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2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離開旅館,準備搭車回營,車站前迎面而來是昔日對我照顧有加的學長。名字只差一個字的原故,他說我很像他另外一個弟弟。「叫你的名字,好像在叫你軍犬噢!」我到旅部報到時,正是他決定要不要再簽下去的時候。他身旁跟著交往多年的女友,他們背後一步遠的地方還有一位可愛弟。寒喧、聊聊近況、更新電話後望著他們離去,那位可愛弟還回頭,看來我們的雷達都掃到對方。我原來以為學長是gay的,但我後來知道他不是。望著學長離去背影,渾厚臀部依舊。同寢室時,學長不穿內褲的男子漢形象,讓人著迷,不過我是對迷彩褲底下的屁股有興趣。

色心一起,雙腿之間立刻有了異狀。痛,奇痛無比。

我在旁邊椅子上稍坐一會。是的,胯下戴著的cb正折磨著我、提醒著我。

剛剛在旅館房間裡頭,寄出照片的瞬間,汗水淋漓。戴著cb洗澡,老二連摸都不能摸,真是格外殘忍,雙腿抹滿肥皂多希望cb因此滑落,可是卻穩穩地掛著。

坐在床沿將頭髮吹乾,手機便響起,是寄cb來的他。

「喂。」我清好嗓子回應。

「我看到照片了。」

「嗯……」尷尬的不知道要說什麼。

「戴上我寄給你的cb,就表示我跟你的地位是不一樣的。」

「嗯……」地位?所以是?

「嗯什麼嗯,不會回答是不是啊。」

「是……」

「你現在是什麼姿勢跟我說話?」

「什麼意思?」

「你現在坐在椅子上?」

「不是。我坐在床上。」

「『我』是誰?你是人還是狗?」

「……」語塞。

「不會回答啊?你找我是為了什麼?」

「……當……軍……犬……」

「那你是人還是狗?」

我要回答什麼?狗嗎?「……狗……」吞沒口水回答。

「狗還會坐在床上跟主人說話嗎?你給我跪在地板上說話!」

我驚慌失措的連忙跪在地板上,依命令將手機轉為擴音。四隻跪趴在地上,頭靠著手機,視線在雙腿之間,我看著透明cb殼內擠壓變形的老二。

現在坐在路邊的我正努力的等著疼痛過去。

軍犬II – 1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軍犬,我開始迷戀上這個辭彙是某個網路BDSM俱樂部的主人寫的一連串調教日記。身為職業軍人的我深深的被日記裡的調教給吸引。這位主人的日記一直都是我放假、洽公空檔必追的進度,一直到這日記系列消失為止。

調教日記消失後,我悵然若失下,我開始匿名進入俱樂部的聊天室。藉著聊天,進行一段段華麗的性幻想。身分的關係,總讓我在想找主人、踏出第一步時,畏懼怯懦。網路上一堆軍犬時,我在俱樂部裡的部落格開了一個帳號,寫起了一些自己的心情或幻想。虛擬的帳號開始認識了一些朋友,其中不乏主人跟犬奴。

我顫抖的在超商取了貨,直奔旅館休息。脫掉內衣時,整個胸膛流滿汗水。

僅穿條內褲時,我抖著雙手拆開包裹。這是來自一個認識很久的主人,他在我的部落格很認真的回答過我很多的疑惑,他也鼓勵著我踏出第一步。我很仔細的想過,如果我真的要成為「軍犬」,他是我最想要的主人。

我試圖透過拐彎抹角的方式問他,他都假裝沒這回事的打了太極。

「把你的手機號碼給我。」有天在俱樂部裡收到他的信件。他直接了當地問了我的姓名與手機號碼。而我也鼓起身為男人的勇氣給了出去。

超商取貨還是我無法給他地址之下的妥協。他寄了一組cb6000s給我,他說這是成為他的軍犬之前的考試。脫下四角內褲,光著屁股研究如何戴上cb6000s——男性貞操帶。

費了一番功夫,滿身大汗後,終於將老二安穩的放入。鎖上鎖頭時,我發現他沒有給我鑰匙,要解開得真的去找他。

拿起準備的剪刀,剪碎了四角內褲,拍好布碎照片。另外拍下戴好cb6000s的下體和穿著aB三角開襠內褲的照片,一塊寄給他……不,寄給主人,然後開始成為軍犬的考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