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13

◎夏慕聰

就要脫光了嗎?軍人說打就打說幹就幹。脫光有什麼難的,我們都是赤條條地來到這世界啊。只是愈脫愈光cb內愈是擁滿。一旁衣冠整齊的主人愈笑愈開朗,彷彿我的每個舉動都一目瞭然。我脫掉內褲時,皺了眉,因為整副雞雞被困在小小的殼裏,它不停想往前衝。
脫光的瞬間,膝蓋特別軟,男人膝下有黃金渴望奉獻給主人。膝蓋著地的那刻,視線內的主人,原本比我矮小的身形,忽然變得巨大。
原來這才是眼睛裏的主人。
原來我變成了狗。
食物擺放在狗盆內,炒飯黃金般閃閃發亮,引人口水滿流,不,是引狗口水橫流。我是人,所以以手就口。我是狗,就該以口就盆。在我引頸伸入狗盆,雙腿胯下堅硬又被阻礙,活生生的證明自己是一條公狗,堅強勇敢的軍犬,低頭嘴巴靠近狗盆要開吃。
忽然後腦勺便被敲了,被主人阻止了。
「沒規矩!竟然沒等到主人說可以吃就自己動作。」
喔對,一隻狗是要等主人說可以吃才能吃。軍隊裏餐廳內的軍士官也是要等到長官說開動才可以動碗筷。現在我已經脫光跪在主人面前成為一條狗,更應該要拿出一隻軍犬應該有的模樣。
「立正!」主人下達了命令。立正,是我知道的立正嗎?聞口令,兩腳跟靠攏併齊,腳尖向外分開45度⋯⋯的那個立正嗎?像隻狗般,跪在地上,我要怎麼立正,怎麼兩腳跟併攏?所有的動作都不行啊!
「不會呴⋯⋯」主人如新訓中心的班長,指導著我的動作,壓著我的小腹,是小腹後縮,我感覺腹肌每塊都緊繃。我的肩膀被主人雙手打開,所以自然前挺,兩肩宜平微向後張。「把胸部挺出來!」我用力在自己兩塊胸膛上。主人的手遊走在胸膛乳尖上,主人似乎相當滿意,主人的褲襠還有微微反應。「手握拳。」主人將我的雙拳擺在雙腿之間。「淫水機啊,流成這樣。」頭正要低下看看淫水雞垂延幾尺,頭立刻被主人雙掌阻止。「頭要正,頸要直,口要閉,收下顎⋯⋯」沒想到主人竟然背得起立正要領,「兩眼凝神向前平視。看著我。」
「汪!」這一聲喊出聲,我自己都嚇到了,竟然用汪汪語回答,彷彿自己忘記自己是人會說人話。
稍息是立正的變形,稍微輕鬆胸膛也不需用力挺出。
「立正。」主人再次下達命令。「開動。」聽到可以吃了,飢腸轆轆,頭往盆內,以口就食。好吃好吃好吃,吃得完全不像個人,主人看得高興,狗也開心。主人不在視線內,狗仍努力地想將狗盆內的食物吃乾淨。
忽然間屁眼感覺疼痛,停下查看,是主人用手指頭探進肛門內。「專心吃飯啊,你吃你的,我玩我的。」上面的嘴巴吃下面的嘴巴也吃。主人一根手指頭探進探出後,第二根便進入。我痛得扭曲身體,嘴巴裏的飯差點要噴出。不能叫,不能張嘴,飯粒就要噴出。「還需要訓練。」
屁眼被主人兩根手指頭開指,cb殼忽然ㄎㄎㄎ的,是主人拿著電動按摩棒震著。痠痠麻麻的感覺從屁股裏的一個點開始連成線形成面,我的頭都貼到狗盆裏,吃飯夾帶著胯下前後刺激,在狗盆裏的炒飯乾淨清潔溜溜時,挨不住的狗屌就在殼內被震噴,我的雙腿激動得顫抖,彷彿用盡力氣把精液通通都射出。感覺有點空虛又有點痛快,茫茫的,血液都流到胃裏,腦袋空空的。屁眼忽然覺得主人手指頭這樣的異物感不悅,我的屁眼企圖將主人手指頭擠出體內。主人將手指頭拔出時,屁眼爽爽的喘息,我才發現主人用手接住了狗屌噴出的精液,「狗狗舔掉。」我從來都沒吃過精液,我理性自然地撇了頭,完全不顧是否惹得主人生氣。主人一掌將精液抹在我的臉上。「你的屁眼還太緊,之後再幫你這個TOP開苞。

軍犬II-12

◎夏慕聰

屁股自慰完的夜晚睡得很深,深到隔日在晨勃引發疼痛以前,我已經醒來,看著雙腿之間,在殼內脹滿的陰莖,今日總算沒有被兄弟整到。「原來你也會乖乖的!」低頭說話,好像自己也會乖乖的。坐在馬桶上,膀胱放鬆,cb撒花似的打在瓷壁上,響亮清澈。正陶醉時,室友學弟推了浴室的門進來,我急忙弓身掩護。「學長,你在撇條喔。我晚點進來。」他退出以後,全身放鬆,糞便通過肛門,擴大縮小,腸壁微微辣辣的感覺好像又回來了。只是昨晚是進入今朝是出來。

清洗屁股,如果不是時間有限,還真想再試試。

集合早點名晨操慢跑,雙腿胯間的每寸都像激活般感覺敏銳。

早上洽公外出營區之際,挑了空閑也算準主人起床後的時間,想跟主人分享這個喜悅。原本以為跟主人報告這件事情,會得到主人讚許的。「才一根手指頭,尾巴至少要兩根吧,我手邊的那根尾巴要三根比較保險。」聽到要三根覺得那個屁眼應該不是一般正常人。

「主人好小氣,也不稱讚一下狗狗。」我在說出口時才發現自己完全不太像自己。在這座城市這條街道上的一個角落,有一個堂堂陽剛的男人在電話裏跟另外一個男人撒嬌。

「好啦,那主人請你吃午飯好了。」

「真的嗎?」喜出望外,說不定有調教。我的褲襠裏狂喜好像還有點濕。

「是喔。」原以為是要到哪個餐廳吃的,結果竟然是中午開房間在平價旅館內。原以為是与主人一塊坐著椅子在餐桌上吃飯或者在旅館房間內坐著吃。

大錯特錯,真的!

依主人休憩的旅館地址抵達,膽戰心驚地經過櫃台,進入電梯抵達樓層,按房鈴,等待主人開門,內心撲通撲通地跳著。

見到主人,開心地一把抱住主人。此刻我才真實感覺到主人是一個身高比我矮小的男性。把頭靠在主人肩膀上,覺得自己是一隻小狗。

享受彼此的體溫,眼睛睜開便注意到床邊走道上已經擺了一個狗盆,裏頭裝了炒飯。「那個⋯⋯」我指了指。

「嗯。哼。」主人僅用了口氣肯定。啊啊啊啊啊,所以我要用一隻狗的姿勢吃飯了!

「喔呴⋯⋯」不聽話的兄弟已經在cb內表達意見。

主人一把抓住我軍服褲襠,墊腳在我耳邊:「狗屌不安分了呴!要當一條狗還穿著衣服幹麼?」主人的意思,我很清楚,現在披在身上的軍裝好多餘。

莫非渴望的軍犬調教就開始了?

軍犬II – 11

◎夏慕聰

11
我對於主人遲遲不肯正式調教有所不滿,戴著cb壓抑著性慾的我幾乎要爆炸了。我不知道主人為何如此執著於狗一定要戴cb,既然要我戴為什麼又不趕快調教,憋得我快死了。
「我是認真覺得狗鎖著好,從幼犬開始就鎖著!從肉體到精神,一一被我控制住!」
「可是主人,我快爆炸了!」
「嗯?『我』,看來你已經到了亂說話的地步了。憋不住,你就屁股自慰吧!」是主人冷淡的回覆。
「我不要屁股自慰!」主人哼的嚴厲,我便知我說錯話了!在主人面前使用「我」主詞,十下打屁股。累積次數已經到了五十下。
放下手機,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走到今日這地步。一開始為SM着迷,為主奴之間忠誠感到佩服,讓自己投身其中。也許我應該只為了爽玩SM,不用搞得很複雜,才不會變成今日營區裏眾多男人在我面前立正敬禮喊著訓練官,而在迷彩服底下的我卻是一隻接受主人種種命令調教的狗,褲襠裏頭拴住慾念的cb時時刻刻折磨著我。該放棄呢,或者像一隻驕傲向主人盡忠的狗。
「屁股太緊的話,會沒辦法放尾巴的!」主人的話還猶如在耳。「一隻公狗的屁股是不能自閉的。除了放尾巴以外,還要能取悅主人。」想到自己的屁股將要放進尾巴和主人的屌,心情變複雜了起來。沒有一隻狗是沒有尾巴的,沒有一隻公狗拒絕尾巴,沒有一個男人想要成為人型犬卻放棄自己擁有尾巴。能夠大聲說出自己是一隻沒有尾巴的公狗嗎?
洗澡洗屁股,刻意將手指頭在肛門口畫圈畫圈,總差臨門一指,無法下定決心。一個男人想當一隻公狗,一隻公狗就要有尾巴。我要尾巴,我要有自己的尾巴。所以我要讓尾巴在屁股上。腦袋裏是主人那句「你不想要尾巴隨著你行走時驕傲地搖晃麼?」深呼吸後,手指頭突破括約肌往自己體內伸。異物感排便感羞恥感蜂擁而上,cb上的鎖頭敲啊敲地。
手指伸到底卡住以後,我已滿身大汗。
好想跟主人報告本日的努力。
想到這,下體忽然一緊,小頭已經將cb殼塞滿。
這樣的精神束縛讓我徹底改變。
好想手指就此抽出來,更換插在屁股裏頭的物品。
好想要就是那一根狗尾巴。

軍犬II – 10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10
報備如廁,好像回到了新兵或者受訓上課期間,因為內急急需得到許可,否則是一個男人身心的煎熬。清晨起床,才脫下運動褲跟內褲想要撇條,看見搖晃的黑色cb,便想起得先向主人報備。手機簡訊傳去,主人一時半刻毫無回應,這時間主人應該還在睡眠中。是要不管命令還是遵守命令,我忽然沒有答案。
還不是非上不可,雖然有些違背自己的生理,但也不是沒有前例。
忍久了就忘了。晨跑時,便便大哥有意探頭,原本已經因為戴cb跑步不適了,更是覺得背腹受敵。
朝食之後更覺得忍耐明顯。口袋裏的手機瞧了又瞧,十點多才得到主人的回訊。
拔腿狂奔,幾乎是邊跑邊脫褲子,以關門坐上馬桶褲子剛好脫下,好像從來沒有這麼暢快。aB內褲上的便痕,黃澄澄地提醒自己的賤樣。我不曉得拍這樣的照片給主人是什麼意思,只是照做。主人回覆他要隨時掌控狗的健康狀況,糞便模樣最清楚。被這樣控制著,我有些充血興奮,「既然內褲髒了,就不要擦屁股了!」主人的每一個字都像是加粗映入眼睛。誰如廁大便完不擦屁股,我,這個中尉訓練官衣冠整齊地離開廁所,唯一差別是我按著命令不擦屁股,直接穿好褲子。這種不潔感讓人加快心跳汗水,還害怕著周遭人等聞到異味。
燜了一整天的下半身,噁心的味道肆溢。
以此抱怨討價還價,又遭來更大的羞辱。
「小狗這麼愛乾淨的話,以後每次大便完要把屁股洗乾淨。」
是每次排便後用水把屁股洗乾淨比較麻煩呢,還是不擦屁股直接穿褲子比較麻煩。想想都很麻煩,不能就用衛生紙擦乾淨就好了嗎?主人麻煩的規矩一樁接著一樁。
我不知道我還可以忍耐多久,尤其是整副老二像是要爆炸ㄧ般,慾望難卸。

軍犬II – 9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9
主人蹲在我前面,伸出食指勾勾。於是我用四隻腳向他飛奔而去。四隻腳?對,四隻腳,我像隻狗一樣。我是隻狗,我現在竟然沒穿衣服脫光光的、裸體,脖子戴著項圈,跟狗一樣的,向主人飛撲。主人抱住我,給我撫摸。主人拍著我的屁股,摸著我的尾巴。插在我屁股上的尾巴搖曳著。插在我屁股裏頭的尾巴?插在我屁股裏?好痛,愈來愈痛!「小狗有乖嘛?」
體內的尾巴像是膨脹起來,壓迫前列腺,撐開括約肌,炸破身體。巨痛,我醒了過來。
胯間感覺溼潤,痛醒卻發現自己夢遺了。一灘精液洒在內褲襠上,濕潤在屁股縫中擴散,有如自己給自己中出。躡手躡腳地處理好自己的窘境,小心翼翼避免吵醒室友,以免讓自己更尷尬。幾歲的男人了還遺精,講來都好笑。而這種事情得跟主人報告,講來好憋扭。
「小狗就是小狗,這種事情有什麼好害羞的。」
「主人……幼犬……」下意識已經在言語上對他稱呼主人,自稱幼犬。幼哪裏幼了!
「如果這種事情都害羞的話,每天排便前要報備得到允許才可以脫褲子!」
「主人……幼犬……」我開始皺起眉頭,「可是不一定有機會或有時間聯絡得上主人啊!」
「那就拉在褲子裏。」主人說起來冷淡。
「主人……幼犬……不要拉在褲子裏啦!」我感覺被羞辱,而在cb裏的狗屌巧巧脹大,讓人受苦。
「硬了?」
「是,主人!」言必稱主人,是我得到歸宿。
「你的夢滿有趣的!已經開始想要自己的尾巴了麼?想在自己的屁股裏插上一根尾巴,讓尾巴搖啊搖的。是不是啊!」當主人描述起了藍圖,卻不經意的讓人驚醒。「你還沒開過苞,對吧!主人要幹你!」
主人的話,聽的耳朵冒汗,脊椎驚恐從尾竄上,已經被cb掐住整副男人引以為傲的卵鳥卵葩,竟留不住屁眼自主權。

軍犬II – 8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8
主人並不打算讓我不戴cb, cb並沒有從我的老二上拿下。大男人胯下仍掛著折磨小玩意。
站在浴室蓮蓬頭下,搓洗頭髮身體,企圖忘記痛苦的根源。每一次的移動,鎖頭碰撞壓克力殼的聲音提醒著這一切。
不敢低頭往下看,一低頭便會抱怨自己為什麼要接受這種蠢東西,讓自己這麼痛苦。
難道自己真的有這麼想當一條狗?真的對於「軍犬」有如此陽剛極致的想像?
莫非愈痛苦愈陽剛才愈男人!
悲傷的龜頭在水氣瀰漫的殻子裡滴初的液體是來自身體或者只不過是誤闖進cb的迷路分子。
大毛巾擦乾身體,準備穿上內褲。伸腿手滑,aB笨重的掉落在濕漉漉的地板上,立刻透明了一大片內褲。嘆了口氣,蹲下撿起。咖搭咖搭的鎖頭撞擊cb,我已經不太像我了。
步出浴室,憤怒的將內褲捲成球丟進洗衣籃。
站大字氣呼呼的盯著籃內委屈的內褲,我沒種多站一會發脾氣,寢室隨時會有人進來,我並不想讓任何人知道我的下體有異物。在鏡子前套上內褲時,我生氣地抓著cb,弓著身體以為可以找出逃脫的方式,以為用力可以拉下cb,卻只是自討苦吃,痛得唉唉叫!
「幹!當什麼軍犬!好好的軍人不當,當什麼軍犬!」在我怒罵自己的時候,房門意外打開,我急忙的轉身背對,用雙手擋住下體。
「呼~訓練!猛男喔!」人官伸手要摸我的光屁股,我連忙撥開,趕緊穿上運動褲。「訓練不穿內褲,真男人喔!」他最後提到真男人的時候,我還虛心得全身顫抖,以為他知道我胯下掛了什麼,才喊我「貞」男人。

軍犬II – 7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期待能在收假回營前跟主人見面解下cb,於是我「懇請」主人在看到訊息或聽到留言時,不管多早能夠給通電話。躺回床上,靜靜等待,直到手機響起,連滾帶爬的跪在地板上接聽主人電話。

主人答應見面,於是我按著約定時間前往碰面地點。

黑行現身時,我才意識到「這個主人」並不高。講話的時候,我還需要低下頭。我雙眼看他時,他似乎察覺了我腦袋裡想的事情。「你是覺得我比你矮嗎?你跪著時不會比我高。」他酷酷肯定的說完便走在我前方一步遠的距離,我只能跟在後面走著。他不時的看著前方對我說話,把我活當成了他的隨身奴僕。

「你不服氣?你現在可是戴著cb,哪個男人會戴著這種東西!只有奴隸才會戴著主人給的貞操帶!」他說的讓我口啞無言。

他大赤赤的走進了旅館,我卻礙於兩個大男人上旅館休息,不想站的離他太近而被誤會。他從櫃臺取了鑰匙便向我走來,他這樣子不就讓大家都知道我是跟他來旅館休息的。

「進了房間,自己要知道自己的身分。」他叮嚀後便開門進房間去。

跟著比自己矮的黑行背後,關上門,便感覺到裡頭空調的寒冷。

「還不趕快脫衣服,發什麼呆?」對方還沒脫光,我倒脫光,這是第一次遇到。

腦袋裏正想著是不是該跪下像小說中描述的人型犬一樣時,他從背包中拿出手銬,將我拉到床沿,整個人成大字的銬在床上。他在我臉上方,冷冷酷酷的神情讓人不自覺的脊椎發涼。

蒙上眼睛後,雙腿之間有雙手在玩弄,小小殼裡的老二被困束的呻吟。

聽到了cb鎖頭被解開來的響亮聲,然後老二整副晾在空氣中的爽快感直撲而上。

我不想戴cb了!我的老二不想再回到cb裡頭了。

被黑行把玩老二。雖然我知道很多零號喜歡愛不釋手,可是這種主控權被剝奪還是讓人恐懼著他每個動作。老二好像被抹上肥皂,咕溜咕溜的被玩弄被清洗被擦拭。

被靜置在床上不知道多久,只聽得見黑行在房間裏走動,電視打開關閉,浴室馬桶螺旋水聲,蓮蓬頭灑落聲等等,開口問什麼時候要幫我解開手銬卻得不到他的回應。

忽然我的胯下像是來到冰天雪地,凍得我唉唉叫冷得我直發抖。

「好冰啊!」抖動四肢卻被床頭床尾銬住的手銬束縛。

等我聽見手銬解開的聲音,正準備伸手拉下眼罩。「我叫你動了沒!」

一直等到他收拾好行李,我才得到解下眼罩的許可。「眼罩拿下來,把衣服穿好。準備退房。」視線恢復,我卻看見雙腿之間的cb原封不動罩住我的老二。

軍犬II – 6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又被痛醒。醒後就沒有辦法忽略疼痛感的入睡,於是爬起床打電話給主人。我想趕快跟他約見面解下cb。可是都是轉進語音信箱,看來是關機。也是,現在已經三更半夜,能醒著的人也是少數。

電話留了言後,開了電腦,打算在俱樂部網站上面再寄一封信給主人。才登入,便有彈跳視窗。「黑行主人要求你使用網路奴禮!本帳號將於一分鐘後進行奴禮設定。」這是什麼?什麼是網路奴禮?「此次登入位置為私人住宅?是/否。」按下「是」,接著被要求電腦視訊鏡頭打開來,按著指示打開。「在鏡頭前赤身裸體跪著以方便電腦設定。」這是什麼啊?想要關掉卻又關不掉。一分鐘之內,我竟然被踢出了已經登入的帳號。

重新登入,又是網路奴禮設定。

如果沒有設定,帳號完全無法動彈,很快就被踢出網站。我認了,這真是麻煩的事情,我打了赤膊後跪在電腦前,以為就能進入下個步驟,可是卻被警告此帳號已經錯誤過多,下次將被鎖住帳號。莫非真的有人在電腦的另外一端監視著,我沒有脫光,就不讓我繼續。生氣的脫掉內褲,跪回鏡頭前,就神奇地通過了。

「黑行主人要求你登入俱樂部網站使用奴禮。」

彈跳出來的視窗,黑的讓我幾乎抓狂。難道以後登入俱樂部網站就要這樣子?腦袋這麼想著,胯下忽然傳來疼痛感,老二在殼裡漲大。光著屁股跪著登入,我竟然就這樣興奮了。

忍著疼痛拘謹感,寫了一封信給主人。希望能趕緊跟主人約見面,解下折磨人的男性貞操帶。

軍犬II – 5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如果你想解下cb休息一下,就來找我吧!」

主人撂下這句話便掛了電話,留下心神不寧的我。汗流浹背,碩大水滴從額頭滑落,十分陽剛。汗水一路下滑,cb殼裡似乎有了霧氣。男性受虐的極致陽剛正映在鏡子裡頭,我深深著迷崇拜著。

我的確很想解下cb,可是我還是沒有做好見主人的準備。在另個人面前捨棄男人的尊嚴,做一條狗的心理建設。

才想到這,電話又響了,讓我急忙著回過神正姿跪好,以為是主人。

是雷啟,算是炮友的人。我們在網路上認識,原本只是以為一次肉體發洩後各不相干,但約了兩三次後,覺得體位合得來就成了炮友。 雷啟還滿MAN的,但上了床就是會翹起屁股給我幹。 這是我喜歡他的地方,幹一個很MAN的男人,總能帶給我成就感。他的來電嚇著了我。我放鬆的躺在木頭地板上,和他聊起電話。他約我吃飯,原本想拒絕的,畢竟吃飯只是藉口,真正目的是為了之後的上床打炮。可是我現在雙腿之間掛著cb6000s,連勃起都不能,怎麼可能幹人!我可是純TOP,要我被人幹屁眼那是不可能的,況且現在老二上面還有cb,我更是不可能脫褲子讓任何人窺見。

席間,我注意著雷啟吃東西的模樣。嘴唇上跟著蠕動的小鬍子宛如跪在我面前替我口交時模樣,想到這,困在cb裡頭的老二便傳來了疼痛。雷啟在吃飯和飯後散步間的明示暗示,我不是不知道,他很想要,我也是。只是我不行,我不能。

他愈要勾起我的性慾,我愈感覺胯下的痛楚。

趁著空檔,手握著整個胯下,像是安撫,希望不要再疼痛了。

「要去你家還是我家?」雷啟開了口。

「啊⋯⋯我明天還有事⋯⋯」我說了個理由,希望他知難而退。我一開始在電話裡頭就已經說了今天只能單純吃飯,什麼都不能做,他就是不相信。

他有些失落的踏進捷運站,而我卻有解脫的感覺。

軍犬II – 4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放假回家,在自己家裡客廳的大面鏡子前脫得精光,僅剩下主人賜予的cb6000s。這個折磨人的小東西已經讓我兩三天不得好眠了。我真是犯賤,才會想要戴上這個限制男人勃起的道具。我一定是鬼迷心竅了,才會好好的男人不當,想去當狗。

「軍犬」,我一定是著了這個犬名的道,才會以為自己也可以成為一隻軍犬,才會動起找主人的念頭,才會戴上顏面盡失的男性貞操帶。

抓著胯下的鎖頭,上下搓動,它依然安穩的掛著,沒有鬆脫的跡象。

電話一響,驚嚇了我。是主人!

接起電話。「⋯⋯主⋯⋯人⋯⋯」我顫抖地說。

電話開頭便是告知主人,現在我的身分與處境。他現在電話這頭的人不是人,而是主人的奴隸、主人的軍犬。「你現在什麼姿勢什麼服裝?」

「幼犬現在脫光跪著,身上只有主人的cb6000s。」我就算是說謊沒有真的裸體跪著,他又怎麼知道呢!這不過是場遊戲,他竟然引我如此認真。鏡子裡的男人,雙腿間掛著貞操帶,跪在地板上,十分下賤。

「還習慣嗎?」

「嗯⋯⋯不是很習慣⋯⋯每天早上都被痛醒。主人,可以不要戴嗎?」

「幼犬就是該被剝奪性的自由。如果你不戴著cb,怎麼能夠提醒你自己的身分呢!」

「男人戴cb實在是太不合常理了!」

「男人?你在主人面前是狗還是男人嗎?」

「⋯⋯」

「不敢回答?」

「⋯⋯沒有⋯⋯我⋯⋯只是覺得⋯⋯」

「『我』?狗只要用了『我』這個主詞就會開始作怪!」

「⋯⋯沒有⋯⋯」

「沒有?你是覺得你身為TOP的自尊受到威脅了吧!」他一舉戳進我心裏。「捨棄你的性角色,才能來到我的世界當一條軍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