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 58

◎夏慕聰

牽著你進了屋內,樓梯前我讓你自己上去,不在前面牽。從後面看著你搖晃著尾巴和整副狗屌是很誘人,晃啊晃的。但姿勢真的太醜了。是應該要你來回練習,但我不想面對信心的打擊,以後再慢慢調。你在二樓樓梯口處坐姿吠叫,我才緩緩地上樓。

坐在床沿,你在地板上坐姿。我吸了一口氣後,開始將今天所有調教優缺講過一遍,當然也訓了一頓我不滿意的地方。訓後,該讚賞的我也毫無吝嗇,大多是值得稱讚,尤其以第一次調教的狗來說。

對於晚餐的失敗,我絕口不提,如果要檢討,應該是我要先想想,自己是不是太過嚴格了,一次要跨過這麼難關,或者自己還不夠強,強大到讓你輕鬆過關。

丟了毯子給你,睡前最後教你像狗一樣的姿勢睡覺。我躺在舒服的床上,雙眼看著黑暗中的天花板,右手攤開,在旁邊枕頭上磨蹭。一天的調教結束,雖然有些遺憾,可是誰的人生不會有遺憾,只能釋懷放下。

你的的肚子飢腸轆轆的叫了好久,我閉上眼睛,再睜開眼看你,我的嘴角微微向上,如果餓到睡不著,那是你的事。我只能把這聲音當做入睡前的催眠曲。

你窸窸窣窣翻滾,很吵。我不想理你,你自討苦吃,怪不了我。

這時候我更要睡。

你愁眉苦臉的嗚嗚叫著。「餓了是吧?」其實我已經睡著,但又醒了過來,我看見你乖乖的坐姿啣著狗棒等著。你的幼犬雙眼在求饒。我坐起身,抓起你口中的棒子,帶著你回到餐廳那盆因為你的自尊心我的失敗的狗食前。幼犬做錯事情,要在它面前確實指出錯誤,讓它坦然接受懲罰。我要你面對著狗食。「為什麼不敢吃?是不是狗?如果是條狗就會吃。不吃餓肚子活該。」

我折了狗尾巴,好讓你的狗屁股確確實實接受每一次的杖責。「吃是不吃。主人一下午的訓練竟然在小小一盆狗食前破功。以為不敢吃,這就不關主人的事嗎?主人把訓練成軍犬,結果卻不敢吃,看看胯下晃著的是什麼東西,一條公狗、軍犬呢,太不像話了。」我邊罵邊打著。你咬緊牙根,一杖杖接受教誨,疼痛使你扭曲身體,你再回復姿勢。你的狗屁股很快就紅了。像被打爛般,紅燙。  

「吃吧。」我停下手,緩和自己的呼吸。坦然面對自己的躁進,我太急了,急著想把你調教成一隻很棒的人型犬,以為簡單的關卡,卻被著實絆倒。

你眼裡含淚著將頭埋進狗盆,大口大口吃著狗飼料拌飯。餓了,我想即使冷飯也相當美味可口。狗盆裡的食物見了底,盆底盆緣金屬光芒倒映著你的模樣,你撐起這個名字了。「以後敢不敢吃狗食?」你汪聲。「大聲點,才剛吃過東西。」你連連吠叫聲,竟惹得旁邊鄰居家的狗回應著。我得意極了。你聽狗兄弟們都熱情的認可你!「很好。」睡前,我解開了你裹住手掌的紗布,將你整隻狗抱在懷裡揉著順撫著,你的表現值得被主人嘉許撫摸。將你的狗屁股擦了藥,心疼但心要狠,不然調教無法繼續。「對你嚴格的訓練是主人一定要做的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