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 第三部 -31

◎ 阿聰(經原作者同意轉載)

早餐一並舉行著閉幕式。軍犬的主人身為區主不免如開幕式般需要上台說說話。主人上台前並沒有將狗鏈像交給阿司獸醫般交給阿賢,而是牽著軍犬上台。堅持到最後的人犬除了現場掌聲外,在網站上也將受到褒揚記點。當然可以堅持到最後的人犬,這些訓練成果、功勞都得歸功於他們擁有認真且嚴厲的主人。小季說完介紹僅剩的三隻人犬後,他們的主人,dt、阿清及阿司更是受到熱烈得將屋頂掀翻的掌聲。用餐期間不時的有請教的朋友過來詢問。軍犬乖乖的低著頭喝著賞賜的鮮乳,翹高的屁股、雙腿間搖晃著狗屌、狗尾巴亦是其他人觀賞討論的話題。

一直到走入當初的衣櫃處,軍犬才受到命令恢復人型。我站起來時,阿賢站在dt的身後,我尷尬的不知如何自處。屌還稍稍的勃起。dt吹著口哨:「翻過去,翹高屁股!」我面有難色的望著dt,眼神百般說著主人不要。「怎麼?恢復人型就開始沒家教啦……」額頭冒著汗,眼神避開了阿賢的窺視。

我不該讓主人在這時候丟臉,於是轉了身、翹高屁股。dt手掌用力的在我屁股上留下紅色印記。「沒規矩的狗,這是什麼……」dt捏著塑膠的肛門塞。我在昨日前來時,屁股裡塞的傢伙。「給我大聲請求!」

頭低下,眼睛只敢看地板。「請主人把軍犬的屁股塞住!」

dt看了阿賢。「你有聽到什麼嗎?」阿賢他尷尬的看著dt什麼也沒說。於是dt又用力的揍了我的屁股。「沒吃飯啊,再這麼小聲,回去你就知道!」在dt跟阿賢身後已經圍了一些人群。他們像是看戲般熱烈的討論起來。阿清帶著恢復成人型的狼犬走進。「怎麼啦?」阿清拍著dt肩膀。「要塞進去狗屁股啊!跟他說這麼多幹嘛,直接捅進去。」dt拉開阿清往肛門塞伸的手。「我要他自發性的願意。」

「你可不可以不要再丟你主人的臉!」阿賢突然碰出了這句話。

而像是臨檢攤開雙腿的我聽到『主人的臉』,便管不住自己是否在阿賢面前留下什麼,大喊著:「主人,請把軍犬的屁股洞塞住!拜託主人,軍犬的屁股真的需要被塞住。」dt滿意的用力塞入我的屁股,那個從後庭的疼痛竟讓我勃起。

穿衣服的時候,dt身後的人群才慢慢散去。不穿內褲的穿上外褲,我才注意到阿清身邊的狼犬穿著低腰內褲露著蕾絲的丁字褲,他身上的背心也是女性用品。「眼睛都快凸出來了。想打炮想瘋了!」阿清叫囂著。dt則像是沒聽見般,帶領著我上車。阿賢因為是騎機車來的,所以並沒有搭dt的車。一直到車子開進市區,我才有趴體結束的感覺;屁股裡的肛門塞卻不斷的騷動,這次的調教並沒有結束。我赤裸的跪在dt面前,整整被訓了兩三個小時,針對這次趴體軍犬表現缺失,主人一一毫不留情的指出,希望軍犬可以更努力。跪著的軍犬,狗眼睛視線正對著主人跨下那包,軍犬忽然對主人的跨下產生了著迷。

軍犬 第三部-30

◎ 阿聰(經原作者同意授權皮繩愉虐邦轉載)

  天剛亮的時候,軍犬還瑟縮在一條薄毯,主人已經赤裸的站在牠面前,軍犬被主人踹了踹狗屁股,睜眼乍見主人便趕緊起身,坐姿等候主人命令。主人勾起了軍犬項圈,待主人著了輕便服裝後,牽著軍犬下樓。旅館走道、電梯,有些早起的人們對著主人微笑。雖然陸陸續續有起床的人但還維持犬樣的已經是屈指可數,他們總不免開口誇獎著主人調教有方,主人總得意的捧著軍犬腹胸,笑容和神情在初陽下是如此耀眼。主人牽著軍犬一路往沙灘而去,在草叢間主人允許軍犬排便。「你放便的時間!」當軍犬四肢著地、屁股微微抬高之際,主人說話:「我想我應該猜到了你跟阿賢之間的關係。讓你保留排便的最後尊嚴,沒讓他看見。」狗大便掛在狗屌後方隨著四肢搖晃,狗屌晃、糞便墬落土堆。顫抖的軍犬抬頭看著主人。軍犬脖子上的項圈狗鍊被主人拉著搖晃。「主人的男朋友是可以幫忙溜狗,幫主人照顧狗的。」主人沒繼續說下去,但是一條條排出體外的狗大便堆疊,後腿就快要接觸。主人指著海灘潮起潮落的海。「李軍忠,下去把屁股洗乾淨!」狗腿翻土掩埋。主人第二聲的名字帶著輕輕踢著狗屁股。軍犬後腿肌肉經脈鼓起,隨著狗汪聲成了大聲吶喊,赤裸的我衝向海裡。

  主人牽著軍犬走了一段路,站崗的服務員說著請不要超越此範圍,之後就離開趴體管轄範圍,主人笑著說聲辛苦後,慢慢走回旅館。進了房間後,主人將軍犬沖洗了一次後,將狗尾巴塞回軍犬體內,這種熟悉感讓軍犬不停的繞在主人腿邊。主人勾著軍犬肢幹。「乖。」主人頭一晃,軍犬便知道在牆邊乖乖臥坐。

  主人悄悄爬上床。睡得香甜的阿賢突然遭到dt用身體重量的一壓。「你在做什麼?」阿賢口齒不清的說著,dt爬進被窩,咬著他的耳朵。「不要啦……」阿賢大叫的口氣裡帶著愉悅。被單在他們翻滾間掉落在地毯上,光線明亮的房間,兩具糾纏的男體更具震撼力,有天光之下,阿賢雙腿間勃起的陰莖才看得出是微微右彎,dt筆直的陽具在阿賢雙腿肩摩蹭。

  地板上的軍犬狗屁股裡的尾巴感覺突然變得靈敏,當主人幹進阿賢體內,狗屁股意外的頓了下,尾巴塞進體內的部分進出摩擦著,狗屌順勢勃起。狗屁股竟然跟隨著主人狂幹阿賢進出的頻率搖晃著,狗尾巴填滿了狗體,主人的身體成了軍犬仰望而崇拜的男體。

軍犬 第三部-29

◎ 阿聰(經原作者同意轉載)

  夜晚房間浴室裡,軍犬頭低低的正讓主人給牠洗澡。狗尾巴在抹香皂時拔出了體內,屁股裡空了一塊。主人的手來回在軍犬身上,對疲憊一天的軍犬而言是種享受。主人也為軍犬在趴體上沒讓他丟臉感到高興。當主人抹著泡沫的手指進入狗體內搓揉時,軍犬發出陣陣的低吠聲。拿著蓮澎頭將軍犬身上的泡沫沖掉之餘,主人看見了阿賢站在門口。忽然蓮澎頭朝著他灑水。

  「你幹嘛?」他躲著。

  「看你一副很想被洗澡的樣子。」主人沖完了軍犬,拾了浴巾擦乾後,拍著狗屁股。「出去休息。」主人拉著阿賢進了浴室,關了門。裡頭是他們嬉戲的聲音,不斷的聽著阿賢又是尖叫又是大笑的聲音。軍犬腦海裡全是下午兩個嬉戲的赤裸男體。這應該就是所謂的同性戀吧。知道主人是同性戀是甚麼時候的事?是在健身房還是訓犬區裡的文字,不論如何主人和阿賢的一舉一動再再顯示著主人的性傾向。難怪主人在第一次調教,軍犬尚未成型、站著筆直時,上下其手,甚至到了後來將手指頭插入軍犬屁股裡。想到這,軍犬意外的發現狗屌稍稍勃起。剛剛在浴室裡,主人仍然伸進軍犬體內,軍犬依然很享受。軍犬對著窗戶外頭嗚嗚哀叫,只因為他是主人,軍犬享受著主人對自己的撫摸,應該是這樣。

  下一秒鐘,浴室裡傳出阿賢陣陣大叫。「啊。不要啦。很糗。」「我自己來。」「不要,你不要幫我洗屁股,我自己洗。」

  浴室的門沒多久後打開,兩個赤裸的男人相擁而出。他們激烈的擁吻,呼吸都變得急促。主人壓他上了床,在床上掰開他的雙腿。

  「不要。牠在看。」

  「牠只是條狗,你羞什麼。」主人抬起了阿賢的雙腿。他的肛門似乎早在浴室裡被潤滑過了,主人戴了套子,便幹了進去。這一幕讓一旁的軍犬眼睛瞪得發大,第一次看見男人的屁股可以插入這麼大一根外物,而且聽著他的聲音,他似乎樂於被插入。主人勃起的陽具進出阿賢,他身體有如被填滿般,緊抓著主人。他被主人從後面抱著進入,開著雙腿大赤赤的在軍犬面前,阿賢的肛門裡一根硬屌,他雙腿間亦掛著一根。滿足得不得了。此時的狗屌也似乎硬著,這時候軍犬才發現自己的狗尾巴不在體內,主人沒有插回,忽然間狗屁股裡似乎空了一大塊的空間,虛得很。

軍犬 第三部-28

◎ 阿聰(經原作者同意轉載)

  接近傍晚,太陽西下,海灘染成了一片紅色。靠近沙灘的椰樹下,一爐爐的烤肉架圍著四五人;絕大多數的人犬已經恢復,這是對於第一次參予活動或者第一次四肢爬行者的一個保護措施,雖然每一小時有短暫的休息時間,但避免他們一次體力耗損太多,分配的主人不知照顧又不懂得自己照顧。在傍晚五點時,統一鳴笛,且由阿司領著工作人員做小小的身體檢查,膝蓋手掌有磨破皮的趕緊消毒(雖然活動期間不斷告訴主人們,如果初犬有身體不適情況得通報)心理方面的調適,有專一人員服務,這是避免一些精神狀態無法恢復正常人狀況的。在這些動作都完成後,夜間的烤肉活動才算正式展開。

  五點鳴笛後,仍保持人犬姿態的依然是有,但都屬於有主人的人犬。軍犬是其中一隻。軍犬始終跟在主人身邊,而阿賢始終沒離開主人身旁。在傍晚,太陽將海水渲染了成美麗紅色,主人脫得只剩一件白色Brief抱著阿賢在海水裡嬉戲。

  「不要啦。褲子會濕。」阿賢在dt懷中大喊著。「那就脫掉。」主人在海水潮漲間拉扯著阿賢身上最後一件花色四角褲。阿賢像倒蔥般掉落,四角褲被dt抓在手中。「還我!」他大喊著,又不敢正大光明的站起來搶。

  「軍犬,咬上岸。」主人把褲子丟在軍犬前,那條阿賢的內褲飄在眼前。軍犬猶豫了很久。如果那條是主人身上的,咬起來是沒有任何的問題。只是這件是阿賢的。一般人平常絕對沒有去咬他人內褲的習慣,可是現在主人命令軍犬咬上岸。軍犬還是張口咬了。主人一腳踢了軍犬屁股。「快去快回。」一整個下午下來,阿賢始終跟在主人身邊,主人恩慈的放尿時間,軍犬抬腿小便的糗樣早被阿賢窺得一覽無疑,只差沒有在他面前四肢著地大便了。軍犬很明顯的感覺到主人與他之間有不尋常的情愫在。

  在軍犬咬著四角褲上岸置於海灘椅上後,折回主人伸邊前,頭一抬頭,看見兩個人人影相連,背著太陽的方向是一片的黑影,可是再怎麼笨的人都知道他們兩個正在親吻。軍犬也知道,只是頭一次兩個大男人在自己面前接吻的情景還是第一次看見。阿賢的下體還有稍稍充血痕跡。

  在那兩三分鐘的安靜下,阿賢使壞的扯下主人身上的Brief。軍犬看見主人遭到偷襲,原本要衝上前去咬口;但是主人卻雙手捏緊阿賢的臀,手指頭像是攻陷阿賢的肛門口,讓阿賢急著掙脫,跌倒在海水裡。剛剛白色內褲溼透讓主人的陰莖若影若現,軍犬也不是沒看過,但是跳脫內褲的陰莖卻是微微硬起。那一塊濕了漂浮的陰毛襯托著主人硬直的男體。軍犬稍稍的吞了口水。「這件!」主人脫掉後丟給了軍犬。這是毫無猶豫的咬起,然後衝到岸上。

  一邊和阿賢嬉戲的主人不時還跟軍犬潑起水來。「狗爬式,狗爬式。」四肢難以踩到地的軍犬浮起時不忘主人提醒游泳的姿勢。

軍犬 第三部-27

◎ 阿聰(經原作者同意轉載)

  主人跟阿賢像似兩個互相吸引的個體在趴體上如膠似漆的相處,只差主人沒有將軍犬的狗鍊交到阿賢手中。軍犬跟在主人身邊就是一條狗,即使主人身邊站著在軍營裡只是義務役士官一枚,只要主人在,無論主人身邊有誰,軍犬就是條狗,所有平日的訓練都不可以輕忽。

  下午一場軍犬的表演,只是將在主人院子裡搶雞腿的玩意擺在趴體上。從軍犬生氣的弓起身體,一副兇猛得要跳出撕裂敵人的聲音跟體態,贏得在場所有人的讚嘆。「很好。來。」主人右手招呼。軍犬猛躍,主人閃躲,畢竟是軍犬是用四條腿在移動,沒有像主人般迅速。「來。我手上有你愛吃的雞腿。」主人在軍犬面前搖晃著。軍犬咕嚕的飢餓聲伴隨著咬牙聲,一旁的觀眾彷彿看見了兇猛的大型犬。搖旗吶喊的阿清喊著:「軍犬加油,咬上去、咬上去。對著dt的手臂狠狠的咬上去。」

  那一躍、一追的動作跟真犬沒啥兩樣,觀眾們還不時搓揉著眼睛以為看見了真犬在與dt來往表演。一隻隻被牽著的人型犬無不吠聲讚嘆,崇拜著軍犬的表現,甚至按自內心發誓也要和牠一樣。

  在空中,主人手一放。「咬到就算你的,沒咬到你看著辦吧。」軍犬也算是受過主人多次的訓練。掉落的雞腿很快就被軍犬一跳躍一甩頭間,緊緊咬在狗嘴裡,四肢著地,晃著狗尾巴,搖著狗屌,跑向主人面前,坐姿等著主人命令,說著可以享用。主人愉悅的摸著軍犬的小平頭,極度的讚賞軍犬沒讓他在眾人面前丟臉。「吃吧。」

  汪聲,雞腿掉落在雙腿間,弓起身體,咬食著戰利品。旁邊觀眾則是鼓掌叫好。阿清走到dt身邊:「哇,我真的快以為他真是條狗了。讓我家的狼犬跟你家軍犬交配生小軍犬吧。」主人用力的拍著阿清肩膀:「生你個頭啦。你還以為狼犬真的是母狗啊。」主人勾著阿清肩膀:「去裡面喝個一杯,慶祝吧。」阿清推開:「我家狼犬在表演時,你跑到哪去啦。」阿清看著一旁的阿賢。「原來是去釣底迪。真是太不夠意思,不夠捧場。」主人牽起阿賢的手。「好啦。走啦去喝一杯,頂多我多喝個一杯算向你賠罪。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歡人獸交。」於是主人一手勾著阿清肩膀一手牽著阿賢往大廳走去。
  「軍犬。吃完了再進來。」
  軍犬吠叫。

軍犬 第三部-26

◎ 阿聰(經原作者同意轉載)

  小季一旁弄著狼狗讓真實的公犬亢奮得舉起狗屌,而阿清套弄著狼犬的肛門。「母狗,興奮嘛?」阿清潤滑肛門也不忘偶而挑逗著狼犬被封住的狗屌。「我應該先把你閹掉,好讓你更像隻母狗的。」

  主人看了會,便帶頭牽著軍犬離開。相繼之下一些無法接受的主也牽著奴離開。阿司一旁還不忘提醒這些私下帶開的人要注意安全。主人牽著軍犬走向沙灘,而阿賢一路跟在他們後方。他看著軍犬雙腿間搖啊晃的狗懶蛋,表情有些不知所措,畢竟平日相處的軍官,這時成了眼前的軍犬。主人注意到走向後面的阿賢。「你沒留下來啊?」面對於dt的問題,阿賢尷尬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是因為無法接受狼狗幹狼犬還是因為軍犬或抑是因為自己被dt吸引。「嗯……」他聳聳肩。此時主人跟阿賢聊著也同時注意著軍犬的反應。軍犬有如躲在主人後方,不肯面對阿賢。主人注意到這點。「等會一塊用餐吧。下午我跟軍犬得做個小表演。」他沒有拒絕dt的邀請。他們兩個走得越來越近,軍犬始終在地上甩著狗屌前進。

  早上開幕式的地方悄悄裝換成了餐廳,兩旁長長的中式歐式自助餐,主人跟阿賢裝了些食物、挑了個兩人座,軍犬屈服於桌下,主人偶而丟了肉下來,軍犬趕緊靠過去咬起。主人對面的阿賢不時低頭看著軍犬,甚至學著丟食物下來,不過軍犬始終沒有靠到他腳邊,反倒是伸長舌頭舔起主人腳來。「軍犬。」主人嚴厲的語調要軍犬停止,一邊又跟著阿賢說話:「不好意思,牠可能不太習慣吃別人給的食物。」

軍犬 第三部-25

◎ 阿聰(經原作者同意授權皮繩愉虐邦轉載)

  軍犬一躍,前肢搭上主人肩膀,用背面去面對阿賢。即使是背面,雙腿間屁股裡仍是插著狗尾巴,主人拍撫著軍犬,感覺著牠的不安。「HI你好,我叫阿賢。」他走到主人面前伸著手。「我是dt。」主人和他握起了手。「這是我的軍犬。」主人拍著軍犬的屁股。「我知道……」他尷尬的笑著並站側了身體,想一窺軍犬的正面。那塊被剃了毛陰部、晃著的狗屌,他解開了在軍官寢裡看到的男體體毛消失的謎底。「坐啊。」主人挪了位子給他,並推了軍犬下去,要軍犬在地板上趴好。

  「原來訓犬區主長這麼性格啊。」他這麼誇著。主人笑得爽朗,趴在地上的軍犬頭是抬都不敢抬,怕和阿賢兩眼相交的那刻。「你一個人嗎?沒帶狗來啊!」主人好心的問著。他搖搖頭:「沒時間養狗,等我退伍了,應該會。」主人察覺了軍犬的異處。「你還沒退伍啊。」主人邊講邊扯著狗鍊,軍犬順著主人手勁頭抬起,正視著阿賢。他看清楚軍犬的模樣,項圈上的軍科跟階級引來他的注意,他正準備拾起項圈,軍犬發狂似的張嘴狂吠。主人用力拉扯狗練,嚴厲的怒罵軍犬。主人揮起大手,準備好好的賞軍犬屁股一頓揍卻讓阿賢給擋下。「別生氣。狗總是會對陌生人吠叫的啊。」因為阿賢,主人才放下手。「牠明明知道我在跟你聊天。」

  「別生氣。畜牲就是畜牲,分不清楚狀況的。第一次他當我是陌生人,第二次應該就不會這樣。是吧……」阿賢正準備對dt的狗喊名字,卻不知道叫什麼名字。「……軍犬?」主人點點頭:「牠叫軍犬。」主人的腳稍微踢著軍犬屁股,口型說著:軍犬,不可以這麼沒禮貌。主人拉著狗鍊彷彿要軍犬對著阿賢友善的吠個幾聲。可是軍犬就是不按照主人的命令。

  主人尷尬的對著阿賢笑著:「牠在鬧彆扭……」拉著軍狗耳朵:你欠挨棍子啊。軍犬嗚嗚叫地猛往主人雙腿間摩蹭。「沒關係啦。」阿賢對著主人笑著。「我可以摸摸牠的頭嘛?」主人當然會願意軍犬讓他撫摸。不過軍犬一直不合作,頭左閃右閃的。這些舉動看在主人眼裡是極為不尋常的。

  還來不及處理軍犬的問題,周邊那群圍觀的人吆喝著,像是發生了什麼事。主人牽著軍犬一探,群眾中阿清牽著他的狼犬像是發生什麼事情。

  「各位我現在要調教我的母狗如何跟公狗交配。」當阿清手一揮,順著他的手方向看見小季牽著人型犬的導師狼狗。「沒錯。要學就要學得像。這時候當然是狗老師最適合。」一旁的狼犬身體抖得跟什麼似的。「大家看狼犬多麼興奮。」這時的狼犬是興奮還是緊張,看在不同人眼裡各有不同的解讀。

軍犬 第三部-24

◎ 阿聰(經原作者同意轉載)

  趴體裡除了固定時間響起的休息提醒音樂外都是很自由的,不過除了些希望個別調教的主奴外大多都會參予眾人的活動。阿司每次都會為新主奴們講解狗體的檢查跟注意事項。一隻人犬正攤在地上,一群人圍觀著。阿司在狗毛處抹了大把的泡沫,亮著刮刀,為大家示範剔除狗毛的動作。「OK,如果跟你同組的人犬願意在這次趴體上剃毛的,請來前面領取工具。」阿司對著圍觀的人說著。畢竟這是一個趴體,所有分配的主奴只是暫時的配對,完全沒有受過訓練的主人跟奴隸,即使有接觸過SM也不一定能夠完全的注意到安全。即使是趴體上暫時的主人,大部分的人犬仍願意接受暫時主的剃毛;畢竟一隻隻受過訓練的人型犬以光溜的軀體行走,會讓一些初生犬神之嚮往。通常因為一個趴體的相處下來,暫時的配置結束後,在趴體外都會繼續一小段時間,甚至一直跟隨暫時主。這是趴體的好處,也是一些無狗的主人或無主的狗願意一直參加的原因。

  阿司不時得扯著喉嚨拍著手:「為你的狗剃毛時要特別小心,畢竟有些部位是非常纖細敏感的。不要隨便亂剃,來趴體就是來學習的。」

  主人牽著軍犬坐在一旁和朋友們聊聊天。軍犬只是乖乖的依偎在主人腳邊。一直到狗眼裡看見熟悉的人影在另一端出現。同個營區、學長的文書、人事士竟然意外的出現在趴體上。他穿著一身夏威夷花紋的襯衫海灘褲,拖著拖板鞋悠閒的走著,他意外的看見了自己營區裡的軍官,現在赤裸的趴在一個不認識的男人腳邊,他看見了赤裸、脖子帶著項圈、屁股插著尾巴的軍官,他便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嘴角裡稍微的跳逗;他往這裡走來。軍犬看見他越走越近,越來越不安穩,主人手裡握著狗鍊,原本在趴體陌生人面前坦露無遺並沒有什麼不安,現在所有的動作都不自然,不狗樣了。慌了。

軍犬 第三部-23

◎ 阿聰(經原作者同意轉載)

  趴體每隔一小時便會有區域廣播音樂,提醒所有的主人該注意是否讓身邊的人犬做短暫的休息;一些剛參加趴體的初生犬,體力、忍耐度不是很夠的,可能撐不到一小時便手腳發軟,這時候主人是否細心注意到或者巡視的指導員有無察覺便相當的重要。第一次音樂響起,軍犬對著掛在柱子上的擴音器使命的吠叫,惹得旁邊人的側目,看在主人眼裡竟是相當的高興。主人牽著軍犬一般解釋著用途。「你的體力沒這麼弱。累了,我會注意到……不過,你越來越像隻真狗……這樣是好還是不好呢……」主人停頓、停下腳步,軍犬一臉疑惑歪著頭的看著主人。等不及主人反應,廣播招呼著每位來賓到飯店裡的大廳內。主人蹲下撫摸著軍犬腹部。「該過去開幕式了。」

  飯店大廳的右側佈置成了典禮般盛大的桌椅擺設。一個個舖著粉紅色餐巾的圓桌已經不少人帶著狗進入。牠們或趴或臥坐的在主人腳邊,寵狗一點的,便把牠抱在懷裡。擴音器裡傳出巨聲的撕裂聲,主控麥克風的正努力調整音量。主人牽著軍犬走進了會場。忙了好會的阿司獸醫牽著赤裸的人犬阿福帶著幾位服務員已經將新生犬、無主犬分配好,領著他們進佇會場。麥克風被拍打、呼氣後,小季上了台。簡單的自我介紹後,狼狗被招上了台,小季把對軍犬說的話又說了一次:「你們這些人型犬們要沒有尊嚴的以狗為師,向牠學習,牠是所有人型犬的導師。」牠煞有其事的向台下的人犬們吠叫。聽進心裡的人犬們吠叫回應,整個大廳此起彼落的犬吠聲,坐在身旁的主人們各各面容相視;這陣犬吠聲,像是拉開了趴體的序幕。

  「這次趴體,我們訓犬區區主dt終於出席了,歡迎他上台說幾句話。」語畢,主人將軍犬的狗鍊握把托給了一旁的阿司,衝忙的上台。調整麥克風時,擴音器裡嘶嘶聲作響。「大家好久不見,我是訓犬區的區主dt。」才剛說了兩句,會場的人便以熱烈拍手致意。主人舉著雙手要大家靜靜。「我有好一段時間沒有參加趴體了,廢話不多說,希望每位來賓玩得盡興。」主人向一旁的小季點個頭,正準備走下台時,台下的阿清搶過了麥克風:「dt,不在台上秀一下你的愛犬啊?」主人對著他笑著搖頭:「大家應該都看過了吧。」阿清仍抓緊麥克風:「不一定唷。快點把你的軍犬給叫上台,讓大家瞧瞧。」台下一聲聲整齊的喊著軍犬軍犬軍犬,此時主人的愛犬彷彿成了主角。

  主人在台上拍著手:「軍犬上來。」雙手一攤,台下坐姿的軍犬在阿司一鬆手便蹬著後腿躍上了台,前肢搭在主人身上,僅用區著後腿勉強的站立,雙臀間著小尾巴若有似無的搖啊搖。主人撫摸著軍犬身體。「這是我現在養的人犬。……好好好,軍犬坐下。」聽見主人命令的軍犬便四肢著地,屁股稍微騰空的搖著尾巴。小季一旁說著:「相信軍犬一定受到dt嚴厲的訓練,私底下可以找我們區主好好切磋一下囉。」小季手一擺,主人點點頭便牽著軍犬下台,經過阿清座位時,主人還不忘指使著軍犬咬一口阿清。他縮著腳,一邊說著:你。阿清踹了身邊的狼犬。「你真沒用。主人被咬了也不反擊!」

軍犬 第三部-22

◎ 阿聰(經原作者同意轉載)

阿司跟幾個幫忙的工作人員正為趴在地上的犬做基本的檢查。無論是新報到、第一次參加趴體或者已經參加過數次,只要是無主犬,在入口處便會分道前往,定點定時的有服務人員舉牌,帶領這些在入口處脫光跪好的狗們,將他們帶往阿司獸醫臨時的檢查站。其實檢查項目也沒什麼,指甲、狗毛長度、體型等等做紀錄,然後輸入電腦跟趴體上無狗或者想養第二隻狗主做配對;當然這些動作在網路上SM網站已經可以做。不過當配對配好後,檢查站後方排排坐的狗主們會被叫號出來認領趴體上帶領的人犬,因為配對是使用電腦分配喜好程度,所以大部分參加者在這關就已經可以挑到彼此喜好相同的狗;只有極少數的狗主會中途放棄人犬或者人犬離棄狗主。人犬必須在趴體的集合時間到達參加分配,絕對沒有無主犬在趴體場內到處亂逛;無狗主是被允許遲到,不過遲到的主通常就得孤零零的跟自己認識的朋友聊天,或者演義調教內容。

「阿福,好久不見。」在主人與阿司打過招呼後,主人跟阿司身邊的助理笑笑。阿福穿著寬鬆的工作褲,正協助著阿司登記台上人犬資料。在檢查站入口,人犬必須在桌子高度的平台上行走,一直到分配完才可以到地面。在這一高度上,阿司只要站著就可以觸摸每一隻人犬,後方的狗主們也可以一覽無遺的看見每隻人犬的體態跟外貌。

阿福轉了身,舉了九十度的彎腰。「dt先生,對不起。正在幫主人作登記動作,無法像您行禮。」

主人笑著揮手:「沒關係,你們忙吧。」

主人牽著軍犬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拍拍軍犬因為呼吸而咕嚕起伏的肚子。「阿福是阿司養很多年的『老』狗囉。他在寵物店當店員,是阿司的愛犬。狗鼻子很靈敏。」除了小季飼養的(真犬)狼狗外,其他人養的多年的狗或者優秀的狗,主人都介紹一遍,讓軍犬知道。「你知道以狗為師這句話嘛?你們畢竟是人犬,再怎麼模仿狗也不可能會比天生如此的狗更像狗,所以要以狗為師,不恥下問。」主人的聲音無堅不摧的進入軍犬腦袋,那一波波振幅震盪著軍犬。腦裡一支排列整齊劃一的人犬部隊正隨著狼狗奔跑,隨著狼狗的吠叫聲,作雄壯威武的狗吠達數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