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史上最年輕繩師訪問-D

看到繩師兩個子就覺得很心虛-w-….(by 繩師小D 簡稱-繩D)

問:要不要來談談「日本結」這個創意名詞是怎樣誕生的?

其實這個詞彙最早只是在與朋友們閒談之間偶然被發明的趣聞。那時談到很多大學其實都已經早就有以情慾傾向作為主題的社團,而如果校園中能有同志社團,那麼屬於愉虐實踐者的社團似乎也不無可能。況且每次皮繩的聚會活動中總是看到不少年輕面孔,所以其實對愉虐有興趣的人其實並沒有我們所見的那麼少,只是大多數的時候都匿身於網路或者局限於私人領域裡。而或許有一天,「日本結」也會變成一個和「男同性戀研究社」一樣在光天化日之下卻又欲蓋彌彰的直指某種愉快禁忌的標籤吧。況乎,就實然面而言,「日本結」也的確是BDSM中十分特別的且有豐富意涵與可能的項目呢(笑)
繼續閱讀 台灣史上最年輕繩師訪問-D

採訪女獵人-Miss Cassie Hunter

◎ cw3211025 翻譯
/Original TEXT:http://www.punishedbutts.com/blog/?p=810

MissHunter_1
Cassie Hunter,是女獵人中最年輕的,最有魅力,同時也是最嚴的女懲戒師。她現在英國Leeds和Kent兩地執業,個人網站www.thehunteress.com 剛剛上線不久。
問:什麼時候開始發現自己的做主人的潛力的?
女獵人:很小時候我就已經發現自己不是正常女孩了。我穿男孩衣服,玩具亂扔,打架能贏過其他性別的小孩。幸運的我可以成長成為女性同時保留了對男性的能量。
MissHunter_2

問:你怎麼發現自己擁有懲罰男性的天賦呢?
女獵人:2004年的時候一次我去申請做模特。本來我申請的是奴的角色,但很快他們發現我是主子的料。拍攝完成後,我不得不去和製作人套近乎,打了他一頓屁股。他說這是他接受過的最疼的鞭打!我想大概我熱愛曲棍球和網球的原因吧,我的手眼協調能力非常的好。

問:你曾經被打過屁股嗎?
女獵人:啊哈!是的。這和下一個問題相關了。

問:你的第一次打屁股經歷?
女獵人:那是2003年底了,一個製作人找我為一個日本私人收藏家拍打屁股的電影。通告裏定好的是五下,三分鐘的“真實”的打屁股。一下隔著牛仔褲,四下打光屁股。那時候我對打屁股一無所知,不知道那意味著什麼。拍攝的前一天晚上,我在浴室的鏡子前面,穿著內衣自己打自己屁股,不停的在想“到底會有多重?”第二天我見到了製作人,是個大塊頭,胳膊上戴著專業的護肘!我知道好過不了。我只能承受三下打光屁股和一下隔著牛仔褲 –我沒想到我能承受下來,疼的我咬緊毛巾。我搭火車回家,一路都沒有坐下。傷痕持續了幾個星期,我不得不取消一些本來預訂的模特工作,所以我對這次體驗感覺不好。我並不後悔,但我也不會再去嘗試了。這次經歷讓我瞭解了奴的感受,這對我後來做主人很有幫助。我認為所有的主人都應該先經歷這樣的經驗。
MissHunter_3

問:謝謝你的直爽。不管你穿什麼,你總是明顯的主人……你最喜歡的服裝?
女獵人:這是很難的問題了!我喜歡正式的裙裝、上衣,和絲襪、高跟鞋。但從我的網站上你可以發現最近我很喜歡膠皮服飾。這取決於場景。
MissHunter_4

問:你最喜歡的打屁股工具?
女獵人:我的手!其次是浴刷和我的恐怖板子。還有藤條,但我不想把它歸類到打屁股工具中去。

問:您認為除了打屁股(spanking & caning)之外還有其他有效的懲罰方式嗎?
女獵人:感官剝奪。踩踏。公共場合羞辱。抽嘴巴。打手心。清理我的靴子。

問:羞辱起什麼作用呢?
女獵人:這要看情況,不是每個人都喜歡羞辱。但對於某些人來說,公共場合的羞辱特別是購物特別有效。讓一些不知道情況的人參與進來會有特殊的效果。我曾經帶一個男奴去做美容,美容院的女孩覺得很可笑,而我鼓勵她們嘲笑他。
MissHunter_5

問:只有男奴去找您接受懲罰,還是也有女性?
女獵人:有一對夫婦客戶。男人扮演校長,女人是調皮的女生。男人帶女人到我這裏來接受懲罰,我懲罰女人後也會鞭打一頓男人。還有一個定期來的女客戶。
MissHunter_6

問:想像你是歷史上的女皇,你會選擇什麼時代?
女獵人:維多利亞時代。

問:你最喜歡的打屁股和戀物相關的書籍?
女獵人:我喜歡The Art of Eric Stanton: For the Man Who Knows His Place.

問:還有其他你要告訴讀者的嗎?
女獵人:定期查看我的網站更新!

Firm Hand女星Amy Denison的專訪

◎ 文:kataklysm
這是The Spanking Spot網站對Firm Hand女星Amy Denison的專訪。從2001入行到2007退出轉換人生跑道,到現在我仍是認為Amy是我心目中的SP女神,她有超漂亮的臀型、健美的身材、秀麗的臉蛋跟清新的鄰家女孩氣息,戲路從嬌蠻的女學生到無辜可憐的校隊球員都能勝任愉快,用的工具跟輕重程度也都很廣。對我來說真的是SP界無人能出其右,一直希望收齊她的所有作品(儘管手頭上已經有不少),透過這次徵求看看有沒有同好願意交流提供。沒有沒關係,我也希望透過這篇訪談將她推薦給沒看過的朋友。,

訪問內容挺有意思的,相當專業。試著將它翻譯後,跟大家分享一下,翻得不好請多多包涵,也祝福Amy未來人生事業順利。

adc_w015

◎ 原文:BrushStrokes/翻譯:kataklysm
Original TEXT: Spanking Model Spotlight: Amy Denison ,2006/10/17

訪問者Brushstrokes以下簡稱B
受訪者Amy以下簡稱A

20090919233055165B: Amy,可以告訴我們妳入行及如何決定要成為一個SP演員的過程嗎?
A:我那時在大學念書,也有從事一些模特兒的工作,有一次我的經紀人寄信過來問我有沒有興趣跟Firm Hand合作。為什麼找我?跟他們談過他們的需求後,我心想:我做得來!打屁股?沒問題啊~也糟不到哪去吧?他們說我得挨板子,但我在學校又不是沒被打過,所以那時真的不怎麼擔心這部份的問題。我跟他們說希望穿條丁字褲拍攝,他們也尊重我的決定。我的意思是:我不希望一趴下來被大家看個精光!首先我拍了一部長篇電影No Option,飾演一個驕縱的女學生,接下來又拍了一部Back On Track。他們接著邀請我拍Amy Denison系列,於是乎跟他們開始了陸陸續續的合作。我從沒想過我會因為被打屁股賺錢,也沒想過決定成為一個SP演員,都是很自然而然發生的。

B:我看過的你的作品全都是Firm Hand出品的。妳曾有跟其他製作廠合作過嗎?
A:沒有耶!有被問過,但我跟Firm Hand合作很愉快。

B:拍攝第一部作品的時候妳幾歲?哪一部片子?在那之前有被打屁股的經驗嗎?
A:19歲,拍No Option。那是我第一次光屁股挨打。大概被打了200來下,然後又被用皮板抽了50來下(很痛!),我記得後來又挨了20還25下皮帶。全都是光著屁股被一個女演員打,最後又被一位男演打了五下板子,超痛!我那時必須彎腰扶著腳踝,牛仔褲裏又只穿了條丁字褲,這樣被打板子真的超痛!比我在學校時穿排球短褲挨打還痛!

B:妳在Firm Hand的資料裏有寫到說妳在初中時就挨過板子,可以跟我們講講那是怎麼樣的狀況嗎?
A:他們對較嚴重的過錯會用板子處罰,你也可以用挨打來抵留校察看。一般是在辦公室執行:趴在桌子上打。如果是校隊教練,他會叫學生彎腰受罰。一個助理校長曾經叫我穿排球短褲受罰,真的很痛!

B:Amy,妳的耐痛在圈內一直享有盛名,看起來從來都不怕挨重打。在妳最近的一部Firm Hand片子中,妳被用髮刷打屁股(妳應該從我的名字Brushstrokes就知道我對這工具很迷戀),然後居然吃螺絲了,看起來那時候真的疼的超乎預期,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嗎?
A:我知道你說的是哪一部。真的,痛的超乎預期。我在被打屁股前都會先就”備戰狀態”,所以那時其實已經有心理準備了,但是那髮刷打下來真的超乎想像的痛,痛到我想跳起來又倒抽了一口氣。跟挨板子時有點像,一種深層全面的疼痛。有人問過我都不怕板子嗎?其實我的屁股跟一般人沒啥不同,我只是嘗試著把疼痛分散開,但還是痛的見鬼!光屁股挨板子更真的只能用痛到死形容,但基於某些原因,我還能應付這樣的狀況。有人說我非常硬派,我覺得那只是我不想表現出:噢!好痛啊!的樣子。像是The Bottom Line這部電影中的那頓板子,一打下去就在我的屁股上留下了一道腫痕,我還是沒有叫出來或幹什麼的,仍是努力維持著受罰的姿勢。

B:妳曾經有因為屁股被打得太痛而中止拍攝過嗎?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嗎?
A:不至於到中止拍攝,但我會要求說讓我稍微休息一下:像是板子、藤條、髮刷這類很疼的。他們的拍攝很專業,也非常照顧我。如果我要求喊卡他們會馬上照辦,這樣比較安全。只是繼續拍攝時他們照樣打得很重。

B:妳在拍攝前會有什麼準備工作呢?
A:山金車酊(草藥)!我會敷藥止瘀消腫。我會弄清楚這次拍片需要什麼然後去做準備:台詞、看手打還是板子、要打多少下這些東西,好讓我準備好。髮刷那次是意外!如果必須彎腰趴下,我會先伸展一下達到放鬆的效果:就跟運動比賽一樣,我也會 捏緊再放鬆屁股幾次,給它個暖身跟按摩!有人告訴我說我有個“bubble butt”(譯按:指很渾圓的臀型),我很滿意我的臀型,雖然近距離拍下來看起來還是太大了些。我有在跑步、有雙長腿,這也是為什麼他們很喜歡要我拍彎腰挨打的鏡頭,我也蠻努力的維持自己的身材!!

B:有沒有妳特別感到驕傲的片子或是場景,可以分享一下嗎?
A:我挨板子跟藤條太多次,都記不大清了。我想The Bottom Line的那頓板子算是很經典的一幕!真的超痛,我那時是穿女學生制服然後做彎腰扶踝的動作,屁股一打就馬上腫起來,當我按著屁股走出鏡頭時,那是真的很痛,疼痛維持了好久!

B:妳有全裸入鏡過嗎?有沒有調適過渡期?
A:從來沒有!我不覺得我可以,Shannon Carson有過,但她是個很好的女孩,從來不想傷害任何人!

B:妳最喜歡的工具是?
A:皮板吧!刺痛,但不會像板子那樣尖銳也不會有藤條像在咬人的感覺。

B:最不喜歡的工具?
A:學校用的板子。說明不用,超兇狠的。一種全方位的重擊跟深層的刺痛。噢!!如果你在片子上看到我光屁股挨板子時,你會發現那相當令人印象深刻,像是要把臀肉都打得陷進去,然後我整個屁股都在劇烈抖動。用慢動作看相當驚人,我很討厭看到那樣!

B:有最喜歡的打者嗎?有沒有哪一位打者打得比其他人都重?
A:沒有特別喜歡的。英國人(譯按:應該是跟她合作最多次的那位中年男性)蠻不錯的。他們每個都打得很重,而他打得尤其重。

B:較偏好M/F(男打女)還是F/F(女打女)?為什麼?
A:M/F,不確定為什麼這 樣覺得,我猜是比較像是真實的懲罰。我不介意被女人打屁股,只是覺得被男人打比較符合現實生活。

B:最喜歡跟最不喜歡的打屁股姿勢?
A:我喜歡兩腳打開彎腰扶踝的姿勢,對我來說是個很輕鬆的姿勢,雖然我知道其他SP演員都很討厭這姿勢。不喜歡OTK,看起來太像小孩子了!尤其是我長得高,被壓在別人膝上看起來很滑稽。

B:或許你不知道我們也有蠻多女性讀者,對想要入行SP產業的女性有任何建議嗎?
A:慎選合作對象。這產業有很多優秀的製作人,但其中部份一直希望拍到妳的腿間風光,這跟打屁股沒什麼關聯吧。一定要妳對將要發生的內容覺得適宜才進行拍攝。如果覺得不妥,就不要拍。先看看他們的網站,跟他們的其他演員談談,不要只跟製作人談。試著瞭解整個公司的工作環境。

B:近期有任何正在拍攝的特殊專案嗎?
A:沒有,打屁股相關的沒有。

B:妳會看其他SP女演員的片子嗎?有特別欣賞哪一位嗎?
A:Shannon,無庸置疑,Samantha Woodley也是個又聰慧又美麗的女孩子,我也很喜歡一個英國SP女演員Amelia Jane Rutheford,她非常棒。我沒有看很多,有點脫節了。

B:很多SP產業的人都表示他們很小時就對打屁股產生興趣。對妳而言是這樣嗎?
A:沒有,我在孩提跟學生時期都沒有對打屁股感到興趣,一直到上大學開始拍片後才有。

B:下班後通常都在做些什麼?
A:我很熱中運動。還有電影跟旅遊。

B:未來有什麼打算呢?
A:誰知道呢?我也很想知道。

B:對影迷們有任何話要說嘛?
A:謝謝你們對我的讚美,也請保持收看,因為還會有很多新東西出來。

–完–
想看她的影片請上FirmHandSpanking

Lenka Kolarikova 專訪

◎ cw3211025 翻譯 /Original TEXT:http://www.caning.info/inter.php?an=1

Lenka Kolarikova 是 Lupus Pictures 公司的演員,出演過「銀器事件 (The Family Silver)」等片子,以下簡稱 Lenka 。

Anal:觀眾經常問哪些漂亮的女孩怎麼會成為Lupus的演員並且被打屁股。你的情況是如何的?
Lenka:(笑)……我是一個不典型的案例。一個模特朋友打電話給我,說一個準備為Lupus拍戲的女孩因為某些原因在當天早上通知不能參加。他們需要一個代替的人,所以問問我是不是可以演這個角色。我幾乎想都沒想,就答應了。然後急急忙忙趕到現場。

Lenka1

Anal:哦,看起來你期望這次拍攝很久了。否則就不會成為Lupus的演員了。
Lenka:不知道耶,我其實對他們選演員的流程一無所知,而且我也不會跟其他人談到這些。我想是很難的。如果你看看Lupus現在用的演員,年輕、苗條、好看、聰明、還多少要有些演戲的天分。因為很多女生喜歡打屁股,而且為了名氣考量,她們都想做唯一的主角。我的障礙是我戴著牙套。不是大問題,但如果很多女生競爭的時候,任何障礙都會影響結果。所以那天是我的幸運日吧。

Anal:噢,感覺你認為女生被打屁股是很正常的事情。你會在你私人生活裡接受打屁股嗎?
Lenka:當然。我會讓男朋友在做愛前打我的屁股。

Anal:Lupus的影片裏打屁股都打的很重,你在影片裏也被藤條打的很重。談談你和藤條相處的經驗吧。
Lenka:在進入Lupus之前我並不了解藤條真正的威力。我很喜歡男朋友的手掌和其他一些平常人在家裏用的工具。我們沒有買過專門打屁股的刑具。可以說藤條對我來說過重了一點。我不會為了在家裡調情去買藤條的。但另一方面,我並不會非常厭惡藤條,而且我想我還會出演其他被藤條打的角色——只要我覺得是在做真正的藝術,或者是我喜歡的大型作品的一部分。為什麼不呢?

Anal:有人問在這樣的打屁股之後,女生的屁股會流血嗎?會留下終生的疤痕嗎?所以你的經驗,打屁股之後會疼多久,多久才能完全恢復?
Lenka:真正的疼痛是打的當下。之後屁股就不那麼疼了,但大概三天之內都會有感覺。再之後就沒有特別的感覺了,不過在鏡子裡可以看到傷痕。大概要拍片之後三周的時間才能完全消失。我的屁股並沒有流血或者留下疤痕。我不會參加任何造成永久性損傷的活動。

Anal:你怎麼看待Lupus和其他類似公司的區別?
Lenka:Lupus是在所有方面都絕對專業的公司,所有人都熱愛他們的工作。我覺得他們是無可匹敵的組合。

Anal:整部影片拍攝大概要多少時間?
Lenka:一整天吧,大概七個小時。但後期製作大概要1個月。

Anal:你好像喜歡當模特兒。是你的主要工作嗎?
Lenka:是,我喜歡當模特兒。不過不是我的主要工作。我只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做裸體或者打屁股的模特,而且要跟有默契的人合作。因為牙套,我的活不多,所以基本是玩玩而已。我的全職工作是業務顧問。

Lenka2

Anal:哦,業務顧問,聽上去像是很高層次的工作。你怎麼看哪些在網上搜索色情內容的人?
Lenka: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孩,也會上網找色情圖片…(笑)我想他們在做正確的事情——不滿足的欲望會帶來煩躁和消沉。如果我的照片可以幫到他們,我會感到很自豪。

Anal:謝謝。你是個了不起的女孩!最後一個問題:如果你找到了瓶中的精靈,它可以滿足你的三個願望。你會提什麼?
Lenka:難以選擇…我想最重要的是我的家人和朋友都生活的很健康。其他兩個?我想生活在希臘的小島上,太美了…最後一個,我會讓精靈帶走我現在國家的首相,他是個傻瓜,在摧毀我們的經濟。

*****Original TEXT:

Our today interview will introduce you one of Lupus Pictures stars, Lenka Kucharcikova playing at their new movie, The Family Silver. Interview by Anal Wronger personally.

Lenka Kucharcikova in The Family Silver Visitors of caning.info always like to know how it happens a beautiful girl become actress in Lupus Pictures movie and her bottom is hardly spanked. How did it happen in your case?

(Laugh)… Well, i think i am rather unusual case. One day a friend of mine i met in modeling world called me with problem. One girl who should play a role in Lupus Pictures new movie could not participate from some serious reason and withdrew on shooting day morning. They needed an alternate and i was asked if i can play this role. I did not think about it more than a second, i agreed and hurried to the shooting place.

Damned, that looks like you were looking forward for this for long time. Is it difficult to become Lupus Pictures actress otherwise?

I am not sure because i don’t have any experience with their selection procedure. And i didn’t speak with any other girl about it. But i suppose it is difficult. If you see girls in their current movies, all of them are young, thin, well looking, intelligent and with at least little dramatic talent. Still because of large number of girls who are into spanking and of their own fame, they probably have their castings full. My little handicap is that i am wearing brace. Little, but it could be tough for the girl to pass over competition in regular selection with any handicap. So it was probably my very lucky day.

Oups, it feels like you think it is normal for girls to receive spanking. Do you like it as a part of your intimate life?

Surely. I like being spanked before sex with my boyfriend.

Caning.info is about hard caning, there are often plenty of hard canings in Lupus Pictures movies, you received very hard caning in it too. So what’s your relation to cane and those strong caning experiences?

I did not know anything real about the cane before that day in Lupus. I was always fully satisfied by my boyfriend’s hand and other instruments which have normal people at home. We had not ever any need to purchase any special spanking instrument. I can tell you that caning was much harder than what is pleasurable for me. I am sure i will never purchase the cane for using it in home erotic play. On the other side i have no real objections against caning and i can imagine myself i could appear in other roles where i will be caned – if i help to real art work or it would be as a part of large photographic session what i enjoy very much, why not?

Some people ask caning.info if girls’ bottoms are bleeding after so hard spanking or if it does leave permanent scars. So how was it in you case, how long after spanking it did hurt and how long did need your bottom to fully heal?

The most shocking pain was during the caning. After that my bottom did not hurt so much, but i did feel it a little for about 3 days. After that i did not feel anything strange there, but the weals where visible in the mirror. Last of them fully disappeared 3 weeks after shooting. It was not bleeding and it did not left any permanent scars, i would never participate in anything resulting in permanent damage.

What do you think about difference between Lupus Pictures and other companies producing films for open minded people?

Lupus Pictures is company which is absolutely professional at all aspects and all people there enjoy their work. That looks to me as unbeatable combination.

How much time did it take to shoot the whole movie? Just wondering: hours, days, weeks,…?

It was made in 1 day, we required about 7 hours. But the post production took more than 1 month.

It seems you like modeling. Is it your job?

Yes, i like modeling. But it is not my job. I only do what i enjoy, it means posing nude and spanking, because of my braces i am not too requested and also i cooperate only with people who are sympathic to me, so it’s just a pure joy. My full time job is bussiness consultant.

Uff, bussiness consultant? It sounds for me like you are somewhere at higher society – what do you think about people who surf internet for explicit erotic pictures for their pleasure?

Don’t worry, i am just a normal girl who surfs on nice erotic pages too… (laugh) And what i think about your visitors? I think they are doing right and neccesary thing – not satisfying human needs may lead to frustration and depression. And if i can help them with my pictures and apperance in erotic movie, it makes me proud.

Thanks, you are great girl! Tell me last thing: If you find genie in the bottle and he promises you fullfilling of three wishes. What wishes you select?

Tough to choose… I feel as most important if my family and friends are healthy. Other two? I would like to live at some of Greek islands, they are all so beautiful… And last one? Ok, i would ask genie to take away the prime minister of country where i currently live – he is horrible man and damages economy.

專訪S/M 女王Bianca

◎ 原文:David Steinberg/翻譯:郭家珍翻譯,何春蕤校對
 來源:國際邊緣愉虐之戀單元 獨家翻譯
 Original TEXT: Taking Power: An Interview with Bianca Copyright © 1992 David Steinberg

【Bianca(白安卡)是紐約(現在已經轉往俄亥俄州)的一名專業S/M(悅虐)女王。美國的各大都會區都有這類型提供禁忌角色扮演場景的服務業,由工作者和客戶協議內容和底線,然後雙方各自扮演主宰或順從的角色,透過各式各樣的服裝道具角色腳本來滿足客戶的情境幻想和心理需求。如果由女人來扮演主宰的角色,由男性客戶作為性奴隸,特別可以同時滿足好幾種心理需求,例如重現幼年對母親龐大權力的恐懼和想像、創造合理化的場景以便一向被期待強勢表現的男性能,在此片刻扮演弱勢被動的角色,充分揭露並轉化痛苦羞辱中隱而未現的情色刺激內涵,在親身演練禁忌場面中享受終於實現幻想、踐踏規範的複雜強大愉悅等等。】

大衛:你是怎麼進行一個角色扮演的場面?

白安卡:我試著去發現對方的底線在哪兒,搞清楚他們的接受度。人們會想要各式各樣不同種類的東西,但他們不一定真的知道自己要什麼。有時候他們說:「我想要一場口味很重的,我的承受度很高」,但是事實上,他們不一定是要被狠狠地鞭打或者被打屁股,而只是想要佔有你全部的注意力,那才是他們真正的意思,但是你可能沒法從他們說話的方式聽出來,結果你誤認他們想要被羞辱。

所以,做 S/M 女王的首要任務,就是去閱讀對方、找出他們真正要什麼,然後在他們所能接受的範圍之內和他們周旋。當你真的開始和他們連結,開始對他們有點瞭解的時候,你會感覺到和他們心意相通,那種感覺真的很棒!不過,有些時候我就是無法和某些人同步,就是無法連結,那我就盡量混完那一節,我只能這樣。

繼續閱讀 專訪S/M 女王Bianca

認識長髮娃

◎淫妲三代

「什麼時候知道自己是?」是個男人或女人、是個同性戀或者雙性戀,是個異性戀者(這一點,太過正當到不消說的地步,說不定真的很多人一輩子都沒想過「知道」自己是),是個「什麼」,比如說,是個S或是個M。有的時候很難見人就這樣問,實在是因為有時候並不是誰都可以嵌進這樣的問題當中,「知道」的描述彷彿那「是個什麼」一直以來已經是一個被給定的事實,我們只消發現它就像哥倫布發現了新大陸,新大陸總是一直在的。

所以,長髮娃,男(置疑),異性戀(前一個身份置疑,因之這個身分就也順便置疑),SMer、S向認同,但是他討厭被標定,例如就是不喜歡「是個很S的S」這種描述,我覺得很特殊,就像「是個很男人的男人」這種句子,娃的厭惡,其實很多人應該還是會沾沾自喜的欣然接受吧。於是這樣東扣西減地,於是剩下可確認的應該就只有及肩離子燙的飄飄長髮、手臂上的十字刺青之類──也算做一部份關於身份的真相。第一次談話的咖啡店,他話很少,聊天的進行很困苦,或者是我太刻意,當然的收穫是我們還是完成了一些基本認識,基礎資料表列就可以填進更細節的項目:一個英國小留學生、學過音樂又轉讀電腦、迷過黑金屬搖滾,獅子座、待役,痛恨軍隊以及自己即將去當兵的這個事實,諸如此類的重要小事。後來的認識相處裡就發現得更多,其實他也可以不是那麼少話,只是有些話要用騙的,但這時要再問到「什麼時候知道自己是」這種問題就真的太蠢了。

與SM認同有關或無關的其他火花、吸引我注意的一些小小靈光,諸如娃對情緒表達的高度節制,表現出來卻不是所謂S人的高深莫測或者喜怒不形於色,而是看上去就始終那個溫和恆定的樣貌,初見會難以想像他也有發怒的樣子,之後的相處卻會是幾番驚訝他對情緒處理的按捺能量與細緻敏感;與之對應的則是對生活支配情境的感知,「SM只是一種說法,我不喜歡在這個限定的定義下去判斷說誰是誰不是,說到底,支配情境當然無所不在,講倒極端的話硬要說整條大街都是S或M在路上走我覺得也沒麼不可以。」而這個感知落到生活的實踐則是更多高度醒覺的克制,「接觸SM讓我會更加意識到生活中的支配情境,有時候其實是,如果一個人太過投入的進入支配者角色──即使是在SM的模演情境裡,還是會容易讓一個人在日常生活裡變得跋扈。生活中有些人真的其實是很脆弱的──我指的是容易陷入被支配情境的狀況,是因為這樣我更不希望自己在日常生活中變成一個強硬的人。」所謂「強硬」可以是任何最細微的意思,而娃對此的抗拒則到了即使是一般意義下的「男子氣概」也希望能放棄的地步:「其實我對生活中的男性生物常常是很厭惡的哩。」這些厭惡表達在日常生活的小小笑鬧就是有一句沒一句、半認真半模演的「我不是男人」或者「我不要當男人」的隨口說說──實在因為「男人」真的是太不可愛的一種存在了。

常逛SM版的收穫之一就是對這樣的故事格式會相當熟悉:什麼時間發生了什麼事,我偷偷的感覺或者經驗到什麼,後來我就「知道」了、確定了、接受了我是個「什麼」──討厭的是娃不回答這種問題,或者不會說這種故事,「開始時就是在英國混夜店,看到,就開始了。」他說開始玩樂,不說開始一個身份,所謂的SM初體驗是黑死夜店舞台兩側的鐵籠裡關著Dancer,金屬皮衣的意象還有淒厲吶喊的音樂,這個開啟聽來不像是一個性認同的開展、更像是一個生活、生命情調的遭遇,「帶我去的是當時的室友,日本人,吸血鬼,老是穿得全身黑、上頭有華麗地身體軀幹傷口流血的畫面。」混夜店、只是玩,我問到「出櫃」問題他瞬間一臉茫然,像是想都沒想過這怎麼會是問題,「一般人也不會跟不聽音樂的人談音樂吧。就是生活圈的區隔而已啊。」一邊有別於我們熟悉「日系調教」關於主奴位階、性的墮落與靈魂昇華、地獄天堂神聖關係的成套說詞,娃不解這種故作深邃狀的精神喊話,也在另一邊不同於英美酷異傳統那麼明確的戰鬥姿態──沒有那麼的「認同政治」,玩就玩了,精神喊話也只是喊話而已唄。

S養成的契機,則是在英國的初戀女友,抓咬傷痕的情慾誘發,女生偶爾提及自己的強暴幻想,或者真真假假的抱怨娃太過溫柔,但娃說當時其實沒有太確切的SM意識。現在要問「SM是什麼?」之類的問題時,娃已經只肯說「對痛覺敏感」可以算做SM養成的前提或先決條件,徹底回歸感官能力,餘下的所謂守則規範皆略去不提,初戀分手後在 pub遭遇了那個真正「帶他進門」的SM導師是一個比他大兩三歲的小個子台灣女生,「她教了我很多。」我對真正教了什麼興趣不大,倒是注意到他說那些個「教」的情境:「你能想像一個人坐著一個人跪著,跪著那人講的話卻比坐的那人還要重要是什麼情形嗎……?」情慾張力與權力互動的交錯,如同之後被他形容為「很深刻」的之後第二段固定的SM伴侶、兼同居、情侶關係的「個性過份開朗大幅起落」的女友,他說:「如果我裡面其實有兩個我,一個你看到的平常溫和的樣子、另一個粗暴很『S』的樣子,她就喜歡我的凶暴那一面而討厭前面一個我。雖然她會故作哀怨狀的來表達這種不滿,就像一般女生吃醋地說『你幹麻對她那麼好?』,但我知道她其實是另一個意思,是在用這種表達來告訴我她討厭那一個我,討厭那樣的我的形象。──有時候吵架,或者我『必須』兇她的時候,那其實都是我在用力扮演、在討好她的時候哩。」此般愛情場域互動規則的曖昧與意義扭轉、我們觀看S戀人的摸索試探、狐疑與自我不確定的感覺,局外時覺得有些懂有些不懂,情人的「主宰」扮演又其實自覺受控的情態,指不定這個S也有一些「委身」的美好感覺在裡頭流盪,不過這些就都純粹是我們局外詮釋的不負責任發言了吧。

回到「怎麼知道自己是?」的大問題,事實上難以處理的部份應該是那個「是」的內容可以怎麼填充,撇開書報雜誌ㄟ片女性主義者的「男人為何憎恨女人」──那些與「女人討打」的低層次理解幾乎同聲一氣的低層次詮釋,娃說是回到台灣才發現「做一個S」原來是需要這麼多「說法」、這麼不玩樂的事,所謂SM基本問題包括了什麼才算「真正的」S或M、資格或條件規則與內涵那些,尤其在各方網路討論區、SM交友社群的集結場,那些鮮明的「以立場或論述能力」作為進入門檻的社群特色,讓他頗不習慣地也經歷了一段「文化適應」的調適時間:「我在SM版努力爬文了好久好久,竟然有『天啊,原來我一直都不知道。』的奇怪感覺,明明我這樣玩了這麼久,卻像是其實我才『不算是』一個S啊。」當然,從論述中長出行動並不是他的經驗,但如果社群容許我們讓玩樂只是玩樂,SM為什麼一定要先這麼沉重呢?

第一次會面的談話,娃隱約就表達了對「運動」的不解與遲疑,「我就是真的不覺得有這麼大的不一樣」,如同我們都是S或M在路上走,「真正的」SM可不可以單純成為真正的詩人或者真正的音樂人這種問題?成為一個描述而不是判斷,而這些遲疑中間,我所讀到更內在的問題則是:我們可不可能生活就好而不政治呢?

更多的反抗嗎?不當男人、不當S,不往女人認同也不走向酷異變態的戰鬥姿勢,詮釋隨我但生活還是隨他;長髮男S娃,繼續喜歡奇蒂貓或者仍然受漂亮首飾吸引,喝酒玩樂就像看電影哈利波特,都不必然需要讓生活與生命的多層次擺盪,變成一個固定不流動的,身分,真相,之類物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