少女呀。會認為她是店長是因為開門的鑰匙在她那有。BAR裡的門是反鎖著的。要離開也要有人拿鑰匙開門。不然也出不去。等空場了就和妮可玩起吊著雙手SPANKING。SM房裡有好多工具,打起來的感覺都不同。比較特別的是有加釘的大拍板,造型像花生好大一片。拍打起來好大聲又好爽。還有常在日片中看到那個前端已經開花,劍道用的那種木劍。打起來好實在喔。超HIGH的。雖然不是好玩的都拿來打看看,還是打到哀哀叫。愛撫結束時屁股已是紫黑一片。當然是脫了下半身打。不然怎麼過癮。哈哈。中間女店長還很可愛的跑進來端坐說來實習。差點笑場。被打的人最好別亂動亂笑,可憐的會是我紫黑腫泡的屁股。

這天十二點半就回去了,明天要去迪士尼。

23日 迪士尼海洋 sb

一鬼のこ 3點

這是在日本的最後一夜了。迪士尼的部份就省略。這可能是我這次唯一能跟一般家人朋友分享的部份。當然不包括昨夜黑紫瘀青的屁股。痛得好爽呀。

因為是從東京方向回來。回程已是晚上十點半了。經不住妮可誘惑的我,不願獨自面對這最後一夜,就答應妮可去SB。目標是泡到天亮啦。可是沒做到。

到了SB今天客人也蠻多的。日本女生SMer都會趕場。那有活動就那衝。這幾天重覆遇到好幾次相同的人,發現大家都是黑眼圈越來越黑。眼線都可以省了不用畫。哈哈。昨天在BB表演的人也有遇到,畢竟是姐妹店,人都流來流去。這跟我第一夜裡兩間店間跑的夢,不謀而合。真的很詭異。

一樣的驗會員卡,有會員卡就不用再看護照了。放鞋放物品。妮可今天有帶她的兒子小娃娃去,我替他兒子抗議龜甲縛綁太久了都沒拆來鬆筋骨。妮可笑說:「還好啦~兩年而已。」妮可很辛苦的幫助我日文、中文兩邊翻譯。很少刻意去問妮可他們在說什麼,因為願意說必要說妮可就會說。我沒有這個權利去麻煩人。

妮可幫我向一鬼のこ要求希望體驗繩縛。沒想到他答應了。好開心好期待喔。

可是我完全不知道這個是繩縛教學,是要上台的。更意外的是上台後幾秒,在美麗的助理搔癢扯衣下,原來要脫光的。更可怕的是完全沒準備好看的內衣。雖然3秒後也是會被脫光。可是全紫黑的臀部外還是一件易換洗的旅行用紙褲呢!不完美的窘迫。還在心宜的松平店長面前。真是羞愧死人了。

日本女人真利害。去迪士尼玩的T恤短褲連紙褲,都可以幫我折得方方正正放腳邊。我自己都不曾這樣折過衣服。懶女人。

我的柔軟度很差,無法像日本女生坐下來腳還可以放兩邊。胖的人是做不到的,會卡在一半,坐不下去。(還被台下聽不懂日語也看得出來在叫我坐下去呀!尷尬)在語言完全不能溝通下。一鬼のこ一直轉換,又轉換他的繩縛。一切好像在意料中一樣。真是厲害。說真的我也很努力配合了,身體扭轉得腰好酸呢!非常後悔沒有常運動。又是另一個不完美的殘念。我紫黑佈滿瘀青的臀,完全說明一切我是個 spanking 愛好者,藏也藏不住(脫光了藏那呀)。繩縛完成後是右腳折於前,左腳折於後,身體向右折轉。整個臀是光光的冰涼涼地坐在舞台地上(那個撕老鼠的舞台)。幾經變化後,變成四肢著地著被鞭打。

是散尾鞭(不用看,打下來就知道)。大約5、6下,一下比一下用力。都落在臀上方非常棒的位置(皮薄才有感覺又不會打到腎的地方)。沒有任何一下交疊打到原來的瘀青。啪啪的大響聲讓台下有女生叫『很痛呀』。其實好HIGH歐!開心死了!真棒。

下了台美麗的助理主動遞上毛巾。真是溫柔得不得了的日本女性。

後來就看一鬼のこ教學。教右手在肩上,左手在肩下。兩手交疊於後的綁法。還可以繞手指。固定的好應該也可以吊縛吧。有個日本男生跟著一鬼のこ學。我後來也在旁邊看著偷學。這時後是害羞妹妹當模特兒了啦。我解脫了。

這樣的夜到了三點多,實在還要收行李就先回去了。完全一夜沒睡地坐上11點的飛機,帶著紫黑腫脹的 PP 回台灣。

妮可的東京 SM 之旅日記

◎妮可

前言

這趟日本行,起初不太期待。原因是公司月休五天,我排五天連休。除了這五天休假,都沒其他休息的時間。在快出國的前一個星期,身體慢慢出問題。氣喘、腳痛、急性咽炎、感冒、頭痛。拖著疲憊的身軀來到日本‧‧‧

緣起

2004年是我第一次到日本,也是第一次看 SM show。大宮的 SM show中,看到栗鳥巢的自縛吊表演之後,驚嘆原來在日本還有我不知道的東西,也開始自己摸索自縛吊。隨後,看了許多表演,技術也慢慢進步,也更能夠呈現自己肢體的美感。儘管,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栗鳥巢
栗鳥巢
2005年SHOW UP主辦的SM SHOW,在新宿的DX劇場演出。我看到網路上募集演出者,於是寫信去應徵。當然,也得到善意的回覆。主辦人川上覺得讓我跟栗鳥巢一起演出會比較適當,栗鳥巢也很爽快地答應。沒有經過練習就上場的雙人自縛吊,在自我經歷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有末剛也是在同一檔期(三天)演出,因為這樣,我才認識他。

在台灣有許多人想買有末剛的繩縛教學書。我想拿書給他簽名,所以跟他連絡。他告訴我他在26日跟27日有空。我和他約26日,到他介紹的店玩樂。

原本認為這次只是聊天而已,但是今天發生許多有趣的事情。一進門除了有末剛之外,還有長田スティーブ(長田Steve)浅葱アゲハ、一個外國人(我不知道名字)、兩位女生,以及三和出版的編輯。

有末剛
有末剛
或許這是有末剛特地安排的吧!在此深深感謝。

26日晚 香格里拉

香格里拉
香格里拉(シャングリラ)
下午六點覺得很累,跑去睡一下,晚上八點多才起床。原本跟有末剛約八點到香格里拉,但是我九點多才到。

香格里拉非常大,也很漂亮。地點在熱鬧的新宿歌舞伎町。

我對於遲到感到非常的抱歉,道歉了一下。不過不知道他們聽不聽得懂(汗)。我帶了台灣的名產(鳳梨酥)過去,表達我的善意。但是她們問我這是什麼,我則是無法解釋。老師沒教鳳梨酥怎樣唸呀(汗)。

有末剛の緊縛五輪書一
有末剛の緊縛五輪書一
有末剛の緊縛五輪書二
有末剛の緊縛五輪書二
我看到有末剛桌上的前方擺了「有末剛の緊縛五輪書一、二」以及一本三和出版的《マニア倶楽部2006年8月号》。

有末剛拿起筆簽名之後遞給我,說這是給我的禮物。他幫我介紹三和的編輯,說了一些話,大概的意思是叫我自縛吊、以及讓有末剛繩縛。三和的編輯會拍照,刊登在雜誌中。問我有沒有問題。

然後有末剛把《マニア倶楽部》拿給我,說這也是給我的禮物。隨後才問編輯有沒有問題。編輯則是爽快地答應。

因為沒有思考太多,對於拍攝則是回答沒問題(畢竟都拿了禮物)。

於是,我就開始自縛吊。或許是太久沒練習的關係,感覺有點生疏。表現出來的姿態還是有待加強。隨後,則是體驗有末剛的繩縛。突然回想起來,我被綁的經驗幾乎都是在日本(笑)。

長田Steve也綁了我一次,或許這種公關綁對他們來說是表達善意吧!

吊縛

該怎樣說呢?被吊縛的感覺?

我並不會覺得舒服還是有快感之類,我能確定的是,很多SM的項目,我能接受但是並談不上是喜歡。而且,我也不確定我到底是不是喜歡被綁。

因為今天讓三個人綁,因此讓我可以比較各種感覺。

有末剛的綁縛

之前看有末剛的表演,覺得繩縛過於簡單,沒有華麗驚嘆的感覺。當下我覺得,這種程度我也作得到,因此對有末剛的評價其實沒有太高。但是在這次見面之後完全改觀。有末剛對我的態度非常親切,我們也在閒暇之餘聊了一下天。他對於到台灣旅遊也非常有興趣,問我台灣是不是有很多地方可以玩。

這次有末剛對我的繩縛比起上次我所看到的華麗許多。吊縛之後還有變換兩三種方式。雖然感受不到所謂的快感,但是我想問題可能出在自己本身。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這是我今天被綁覺得最不會痛的一次。

外國人的綁縛

很遺憾的,我忘記問他的名字。(雖然問了也不一定記得住。)

跟長田Steve同行的外國人問我他可不可以綁我,不知道怎樣拒絕,則是答應了。他的綁縛之中帶點勁道,或許這種方式適合於表演中。

在把一隻腳吊高的時候,我覺得腳很痛。心裡想:「媽的,我跟你是有仇唷!」但是他問我有沒有問題,會不會痛,我還是回答OK。

現在是流行吊縛要不斷變化姿勢嗎?他綁我吊了上去,還是變化了幾種姿勢才肯放我下來。(我是覺得很痛,還是不斷的忍耐)

拆繩的時候,有時後抽繩會故意拉扯。胸繩部份他則會用力拉繩,使我轉身。這樣呈現出來的感覺的確不賴,但是他忘了我跟他之間並沒有默契。

長田Steve的綁縛

長田スティーブ
長田スティーブ
有點無法形容到底是怎樣的感覺,不過他的技術讓我佩服。佩服之餘,還是會覺得痛。或許,自己並不是那麼喜歡被綁吧!(笑)

長田Steve & 浅葱アゲハ

之前在亂舞館跟長田有見過一次面,或者更多次。但是我跟他之間沒有太多的接觸。長田今天總共綁了浅葱三次,三次的風格略有不同。

今天雖然沒有過多的觀眾,不過長田還是以表演的方式(或許是他以往的風格),來呈現他的繩縛。對於長田所呈現出來的繩藝,我覺得很微妙,也有很高的評價。除了複雜華麗的方式也有簡單的方式,來呈現繩縛。不過,要呈現出這樣的藝術,model 的承受度要很高。

浅葱アゲハ的自縛吊

浅葱アゲハ
浅葱アゲハ
除了驚嘆之外,想不到其他的形容詞。她的姿勢很優雅,柔軟度也很好。所表現出來的美感,讓人讚嘆。能夠把繩子玩弄於掌中。轉化姿勢也很漂亮。

再度自縛吊

自己嘗試著把姿勢變化,我試著去學習浅葱アゲハ的方式。但是好像沒有想像中的簡單。有些姿勢還是不夠漂亮。我也不清楚問題在哪裡。或許,只要多多練習,就可以進步吧!

進步

大致上今天都是繩縛日。除了繩縛的研究,並沒有其餘的玩樂。在看到有末剛跟長田的繩縛,自己好像也有學到一點東西。感覺自己也稍微進步了一點。

27日 美女與野獸

美女と野獣
美女と野獣

今天也玩得很快樂。XD

(全文完)

木枷調教記事

◎圖文:BDSir 道具:後學

「木枷」聽起來就讓人聯想到中世紀及中國古代的刑求畫面。有著一雙巧手,又熱衷沈浸付出的後學花了許多心思,做出了一個非常精緻的刑具!

聽到後學告訴我他要做一個木枷,心中有著無比的期待,因為腦中已經浮現一些圖像。我告訴他二十八日有個小小調教聚會,後學也很乾脆地回答:「我會在二十七號趕出來給你。」二十七日下了班開車趕到後學家,就看見一個熟悉的物體出現在眼前:一個大洞、兩個小洞。第一直覺想到以前自己粗手粗腳做出的木枷,簡直是無法相較,也讓我感受到後學在這方面的執著。我告訴後學我想要用吊枷的方式,他馬上在木枷的四角裝上了四個吊環。帶走的時候後學還找了一個超大「狗食袋」,掩蓋了這個路人會有奇異眼光的道具。

二十八日早上和約好的A奴碰面,B主人和B奴也同時到達,兩奴一進我家就請她選上我為她們準備的「拖鞋」。我的A奴先選了一雙五吋很炫的「拖鞋」,而B奴有勇氣選了一雙白色六吋的。事實上,高根鞋是一種很好的虐待工具,有視覺上的效果,也有實質腳部拘束的意義。她們第一眼就看到我已經在昨晚掛好的木枷,再加上我把一些皮銬、口球、各式鞭子放在牆上,讓這個小小的空間看起來有些牢房的感覺(我自己的想法)。

接著我先調整高度,把A奴小心地放在木枷上,再把她的雙腳加上一個鞋皮銬,當然中間用了一隻自製鐵棍將她的雙腳分開。由於後學製作時手部圓洞直徑八公分,對女生來說大了許多,雖然頭部無法自行脫離,為了能有更好的拘束,我在兩邊各加了一副手銬,讓手部無法自行鬆脫。看來都已經就緒,拿了一隻刺滾輪在她身上遊走,身驅不斷地扭動及呻吟聲,看得出她的痛苦。而木枷更讓她無法動彈,終於達到目的。答應後學拍照,於是也拿出相機找了幾個角度。

在旁的B奴也沒有閒著,已經把衣服換好了。我看得出她的渴望表情,該換人了,於是我把A奴放了出來。先將她加上一個頸圈,B奴的高度稍矮,我再次調整高度,把他用同樣的方式固定。不過她比較悲慘,因為她穿的是一雙六吋高根鞋,腳背完全打直,沒有彎曲的空間,再加上雙腳分開,痛苦程度應該要再加百分之卅。果然沒錯,不到十分鐘,她已經忍不住了。我把她的口枷拿下來,她終於說出了安全字「mercy」。看得出她已經在冒冷汗,身體的痛苦讓她心裡已經high到不行。我把她放下後,就把她交給她的主人。

經過四小時的各式調教,我很盡興,我問了A奴的感受,她說「和以往不同的是,木枷以下的部份完全看不到,也不知會發生什麼事。也許滾輪、也許換鞭,搔癢,一切都無法預告。很奇妙,也很另類,而且是完全固定。木枷還是有它的魅力在。」而B奴也是一樣,不論身體心理上都得到了調教後的滿足感,細節就不另說明,相信她現在仍沈浸在那天的場景中。

為了多加一些其它效果,讓A奴扮女王拍了幾張。木枷還是貢在我家的牆角,也期待在還給後學前,很快
又有人可以上枷。感謝後學提供這個道具,拍了一些相片與大家分享。也希望同好提供更好的意見,讓這個木枷充份發揮,讓後學的心血得到回應。

55555的手製皮鞭與繩腰帶

◎55555

每次的聚會都會看到很多的皮鞭,看著看著,有想自己擁有一條的衝動。當然,也因為讓我在無意中發現了這種材質的皮繩。它是人造皮,將兩邊翻折後再車縫的一種皮製繩子(市面上它的名字就是「皮繩」)。

原來在編製時並沒想到可以真的拿來使用,只想把它當作裝飾品。手把並沒有額外加工,每一層的結也就沒有拉得那麼緊。所以手握部分就軟了點,會造成不容易揮動使用不易的結果。

這次利用聚會帶去讓大家實驗,發現聲音,嗯,還滿大聲的!真要拿來鞭打的話還是可以的。看來有空要研究一下真正鞭子整體的結構,改天編一個拿起來能很順手而又獨一無二的鞭子看看。

至於這個繩腰帶,當初是從一個運動服飾店裡的大型海報看到。它原來是白色麻繩編的,只是編法不同。老實說我著實的呆在海報那裡盯了好久,還很好奇的問老闆這條腰帶有在賣嗎?結果當然是沒有。

這條就是依當初的海報所編的,雖然事後已把它拆了(畢竟這條繩子是神風做的呀),但是我已經滿足過了,也曾經穿過它出門兩次,其中一次是皮繩聚會。

或許哪天心血來潮,再試試其他的手工藝!

S/M ist ein Teil der Seele und des Verstandes

◎Ich

常常瀏覽皮繩愉虐邦的文章,我們吸收了不少與日本相關的資訊,這瑰麗的 Sado-Maso 在精緻的包裝下也深深的吸引了我。然而,離開台灣有一陣子了,因地緣的關係,無緣實地參與大家的活動,在這裡,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BDSM 在德國的經驗,也算是一個機會和大家交流學習。

一般來說,德國的 BDSM 團體多以同好會(Club or Gruppen)或工作室(Studio)之形式存在,在幾個主要的入口網站也可以看到許多不定時之聚會或派對(相關的實用網頁將於文後列述)。

以我個人的經驗來說,首先要搞清楚這個工作室或同好會是給施虐的同好還是受虐的同好。在這裡大部分會有嚴格的區分,且受虐同好要多於施虐同好;或許這跟民族人格的壓抑性有關。大部分同好會有定期聚會,通常是每月的固定某個禮拜的某一天(如每月第三個禮拜的禮拜四),舉行地點視同好會狀況而不同,有些是在小酒吧聊天喝酒,認識新朋友,有些則是在舞蹈教室或其他可以容納十至二十人的空間進行交流。這樣的形式並不會伴隨著現場的教學或進一步的直接關係,只會增加同好之間的感情以及認識新伙伴的機率。由於不是每一個同好都有適合的場地進行 BDSM,因此可以到工作室(Studio)租借場地,租借場地之費用通常介於80~120歐元/每小時。亦有不少同好直接依附在工作室下,隸屬、侍奉於多個主或眷養、調教多個奴。當然也有職業的主或奴,通常這些女主人(Herrin)開設工作室,除了滿足固定朋友,也租借場地,賺取外快。截至目前,我只見過極少數之工作室由奴開設,多半是由女主開設,這可是因市場需求決定的。

至於德國 BDSM 從事的活動與亞洲有什麼不同?以我個人觀察,繩縛這項以日本為基地的技巧,在德國並不時興。這裡多半以皮革、橡膠為綑綁材料,鞭打的工具也以皮革製品為主。除了一般牢籠式拘束空間,醫療診斷式或教室的擺設也是非常普遍的。以下為一般工作室之狀況,由照片可以明顯看出喜好之不同:

因為語言能力的關係,在最初的日子裡,在接觸當地同好的過程中,著實費了很多力氣。因此,下面將對德語中有關 BDSM 的詞彙加以介紹,以方便大家在網上瀏覽或直接與團體接觸之方便。(部分德語與英語混用)

簡稱或中文 德文
一般 SM Sadomasochismus (Sado-Maso)
BDSM:
B & D Fesselung und Disziplin
D & S Beherrschung und Unterwerfung
S & M Sadismus und Masochismus
活動術語 電擊 Strom (Reizstrombehandlungen)
鞭打 Fisting
糞便(主動/被動) Kaviar a/p
放尿(主動/被動) Natursekt a/p
注射 Unterspritzungen
針刺 Nadel-Nähspiele
導尿管 Katheter
橡膠處理 Gummibehandlung
角色扮演 Rollenspiele
腳按摩 Fußerotik
藤條鞭打 Rohrstock
變裝教育 TV-Erziehung
性器坐臉 Face-sitting
肛交 Anal-verkehr (A-Verkehr)
醫學診療 Klinik
綑綁 Bondage
訓獸 Dressuren
展示 Vorführungen
屠宰 Schlachtung
肛門擴張 Analdehnungen
窒息 Atemreduktion
踐踏 Trampling
繃帶纏縛 Bastonade

以下為幾個實用的入口網站,其中又以各地活動時間表最有價值。

Open Adult Directory: BDSM: Germany
粗略涵蓋德國各地工作室位置
Club de Sade
德國境內BDSM相關訊息
Domina Zone
德國境內BDSM相關訊息
Peitsche
德國境內BDSM相關訊息
Kittycat Club
慕尼黑之大型BDSM Club

最後感謝大家撥空閱讀,本人文筆拙劣,缺誤之處敬請見諒,也請各位不吝指教。
祝福各位 順心快樂

麻繩處理週…

epicure

藤井六月的時候送給我一些繩子。差不多四個月過去了,那天猛然一看發現怎麼狀況變得很差。起毛得很厲害。所以嘗試處理了一下。做起來很煩,因為弄半天也好像沒有什麼不同 — 毛好像永遠處理不完,滿手都是油但也不知道抹上去了沒有。不過等弄好後和處理前的繩子一比,發現還真是蠻有效果的。

為了皮繩愉虐邦的緊縛講習會,想處理一些麻繩給大家用。花費了不少工夫(這中間發現了一個祕訣:如果在 Yahoo Japan 上搜尋「麻繩(asanawa)」,得到的都是情趣用品店(比較貴)。要找一般的麻繩店,得用「麻ロープ (asa rope)」下去找),終於在 10/24 週一找到一家專門賣各種繩子的店。得到店面去看看繩子行不行。

週二騎了半個鐘頭的腳踏車,結果到了店門口發現居然沒開!大概平常也沒什麼生意(不常有人需要買繩子吧?)所以開不開門也很隨性吧?當場打電話去問,店老闆不斷道歉,但還是沒法來開門。回家還得騎好遠的路,當時真是覺得累垮了。

週三再次拜訪,這次還下雨… 不過總之是看到了繩子,品質還不錯。於是買了 60 公尺,請他每 7.5 公尺切一段,共八段。本來是想要買六十公尺自己切,不過覺得如果自己沒量準,前面剪太長,六刀下去發現最後一段繩子只剩五公尺,那就頭大了。所以還是當場剪。我想,開店的人聽說我要這種長度,大概也知道我是要作什麼用的吧?他們人好像蠻好,以後說不定可以常去買。他們有各種繩,連寺廟裡那種好粗好粗的祭典用繩子都有。

繩子煮過之後,掛在窗簾架上面晾。這是早上。順便拍一下自己的衣櫃。裡頭是藤井送的繩子共十根,和自己在課堂上試做的繩子,以及處理過的舊繩。一年前我絕不會想到自己有天會有那麼多繩子。下面的瓶瓶罐罐中有些是處理繩子的油。燈籠和掛環三個都是神風送的紀念品…

以下是晚上照的,八根繩子已經差不多晾乾。旁邊的兩根則是妮可以前送的,已經處理完。新買的繩子 6mm, 妮可的則是 8mm 粗。較粗的繩子對綁的人來說比較辛苦,但對 model 來說比較舒服。

其實外面有些情趣用品店買到的所謂處理過的繩子僅只是煮過而已。跟左圖裡面掛著那些差不多。中圖是處理完三根之後掛回去。可以看得出來顏色不同。這三根弄完我就快不行了… 現在終於知道為什麼處理過的繩子賣得那麼貴,因為實在是費時費事的苦力工作呀…

7.5 公尺長的繩子,煮過晾過之後縮了大約五十公分,變成 7 公尺出頭。我略過一些重要步驟直接上油。大概因為拉扯的關係,又拉長了大約 20-30 公分不等。以後得把這些因素列入考慮吧。每天兩三根慢慢弄,完成了八根,加上妮可送的兩根,湊齊了十根。十根繩子顯然仍是不夠大家用(所以還是希望大家帶自己的繩子來),但以後還會越來越多的… 總之希望大家在緊縛教學課之中玩得愉快!

SM 狂歡節!佛森街慶寫真

◎tietight
譯: epicure (感謝 tietight 的投稿!)

每年九月最後一個週日,舊金山佛森街(Folsom Street)從早上十點到下午六點將攔起來舉辦「佛森街慶」。皮革/橡皮/戀物的愛好者們可在這裡設立攤位,並和同好們交誼。

美國其他地區其實頗保守,但舊金山卻因它對不同種族、次文化、和另類生活方式所表現出的寬容而知名。

佛森街慶是有名的高檔活動之一,每年此時都有上千遊客來此參加,已成為舊金山的重要景點。

Every year, last Sunday in September, Folsom Street in San Francisco would be blocked off from 11:00 AM to 6:00 PM for the Folsom Street Fair. People who are interested in leather/rubber/fetish can show off their attire and meet others who have similar interests.

Different from other parts of United States, which tends to be relatively conservative, the city of San Francisco is well-known for its tolerance for different ethnic groups, subculture or alternative lifestyle.

Folsom Street fair is one of the few high profile events. Every year, thousands of tourists pours into the city to participate the fair. It is
now an attraction that San Franciso offers.

註:關於佛森街慶的一些其他資料:

大部分街頭表演或攤位以皮革為主,僅有少數繩縛。以下為其中之一。
Most of the street performance or vender display involves with leather. There were only a few that have rope bondage. This is one of them.

這位先生跟著他的主人。我問他主人能否照相,主人詢問奴的意願,他則很樂意。當天天氣很熱,穿著這身黑塑膠裝想必很辛苦。
This gentleman was following his master. I asked his master if I could take a picture of his slave. The master asked the slave. He was happy to help. It was hot that day. Tough to be in that black rubber suit.

籠子用大型的工程卡車吊起來。當街上響著音樂,人們隨之舞動,籠裡的 model 們也跟著跳舞。
The cage was lifted by a large construction truck. While music were playing and people dancing in the street, models in the cage were dancing also.

遊客總是會要求和打扮亮眼的人們合照,大多時候他們也都很樂意。但拍照前還是要先問才行。
From time to time, tourists ask those who dressed up to take some pictures. Almost all of them were happy to compile. They appreciate tourists ask before taking pictures.

天氣比平時的舊金山來得熱。大街中間立起了廠商開設的帳篷與餐飲車。
The weather was relatively warm for a typical San Francisco day. Tents and food cart in the middle of the street were vendors.

小馬調教!
Pony training.

兩座舞台上有著音樂與演唱表演,有些很棒,有些普通。圖中的表演頗受歡迎。
There were two stages setup for music and singing performance. Some were greate. Some were ok. This one was popular.

廠商展示著皮製拘束具和.. 嗯,皮包。有些團體也租了攤位,發傳單給遊客們。
Venders selling leather retraints, and…. purse. Some groups rent booths to pass out pamphlet to tourists.

也有攤位表演鞭打與拘束。任何人只要捐一點錢,就可以上場被男主或女王鞭打。也有人想被綁。不過,繩縛攤位還是不多。
A few booths hosts spanking, bondage events. Anyone who makes a small donation can be spanked by a master or mistress. Some choose to be tied up. Again, there were very little rope bond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