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報]皮繩愉虐邦 洗刷SM污名

20060215【記者陳朝政台北報導】
新聞資料轉載自台灣立報

一條繩子俐落迅速地穿過女孩腋下,綁縛者epicure面帶微笑地解釋他的一舉一動。就像完成一副油畫般,他張開雙手展示他的「創作」──一位被明智流菱形飾結「紮」起來的女孩;不過,性別並非重點,綁縛過程中流洩出的美感,才是感動現場眾人的賀爾蒙。

這種感動在台灣絕非普遍,「台灣是一個性苦悶的社會,必須透過別人的『受虐』宣洩情慾。」性學博士許佑生「憂鬱」地說。他所指的「受虐」並非那套在西方發展成熟的「愉虐文化」,而是充斥於八卦雜誌與商業媒體,那種消費他人悲劇的「虐待」。

許佑生以昨天的中國時報頭版為例,一對情侶選在情人節燒炭自殺,死者的照片毫無遮掩地刊登在報紙上,「因為『正常』的情慾遭到壓抑,就像被壓抑的水庫。」他說,台灣人只好以這種扭曲、「變態」的方式取得快感。

數年前,許佑生曾受邀上過警察廣播電台的一個深夜節目,節目中接受聽眾call in,他聽到一通電話,是一位「運將(司機)」打來問:「我很想跟我太太SM(Sado-masochis-m,指虐待形式的性愛情趣)可不可以?」他批評,所謂的知識份子在媒體上抵制這種情慾表達方式,使得平凡百姓即使有興趣,卻不得其門而入,甚至因不懂正確作法造成傷害。

如今《皮繩愉虐邦》這本由BDSM社群集結經驗、論述的創作問世,許佑生期望,能在台灣引起新一波的「情慾革命」。中央大學哲學所教授卡維波則從SM在性別運動中的位置、角色指出,依照國外的經驗,SM這種跨性別的運動,差不多都是在同志運動獲得一些成果後,借鏡同志運動的經驗,以「認同政治」的面貌把人凝聚起來。

卡維波說,由於SM與性別的關係不直接,因此能看到同志運動裡性別的盲點;同時,酷兒運動(Queer)的理論,主要也是由女同志團體強調「性」的那一路線所發展出來,所以SM看起來好像比較「後到」,事實上卻在同志、性別運動中,扮演重要角色。

《皮繩愉虐邦》的編者淫妲三代表示,BDSM是台灣第一個SM社群的發聲團體,但其實在這之前就有相關的論述,而這本書的誕生,則意味BDSM正式地與社會見面。她說,《皮繩愉虐邦》集合實踐者的經驗,不再是側面報導,並希望一反過去社會對SM的刻板印象。

「皮繩愉虐邦」除了昨天在「紫藤廬茶藝館」舉辦新書發表茶敘,接下來還會在2月18日舉辦首場座談。主持人阿端建議,對「繩縛」有興趣者, 3月4日可以到「晶晶書庫」參與BDSM Workshop,現場將有BDSM的成員分享繩縛技藝教學。系列活動資訊,可上http://www.bdsmtw.com/index.php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