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舌吻入新歌 張惠妹新歌 同志國歌

【TVBS新聞 拉娃谷幸 張志旻】

日前因為綠色藝人身分捲入政治口水,在對岸飽受攻擊的歌手張惠妹(新聞、圖片、商品)推出新專輯,同志舌吻、結婚成了MV的題材,張惠妹說,愛是無國界無性別,這首歌,是她過去幾個月來的心聲,特別的是這首歌在同志圈流傳,成了同志圈的國歌。

這是張惠妹的新歌MV,片中兩位男同志舉行結婚典禮、相互擁抱,最後還甜蜜舌吻。新歌名字叫「愛是唯一」,新專輯推出前,張惠妹被捲入政治風暴,張惠妹唱出它過去幾個月的感受,她說,愛是無性別無國界的。

兩位同志獲得親人朋友的支持,共結連理,這一段畫面在同志圈獲得廣大迴響,在交友網站上,有非常多的網友用「愛是唯一」這首歌的歌名當成暱稱,同志圈的朋友們說,實在是因為張惠妹的身分太特殊、太有力量。

張惠妹的身分從族群跨越到性別,用歌聲支持同志,代表的是同志圈不再是社會的邊緣人。

除了張惠妹,國民歌王周華健在專輯封面上也使用同志情侶的合照,結果這專輯在同志圈大賣。敏感的同志議題進入流行音樂,代表的是台灣的社會越來越多元,也更懂得寬容。

硬凹來的8/15第三次Munch活動心得

◎ Tracy

我是Tracy啦

偶然在KK看到皮繩的活動,也不知道自己哪裡來的勇氣,超帶種的一個人就跑去了~。(超帶種是朋友說的啦~)。在捷運站見到了Rania和幾個女生,感覺都滿親切的(尤其是Rania~^_^~)-1。

老實說,我覺得唱歌的地點不大好,除了彼此認識的,其他人都很陌生、不大熱絡的感覺。害我超害羞的,一個人坐在角落邊落寞…(不過其實也沒那麼落寞啦~)。倒是唱歌唱滿盡興的~!!不會有人搶麥克風~哈!(除了一個ㄧ直唱日文歌的…|||)。

我是Tracy啦

女生感覺都滿有個性,很有自己的風格,感覺人都很好相處…(尤其是Rania~^_^~)-2。男生的話,除了Rania介紹給我認識的JOEY.,其他…不是我喜歡的型就是了。有幾位年紀比較大的叔叔…嗯…怪怪…=..=…..(討厭人家在包廂裡抽煙…>”< ...)。 ANYWAY,從沒想過可以遇見同時是SM關係,又是男女朋友的彼此,真的很高興XD!!~當然,一定要感謝一下Rania撮合我跟JOEY~(超愛妳的喔!!)~

我是Tracy啦

“皮繩” ~ 是一個讓人覺得很有學術性的團體(無敵學術的但是在學術之艅,卻又不失親切的氣息~!(什麼東西啊…|||..)。總而言之,感覺皮繩裡的人都很好相處啦…(尤其是Rania~^_^~)-3。很”優質”的團體喔,大力推薦~!!!圈子裡的孤男寡女們,皮繩是你唯一的選擇喔~哈..! (我愛紅娘──皮繩版)

Razor。

◎ Ralph(原作于 2003/6/3)

她全身赤裸著,等待著他從浴室中出來。

水龍頭的聲音停下了,「好了,準備開始吧。」他微微的笑著。

說真的,不管經歷過幾次,她總還是會對這種事情有點恐懼。畢竟,鋒利的東西貼著體表,來回移動,總是會有一定的風險在。不過,這算是他喜愛的一個調教內容吧。

她呢?說真的,分不大清楚。

「來,請把腿張開。」在覆蓋私處的柔軟毛髮上,他開始塗抹泡沫狀的刮鬍膏。然後,用手指稍稍的撥弄被一片白色包圍的下體,泡沫順著他的指尖不斷的改變著形狀。冰冰涼涼的感覺,其實還挺舒服的,她微微的伸展身體,有點懷著罪惡,偷偷品嚐這種觸感。「把手放在我的肩上吧,照例。妳知道的。」抬起頭,他對著她,又笑了笑。

「這樣的景色,其實有點滑稽呢。」她偷偷的想。男人從她的雙腿之間冒出頭來,白色的泡沫正好遮掩住他的下半臉,只露出沒什麼精神的眼睛。不過另一方面,身體的某處因為男人的鼻息而開始不斷震盪,跟笑意衝突的結果,女人的表情變的有點扭曲。

「那麼,開始了。」男人手上的安全剃刀,輕輕的放在女人的恥丘上。另一種冰冷在毛髮與泡沫之間移動,可以明顯的感覺到那堅硬、冰冷、以及恐懼。彷彿全身的的動作被這把刀給俘虜了一樣,女人柔軟的身體開始僵直。

其實男人的動作非常的輕柔,就像是用著刀刃,在撫摸女性一般。極為強韌與極為柔軟的接觸,透過某種精微的控制而達到平衡,柔軟束縛著堅硬,堅硬則吞噬著柔軟。

「有時,性跟死還真接近呢。」男人仍然用著與動作不相稱的散漫口吻,有點類似囈語的呢喃。她的注意力,則集中在刀刃的動作上,無法回應。

「也差不多了,記住,不要亂動,不然很危險。」女人開始繃緊,「來了。」男人的左手,滑向女子私處的入口。沾著一些刮鬍膏與毛髮的碎屑,男子的手開始摩擦著陰唇與陰蒂。

幾乎是沒有間隔的,她感受到體內開始爆出一個又一個的小小火花,每個火花並不熄滅,而是聚集成為一個巨大的火焰,燒灼著她的下體。陰道不由自主的收張,男人的手上,鬍膏慢慢的被愛液稀釋。

可,她不敢動。刀刃停留在她的恥丘上,明晃晃的。

理智刻意維持的僵直,與身體本能快感的蠕動,隨著刀刃的滑動,在交界處不斷的掙扎著。男人大概是著迷於她的苦悶表情吧!手指慢慢的深入陰道之中。

因為突然的入侵,她不由自主大大的抽了口氣,腰部稍微的晃動了一下。他抬起頭,有點責怪的,尖銳的眼神。「小心。」然後,低下頭繼續手上的工作。

她不敢動。用力的像是想把自己釘在椅子上一般。下唇被牙齒咬的蒼白,臉也不斷的變化著扭曲的表情。鋒利的銀白色刀刃,柔軟的血色肉壁,在那注視之下,混合在一起,什麼也分不清了。

但是只有陰道不聽話,仍然吸吮著男人的手指。似乎在吶喊著需要一般,下體傳來類似疼痛的感覺。她忍耐著,試圖控制自己想要狂擺的腰部,下半身因此微微的顫抖。

「快好了。」快感的累積也逐漸到了高峰,男子此時放慢了剃刀的動作,卻開始抽送起手指。她忍不住叫了出來,接著是壓抑著的呻吟。接近高潮的感覺不斷的湧上,那種他曾給過的甜美而漫長的,瀕死的抽搐,越來越靠近。

但是某個「什麼」,像是無形的繩子,綁著她的腳,阻止她前進。

男人把剃刀放下,而她繼續僵直。

「嗯,很好,乾淨而美麗。」他在刮乾淨的無毛肌膚上,輕吻了一下。

他抬起頭,笑了笑,「很好。」嘴角沾著一點泡沫,看來又是那個有點懶散而好笑的表情。摸摸她的頭,「可以解放了!」

於是,她笑了,帶著眼淚,讓她什麼也看不清楚。隨著放鬆,慾望快速的湧上,帶著朦朧的眼睛,她開始瘋狂的擺動著下半身。

《臥房哲學》改編劇作回馬德里表演

中國時報 20040912 高難度動作 請勿模仿

(輯譯:潘罡)以強烈的性愛意象驚動世人的西班牙加泰隆尼亞表演團體「La Fura dels Baus」日前推出了新戲碼「XXX」,根據性虐待大師薩德侯爵的「臥室哲學」(Philosophy in the Bedroom)所改編,接連轟動澳洲、英國等地,掀起熱烈話題後,最近終於回到老家西班牙,將在馬德里的「馬德里劇院」一連演到10月3日,在鄉親的懷抱中,為這趟刺激的性愛世界巡迴畫下休止符。

相關新聞:

塑料膜包裹軀體 前衛劇團上演情色藝術

廣州日報 2004, Feb, 26

當地時間2月25日,在澳大利亞悉尼市Enmore劇院,以大膽的性愛表演而著稱的前衛西班牙劇團“La Fura dels Baus”為其備受爭議的舞台劇“XXX”舉行一個“Photo Call”。圖為在舞台上,女演員索尼亞.施古拉赤身裸體背向觀眾,被同伴特裡薩.維拉裡爾用透明的塑料薄布包裹起來。

舞台劇“XXX”脫胎於性虐待始祖薩德侯爵所創作的《臥房哲學》, 描述一個年輕女子在被一群男子性虐之后自甘墮落,並讓人輪奸其母親的故事。劇中包含著大量裸體(專題,圖庫)演出、輪奸、雞奸、捆綁虐待等表演。該劇曾登陸倫敦、羅馬和威尼斯,目前西班牙劇團正在悉尼演出“XXX”,共有七場。

悉尼演色情舞台劇

2004 Feb. 26

藝術與色情,原來只有一線。向來大膽的西班牙劇團 La Fura dels Baus 的《 XXX》舞台劇,周三在澳洲悉尼公演,四名男女演員在舞台上脫個精光,做出各種露骨性愛動作,有性虐待,有口交,有肛交。這樣一齣舞台劇,沒有爭議才怪。當劇團說這是藝術,要凸出社會偽善一面,批評聲音卻指這是美化色情。但百無禁忌,這齣性愛舞台劇在爭議聲中一次次公演了 。

舞台劇《XXX》已在西歐多國公演,去年在英國倫敦演出時,被如潮的劇評形容為「色情表演」。 本月初,《XXX》搬到澳洲舞台上,先在墨爾本,現在移師到悉尼公演,票價約四百五十港元,電影及文學評級辦公室把它列入「R」級,更向消費者發出忠告:「劇中有強烈性暴力和性行為。」

《XXX》注定有很多性愛場面。因為這個劇本本來就是改編自被譽為性虐待小說開山鼻祖、十八世紀法國色情作家薩德侯爵的《臥房的哲學》,內容說年輕天真的女郎尤金妮亞,在一個過氣色情豔星和她放蕩不羈的朋友影響下,生活愈來愈放蕩,不但沉溺性愛,最後甚至弒母。

舞台上只有四名演員,兩個男兩個女。他們在兩小時表演中,赤著身體裸露演出,做出各樣露骨性愛動作,有輪姦,有亂倫,有口交,有肛交;雖然不是打真軍,但感官上仍然是真性交一樣。演員一邊演出,舞台還加插互聯網性愛內容,如聊天室和一名妓女自慰鏡頭,最後高潮是一幕支解場面,直叫受不了的觀眾毛骨聳然。

這齣舞台劇,極具官能刺激,也極具爭議性。澳洲家庭協會發言人米倫伯格就怒斥內容色情,要求禁演,也有劇評人不客氣指這劇「是美化色情的表演」。

不過,劇團說這是藝術,要凸出社會偽善一面。劇團音樂總監埃斯潘馬說:「我們研究發現互聯網上八成內容有關性愛,但無人說出來,無人能逃避網上性愛,所以我們決定拿它在舞台上表演。」監製里格比也說:「社會上充斥著色情,這劇是有爭議,因為它令我們思想對與錯。」他說尊重各人價值觀,「如果不適合,就不要來」。

《XXX》曾在西歐多國上演,去年才在倫敦惹起爭議,被多份報章批評,有小報更虛報這劇違法,受到蘇格蘭場警方調查。但在一片爭議聲中,《XX》近兩年來已有五十萬人看過,里格比更考慮在紐約上演這劇。

[Succubus週記] 請嚴格地教我吧!

◎epicure

一整週的心情相當地忐忑不安。上週的繩縛課一開始,藤井送了我們三捆繩子勉勵我們好好學。課程結束後,神凪拉了Akaneko說了一些話。兩人看起來蠻認真的,不像是道再見之類的客套話。回家路上,Akaneko說:「神凪要我問你到底有多認真想學?想要學到什麼程度?這樣他比較好教。」

一瞬間的心情很複雜。往好處想,這表示神凪要開始認真教我了。但同時也很失望,心想,難道之前他都不知道我想把繩縛學好,只是半調子地教我嗎?而至於想學到什麼程度,自然是越多越好了,還有別的答案嗎?「說不定並不是每個人都想學整套?如果他把每個人都那麼嚴格地教,也許會嚇跑一些客人吧?」Akaneko猜測。

(很久以後我才突然想通: 就如有人只想學架網站,有人只想學文書處理一樣,並不是每個人都有興趣想學「全套」的。)

於是這一週我苦惱地想到,該怎麼和神凪說呢?我不懂日本人的習慣,不知該怎麼講才得體。「跟他說你想當繩師嗎?」Akaneko出點子。這麼講確實是簡單明瞭啦,但我倒開始遲疑了。說要成為繩師,大有要以此為職志的意味。學繩子、開 SM bar 原來能成為一個職業好好地經營,人生其實還有很多不同的可能 — 這都是我到了這兒後才體會到的事情。一方面羨慕這個開放的社會給予每個人更多的選擇,一方面又覺得對身為過客的我來說,這一切好近又好遠。

最後決定請Akaneko替我解釋:我在日本最多可能再待個四年。在這四年之中,我希望能學多少就學多少,沒有底線地學下去。而我抓住時機說出練了好久的句子「頑張ります、厳しく教えてください(我會努力的,請嚴格地教我吧)!」

想不到我也會有說這種熱血漫畫台詞的一天呀!

神凪大笑,說沒那麼嚴重,學繩子也用不到四年。他拍拍我的肩膀說,「放心啦,你有四年可以慢慢學,時間多的是!」

* * *

不過當天並沒有立刻學到太多新東西,仍以反覆練習為主。大家照常邊練邊輕鬆地聊天。 Asami 在一家脫衣舞廳工作,Miro 和 Yama 有天去看了她的表演。「我看到他們在觀眾中間,所以特別把腿往那個方向張得很開給他們看。結果這兩個傢伙居然都把臉別開耶!」Asami 抱怨。所有人都笑了。Miro 大叫著辯解「一般人這時候都會不好意思的吧!」

今天第一次見到穿著上班族打扮的 Nobu,他正借用 Ishi 當模特兒練習「逆海老縛」— 讓模特兒身體往後屈成像蝦子(海老)一樣的綁法。他說,最近無時無刻不在想該怎麼綁,現在這套是邊開車邊想出來的。「逆海老縛」我在圖片上也常看到,看 Nobu 綁起來還覺得蠻像的。但等到神凪上去示範,才發現厲害的人出手畢竟是不一樣。神凪一拉緊繩子,便讓 Ishi 的身子弓了起來,表現出來的張力是剛剛 Nobu 的試綁所沒有的。

結尾時神凪卻又很不尋常地講了特別多的話。原來是 Asami 另外在 SM 店裡工作,一次與客人玩時受傷了,自己一個人到醫院去。醫生問她發生了什麼事情,她一五一十托出 SM 遊戲的項目,被醫生好好地唸了一頓。神凪說了不少,一方面是說到安全的重要,但也說,即使再小心,難免有出意外的可能。這時應該要負起責任,陪對方到醫院去。「有很多人因為各種原因,不能讓自己玩 SM 的事情被曝光。」有的可能是怕工作受影響,有的是瞞著另一半偷偷出來玩。「但是自己做的事情,就得要負責才行。」後來才知道,其實 Nobu 就有在外面玩出了意外,而得瞞著妻子的記錄。

一週又這麼過去了。期待下次緊縛課的來臨。
繼續閱讀 [Succubus週記] 請嚴格地教我吧!

[路透社]涉及虐囚事件的美情報士官被判刑八個月和降級解職處分

[路透巴格達電] 第一位因為阿布格瑞比(Abu Ghraib)虐囚事件而接受軍法審判的美國情報士官周六被判刑八個月及降級、解職的處分。

現年24歲的克魯茲(Armin Cruz)士官對涉嫌於去年10月25日在位於巴格達附近的阿布格瑞比監獄虐待及密謀虐待囚犯的罪行承認有罪。庭上也接受他的認罪請求。

克魯茲是第一位接受審判的情報士官,他的案子一直特別受到注目,因為五角大廈始終堅稱虐囚事件僅是少數叛逆的憲兵私人的行為,而不是情報人員所下的命令。

審判法官問被告為何會做出此犯行,擔任軍方情報分析官的克魯茲答道,「並沒有很好的理由。」

克魯茲是4月間傳出監獄虐囚事件造成全球譁然而被起訴的八人之一,同時也是第二位判刑確定的案例。

–編譯 張敏惠;審校 柯安琪

[聯合報]女軍官 慘遭網友SM

◎記者張榮仁/台北報導

一名甫分發到軍中單位的少尉女軍官與男網友到賓館開房間,被男網友以按摩棒及衣架等物折騰,並強迫發生性關係,女軍官認為受辱而向警方報案指遭性侵害,案由警方偵辦中。

台北市警松山分局接獲女警隊通報,根據女軍官提供男網友IP追查,鎖定特定對象,近日內通知這名有SM特殊性癖好的男網友到案說明。

才從軍校畢業的少尉女軍官告訴警方,日前她從高雄左營到台北出差,到台北市忠孝東路4段一家網咖店上網查資料,大約清晨4時左右,打開「即時通」掛網,和一名久未謀面的男網友,在聊天室不期而遇,雙方於是閒話家常,聊起天來。

當天清晨七時,男網友騎機車到忠孝東路網咖店找她,並載她到台北市八德路「兩人世界」賓館投宿休息。女軍官說,她和男網友去年11月間在網路聊天室認識,先後見過三次面,有過性關係,因此男網友提議載她到賓館休息,她不以為意。

女軍官說,進房後,她盥洗完畢上床準備休息,男網友突質疑她「劈腿」結交別的男子,她告訴對方兩人並不適合,而且她有認識男性朋友的自由;男網友聽了後,從床上起身,以大腿壓住她的背,拿預先準備的衣架抽打她的臀部和腹部,還揚言打斷她的腿。

女軍官說,她害怕男網友真的對她不利,被迫屈從配合他以按摩棒等道具發生性關係,事後她穿好衣服逃離賓館時,對方搶走她的行動電話,抽出SIM卡還她,才放她離開。她下樓後打公共電話向友人求助陪同到國軍松山醫院驗傷,報警控告男網友性侵害。

【2004/09/11 聯合報】

Succubus遊記

★ 妮可(內容應該會有很多地方跟epicure雷同,因為是他和Akaneko帶我過去的。)

サキュバス是一間精緻、有自我風格的SM bar。每個月舉行三次的緊縛講習會,時間是星期三晚上九點到十二點。待在日本的這些日子,每個星期三我都會過去^^。星期四是M night,M女不用錢 M男則是2000日幣。不過,星期四我還是付費進去,難道我不能裝M女嗎>< ? 不知道該如何寫這些日子發生的事情。每次去都待了很久,大約晚上八、九點過去,然後待到早上四、五點有電車才離開。雖然在 Succubus 發生了許多有趣的事情,不過要把這些化為言語,對我而言難度還是頗高。

星期三

asa01.png

我和epicure、Akaneko約在池袋車站西口,時間依舊是七點十五分。去吃了很豐富的晚餐,就往 Succubus 出發。我們到的時間早了點,大約八點多就到達。因此先坐在沙發區聊天。大家見面不論是否熟悉,總免不了閒聊幾句。

epicure幫我對他們做介紹:「這是マヤ,她和我一樣都是台灣人。」有人問我會不會日語,我回答:「私は日本語を全然できない。」(我完全不會講日語)。Akaneko和其他的日本朋友聊天,聊得很愉快。不過我聽不懂…,有點恨自己為什麼不在台灣把日語學好(笑)。

接下來,我看見在右邊的角落有一對couple,女生原本是換上白色的睡衣。或許是因為不方便的關係,後來又改為上空、穿著可愛的粉紅色小內褲。她的男伴把繩子遞給她,她開始自縛。過程我並沒有看得很仔細。後來那女生把繩子固定好,就成了V字型的吊。然後,那女生翻了過去,成了頭朝下的水平倒吊。真的很厲害…,我不知道該怎麼去形容XD

我不知道怎麼做才是最好。我做得也不好,但是我會努力學習。九點到了,大家圍成一圈聽神風講話。在緊縛‧蜜の世界有分級的大概介紹。不過我知道我是初級的!!(18日,神風說 epicure是中級。)

在練習最基礎的後手縛時,我竟然有將近十個小細節沒有注意到。看來,在台灣依樣畫葫蘆,把葫蘆都畫變形了(汗)。epicure把Akaneko借我練習,Akaneko說我比他溫柔。我開玩笑的對epicure說:「她是我的了!」。epicure一直納悶的喃喃自語:「為什麼呢...」(笑)

後來Akaneko幫我問另外一個男生,問他可不可以借我做練習^^。就稱他為C君吧!就這樣借到了C君,陪我練習簡單的後手縛。Akaneko幫我問對方的感受如何,對方說可以再緊一點。C君說他喜歡更緊的感覺,看來我太溫柔了:P。

不過,之前陪我練習的那位女生 Asami 說:「現在她覺得緊縛度剛好,不過每個人對繩縛的感覺和需要有所不同。」果然是這樣沒錯。很快的,三小時就過去了。epicure陪我留了下來,接下來的那些時光,大部分是和epicure在聊天,還有看SM的雜誌。

後來,C君來問我要不要綁他,我也答應了。原本只穿內褲的C君把內褲脫掉,變成全裸。我有點傻眼,也發了一下呆。epicure問我什麼時候把對方的褲子脫掉。我說,是他自己脫的。(汗)

簡單的後手縛綁好了,當我要把繩子拆掉的時候,C君說不要,就這樣綁著就好。忘了是誰跑來幫我,合力把C君綁在角落的柱子上,還有M字開腳。(笑)又跑出一個路人甲(好像是YY),拿夾子給我。之後的時光,充滿玩樂的氣氛。

C君對我說了一句話:「請…」,不過我聽不懂。後來經過很多人的翻譯,原來是「請看我的肛門」。 epicure對我說,如果不喜歡,不用勉強。我回給他一個微笑。之後就OOXX……忘了 XD。


不知道為什麼,神風老愛拿著鞭子四處打人,這是因為S的本性嗎?今天我剛進到bar,就看見神風和Sam用鞭子在打Sam的女奴Mico。神風和Sam的鞭子落點都很準。果然,叔叔有練過......

繩縛教學課內容大部分都差不多,大家都在練習已經會的內容。epicure原本要教我比較進階的綁法,就是後面是菱形結的。在緊縛‧蜜の世界的第七個。後來神風叫我把基礎打好再繼續。不過隔天Akira女王教我了,我也學起來了。(笑)

MiRo跑來問我要不要一起玩,我跟MiRo說猜拳,輸的被綁。不過…我猜輸>< MiRo卻很得意。(恨)不過MiRo綁得很好,左右兩邊的鬆緊度都差不多,而且不會有不舒服的感覺。後來MiRo也讓我做練習。這樣的感覺挺不賴的。

星期四

asa02.png

星期四是M night。這天我倒是自己一個人過去。Akira 很熱情的招待跟照顧我。我聽見神風用日語跟旁邊的人介紹我(得意貌)。Akira 問我要不要練習繩縛,我說好,Akira就叫吧台主人「蓮」讓我做練習。就這樣欺負了可愛的蓮^^”。Akira 有教我比較進階的綁法,因為之前已經看大家綁了很多次,所以就依樣畫葫蘆,不過還是有很多小地方做錯。Akira很仔細的教我,不過同樣的綁法綁了幾次,就有點厭倦,也有點膩,可是還是綁不好。

星期五

星期五,沒有特別的活動。但由於隔天是假日,人也不少。大家在一起就是聊天居多,聊著聊著就各自玩起來了。我看見神風他們在玩飛鏢,也跑去說我要玩。不過,我輸了QQ”。神風說輸的要被打三下,只好…乖乖的…(恨)

後來讓YY試綁了一下,NIKO建議我把內衣脫掉,YY倒是建議我去換上水手服。我就換上了粉紅色的水手服,感覺自己很卡哇伊。裡面有放很多衣服,可以讓大家做為更換,有很多套的水手服,還有護士服。

實際體驗過,我才了解,為什麼同樣的綁法,需要一直重複的做練習。雖然說外表看起來差不多,可是實際感受差蠻多的。也不是說YY綁得不好,不過YY綁得左右鬆緊不太一樣,有點不舒服。(笑)

這個晚上,神風倒是玩了針刺。在台灣,我只買得到23跟24號針。他們所使用的針是22號針,比較粗一點,也比較痛。神風帶上無菌手套,在乳頭的地方穿上三枝交叉的針,變成一個米字形狀。還有乳房的部分,也使用不少針,總共約用了將近二十枝針。雖然我也玩過針刺,看到別人玩,還是替對方覺得痛。

25日.星期三

今天和YY一起過去,我練習了Akira上禮拜教我的綁法,要繞背後的菱形時,還是會忘記怎樣繞。我問神風,他很仔細的教我:「這樣…這樣…然後這樣…懂了吧!」我點點頭。後來神風說:「把這個地方拆掉,自己再做一次。」然後偷打了我一下…泣…好痛…記仇記到台灣來…O亨!

時間過得很快,三小時又到了,YY也先離開了。不過Akira來了,看到Akira我好高興。一個人在還是會寂寞,畢竟是異鄉。愉快的旅程告一段落,又該回到正常的軌道了。什麼才叫正常,我不知道……。

[時報週刊]江承澐扮SM女郎 出寫真

◎報導/趙佳美 攝影/楊彩成

在走過風雨後,「台灣第一社交貴婦」江承澐又水噹噹現身了。這次江承澐再復出,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不但簽約演藝圈經紀人,同時還接下瘦身代言廣告;最勁爆的是,一向給人嬌滴滴形象的江承澐,也有機會以冶艷的SM女郎造型復出,顛覆以往的貴婦形象。

江承澐這次重新出發,多家廠商都爭取她來代言,不過在經紀人方經涵的安排下,已經決定先為一家日本進口的高纖瘦身產品代言;另外給女性服用的飲品廣告也在洽談中。據了解,江承澐代言這兩樣產品的價碼,都各在五十萬元以上,行情不輸給當紅藝人。
繼續閱讀 [時報週刊]江承澐扮SM女郎 出寫真

[聯合報]議員有歧見 同志遊行取消

有人支持舉辦 王世堅則直言反對公家出錢 同志團體:11月6日,我們自己來

記者李光儀/台北報導

一年一度「台北同志公民運動」又將登場。不過去年非常轟動的「同志大遊行」今年已不復見。

台北市政府民政局和同志團體表示,因為預算審查時,部分市議員強烈反對,所以取消此一部分。不過同志團體也說,11月仍然會自己辦同志大遊行。

今年的同志公民運動,是由台北市民政局和「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合辦,主題是「同志製造,製造同志」。活動內容共分成四大主軸,第一個是蚊子電影院,第二個是同志文化在台北的影像暨藝術展,第三個是認識同志的教師研習座談,第四個則是製作並發放「認識同志」手冊。

今年不辦「同志大遊行」,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理事長李明照解釋,是因為活動規畫時,民政局官員以「部分議員對遊行有意見」、「指責大遊行時有人袒胸露背,奇裝異服」,所以希望能取消遊行。而此一說法,稍後也由民政局官員證實,不過民政局不願說明是那位議員表達這個看法。

據了解,民政局去年要編列此一預算時,的確有部分議員大表反對,甚至準備將這筆預算刪除。當時反應最激烈的民進黨籍市議員王世堅表示,直到現在,他還是反對用公家預算,舉辦這樣一個活動,因為「假如公部門編預算辦同志活動,那衛生局每年編列這麼多預算防治愛滋病,又是為了什麼?」

王世堅又說,馬英九辦這個活動,完全是「做秀做過頭,為了選票」,如此「怎麼教育下一代,同性戀是不對的行為」。

王世堅又強調,去年同志大遊行時,許多同志「當街摟抱」,假如是一般異性戀者「早就因為妨害風化被抓」。所以他反對公家出錢辦這個活動,但假如同志團體自己辦,也「不必歧視,贊成他們自己辦」。

不過,市議員林奕華表示,民政局不能因為一小部分議員的意見,就把同志大遊行這麼有特色的活動取消。

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理事長李明照則表示,大遊行不會取消,11月 6日,同志團體會自己辦大遊行。

面對同志 台北準備好了嗎

2004-09-10/聯合報/B5版/大台北

本報記者李光儀

台北市雖然號稱是一個「國際級大城市」,但老實說,一年下來,能上國際大媒體的機會其實不大多。

花個台幣七、八十萬,可以上CNN、NBC還有紐約時報,只要不是壞事傳千里,怎麼算都划得來,去年的「同志大遊行」,就有這樣的效果。只是今年這個活動消失的原因,竟然只是某位或某些議員,提出的反對意見。

民意代表所表達的,可能是多元意見的一部分,政府當然要拿來做為參考。但面對必須抉擇時,若只採取妥協立場,可能反而為德不卒,甚至全盤皆輸。

議員將同志拿來和愛滋病畫上等號,平心而論,並不貼切。但可議的是,民政局竟然會因為這樣的意見,跑去跟同志團體施壓,要求他們取消「同志大遊行」,而同志團體也因為這股壓力,基於「不給民政局造成困擾」,同意取消活動。對於台北這個號稱「多元化」的城市,這是多麼不堪的情境。也讓支持這個活動的人,不禁搖頭嘆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