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公寓X皮繩愉虐邦BDSM

When:
2015 年 01 月 04 日 @ 6:00 上午 – 7:00 上午
2015-01-04T06:00:00+00:00
2015-01-04T07:00:00+00:00
Where:
彩虹公寓
台中市國美館附近
Cost:
NT.500

去年皮繩愉虐邦第一次與房間的合作就讓人驚艷不已!
樓梯上的滴蠟與床上的綁縛
還有法國大提琴音樂家的跨界合作
對演出者與台中的觀眾都是一個很不一樣的嘗試與初體驗

而今年演出選擇在自己的房間同性生殖出的另一個空間-彩虹公寓
這也是公寓第一次公開的活動
公寓的空間相對房間大了些
天花板特地請水電師傅裝上了吊環
今年的演出終於可以讓演出者們盡情的展現繩縛之美
而這次也特別保留給女性與LGBT…認同的朋友來體
由於彩虹公寓就是個專屬於女性與同志朋友的空間
也希望更多的女生與同志朋友們有更多機會認識與體驗性愉虐文化
歡迎妳們來認識皮繩愉虐邦BDSM還有彩虹公寓

限女性與LGBT…認同者
(熟識友人不在此限!)

下午場(演出+座談) 14:00 – 15:00
晚上場(演出+座談) 18:00 – 19:00

費用: 500 NTD (附一杯飲品或酒精飲料)

報名請親洽自己的房間
(請攜帶身份證明)
繳費完成才算報名成功

展演作品介紹:

繩縛表演於上世紀中期流行於日本SM情色酒吧。這是真實上演在觀眾面前的感官劇場。表演往往是即興、不事先安排的。觀眾們坐在伸手可及的距離,看著表演者的每個呼吸、每個皺眉、嘴唇的開合,聽著繩師與繩模的低聲對話、喘息、呻吟,感受他們的體溫變化。看她受著種種折磨,壓抑、苦悶的張力形成一種淒美感,與暗潮洶湧的情慾悸動合而為一。因為受苦,而成就了一種昇華的美。

隨著繩縛漸漸受歡迎,乃至從日本推廣到歐美,表演形式也從近距離的小劇場變為大型舞台表演。絢麗精緻之餘,真實情感的直接表達反倒受限了。

藉由小型場地的展演,皮繩愉虐邦希望藉由繩縛表演展現此初衷:在私場域裡結合現場聲響,仿若來到夜夜笙歌的不眠地帶,重新創造痛楚與歡愉的真實世界;在近距離傳達情慾與情緒的流動,帶給觀眾深入心靈的震撼。

表演者簡介:

小林繩霧:2003 於日本東京學習繩縛。2004 年與多位友人共同創立BDSM 支援團體「皮繩愉虐邦」。2011 於東京《冬縛》起於國際場合表演。2013 年出版繩縛教學書《繩縛本事》。多次舉辦基礎與進階的「繩縛教室」。無論在國內國外都是一名重要的BDSM表演者,也是一位不可或缺的繩縛技藝師。

南西:畢業於北藝大劇場藝術研究所,現任皮繩愉虐邦劇團製作人。涉足戲劇、舞蹈、音樂領域表演。2009年加入皮繩愉虐邦後成為該團大部分表演的構思者、導演、與演員,為繩縛表演注入戲劇元素、將表演帶上國際舞台。與小林繩霧多次受邀前往海外演出、參與國內大專院校演講。

黃思農:劇場與音樂雙棲的創作者,歷年在各劇團或藝術節擔任過劇場編導、策展人、作曲、錄像、現場樂手,曾任台北與澳門藝穗節的駐節藝評人,破報與每週看戲俱樂部的特約撰稿。20歲與友人創立再拒劇團,透過劇場創作探索在全球化影響下,台灣性別、身分認同與階級問題。07年黃思農策劃第一屆《公寓聯展》,並發表“微型劇場”宣言; 同年編導搖滾音樂劇《沉默的左手》,以高捷泰勞、法國穆斯林移民的抗暴事件切入,反思東南亞新移民在台處境。
09與10年黃思農分別在台北、澳門兩地演出《漢字寓言:忘》,是一齣結合現場音樂與錄像裝置的反烏托邦劇,獲該年台新藝術獎年度十大。2010年首演的《美國夢工廠》則探討全球化影響下,當代的勞動青年處境,該戲於2012年入選東京藝術節(F/T)“新銳公募”。同年則以無演員的意識流劇場為命題,策劃跨界劇展《接下來,是一些些消亡(包括我自己的)》,該展於2013年入選英國舉辦的世界劇場設計展(World Stage Design)全球藝術家計畫「FOUR at WSD」。 2014年以作曲及樂手身份隨台原偶戲團巡迴土耳其及柏林等地,並參與創作再拒劇團《諸神黃昏》,擔任黃蝶南天舞踏團、三缺一劇團及河床劇團的作曲/現場音樂。

皮繩愉虐邦 簡介:
「皮繩愉虐」四個字是「BDSM」的中文轉譯,而「皮繩愉虐邦」希望自己是一個可見的、運動的、發聲的BDSM社團。對於BDSM的愛好者與實踐者,這裡能夠互相交流經驗,提供資訊、技術、法律、甚至醫藥等相關諮詢服務,也舉辦讓廣大愉虐份子們都可以參與的活動。
對於社群內部,我們希望召喚出「皮繩愉虐」成為身分與認同,建立主體自覺,認識到彼此是休戚相關、利益與共的族群;也以此為基礎,成為提供資訊、打造論述、組織活動、聚集培力的平台。

對外來說,我們希望「皮繩愉虐邦」成為BDSMer的發聲窗口,也是聲援其餘性邊緣身份的戰鬥位置,更是與常態香草性愛社會的交談介面。

彩虹公寓 簡介:
一開始的時候
因為台北的工運友人常來台中辦活動
通常當天往返太過疲累
而想要弄一個可以讓遠地的朋友過夜的地方
那時候只能住在書店
後來有了這間老公寓

一直很喜歡老公寓的簡單舒適的格局
而這個老公寓恰巧離書店不遠
走路五分鐘
由於公寓年過四十
光整理乾淨就花費了一番功夫
最早是藝術家朋友將行動藝術展與舞台劇演出後的道具
從台北運送下來才開始有了傢俱
後來陸陸續續接收了朋友不要的桌椅
路邊撿到的櫃子
二手傢俱行買到的沙發與置物櫃
冬天很想要泡澡而失心瘋買下的檜木桶
這些那些一點一滴
終於有了個樣子

彩虹公寓裡的角落
是曾經停留過的朋友們的創作與擺設
神來一筆
我才知道有種人的浪漫是你該知道你絕不能也絕不該要求什
然而要給你的總會自動的慷慨的全然的就給了
我學習全然的接受吸收與保留這樣的浪漫
你如果來到公寓也一定可以看得到

有部很好看的巴西電影也叫彩虹公寓
電影中一個被女友拋棄的女教師、一個為情所困的男同志和一個被遺棄的未婚孕婦決定展開一段同居的生活
我想我們都有可能有那樣的時刻
會需要一個地方可以讓我們暫時離開暫時出走暫時回過頭重新認識自己
也許有一個可以回去的地方
才讓出發有了意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