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94

◎夏慕聰

全世界的時間都在等著小夜回來。因為魚与熊掌,麵包与愛情,任何二選一的難題都不是一個好回答的。「我等會想要夜遊,野外遛狗——」黑行黑女皇這麼跟黑家眾宣布時,我知道等會要去野外遛狗,遛我這隻狗這隻軍犬。不是目黑他這隻連狗尾巴都沒有的狗,是我是擁有狗尾巴插在屁股裏,雄壯威武的軍犬。而我現在卻是頭蹭在主人懷裏,埋頭視而不見即將發生的一切,只想蹭在主人懷裏。 閱讀全文 軍犬II – 94

軍犬II – 93

◎夏慕聰

因為目黑還不習慣長時間當一條狗的緣故,體力完全無法負荷,我也獲得每個小時有十五分鐘的休息時間。黑行主人胯間着著日曼,讓黑家的男人跟女人都瘋狂似的。「你們還真是興奮呢。好啦等十分鐘或者半小時過去,你們都會『去性化』,就會覺得這沒什麼的。」黑行黑女皇這麼說時,仍無法讓那些充血興奮勃起的陰莖陽具立刻消下去。至少我看著黑行主人的身體是興奮無比,狗屌始終無法消退。原來我也會因會女性陰部而勃起。噢不,是因為主人的緣故,是因為在黑行黑女皇身上,所以我無與倫比的亢奮。是人不是性別。 閱讀全文 軍犬II – 93

軍犬II – 92

◎夏慕聰

不知道自己該算是奴還是犬的目黑則尷尬地不知道要跟著呼喊還是吠叫。「ヒカル你離我們好遠啊……我們被分離了。」

「你們可以自由換位子啊。」夾著肉,準備送進嘴的黑行黑女皇停下說著。

「我的位子不能動,我要幫大家邊煮邊吃噢。」小夜說著,一盤牛肉便下鍋了,她還說道還好大家沒有不吃豬不吃牛的。

「開玩笑的。」小飛說著。「我們還是可以聊天啊。距離還很近。」於是小飛跟黑鴉及ヒカル的對話橫空在餐桌上。ヒカル邊聊天邊幫練習犬化的目黑的狗盆內添加食物。 閱讀全文 軍犬II – 92

軍犬II – 91

◎夏慕聰

黑鴉跟小飛都喜歡ヒカル,所以當她們換完浴衣,目黑在拆下ht時,她們都靠了過去。雖然被眾人注視著,不過目黑仍想要趕快拆下這邪惡的小東西,他与ヒカル等人同時都聞到了胯下濃濃的騷味。他相當難以為情,抓著浴巾便往室內的浴室跑去,也不管內褲卡在大腿之間。 閱讀全文 軍犬II – 91

軍犬II – 90

◎夏慕聰

鎖匙磁卡插抽,開了房門,玄關過去是客廳,左邊是浴室跟廁所,浴廁分離。客廳往裏頭一點便是榻榻米通鋪臥房,一路都是平面無障礙空間。踏進了那間和式榻榻米的大通舖,黑鴉跟小亮彷彿對這個空間相當熟悉,就連天花板上面都藏了邪惡的吊點。「還在耶——」他們兩個異口同聲地說著。 閱讀全文 軍犬II – 90

軍犬II – 89

◎夏慕聰

一個農曆新年過去,黑行主人与奔哲明沒有任何新的進展,按著情報官學長的分析,我必須在黑行主人身旁按兵不動。他們沒有特別密切接觸,對我來說就是好消息。主人的房間,沒有其他男人的味道衣褲或者多一支牙刷刮鬍刀之類的。在主人的空間裏,犬鼻子的自主練習是很重要的。

三月要冷不冷要熱不熱的,冬天欲走還留,春天渴望還來。黑小夜在群組裏規劃的溫泉飯店二天一夜之旅便是今日,下午她會開車來接黑行黑女皇跟我。我前一晚便先到主人的住處,即便天氣很冷,脫光赤裸,身體都有些顫抖跟雞皮疙瘩。即使如此,仍然要挑戰著寒流來襲時,依然赤裸犬狀,底子熱,是人體暖爐,主人的人肉抱枕。屁股三把火外加一把尾巴,冷就蹭著主人,氣溫也被我打敗。 閱讀全文 軍犬II – 89

軍犬II – 88

◎夏慕聰

与主人牽著手從commander D.一路走到中華路口,然後左轉向北門捷運站走去,過了忠孝西路,捷運站入口就在眼前。再多的捨不得也得捨得,身而為人的悲傷,無法像真實寵物般,只要待在主人身邊即可,只能期待著下次的見面。「狗狗要跟主人拍合照。」舉起手機,主人便在懷中,對著前鏡頭為笑,喀喳。再多的照片合照都無法弭補不能見面的缺憾。

「幫你卸下項圈。」主人要我跪下時,我搖頭。並不是害怕大廳廣眾之下向主人下跪,而是想要項圈在脖子上多待一會,等出了捷運站再卸下。我也不管在捷運上是否會遇到認識的熟稔的。我拚命地搖頭。「不要啊。軍犬變勇敢囉。」

「汪!」我用力的大聲的狂吠著。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是我的精神答數。抱緊主人,開張嘴,伸長舌,刷臉頰,如狗站立,用力舔舐著。主人是天是神,軍犬奉承天恩。

「好啦,要乖噢。」主人的手掌伸進我的髮叢,用力搔掃著。

「嗯……很乖啊……鎖著怎麼可能不乖。」主人的手掌貼緊我的胯下,隔著褲料平撫著布氏鎖。「布氏鎖鎖在那,感覺很像主人的手托在那……狗狗會乖乖的。」

「好啦,回去不是還需要時間,不能遲到噢。守時是SMer的責任与義務。」与主人依依不捨地分離,看著主人背影離去,即使是大男人的我眼眶亦忍不住泛紅,覺得此刻之後,關係就不太一樣了。

返營以後,站在自己的衣櫃前着裝,脱的僅剩一條白色開襠內褲在身上。離開便是想念的開始,濃烈的欲念讓人無法思考呼吸。我掏出裝了主人紅色內褲的封口袋打開,貪婪的吸納主人的味道,像上了毒癮的患者般,無法控制自己。布氏鎖安穩的罩緊我的胯間,我的興奮反應全在我的內心,而非生理。我變是得不像我自己。整個晚上魂不守舍,若有所思。加班趕資料,才能稍微轉移注意力。深夜坐在辦公室外的階梯上發呆,頻頻查看手機,主人是否回訊息,但卻空無一物。

「你還好嗎?」回頭一看,是情報官學長。「跟女朋友吵架了?」

我搖搖頭:「他今天晚上跟別的男人有約會……」「她劈腿嗎?」

嘆了一口氣,「我們也不是男朋友關係……」學長到目前為止都還以為我交了一個女朋友,以為我是異性戀。我要怎麼婉轉或換另外一種講法,才能跟學長說清楚我跟黑行的關係。如果要說清楚,讓學長知道,那就是一次要出兩個櫃子。跟學長說我是同性戀,然後我在玩SM,對方是我的主人,我在關係中是一隻軍犬……

「那你跟她是什麼關係?」學長的問題,說簡單很簡單,說艱難很艱難。我下意識的摸著自己的脖子,才想起項圈在出捷運站的廁所時解開。在陌生人環伺的車廂內,為什麼可以理直氣壯,而面對熟悉親近的人卻很困難。在工作場合出櫃,我從來沒有想過。即使部隊裏陸續有人出櫃,但我始終不在被懷疑的名單內,我也沒有表現出對男性肉體的喜好,對於男性戀愛的渴望。但這一次,我真的覺得很難受很難熬很難過很難吞下。

「學長,我的對象是一個男的。我跟他是SM關係,不是男朋友關係。」我豁出去了,我相信以我對情報官學長的認識熟稔,是信得過的。我應該不是學長第一個認識的同性戀,應該也不是最後一個。從軍校到下部隊,在我們身邊來來去去眾多男性之中,一定也有跟我一樣的同類。以情報官學長的為人,再怎樣應該都不會有立即的危險,我想是吧,就算要單挑釘孤枝,我也不會輸。

情報官學長吸了好大一口氣,怎麼有一種應該是我要吸一大口氣,而不是他,怎麼反過來了。「真的看不出來你是同性戀耶,我完全沒有想過你喜歡男的……我沒有誤會吧?」我點點頭,「哎啊沒什麼啦,我老婆的弟弟也是Gay啊。我被她訓練得很好,罵Gay等於是在罵我的小舅子。她真的太腐了,一堆的漫畫動畫光碟之類的,你不用太煩惱我會用奇怪的眼光看你。」學長突然嘆了一口氣:「我果然沒有Gay-dar——」我忍不住地笑了。「笑屁啊。」

「就覺得好笑。這應該是我回來以後第一次笑來。」

「那我就繼續跟你說了,在我老婆的配對裏……」學長的手指頭在我跟他之間晃來晃去,我彷彿懂了什麼。「你攻我受,怎麼會有腐女會把自己老公當受君……」我還是忍不住地大笑著,幾乎要忘記了自己今晚的煩惱,當我這麼想時,我便想起不開心的。

「他要跟別人約會,我很擔心,覺得我跟他的關係就要變了……」我看了一眼學長再繼續說:「我還故意把我的西裝留在他那,讓那個叫奔什麼的,真的進了主人房間,他就會看到一套不是他體型的西裝掛在那。」說出口以後,我就完全不在意讓學長知道SM關係中我是軍犬的事。

「你真的很故意耶。」學長推了我一把,我聳聳肩。

「這應該算是狗對主人的佔有慾。」

「狗?所以你是狗,哇喔,軍犬真的是軍犬耶。」學長說對了,我有點訝異。「你別把我當成不懂世事的人好嘛。哼,太小看我了,情報不是當假的。」

對於情報不是當假的,我有點不以為然。「那你告訴我為什麼有人有了狗卻還想要去跟別的男人約會?」

「你的訊息量太少了,我無法分析。多跟我說一點。我會讓你知道『情報官』的厲害的。」

軍犬II – 87

◎夏慕聰

鬼趴即了。最後半小時,沒有續趴的人們加緊玩樂,而鬼家等會commander D.鬼趴結束後,全數移動到鬼阿翔翔爸入住的飯店房間繼續,白家也定好了續攤的地方。我準備要返營收假,可是黑行主人要跟奔哲明約會。這讓人不太爽快,讓我不太高興。大家都要去玩樂,而我準備獨自收假,回去眾多男人的軍營,卻沒有一個是我想要的。這背後一定有一個命運大魔王在操控著。可惡。最無法忍受的是黑行主人要去約會。明明昨晚睡在主人身邊的是我啊,光是想到今晚可能就換成了那個叫奔什麼的睡在黑行身旁,就不太開心。

「黑哥,我們要去阿翔的房間續趴,你要來麼?」鬼睿先生開口問了,卻忽然想到:「啊你晚上要跟奔哲明——約會愉快囉。」鬼睿先生沒有繼續詢問黑行主人了。為什麼不問,搞不好黑行主人會想去鬼家續趴而不想跟奔哲明約會啊。

「果然還是沒有討厭鬼的趴體比較好玩。」晝司白特別在黑行面前說著。「金堅尼跟鄭荷,不是我約的。」黑行回著時,我突然想起那個會在主人面前把屌掏出來的傢伙,對,為什麼他不趕快出現,把主人約走,不要讓黑行主人跟奔哲明約會就好。我的腦袋裏滿滿都是如何阻止著黑行跟奔哲明約會的怪怪念頭。

鬼睿拿起麥克風:「離鬼趴結束時間還有十五分鐘,請大家注意時間,需要清洗換裝解繩子的,抓緊時間,六點一到,我們會開始請大家往外面移動。有需要約吃飯或者續攤的,可以開始約了。等會不要一直在等人然後不肯移動。務必遵守時間,大家都是SMer,守時很重要。請大家配合。」講完以後,鬼睿開始分配鬼家的人六點後,各自清理環境及工作。

黑行主人拍著我的裸臀,提醒我可以拆尾巴開始著裝了。不想和主人分開,我不想去廁所了,便直接在位子旁蹲下,將尾巴排出體內,尾巴就像便便般,用力通過括約肌,哼了一聲,疼痛的,握緊主人的手。「還好麼?」主人問。

「主人,呼呼……」我整個人捲成一團的蹭在主人身上。

主人拍拍我的屁股:「這麼高這麼魁的人,怎麼像個小朋友……」

「幼犬恢復成人,就還是一個小朋友啊。」

「好啦,趕快把衣服褲子穿一穿了。需要我幫你穿麼?」主人說完,我立刻點頭。「真的?好呦,我真的可以幫你穿噢。」

「嗯。狗本來就不會穿衣服啊,要主人幫忙穿,狗才會穿衣服。」我一說完,主人原本往我胯下要捏雞雞的,發現我鎖著布氏鎖捏不到,改捏了我的屁股肉。

「真好意思講。」主人從我折貼好放置包包內的衣褲,拿了內褲,抖著然後放在我面前。忽然之間,我彷彿成了幼童,我已經忘記幾歲開始便是我自己穿衣服褲子了。脫衣服褲子在約會做愛打炮還有人脱,可是一般人不會讓別的男人幫忙穿衣服褲子。忽然之間,心偷竊狂喜不已。哼哼,我就不相信黑行主人會幫奔哲明穿內褲。黑行主人拉著我雙腿間的內褲往上平貼在我的胯間。

「我看到了什麼!」鬼睿先生忽然神出鬼沒在我們附近。「這年頭主人還要幫忙狗穿內褲啊,哇嗚——黑哥,我輸了。」黑行主人一件一件的幫我穿上,我超開心超興奮的。

離六點還有五分鐘左右時,黑行主人便準備上樓。小亮跟小谷的彆扭還沒解決。「有機會我再幫你開導一下小谷了。」黑行主人捏了捏小亮的肩膀,便徑行去跟開始忙碌鬼趴善後的鬼睿道別。「不用送我了,你忙你的。我先走了。」黑行主人帶著少數黑家參與的人往樓上走。沿路跟著認識的朋友道別再見。我始終握著主人的手,沒有鬆開。

「黑叔,你們往哪走?」小亮問。而小谷始終離小亮有幾步距離。

「嗯,我晚上還有約。不會離開西門町。」主人說話時,我緊緊貼著。

「那我們先走囉。」小亮說話時,小谷已經側了身走遠幾步。黑行主人跟我向他們揮手道別。

「你呢?準備收假了。」主人問的時候,我超想賴在主人身邊不回去的。「怎麼?還沒回去就一副不肯走的模樣。」

「不想收假……不想離開主人……」牽著主人的手開始盪鞦般的搖晃著。「主人陪狗狗去捷運站。」

「好啊。你手不放開,是打算牽著手走過去麼?」黑行主人說話時,我拚命點頭。繞著脖子掛在肩膀上的牽繩垂了一截下來,我才意識到脖子上的項圈還沒拆。可是一點也不重要。這是炫耀,向所有台灣人炫耀,軍犬是黑行主人的狗狗。就是要跟主人牽著手走向捷運站,才不管路人異樣或者羨慕的眼光呢。

軍犬II – 86

◎夏慕聰

主人怒斥的模樣好帥喔,而且是為了我,我感覺好開心。緊緊地抱著主人磨蹭著主人。「主人。」主人看著我。「主人。」主人對著我應聲。「主人。」忍不住地搖著屁股,晃動著尾巴。被摸頭真的好開心。

戴著狗面具的鬼小乩蹭來黑行面前。「黑哥別生氣,SM入門門檻降低了,很多阿貓阿狗都自以為是的當起主人來,就自以為是的了不起,自以為可以動手動腳的隨便來。有些人亂捏狗面具的鼻子,那邊是最容易壞的部位。我上一個面具的就這樣換掉了。」鬼小乩忽然雙手捧起狗兩頰,「這是主人送我的,感覺好開心。因禍得福。」鬼小乩拾起自己放在油桶上的酒杯。「黑哥,多謝你了。鬼家昨晚可是兵荒馬亂,不知所措呢。」

黑行主人回敬:「沒什麼啦。主要是看你家老大鬼睿怎麼想啊。」

剛從後面沙發區脫離白凱文控射的鬼小熊,蹭進一條四角緊身內褲的他白色褲襠還有些濕潤沾粘了精液。他經過黑行,也同樣跟著鬼小乩一樣的感謝黑哥。鬼小熊從我懷裏搶走黑行主人,跟他擁抱,他還蹭著。「黑哥,我們真的好久不見了。」

「是啊,你這個紅人。」黑行主人這樣誇獎他的時候,鬼小熊面露害羞,搔著自己的頭跟屁股。鬼小熊的確是滿迷人的,臉蛋跟身材都是主流們會喜歡的天菜熊。不過相較之下,我還是比較喜歡黑行主人,小隻抱起來也比較舒服。鬼小熊被人拉走以後,黑行主人雙手托著我的屁股說著:「他以前還滿沒自信的,怎麼鼓勵都沒用。現在這樣,如果是發自內心的,倒還不錯。如果不是,就麻煩了。」主人在我懷裏聳著肩。「總之,他現在還滿可愛的,跟奔哲明一樣。」我用力的把主人抱緊,企圖舉起主人。「啊——狗狗吃醋了——」聽到主人稱讚鬼小熊可愛,可是看著鬼小熊的背影跟回想著剛剛的正面,我覺得我不輸他呀,更別提那個什麼奔哲明了。主人是我的,主人是我的,主人是我的!

「嗯哼,你們兩個也太火辣了吧!」鬼睿折著手指頭,轉轉自己手臂。「我在前面忙著練拳,你們在這邊,呴——真是的——累死我了,我進來到現在,一根菸都還沒抽。黑哥,抽抽。」鬼睿先生說完便準備拉著黑行主人出去外面樓梯間抽菸。在他們要往門口移動時,小白正坐在關著阿堅的狗籠上,由白家眾推著繞場玩樂。「你們兩個要幹嘛?」「抽菸啦,你要來嘛?」鬼睿明知故問。「我可不想繳健康捐,你們自己去吧。」後方推著的白歐文,請示了晝司白,他也想一塊去抽菸。他白皙的屁股立刻被打了一個紅巴掌在上面。「真是的,應該要叫白家的,通通戒菸。」小白碎念著,然後吩咐後面的繼續推著狗籠前進,分開人海

跟著黑行主人、鬼睿先生推了門,來到抽菸的樓梯間。原本坐著的人一看到是鬼睿跟黑行,便立刻讓出了兩個位子來。

「阿良,要抽嘛?」鬼睿仰頭喊著。「不要。不想走下去。你很邪惡耶。」鬼睿先生開了菸盒遞了一根給黑行主人跟我,幫忙點燃後,自己再點一根。

「這位是白家新的人吧?我沒有見過。」黑行主人這麼問時,鬼睿便介紹了一下:「歐文。他進白家已經有段時間了。」「他是O,小白湊齊二十六個英文字母了麼?」「快了吧,我記得白家現在二十三還二十四了。不然阿堅重複K,小白才碎碎念要他改名。」跟著出來的白歐文僅穿著一條白褌,越過他們兩位在後方台上拿起自己放置的菸跟打火機,便靠著樓梯邊的牆抽著。白歐文的身體,一看便知道是常跑健身房運動。是少見的粉紅色乳頭,鬼睿介紹著還順手捏了一下。「他的屌跟他的身體一樣很白皙喔。」叼著菸,伸手準備將白歐文的褌袋裏的傢伙掏出時,他左右閃躲。

「鬼哥,專心抽菸啦,小心燙著了。」

軍犬II – 85

◎夏慕聰

鬼趴前一晚,除了鬼小月執勤的班機明早抵台,鬼阿翔當日搭高鐵外,鬼家的人幾乎都齊聚到了大本營,倒是鬼王鬼睿失蹤了。沒留下去哪的任何訊息,著實讓鬼家其他人相當的緊張,不曉得是不是發生什麼意外,手機直接轉進語音信箱,無法聯絡。有人指責著阿良幹嘛挑這個節骨眼跟老大說,鬼趴到底是要辦還是不辦,工作分配雖然都是阿良在指派,但鬼趴少了鬼王鬼睿,這還能叫鬼趴嘛,是不是直接跟commander D.取消好了。眾人慌亂手足無措之際,阿良收到了黑行傳來的簡訊,說了鬼睿在他這,他跟鬼睿正在吃晚餐,他會好好勸勸鬼睿,會要他早點回家,要大家不用擔心。「黑哥傳了訊息來了,老大在他那,大家不用擔心。」阿良拿著手機秀著螢幕給大家看,這才讓鬼家眾人安心。

阿良分配工作的時候,還沒有想到自己會被回了家的鬼睿狠狠修理到連走路都會屁股痛的地步。他現在就坐在一樓鐵門後面,看著樓梯間煙霧裊裊吸收草本精華的大家,聽著閒聊的八卦跟話題,偶而滑一下手機,注意著對講機內重要訊息。鬼小通跟鬼小乩陪著剛剛身體不適的人回來,阿良也忍不住的再三詢問對方的身體狀況,看來是無恙,想要進去再玩。黑行主人牽著軍犬從裏頭出來,將軍犬的牽繩交給獨自出來的小亮,他自己走上樓梯在一樓處,收著訊息。有些電信門號在地下室收訊不好,WIFI太多人連時,也會頓頓卡卡的,黑行自己跑上來用自己手機訊號,怕遺漏了奔哲明的電話或訊息。回傳以後,坐在旁邊的阿良仰頭對著黑行說:「黑哥,昨天謝啦……」黑行拍著他的肩膀表示不要緊的。黑行主人閃閃躲躲坐在階梯上的人,走下樓梯,拾回軍犬的牽繩。赤裸的軍犬,搖晃著狗尾巴,想用自己的可愛,奪回主人的注意力。

小白正跟白家的人玩著店裏的狗籠。赤裸的白阿堅被關進了狗籠。鎖著一百天後的白阿堅,經由晝司白認證,阿堅爆發了一半的奴性与犬性,要往狗奴方向調教。即使過了一百天,阿堅胯下的布氏鎖BX仍未被卸下,依然鎖著,小白說接下來要測是公狗還是母狗,男奴還是女奴,就繼續鎖著。阿堅聽到判別時,臉色發青,哀求著主人不要再鎖了,他是公狗也是男奴。但小白不肯輕易接受,維持著原判。鬼阿力的人型便器值班下班後,由白家白亞哥接力。白亞哥也是一個喜好黃金聖水調教的人,只是他也喜歡黃金調教。不過玩到糞便,在這裏不太方便,所以通常都是私下約調。白亞哥最喜歡的還是主人晝司白直接坐在他臉上如廁,甚至餵食。只要白亞哥在,環境允許,小白都是在白亞哥臉上如廁。白亞哥最喜歡用自己的舌頭為主人擦拭,他超喜歡看著小白反應激烈又矢口否認自己喜歡被舔肛。欺負主人最有成就感了。

鬼阿仲幫鬼阿力清洗身體時,鬼睿探頭:「等會我玩完鬼小通,就算你囉。你一樣也不用動,看,我多貼心。」鬼睿說的話,之後要做什麼,阿力心裡明白的很。那天都在KTV被公開拳了,沒什麼好怕的,只擔心自己又變緊了,不容易拳。他還記得隔天工作時,每一步路都可以彷彿感覺主人的拳在自己體內溫存。鬼家那些喜歡當狗的,正戴著狗面具用兩條腿走路,跟著主人晃來晃去的。

因為commander D.已經擠了八十人,空間有限,所以黑行主人特別允許軍犬不要在地上犬行,可以恢復成人型,不過還是得赤身裸體,身上只有布氏鎖及項圈牽繩。小亮跟小谷似乎有點爭執,小谷對於小亮綁其他人有些吃醋無法接受,兩人正彆扭著。小亮抱著黑叔訴苦著,而他也一手攬著我。有不認識的人忽然伸了手摸了我光溜的屁股,他立即被黑行主人怒斥:「你有沒有禮貌啊!你是沒看到他戴著項圈,表示是有主人的。沒經過主人允許,你敢伸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