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 60

◎夏慕聰

看著你光著屁股跑過去,開水蹲在地上,張腿沖洗屁股。一瞬間對於自己命令你恢復人形自行去洗屁股這件事,感到懊惱。是對自己不想幫狗擦屁股偷懶,質疑。或者是讓你突然有了一段「人」的時間,突兀。調教持續進行中,自己疑惑的命令或者應該怎樣的時間點已經過去,必須進行到底。不要懷疑,此時此刻連貫著命令才是控制者應該要做的事。

看著你揉起自己的屁眼,似乎享受著肛門帶來的一絲絲快感,在你的手指頭準備深入時,我出了聲:「屁股沒尾巴不習慣啊。連洗個屁股也不會嗎?要主人教嗎?」你趕緊洗完屁股。回到我面前。 「伏地挺身預備。一下二上。一。」你的身體下去後,我進了屋內,煮起咖啡、弄起早餐。看你全身冒起熱氣,汗水淋漓,肉體肌力。「二。」我開了連接外面的落地窗玻璃門,吃起早餐,一邊吃一邊命令著。既然恢復了人型,從狗変回男人,那就抓緊時間做些男人可以的事,操練體能。在我的早餐与咖啡結束前,你就一下二上的訓練體能。「停——」這一聲拉得很長,你的身體下壓的手臂撐著等我這口氣完。「躺著休息。」你如釋重負地躺在水泥地上,身體還熱著狂流著汗。我開了水,用了水管噴灑水柱沖洗你的身體。你愉快地涼爽著在地上打滾,正面背面,腋下胯下,那些肉體溫度最高的部位都想被冰涼水柱沖擊降溫。「涼快嗎?」你浸溢冷水中吠叫。靜置在水泥地上放水流的水管頭,你蹭著貪圖著涼爽。你的動作模樣自然而然地犬化,完全不需要我的命令。我端了端了狗盆在旁,狗餅乾浸泡在牛奶中。「甩甩身體再吃吧。」你撐起身體,四肢著地,甩甩頭,小平頭的狗頭甩個幾滴水滴,眼睛裏閃爍著光亮。你犬行到我腳邊,張著嘴,舌頭伸出嘴巴發出聲。我摸著你的後腦勺,你享受著我的撫摸,頻頻蹭著。「乖。」狗盆放置地上後,你的頭便整個埋進去。我拍拍你的屁股,狗尾巴順著股溝進入你的肛門裏。吞嚥著狗餅乾的你咕嚕咕嚕,跟你的肛門口一樣呼嚕呼嚕地吸入狗尾巴。你的身體顫抖,後腿一攤,壓低身體,讓身體更適應尾巴。我一屁股坐在餐廳落地窗前,雙腳踩在戶外的水泥地上,看著你翹著屁股埋頭吃著。「狗餅乾塞滿嘴巴,抬頭攪嘴巴。」細微的動作,我都要訓練著你一一學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