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小說人氣王:軍犬(M型態)

◎小梅

啊啊,真不好意思拖那麼久。《軍犬》小說角色人氣大票選!誰是人氣王?的投票結果出來囉,第一名就是本書的同名主角軍犬!!!

《軍犬》小說人氣王票選 票數
dt 42
大D 2
大衛 4
小季 2
小威(kuka) 7
李軍忠(S型態、小d) 30
阿司(寵物店老闆) 3
阿金(阿清的狗) 1
阿郎(凰女王的小狼狗) 1
阿福(阿司的狗、狗瑜珈老師) 2
軍犬(M型態) 63
狼狗(人型犬導師) 4
凰女王 29
愛麗絲 4

當初在設計投票時,就猜想李軍忠有很大的可能會得到第一名,畢竟他可是貫穿整整五章劇情的靈魂人物,第一男主角耶!所以就把阿忠的兩個身份分開兩個選項,一個是軍犬(M型態)、一個是身為人的李軍忠(S型態),dt留下來的選擇題,阿忠的BDSM生涯到底要走向S還是M?在故事中阿忠獨自做著掙扎與抉擇,然而讀者希望的是哪一個呢?從投票結果看來,軍犬63票、李軍忠20票,軍犬大勝!!!

凰女王與dt的戰爭也是這次的票選結果關注重點,票選一開始前幾天,凰女王開出漂亮的領先優勢,dt緊追在後,沒想到dt一追過後就一路甩開了凰女王,最後dt以42票大勝凰女王的29票。這個結果也呼應了軍犬得到人氣王第一名,dt與軍犬成為人氣最旺的SM搭檔組合!

作者阿聰在投票開票前有私下向好友透露了一個訊息,在他大魔王的安排下,還有許多篇正在孕育中的故事,他將參考投票結果來安排生產順序,凰女王冠軍的話,就是「鳳凰會」,小威的話是「小威酷卡」,軍犬的話是「赤犬」,dt的話就是「dt」。

嗯嗯……看來我們在《貞男人》之後可以期待《赤犬》的誕生囉!

還沒看過軍犬?PChome24小時購物專區七九折免運費特惠價356元。

◎最新長篇BDSM小說《貞男人》於皮繩愉虐邦連載中,目前已突破50回,阿守又回到夏董身邊囉。

《軍犬》小說角色人氣大票選!誰是人氣王?

看完《軍犬》的雙結局了嗎?小說裡的角色你最喜歡哪一個呢?快來投票支持你心目中最喜歡的那個角色!!!


有參加軍犬Munch的人,在Munch上已經有人訪問過作者阿聰好幾個問題,例如dt為什麼要叫做dt?作者覺得自己最像書中的哪個角色?等等。你有沒有想問作者什麼問題呢?人氣王票選出爐後,皮繩愉虐邦會推出《軍犬》作者專訪,專訪問題現在募集中!將你想問的問題回復留言給我們唷!

  

《軍犬》序,人模狗樣︰SM的起源、謎魅與其他-卡維波

◎卡維波(台灣中央大學哲研所教授)

一、動物角色扮演

軍犬就像警犬是協助軍隊防禦與作戰的狗犬,通常負責後勤物資的防盜,崗哨警戒,巡邏,尋找爆裂物等等;各國軍隊通常有特殊部門負責訓練軍犬。不過這本書講的軍犬則是一種人型犬。

人型犬在最淺薄的層次是人扮演狗。扮演動物在兒童遊戲與遊行表演中十分常見,那是外觀、服裝、道具或動作的模仿。但是「扮演動物」又不同於「動物角色扮演」,後者是深淺程度不一地涉及心理、態度、認同、情緒、習性、語言、互動(關係)、身體變化或改造,而不是停留在外表層次而已。

淺顯程度的動物角色扮演可見於(例如)模仿動物形象與動作的中國功夫,但是這些虎拳、猴拳等等,還同時要求角色扮演者必須揣摩動物的習性、心態、身體慣性、氣質等等。有些宗教民俗儀式或戲劇表演中的動物角色扮演更為深刻,但是並不融入日常生活。然而,在原始部落或初民社會中,因為動物圖騰的信仰(相信某種動物是自己的前世、祖先或親屬),會由於認同動物而使得動物角色扮演經常溢出到日常例行生活中。中國人因為有十二生肖的習俗(動物圖騰的殘留),有些人會自認為有某種動物本性,進而在日常生活中偶而會以動物角色來詮釋自己行為或心理,並且依此與他人互動。有些動物權與動物戀者則以動物的保護者、朋友、親人、戀人、性伴等角色自居,和動物分享心情,或自認與動物互相理解或感同身受;像Freedom to Marry Our Pets Society (人獸婚姻自由權組織)之類的團體即是一例。另外,還有更為深度的動物角色扮演,例如極度認同動物的某些人(有時被稱為「倣獸者」),將自己外觀整型,企圖化身變形為該種動物;像美國印第安虎人艾佛納,美國德州的前博士生Erik Sprague蜥蜴人,英國的Tom Leppard豹人都是知名度較高的。這些人在日常生活中的動物角色扮演(像習性與人類的互動關係等)當然是極為深度的。 繼續閱讀 《軍犬》序,人模狗樣︰SM的起源、謎魅與其他-卡維波

皮繩愉虐邦五月Munch~軍犬趴 (圓滿結束)

null

 恭賀《軍犬》出書!!!皮繩愉虐邦久違的Munch就來個軍犬主題趴體。

 
皮繩愉虐邦將在五月十五日於台北舉辦 Munch,主題為《軍犬》。
 作者阿聰將會親臨現場與讀者相見歡。
 不只簽名,更將現場教授小狗坐姿、站姿。
 無論你是否看過軍犬,都可以來現場體驗一下阿聰大人的軍犬訓練。
 
 什麼是 munch? 基本上是屬於 BDSMer 的聯誼性質的輕鬆聚會。
 詳情請參閱本站「Munchㄅㄆㄇ」

 由於場地限制須先報名。請大家及早報名以免向隅!
繼續閱讀 皮繩愉虐邦五月Munch~軍犬趴 (圓滿結束)

《軍犬》序,我心中的那頭軍犬-端爺

軍犬 封面

《軍犬》
皮繩愉虐邦夥伴,阿聰著。將於2010/4/30正式發售,現在已經開始預購囉!預購資訊請上基本書坊官方部落格查看!

我心中的那頭軍犬-端爺

◎端爺

幫《軍犬》寫序真的是我一件人生大事,因為這部作品幾乎可以說是我在愉虐認同上的啟蒙小說。意識到這一點已經是很後來的事情,最初對我而言,《軍犬》只是一個非常厲害的打手槍材料(當然現在也還是)。當時還是毛頭小鬼的我,只知道如果命令使喚看對方跪著被踩就會很爽,而《軍犬》就是這麼對我的味:對異性戀的、軍人的、所有陽剛符號上的征服情節,就這樣札實地挑動我一根根神經和一次次射精。現在回想起那些深夜時刻,半脫著褲子登錄暗黑堡壘閱讀連載,手忙著顧滑鼠滾軸和兄弟,真的怎樣也沒有想到,六年後的今天這部作品要印成實體書了!也就是在經歷了主奴尋覓調教相處的漫漫長路後,回過頭來重讀《軍犬》,才發現自己慾望的原形,不過是來自當年打手槍那一晚的童話故事。

所謂的「當年」台灣應該是這樣的一個氣氛:「愉虐」這個詞還沒有正式地發展出來、性虐待還停留在暴力和危險的印象,實踐者們只能在幾個特定的聊天室徵友板上找尋伴侶,然後連上BBS或少數香港大陸的論壇分享各種愉虐經驗。悄悄地、隱晦地從這些有限的資源中,摸索出自己的屬性與喜好。漸漸地,許多國外BDSM的文章與關鍵字被翻譯到中文介面,性愉虐的本地理論和概念在爭論和筆戰中被生產出來,皮繩愉虐邦才承襲了這樣的環境氛圍,以一個愉虐實踐的社運團體定位誕生。本書的作者阿聰,不但是這個團體重要的核心夥伴,也是網站上珍貴的情慾書寫作者。他的作品滿足/幫助了社群內許多人的自我認同與幻想,出版《軍犬》無疑是在台灣性少數與情慾的全面解放運動中,一份重要的力量。

阿聰花了很多年才把《軍犬》寫完,他經常笑談很多人無法相信他在寫第一部曲時,完全沒有任何實際調教的經驗(我也很難相信)。我個人的觀察是:《軍犬》從赤裸裸地描寫狗奴調教的快感與高潮,一路寫到一個實踐者的成長經歷,主角心境的轉變同時也是作者本身的,交錯在對自由與限制、解放與束縛的情感糾結裡,追尋被放逐的忠誠。在皮繩之前與皮繩之後,阿聰的作品裡面有著更深的思考,那些帶著悲傷惆悵的、孤獨、迷失、疏離的情緒,或許是來自他對社群的認識,或許是來自連載讀者的反饋。無論如何,看見《軍犬》與社群藉由互動而彼此成長,再投射在自己實踐的生命經驗上,帶給我無比的感動。

因此《軍犬》不僅僅是一個童話故事,雖然它沒有仙女和壞巫婆,也沒有黑暗城堡的地下牢房,它依然確實地觸動了我們內心的一份憧憬與幻想。那些幻想是在皮鞭蠟燭之外的,主從、支配、征服、訓練、忠誠、迷彩與汗水的,一種對完美主人與完美狗奴的崇拜和追循。在阿聰筆下貼近當代都會的情慾細節、男同志圈內圈外那些相愛相幹相虐的人際脈絡,描寫在性與權力的轉換流動中,無關顛倒錯位,爽感決定了一切,有爽就有愛,從中令我們著迷的是身體肉慾與精神愛戀互相驅動的真誠與執著。然後穿越《軍犬》五部曲的生命旅程,我們的慾望可以不用等待白馬王子,不用擁有索多瑪古堡的邀請,就已然在血脈賁張的情緒中得到救贖。

(恕我偷梗)我不得不說,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頭軍犬,那也許是一個內心中渴望被征服的自己、一個懷念或欲求的背影、一個純粹的激情春夢。最後,為寫這篇序,我打了二十三次手槍,謝謝大家。

《軍犬》編輯劄記-基本書坊總編輯/邵祺邁

◎邵祺邁
原始發表處:http://gbookstaiwan.blogspot.com/2010/04/blog-post_13.html

2010年4月13日星期二

決定出版《軍犬》的時候,其實沒有想過我們後來會必須遭逢(或更精確的說,「自找」)那樣多的挑戰,還有驚喜。收到稿子那天只是如常的一個午後,我坐在桌前翻閱著很大的一疊紙,讀著讀著氣血不斷向上湧,只能聽從心底不斷冒出來的指示──「是它,就是它,非要不可了……」

等書正式上市後,細心的讀者將可能發現,《軍犬》封面膠膜外的限制級標章長得不大一樣:一本打開的書,底下還有一個專屬編號。這是我們把書稿送交「中華出版倫理自律協會」評議後的結果。這個舉動其實讓很多出版界或愛書的朋友不解:台灣不是早就廢除出版法了嗎?怎麼還需要送審?

故事有點長,簡單說就是:這一本書的題材相當特殊,是主體性很強的BDSM創作,我們希望讓它「好好的」、平平安安的上市。固然,出版法已經廢除,但仍然有界線曖昧不明且無人能解的分級制度,以及早就過時卻被警察單位視為聖典,虎視眈眈的刑法等惡法。凡描寫涉及「性虐待」,便可直接起訴、移送法辦。

然而BDSM和性虐待是不同的。前者是出於自願的性愉虐實踐,後者則是當事人被迫屈就的性暴力犯行。法律要規範或者糾舉的應該是後者,而非前者。在《軍犬》的世界裡,只有你情我願的性愉虐,而無描寫和鼓吹脅迫他人從事性行為的情節。要為本書分級,須先清楚區分出這兩者截然的差異。

2009年10月,基本書坊的《大伯與我之打娃娃日記》與《突然獨身》兩書與誠品信義店在分級權力上出現爭議,中華出版倫理自律協會的祕書長簡先生,在事發的當天就致電基本書坊,詳細理解了事件的始末,並表達關心之意。事件暫告一段落後,他針對出版業如何看待現行分級制度的議題,細心、深入訪問了我們。當我們得知該協會設有評議委員和制度時,在取得作者同意後,立即決定將本書書稿送往協會評議。理由在於:一方面,這個評議結果,可在未來上市時,作為與書店通路溝通時使用的憑據。也就是說,倘若某些自詡開明、實則保守的書店人員,憑直覺主觀認定這本尺度大膽的書就該藏在倉庫、躲在最角落,或者根本就不該讓它出現在書架上,我們便可以回應:乖乖包上膠膜、貼上自律協會的貼紙,何以不能享有和其他限制級讀物相同的權利,放在架上被成年人瀏覽、翻看?

另一方面也想知道,這個由新聞局輔導成立的機構,所邀請的社會賢達人士,對於性少數與性的多元性,有多少理解、甚至包容的能力?最簡單的一點,若評議委員無法釐清性愉虐與性虐待的差別,或者性愉虐超乎他們的想像太遠,而逕將本書列為「超限制級」,那麼所謂的「社會賢達」不過也只是一群心胸眼界都逐漸萎縮的老頑固罷了。如果這樣的評議委員佔大多數,《軍犬》便極有可能無法以「限制級」過關,而被劃為「超限制級」(也就是屬於評議會裡的「其他」這個分類,內容可能涉及「猥褻」)。若不幸落入這樣的結果,便可以大致推定:我們其實並不身處於一個如政客或媒體所宣稱的言論如何自由如何開放的國家,而是一個從上而下乃至旁支民間機構,都在一種愚昧而無法區辨和理解各種性樣貌的前提下,對情慾(書寫)施行言論管制之實。

這句話沒有說得太重,因為事實有可能就是如此。我們就要把《軍犬》送進去審審看,聽聽社會賢達們怎麼閱讀它、評價它,讓《軍犬》去直接衝撞他們心中可能早已僵固的道德底限,不得不亮出他們的底牌來。聽多了什麼「同性戀很好啊,我們都很尊重」的場面話,這次送上的可是更厲害的BDSM小說,他們還能心平氣和、面帶微笑,說出一樣的話來嗎?

四位委員初評的結果,兩位列限制級,兩位列其他(也就是可能涉及猥褻)。後者的理由是:本書圍繞在性愛的描寫,無文學性、無藝術性,抹煞了人性而彰顯了狗性。因為投票未過半,所以必須再經一次初複評的程序。

我們針對評議意見提出了回應,例如:文學性與藝術性的界定,向來就是個艱難的辯論議題,何人能傲慢地自認有權力對作品下如此的評語──何況是握有權力的「社會賢達+評議委員」?再則,名著《所多瑪120天》的尺度之大,《軍犬》的描寫尚與它有一段差距,何以《所》能夠列於限制級,而《軍犬》不能?是因為《所》書有外國作家加持、《軍犬》沒有?亦或有其他原因?對於評議會所持的標準,我們願聞其詳。

兩週之後,《軍犬》確定評為限制級。編輯部士氣大振,因為終於可以讓它以一種堂皇光明的姿態,與讀者見面。有朋友問:為何不在初評時即控訴評議會的荒謬言論,換取讀者的注意甚至同情?我想我沒有選擇那樣做的理由是,我不擅長示弱或打悲情牌,在鏡頭前揮淚的結果,可能唯一引來的是報導失焦、網友論戰的後果(我實在是受夠那些鄉民們把任何事均導向「商業操作」的不實指控和言語暴力了),而那些,對於我們一心努力的目標──讓《軍犬》光明正大擺上書店架子,不有半點委屈和躲藏──可說毫無幫助,只會燒出一把廉價的鼻涕血淚火。更何況,事情未到最後關頭,如果能夠藉由一再的說明、表達作品精神和立場,讓評議委員理解並且接受,也許可以期待事情並不會向我們所想像的惡處發展。事實證明,這些溝通確是有效的。

我們把評議意見書的摘要,做成貼紙、黏貼在每一本《軍犬》的封面上。內容是:「本書雖有對性器官、性文化描述之文句,情節涉及性暴力、施虐與受虐,但內容多為自願行為,並無暴力強迫,且未涉及犯罪行為之鼓吹。且同性戀的性交描述,雖與一般異性戀的社會價值觀迥異,然就身心健全之成年人而言,仍不足以引起羞恥感而侵害性的道德感情,且亦不礙於社會風化,同時仍屬言論自由表達範疇。故非屬猥褻性出版品。」直接的、大剌剌的呈現方式,朋友形容它有點像「吃月餅讀紙條」起義的概念。但其實沒有這麼悲壯的,倘若出版即是一種「教育」,我們要讓每一位拿起《軍犬》翻看的讀者知道:你現在手上的這本書,曾經經過一番折衝才得以公開面世,如果你已經成年,讀它、擁有它,並不會使你入罪被警察抓;倘若你是BDSM的愛好者,這本書的存在與上市,本身就是一種支持的力量。正視你的情慾,坦蕩的面對它、實踐它,它並不猥褻、也不礙於社會風化。

繼續閱讀 《軍犬》編輯劄記-基本書坊總編輯/邵祺邁

《軍犬》出書囉!預購75折再送限量紀念迷彩名條!

《軍犬》出書囉!
《軍犬》在皮繩愉虐邦,從開始連載到停止連載就經歷了三年。這中間,我們先花了一年左右的時間,跟著軍犬一起從幼犬長大變成犬、在第三部完結看著dt家關上的鐵門悵然若失,然後抱著還有些心痛難過的感情在第四部認識了凰女王。時間推著我們在前進,李軍忠決定退伍,他仍活耀於BDSM圈中,也慢慢走出自己的路;而我們這些讀者們,生活中也都多少經歷了些轉變,有人從學校畢業了、有人結束了一段戀情、有人決定要跟另一半牽手走後半輩子等等等。再回頭看著第五部,dt與軍犬、李軍忠與凰女王這中間複雜的情感糾葛,在人生不能重來的情況下,到底,選擇哪一條路比較好?

然而這一切一切,都在2007年停止連載時戛然而止,在讀者心中留了一抹遺憾。

很高興的是,在2010年的今天,我們不僅知道《軍犬》已創作完成,在靜待三年後更突破性的要出版成書籍並在4/30就要上市開賣囉!在作者阿聰的筆下,《軍犬》是一本可以有機會,可以選擇不同未來的小說。

預購75折再送限量紀念迷彩名條!

軍犬 封面

網路超高轉載 華人BDSM創作絕對震撼鉅著
讀者苦盼六年 驚人結局終於見天
作者阿聰唯一授權 雙結局五部曲豪華完整版

即日起至2010年4月30日中午12:00,活動期間內在,基本書坊GayMap線上商店露天賣場預購《軍犬》並完成付款者, 即可享75折優惠,並獲得「軍犬上市紀念 限量迷彩名條」一只!。

定價450元,特價75折外加5%營業稅=354元。

贈品「迷彩名條」數量相當有限,送完為止。

作者 阿聰
1977年生。曾發行個人誌。為暗黑堡壘故事文庫版版主、皮繩愉虐邦的夥伴。
最新長篇BDSM小說《貞男人》於皮繩愉虐邦網站連載中。

基本書坊編輯對本書分級的說明
有鑒於本書題材特殊,且現行分級法規有關分級之判定界線標準模糊,經常引起爭議,為求慎重、且避免部分有心人士「假分級之名,行監視、打壓特定族群、議題與出版業者之實」,本書於出版前,已先將書稿送交中華出版倫理自律協會進行評議,評議結果列為「限制級(評議字號:書限字第9902001號)」。

換言之,在貼上「限制級」標示且加裝封套後,《軍犬》與其他同列限制級的書籍等同,皆擁有能夠在書店陳列、且被已成年讀者接觸、翻看,和閱讀的權利。

茲將部分評議意見摘要於下,也作為《軍犬》誕生過程中的一筆紀錄。

「本書雖有對性器官、性文化描述之文句,情節涉及性暴力、施虐與受虐,但內容多為自願行為,並無暴力強迫,且未涉及犯罪行為之鼓吹。且同性戀的性交描述,雖與一般異性戀的社會價值觀迥異,然就身心健全之成年人而言,仍不足以引起羞恥感而侵害性的道德感情,且亦不礙於社會風化,同時仍屬言論自由表達範疇。故非屬猥褻性出版品。」

備註
建議各位上露天拍賣購買唷!單本預購優惠,直接購買價新台幣354元,而且買家可以針對交易選擇隱藏交易紀錄,保護交易隱私。若是上GayMap購買,好處是不用註冊帳號也可以直接進行交易!不過GayMap計算5%稅金是採四捨五入,所以每本書會是355元,差價1元。

另外呢,購買三本可以免運費,也可以找幾個朋友一起合購省運費唷!
   

軍犬第五部停止連載一事

◎阿聰

軍犬第一部至第四部遭TT1069站使用者bbs盜轉至該站情色文學區一事,聰某(我)已寫信聯絡該站;但該站管理員似乎有置之不理(或該稱呼尚未處理)。不願意再接受如此無理與無禮對待,軍犬第五部於皮繩愉虐邦連載在此宣佈停止連載。

從軍犬第一部(2003/08/25)於暗黑堡壘連載開始至今遭到盜轉已不計其數,許多好心、處理站務迅速,幫忙撲殺過複製犬的論壇,在此謝謝各位大德。在第四部連載期間,曾一度遭到盜轉而決定停載,但我並沒有這麼做,除了是老鼠屎是少數外,大多數的讀者都願意配合作者我的要求,單純到皮繩或者暗黑閱讀連載。

web 2.0的來臨,為什麼還要把所有的文章都蒐集到同一個論壇裡,用這麼粗魯,不尊重作者的方式。沒有作者名稱、沒有原始連載網址,這應該是目前大多數論壇對待BDSM文字創作或者情色文學的方式,也許在這些論壇、盜轉者心裡,BDSM文字創作與情色文學是可以如此低廉、可以任意拷貝處置;但我與軍犬厭倦被這樣對待。創作被任意、不具名的盜轉,是不是將來出版紙本時,我還得要證明自己是軍犬的作者?在這些盜轉論壇的使用者你們真的如此天真,單純閱讀BDSM文字創作或者情色文學,或者你們只是為了滿足一時的慾望出口,根本不在乎故事內容的完整與否。看待皮繩網站瀏覽者對於軍犬被盜轉反應冷淡,我感到無奈與失望。既然大家都不氣憤,那就不需要再連載了。在軍犬第五部尚未連載完畢以前,我決定停止公開連載。如果有按著規定,著名作者與連載原始網址轉載第五部的地方(雖然我不知道哪邊有這樣轉載第五部),請一併附上此停載公佈。

對於網路文學,應該是開始連載於網路,結束於網路,但因為盜轉,無法再平心靜氣的寫作,再繼續公開連載。盜轉或許是越來越少好的BDSM文字創作的原因,我祝福這些論壇、盜轉者因為越來越難尋覓洩慾文而需要花更大量的時間在茫茫網海裡搜尋。軍犬,未說完的故事期待將來紙本再續。也許是某出版社(這還在尋覓中),也許本人的獨立發行。李軍忠與凰女王、dt與軍犬的故事,我會繼續書寫,直到完成。

軍犬第五部-9

◎阿聰

退伍的前兩年,服役的單位舉辦懇親。凰在工作閒暇之餘,抽空來看我。懇親是讓服役的弟兄親友有機會進入營區探視他們的生活環境,看到她的身影出現在弟兄親友間,讓我有些訝異。她親暱的叫著阿忠,親近我的身旁,手牽起穿著迷彩服的手。附近的弟兄看見一名女子牽起他們平常嚴肅、不苟言笑的連長,紛紛流露出驚訝表情。平日在弟兄面前板著臉、在凰面前平和柔順的我開始糾結複雜,看到她是高興又有點責怪她怎麼可不通知一聲就到,懇親又不探視志願役軍士官。我貼在她耳邊問她怎麼會跑來。她說今天約的奴臨時說不來,沒事就決定過來,門口壓了證件就進來了,我搖頭說衛兵竟然沒盤查清楚是誰的家屬就放行。凰故意穿得很辣,酥胸微露,黑色皮裙披件薄紗披肩,那些阿兵哥跑來對我說連長你馬子很正時,凰回他們什麼馬子,我是女王時,像是被她給強迫出櫃。他們恍然大悟的認為連長之所以如此嚴格的訓練他們,經常操練體能,是因為連長喜歡SM。凰的魅力是比我還大,平日見我如鼠見貓的弟兄,全都圍繞在我跟凰身邊。我只是帶著勉強微笑的臉,看著這些流著口水的豬哥們,對凰提出許多問題,他們甚至玩起了女連長帶部隊遊戲,看得我是頻頻搖頭,被女性連長操練會比較開心嘛。他們開心的玩到連營輔導長都跑來問我凰是誰。讓我非常不好意思的回答。營輔導長開玩笑的跟凰說以後可以常來找我,這樣可以振奮連隊士氣。

「真懷念那段去營區找你的日子。」她貼著我說。我看看她,搖搖頭:「你是把他們當成你的奴隸軍隊來看吧。」語畢,只見凰眉開眼笑:「生活中的樂趣要自己尋找啊。他們看到我也很開心啊。」凰搶了我手上的滑鼠,點開電腦裡的相簿。一張張她跟我、跟弟兄的合照在螢幕上秀了出來。看著以前服役時跟眾弟兄的合照,腦袋裡突然想著或許凰也有她的姊妹群。隨便口問了:「你今天的聚會有幾個女王啊?」
「七個左右。」
「這麼多啊。女王不是很少嗎?」
「你以為女王殿這個大分類是沒人啊。這次還算少的呢。」
「不好意思。」我尷尬的用笑聲掩飾。
「男奴呢?不會比女王還少吧?」
「我算一下。」凰伸出手指頭數數,口裡念著女王來賓的名字,想著所屬奴隸。「差不多有十個吧。」我訝異的看著她。「這樣算來,幾乎是人手一奴耶。」
「是啊,男m太多了啊。你想想我就有兩個固定的男奴,更別提那些不固定的。」
「我好像沒有問過你到底有多少個不固定的?」
話一說完,凰便大笑的身體飄遠。「這是把柄嗎?」我問。裸的她立刻轉過身:「我沒有把柄。」「好好好,你本來就沒有把柄。」
她挑眉:「阿忠,你在講雙關語嗎?」女王的住處還真是到處充滿玄機,她手上不知道從哪變出了馬鞭,作勢出鞭。長條馬鞭的前端抵著我的下巴。我高舉雙手:「我投降。」道歉似乎不夠,還好通電話化解、轉移她的注意力。聽她說話語氣,不是阿郎就是奴隸大衛。
「阿郎嗎?」在她結束電話,我開了口。
「嗯,他來為今天不能來,賠罪的。」阿郎昨晚已經告訴凰,晚上的班調不過來,無法在聚會上伺候女王,讓女王增添容光。
「奴隸大衛會到吧?」
「會啊,他不到,那我今天面子就丟大了。女王沒奴還是女王嘛!」她靠在我肩膀上笑著。
「你不是還有愛麗絲?她也沒空來啊?」
「她晚上是實習女王啊。這是姊妹的聚會,只有男人是奴隸,沒有女奴存在的必要。奴隸大衛今晚依然是大廚,他先去採買晚餐的食材,然後跟準備女王的盛宴。男奴需要付出體力,才能獲得聚會存在的必要。」
「真是一番大道理啊。」我的恭維讓她開心的揮著馬鞭離開,心裡竊笑著真是容易滿足的女王。開了個新檔案,寫起自己準備如何要調教軍奴,邊寫邊回憶著過往的軍旅人涯,那些難熬的體能訓練、不合理的命令與磨練,沒想到這些卻是在軍營以外的地方成為軍主奴喜愛的調教項目。

「你的第一個奴上線了。你要來跟他聊天嗎?」視窗的下方閃爍著凰第一個奴上線的訊息。
「不要。等他自己想跟我說話再說。我才不要主動找他,稱了他的意。」
「他明明想被虐,卻只是在線上出現,想看看我會不會理他。等會他的帳號就會登進登出,企圖引起我的注意。」凰的話說完,便看見他下線然後上線,重複了好幾次。
「真的耶。」
「我當然不會稱他的心。想被虐就自己來找我,跪在我面前,對我說女王虐我。我又不缺奴,想找我虐的奴多的是,不缺他一個。」

凰大四的時候,開始在保險公司當業務,她的主管經理對她們那群新鮮人還滿照顧的。她在他身上學習到很多,但一次女王殿的聚會改變了他們之間的關係。那時的凰還是個新手女王,第一次參加女王殿聚會,一群男奴赤裸的跪在飯店房間門口,額頭貼在地板上,恭迎各個女王的駕到。男奴無臉直視女王面容,但凰卻一眼認出跪在面前的男奴正是自己的經理。即便聚會中男奴們始終是跪姿低頭,但她的經理還是認出了她。聚會後的上班,經理與她便產生了距離。和她同時進來的同事紛紛說她得罪了經理,所以經理開始冷淡她。但凰始終知道不是這麼一回事。一次出外訪談客戶,只剩下她跟他。她一手拍在他的西裝褲屁股上。凰說這對她而言是很重要的一拍。那一拍,經理嚇著的嘴微張著說著:女王。
下班時間,整間公司無人,凰跟經理在他的辦公室,凰要他把西裝褲連同內褲褪去,彎腰、雙手撐在玻璃上。高樓的辦公室裡,她揮著他西裝褲皮帶當作皮鞭,狠狠地在他屁股上抽了數下,直到臀肉紅通。她要他跪下道歉。之後他們變成很要好的一對主奴,事業上合作無間,皮繩愉虐上彼此享受。

「爬得越高的男人,尤其是男奴,在墜落的時候越高潮。他奉父母之命回南部結婚後,一年跟我約玩個一、兩次,每次都很刺激。他現在是高高在上的董事還總經理的,卻喜歡在我的腳下。但因為他已經習慣高高在上,對於拋棄尊嚴這件習以為常的曾經,卻是欲拒還迎,明明內心極度渴望被剝奪面子,卻一再再猶豫。而內在慾望戰勝,跪在我面前,卻又那麼愉虐。一個不敢在女王面前說出自己慾望的奴隸,不值得調教。」
「你沒教他,想被虐要大膽說出來嗎?」
「有經驗的奴還需要我教嗎?我還是新手女王的時候,他已經開始當奴隸了。」
「會不會是因為他是你第一個調教的奴隸,那時候你經驗比較少,所以比較失敗?」
「鬼扯。哪有這種事情。斷斷續續調教的奴隸也是要跟著女王一塊成長啊,我都從新手變成經驗豐富的女王了,哪有當奴隸的還越當越倒退的。」凰揮動著馬鞭。「下次他要是找我調教,先把他屁股打爛不可。要他好幾天都無法坐在椅子上,這樣的痛才會讓他記得想被虐要自己主動找女王。」
「我想他跟以前的他一樣。因為你是主動出擊的,所以造成他跟你的關係,一直都是他被動,你必須主動。」
「哪有這樣的。難道dt當初怎麼對你的,你也就這樣,不斷的原地踏步,甚至重蹈覆轍?」凰此時睜大著雙眼,摀著自己的嘴,像是說中了彼此心底的影子;dt就像是我們之間隱性的第三者,提起他,只會造成彼此的不愉悅。離開了電腦,推開了椅子,往房間裡走去。馬鞭從她手中滑落,她從後方抱住我,她的雙手從我的胸膛撫到腰間,圍著一個小圈圈。「你生氣啦?」「沒有。」我搖搖頭。「時間差不多,我該準備一下,出門去。」

穿了套休閒服,便準備出門。坐在沙發上,赤裸的凰交叉翹著腳,她看著我。「真的沒事了?」她拉著我的手,我牽著她的手搖擺。「沒事。我們其實都知道什麼話題是碰不得的。」她點點頭,拉拉我的黑色運動褲頭。「等等你忘了什麼。」我疑惑的看著凰溜進房間,拎著件紙尿褲出來:「你現在去參加他們聚會不穿尿褲了嗎?」她兩根指頭提著,在我面前搖晃,露出女王般的可惡甜美笑容。
我搖著頭,好氣又好笑,叉腰著說:「不了。他不在了,我為什麼要穿著來假裝他在。我不想再自欺欺人。」
「啊⋯⋯是喔。那我就沒機會幫你穿了。」
「這麼想幫我穿啊?改天我們一塊穿著,開車出去兜風。你覺得怎樣?」
「你從哪看來的玩意。想太多,你穿就可以了,我才不要穿呢。」她嘟嘴說話表情,讓我捧腹大笑。
「你笑什麼?」
「沒有。」
她捏著我腰間的肉。「還說沒笑。那你那些沒用完的尿褲還要嗎?」
「我想以後用不著了吧。你要就拿去吧!」
「好耶!今晚男奴們的制服,我要去多燒些開水。男奴打賞就喝一杯。尿尿就尿在尿褲裡。哇!我現在可以理解阿清那套主奴不應該用同套衛浴廁所的說詞。我現在想到就覺得好興奮。」
「好啦。我該出門了,免得遲到了。那希望你們女王殿聚會愉快囉。我要去參加訓犬區的聚會。」其實只是跟阿司、阿清他們,但面對女王殿,訓犬區輸人不輸陣。我在門口穿好球鞋時,對她說著。開了門,又被她叫住,她欲言又止,像說不出口的什麼。望著她,等候著她開口。
「我希望dt不要回來了。」
看著她如此堅定的對我說,我的表情充滿好多語言。「為什麼?」
「你知道撿到別人家的狗,最後都是要還人的。有人讓原主人直接要回去;好心一點的原主人,就讓寵物決定牠要跟誰走。你、我、dt現在就像這樣的關係⋯⋯dt再出現,我一點也不敢想像會是什麼情況。他會不顧一切的把你要回去,還是讓你自己做決定,你要選擇誰⋯⋯」
「我不能你們兩個都要嗎?」
「愛情與SM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同時擁有的。」
「我不能嗎?」
「你真貪心。」
她雙手捧著我的臉頰,表情像是捧著如此心愛的:「你是你,你已經不是dt的狗,你一定要有這種認知。在成為主人的路上,我覺得你缺乏強而有力的決心與力量。我會是你的力量而決心要靠你自己了。」我們擁抱時,我知道我已經不再期待。因為現在的我已經不再像從前抱著一定會再見到dt的念頭,在我心底或許已經開始相信dt不會再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