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布先生調教書/小雪 49

◎夏慕聰

怡蘋智清享受著兩人時間空間,智清不習慣一直光溜溜身體行走,很快就把內衣褲穿起來。他沒有穿回紅內褲,倒是把自己平常穿的四角褲着上。而怡蘋仍挺著酥胸,赤裸。「你不把衣服穿起來嗎?」智清後來忍不住地問。「怎麼了嗎?」她回。「沒有……有點不太習慣……而且看著你的身體,我會一直想到色色的事情。」他講到後來都握拳捂起嘴。

她坐在智清對面的茶几上,將雙腿打開。「你想到多色的?」

「很色的!」智清還沒說完,家裏的室內電話響起打斷了他們的對話。她比了噓,便起身去接電話。

「陳太太,不好意思。曉晴帶著小咪往你們家過去,說有什麼東西要給小咪看。我原本想送她們過去,可是小咪倔強地說不用。我先生偷偷跟在後面。應該一會就到了。」隔壁王太太剛說完,門鈴便響了。她急忙掛了電話,然後要智清趕緊去穿衣服,她自己隨便抓了一件式的衣裳套了,便去開門。

「陳阿姨,我有保護曉晴安全到家喔!」小咪摟著曉晴的肩驕傲地說。

怡蘋趁機打了手勢給樓梯間跟著兩個小女生的陳先生,要他先回去,之後交給他們。

兩個小女生,一進門,跟智清打過招呼後,便直往曉晴房間,然後關門。

「關門?」智清指著。「不行嗎?小女生也需要自己的空間啊。」經過智清時,她拍拍他的肩,「你沒有把握時間,不能做色色的事了。」

「呴~怎麼這樣啦。」

兩個小女生如膠似漆地整日黏在一塊,連智清都有點吃醋了。平常假日曉晴都是黏著他,今天竟然換人了,他有點不適滋味,即使對方只是個小女生,他仍感覺第一情人寶座被奪。「陳叔叔,我將來長大要跟曉晴在一塊。」「爸爸!我也是,我也要跟小咪在一塊!」

那晚怡蘋把兩個小女生哄上床後,回到主臥房,捏著智清的雙肩。「幹嘛跟小咪吃醋啊~她們只是兩個小女生,比較要好而已。」

「啊如果她們真的是那個怎麼辦?怎麼會這麼小就是……」「什麼哪個?」

「就那個啦……我念研究所的時候就有學姊說她喜歡女生……」「喔。那沒什麼吧!」

「什麼沒什麼,我不准。」「這也不是你准不准的事啊!還這麼久以後的事。」

怡蘋說出口的那刻她覺得有點後悔,她立即迎來了沉默寂靜。「如果你想知道曉晴將來喜歡男生還是女生,那你就努力地活下去。不要輕易放棄了自己的生命!」

阿布先生調教書/小雪 48

◎夏慕聰

「老婆,早安。」智清將他的毛腿跨上怡蘋側躺的身體。智清緊緊地摟著她。「你再睡一會。我去弄早餐!」智清起了身,踏下床,便找著自己的衣物。怡蘋用手弓起自己。「不要穿,裸體出去~」她用著拜託請求的口吻。

「不行啦,曉晴等會就起床了。」「她在小咪家,你忘了?」智清恍然大悟,也就大赤赤地離開房間。門帶上時,她自己躺成了大字形,望著天花板。這是一日的開始,不能嘆息。她努力地爬起床,先去梳洗一番。經過鏡子時,她瞧了瞧自己的臀肉,沒有什麼不一樣。也是,昨晚智清那樣打個幾下,屁股這麼多肉,怎麼可能還留得下痕跡。她往浴室去刷牙洗臉梳洗。智清進門叫她出來吃時,她還坐在馬桶上,從裏頭應了聲,搓洗雙手後,踩著愉快三拍步出去。

「你今天好像特別高興?」圍著圍裙的智清問。

「沒有啊,每天都應該要開心的過日子啊。愁眉苦臉的,日子多難熬啊!」

「老婆你好會說話啊~」「等你見過不平凡的生活,就會覺得平凡一點也沒什麼不好。」她認真地說。雖然智清離她心目中理想主人的模樣還差了十萬八千里,可是這是她有的平凡的幸福。到底是主人重要還是先生重要,答案當然是後者,即便被回憶困住,但仍不會失去前進的力量。即使前進只是一公分一公釐,那仍是前進的。

對智清而言,他很想知道怡蘋口中的不平凡是多麼的不平凡,就如他想問她跟她以前主人的事情,每次都卡在喉嚨沒有說出。他鼓起勇氣却又膽怯了。

阿布先生調教書/小雪 47

◎夏慕聰

為了不讓智清做無效的抽插,不讓自己演假高潮,她翻至上位,騎上智清。開始覺得愉悅攀升時,她夾帶了哽咽。智清企圖伸手時,她雙手壓住了他的手臂,制止了他。垂落的長髮遮掩了她的表情。只是蠕動著身體。第一個高潮來臨,她幾乎落淚,眼淚很快就滴在智清的肚皮上。「主人……」她低低的呢喃……

她念的主人到底是身下的他抑或心底的他……

阿布說他不喜歡跟她做愛,他說在性交時,他將陰莖插入她的身體時,他只是想發洩有性需求。那一刻他就不是主人,只是一個普通的男人。在他有性需求時,他只想滿足自己的身體自己的慾望,他顧不了她的任何感受,她能夠在他的狂抽猛送中得到高潮,只是剛好順便,他了解她的身體知道她的敏感帶,他不是在滿足她。他說,在与他性交時,最好想像自己是一個性愛娃娃,只是一個人形娃娃而已。

阿布是不會讓她騎在他自己身上,他不喜歡女上男下的性愛體位。即使在性慾面前,他只是個普通平凡人,他也想控制一切。

她第一次在上位,是她生日時,阿布說會滿足她一次他做得到的事。她提出了女上男下性交體位的要求。那次阿布的確讓她在上面,只是是一個他們都坐著,面對面,她坐在上面的姿勢,她記得那次的插入,阿布托著她的雙臀,將她的身體往他靠。那次主人陰莖的進入角度,帶給她沒有過的高潮。往後的生日,即便她可以同樣要同樣的要求,她也不想浪費在同一件事情上。

每一次的性交,阿布都沒有戴套。他要自己的女奴男奴守貞,為他守著身體。她記得乾哥小汪也做過希望主人插入的請求。他用著比平常還大聲的聲音吼著:「我這輩子只會有你這個主人,我不可能給別的男人上的!」

她知道小汪說到做到貞男人,她也曾經這樣許願自己做到。

她沒有做到也就再也做不到了。

阿布先生調教書/小雪 46

◎夏慕聰

她將屋內佈置得相當浪漫氣氛,關了燈點了蠟燭開了氣味機拉上客廳窗簾。她赤裸的跪在客廳中央走道,像是等待著主人回家的女奴,不是像,她就是,她是這麼期待著。白日她傳了挑逗煽情的簡訊給智清,他躲進廁所隔間撥電話給她。「你很壞耶,這樣要我怎麼上班啦!回去要打你屁股!」

「好呦~」她害羞得說。

「我竟然被老婆搞到要在辦公室廁所裏打手槍,你真的很過分!」

「主人不可以偷打手槍喔!要忍住,這樣晚上才會很硬。」

「呴你真的很邪惡,我都已經硬成這樣了,你還像色情電話一樣。好啦我不要跟你講話了,我要冷靜冷靜才能出去了……」怡蘋在電話另一頭笑著。「你還偷笑咧。」

跪著,額頭貼地,長髮擺置右肩的她想到早些時間的對話,忍不住地笑了。已經很久沒有長跪了的她,刻意挑了智清平常回家的前五分鐘才跪。比起以前阿布先生要求半小時前要跪等,已經相當的偷吃步了。

隨著智清鑰匙插入門鎖,開門聲,她的心撲通撲通跳得好大力。她在屋內可以清楚聽見智清的每個動作。脫皮鞋然後開門踏入。智清穿了一整日的襪子腳氣,她馬上便嗅到。她的內心有些碎語,她並不喜歡這個味道。當她一這麼想時,她知道她又在內心作比較了。「主人」的體味得是奴隸喜歡的,能讓奴隸亢奮的費洛蒙。

智清走到了赤裸的怡蘋身邊,他好努力地忍住偷笑,他按著她給的劇本,認真演出。「抬頭。」他的語句還刻意調整,怡蘋嫌他當主人時說話不夠堅定果決,所以他把句尾的緩和字拿掉。她緩緩抬頭,當他們兩個相望,同時都笑了出來。他知道笑場不是一個好演員,所以立刻抓了她的頭髮,將她的頭往他胯下塞。這一個動作,她覺得他是一百分,因為跟阿布先生一樣,就是滿分。她的臉可以感覺先生堅挺無比的老二在褲襠裏呻吟,但她也同時聞到男人的尿騷味。

「你今天是不是很不乖?」他問,她點頭。「趴上來。」他坐在客廳椅子上拍著大腿。她內心想著他真的照稿念。怎麼不問為什麼不乖的問題,她都想好要回答因為誘惑主人害主人不能專心上班。她有點害羞地趴上自己先生的大腿。當智清第一下下去,她都醒了。他會打屁股也不會打屁股。力道角度通通不對。

智清不明白為什麼有些人要在做愛前玩一下SM,他覺得好無聊喔。但他還是硬著。他打了幾下就放棄不打了,他心想我是主人我要跳過這段,他抱起怡蘋往房間裏去,丟上床。褲子一脫,連保險套都忘了帶就進入。

活生生的肉棒進入時,她好像想起了先生沒有帶套子亦想起了不愛戴套的阿布。

阿布先生調教書/小雪 45

◎夏慕聰

這週五晚上曉晴好不容易得到爸爸媽媽許可,能夠到家裏隔壁棟大樓,幼稚園同班的小咪家過夜。這兩個小女生在下課前就開始興奮不已,覺得可以一塊玩、玩到睡覺,開心不已。

之前那些同班的臭男生說女生以後還不是要男生結婚在家洗他們的臭襪子髒內褲,他們一塊做了鬼臉。「我才不要跟臭男生結婚咧!」小咪不服氣地回話。「我也是!我也是!」曉晴附和著。「我要跟曉晴結婚,才不要跟臭男生結婚呢!」小咪牽起曉晴的手。「笨蛋!女生不能跟女生結婚,你好笨喔!」

曉晴記得小咪被氣到躲在她們幼稚園裏的祕密基地裏偷偷哭著。「不要哭啦,你哭我也會想哭的……」

「為什麼女生不能跟女生結婚?好不公平喔!」

「也許等我們長大以後,女生就可以跟女生結婚了!」

「真的嗎?」小咪破涕而笑。「可是長大還好久好久喔……」她們期待著長大,她們兩個小女生是如此的單純而美好。兩家的家長有時候幫忙帶幫忙接送聚在一塊時,還會拿這件事糗她們。

「等他們長大以後就知道了。呵呵。」小咪的媽媽王太太呵呵地笑著。

怡蘋附和著:「晚上就麻煩王太太了。」她覺得有些麻煩人地說。

「明天晚上才要麻煩你們呢~」王太太趕緊回話。怡蘋點點頭:「沒什麼啦~我們家也很歡迎小咪來玩啊。那曉晴,媽媽先回家囉。不可以半夜哭著要回家喔。」

「才不會咧。」曉晴說。「你說的呦~」怡蘋目送她們進了隔壁棟大樓的電梯後,才離開。內心小小地雀躍,今晚跟智清有一段兩人時光。口袋裏還有王太太偷偷塞給她新聞上暱稱的藍色小藥丸。怡蘋跟王太太幾乎是同時頂著大肚子,她們家兩個小女孩分別是雙子座頭跟尾,她們倆個大人也因為預產期相近還走得近。

怡蘋才踏進家門,便覺得家裏晚上是情慾澎湃的調教環境。

阿布先生調教書/小雪 44

◎夏慕聰

當她被靜置在調教室,僅能聽見主人臥室傳來的聲音時,她好奇著主人到底對小汪做著怎樣的調教。小汪的呻吟聲有時候像做愛,可是男人在做愛時不是不愛發出聲音,小汪的叫聲讓她困惑,雖然她知道小汪是母狗,難道主人正在對小汪進行男人与男人間的苟合,難道主人是仿間八卦雜誌中提到的玻璃圈中人……

「四指囉!加油。」主人語畢,便聽到小汪似哭的哀嚎聲。「想要在奴隸身分上,當個男奴,就吃下去!」

「不行了!主人,小汪好痛。不行了……」那些加油、不行了的對話,空氣中參雜著血腥味。她對於主人与小汪的調教充滿問號,她好想知道。對於主人未知的部分,無法參與使她嫉妒。

當主人願意讓她觀看時,她被綑綁豎立在臥室的一角。她看見主人帶著乳膠手套抹著潤滑劑,手如鴨嘴般進入小汪的肛門,整隻手伴隨著小汪的呻吟聲,消失在小汪身體內。她覺得人體實在太不可思議了。「小汪,好棒喔!ㄤ咕ㄤ咕~」主人像是哄鬧小嬰兒般說起嬰兒語,安撫著小汪。主人緩緩抽出手換另一肢時,小汪忽然激動地噴了尿。「嗚~好棒喔!升天了麼?」她羨慕著小汪能夠得到主人的嬰兒語。她嗚嗚掙扎反應時,主人轉頭跟她說:「你上次是已經開了四指喔!我的拳頭都快要可以全部進去了,不用驚訝啦!」

當她生過小孩,經歷了撕裂身體後,她覺得那時小汪得到的真的沒什麼了,她只是沒有得到主人嬰兒語句的安慰而已。

阿布先生調教書/小雪 43

◎夏慕聰

男人沒有堅挺的陽具就不會做愛了?他們倒頭就假寢了。

是不應該再回憶主人了,可是每個SM調教的現在都連接著過往。「我的身體每個地方都是性器官噢!」那日她在主人床上,終於迎來及格的分數,主人終於願意碰她了。主人身着白色Brief,將赤裸的她雙腿掰開,放在正坐的他腰間,她的私處大赤赤毫無遮掩的展露。她以為她終於要被主人進入。主人某些程度來說的確進入了她,只是用手指頭進入。她自慰時的每個敏感帶,都在主人雙手游移攻城掠地中。每一個指尖每一個指腹的觸碰,都像是觸電般。主人修剪幾乎要沒有的指甲帶指肉,在她雙腿之間,好似跳舞,她一直抖動著身體,她那刻覺得主人好過份,已經把她搞濕了,卻還不肯把內褲脫了。她的手企圖往主人胯下摸去,立刻被打了手背。她的左右手立刻被手銬分別靠在床柱上。

「我這幾天連續值班,我現在應該會不夠硬。不過沒關係喔,我的手指頭是十根不會軟的陰莖!」

高潮猶如海浪般席捲而來,她顫抖著雙腿,企圖在床上逃跑,可是要打來的浪怎麼逃都會拍擊淹沒身體。金屬手銬讓她掙扎的手腕疼痛,主人的手指頭讓她的腳趾頭捲曲。她在失去意識的瞬間,已經潮噴。主人的表情像是玩到新玩具的小孩般,興奮雀躍頑皮搗蛋。

那瞬間她感覺羞恥尷尬,好想結束,可是又無法控制。所有的權力交付主人。

她記得主人白色Brief在結束後,已經是一件濕透毫無乾處的內褲。是她讓主人全身濕淋淋。被主人擁抱的時候,她覺得已經得到了全世界。

主人完全赤裸的將她擁抱在懷中入睡,她已經得到了所謂的幸福。

阿布先生調教書/小雪 42

◎夏慕聰

如果可以,她想要複製一個阿布先生。如果按著阿布之前循序漸進調教她的方式,也許可以讓智清輕輕鬆鬆的成為主人。外加如果智清按著她的喜好變成主人,光想到此,好像一切變得有趣極了。複製阿布計畫啟動。

隔日起床,她覺得空氣變得不太一樣,屬於他們的家好像也不一樣了。她忽然明白主人曾說的「空間即是權力」。她与智清的空間,跟著她的心境不一樣了。但他們家裏還有一個未成年的女兒在。她無法像以前主人家一樣,在進入那個空間以後,得把自己的衣物褪去赤裸行走。在夜晚到來以前,她把自己身體上的雜毛盡除。她預計今晚要讓智清像阿布先生給她考試一樣,在床邊看她自慰。

一切彷彿就緒,智清對於自己太太要自慰給他看也感覺新鮮,他興奮不已。洗澡完還刻意穿了怡蘋買給他的紅內褲。在踏出浴室時,他覺得自己是不可一世的主人。他看見怡蘋赤裸跪在床上等著他,他就已經勃起了。他準備餓虎撲羊跳上床。不過她阻止了他,要他坐在梳妝椅子上。在他坐下,肚凸外加椅子不對,完全就無法跟當日飯店內身着西裝的阿布先生相比。

他坐在圓椅上,看著她躺下,張開雙腿,開始自慰。她企圖用著她自慰撫摸自己的敏感帶,讓笨拙的先生明白自己的身體敏感帶。

隨著她的呻吟聲,智清愈是按耐不住自己。他受不了內褲阻止他的勃起,站起一脫,光著屁股便上了。一切不是她想像。她覺得她不該再演高潮戲了,再怎麼會演,也拿不到影后啊!智清對於在他身下的她不再呻吟興奮,感到意外且緊張。雙腿之間的軟怯速度,著實讓他尷尬不已。愈是緊張愈無法充血。

阿布先生調教書/小雪 41

◎夏慕聰

怡蘋在睡前坐在梳妝台前擦抹保養品,智清準備上床時,她講了一遍今天跟婆婆的對話給他聽。「哎啊,你就聽聽就好,不用理會啦。」她抹完後,蓋上瓶蓋,忍不住地說:「你是他兒子,我是她媳婦,完全不一樣,好嗎?」

他拉了她的手:「過來。你不用在意啦!真的。」

對於「過來」這個命令句,她也忍不住地說:「你如果想當個主人,『過來』之後的話,是不能軟掉的。」

「什麼意思?」智清忽然像是有了興趣,正身坐起,盤腿在床上,認真地等待著怡蘋說下去。

「你真的有想要當一個主人嗎?」她問。

「當然。只要你喜歡的,我一定認真去做到。」

「哎呦。」她側坐準備躺在床上。要教育一個主人真的好難喔。難道要開始講以前主人怎麼對她的?如果要講要從何講起,要講到什麼程度,要坦白到哪個地步。「你說嘛你說嘛~」他開始撒嬌。

「撒嬌不可以。撒嬌是奴隸的。」「哪有這樣的,主人不能撒嬌嗎?這樣好嚴厲喔!」其實小雪已經忘了主人是否曾經對她撒嬌過。這件事情似乎完全不是阿布會做的事情。那瞬間她忽然渴望著阿布對自己撒嬌。她現在面臨著怎麼教育智清成為一個主人的難題,可是要做,得面臨著過去的回憶,對於一個主人的言行舉止,完完全全來自於阿布。真的可以嗎?主人是可以複製的嗎?

阿布先生調教書/小雪 40

◎夏慕聰

早上的家務事忙完,正準備休息喘口氣喝杯茶,好等會出門繳納手機費用時,婆婆先打了電話來,說是多買了些水果要送過來。盛情難卻,也推不掉,便只好等著婆婆來家裏。電話掛掉沒多久,電鈴便響了,她知道婆婆是有意要來的。

她恭敬地倒了杯茶水給婆婆。「上次江媽媽那裏介紹的中醫,智清有沒有去看啊?」

「有啦。不過智清就嫌水藥苦……」

「苦什麼苦啊,這點苦都吃不了。」婆婆在念時,她心想著水藥還要煎,她才覺得麻煩。智清的學姊介紹了另外一位中醫師,開的藥是現代合成的中藥,方便多了。「腫瘤總是要注意啊。他還跟以前一樣,一直加班,在為老闆賣肝嗎?」

「沒有了啦。原本智清是打算辭職,想做點別的。老闆不肯放他走。所以現在有比較正常下班。」

婆婆嘆了口氣。「你們不打算生第二個嗎?還是要有男孩比較好啦。」

「有曉晴就夠啦……」

還沒說完就被婆婆堵住。「將來還不是要嫁人……」對話彷彿又是某日的循環播放。

「兒孫自有兒孫福啦。媽。」

「你現在是這樣講啦,將來你就知道了。」每次的對話就是這樣。不曉得為什麼,婆婆每次都把該跟智清當面說的話,跟怡蘋說,有些事情也不是她單方面的決定。這樣的控制好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