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 suspension. Photo by Franco Wang.

關於繩縛的台上台下、關於心性、關於愛

◎小林繩霧

「台上的表演,和台下私密的性,有什麼不同呢?繩師和繩模在台上表演時,也感受得到愉悅嗎?」一次表演過後,有人這麼問。

我不記得回答了什麼,多半是些言不及義的通論吧。

因為,當時我還不懂。

* * *

約從03年冬天開始,我與神風學繩縛。一堂課上,神風要所有人談談想學繩縛的理由。有人說他如何被繩縛之美感動。「但是,那種美只是刻意營造出來的呀。」神風說。另一人說,他的夢想是把女方吊起來之後和她做愛。「別胡思亂想了,這種事我也沒作過幾次呢!」神風回答。大家都笑了。

幾年過去,繩縛從東方流行到西方。網路上可看到的繩縛攝影作品越來越多。看著看著,漸漸我明白了神風的意思:「這種美只是營造出來的。」若僅看繩子,除了少數有新意的藝術家,大部分人綁的東西其實差不多。看來「美」的照片,和家居生活調教照的差別在哪呢?說穿了,三分之一靠攝影師:看燈光、看構圖、看是否能抓到那最有戲的瞬間,攝影師確實是創造奇蹟的行業;三分之一靠繩模:身材好、身體柔軟、會擺姿勢,拍起來自然又快又順利;「繩師」這角色所能掌握的,也只有那剩下的三分之一而已。

上台表演和閨房情趣又是另一回事。觀眾之所以付錢,自然是要來看那平常看不到,自己作不到的。是故舞台表演難免往高難度的極端走,也因此很難仍是舒服、愉悅的。從明智傳鬼到神風一派的繩縛很強調要減輕繩模的痛苦,甚至可說把繩師是否能在困難的姿勢下仍將繩模的身體負擔控制在合理程度內當作判斷繩師功力的準則。於是從繩的位置、張力,到繩模的表情、反應,繩師有無數的細節得注意。在台上的我是專注但緊繃的。若有什麼愉悅,與其說是情趣,不如說是來自挑戰和成就感。

被這種責任感制約久了,我也曾讚嘆某些繩師技術怎能如此高超,是什麼神奇手法讓繩模只以腳踝或腰部倒吊著,還不會痛呢?直到有天想通了,這和變魔術是一樣的道理:有些魔術之所以不可思議,是因為你選擇去相信。直到你不信了,才恍然大悟,最簡單的解釋才是真相:讀心術裡請上台的人是串通好的,把巨物變不見其實是般動攝影機。就這麼簡單。

在這些高難度吊縛中為什麼繩模不痛?

答案是,其實很痛,只是忍著而已。

因而,我總覺得,我們該好好感謝和我們搭檔的繩模們。

* * *

許多學繩縛的人在某個階段會突發其想,「要不要作個人體模型或布偶當練習道具呀?」我真的有看過這種人形。但最後會有一個的不多,因為很快地大家會了解,這個很占空間的人形也許可以用來記憶繩路,此外用處不大。

Esinem 在冬縛聊到:「任何人都可以綁玩具熊。但那不會進步的。綁人完全是另一回事。」

綁著綁著,人的心性會漸顯出來。有人自私,有人急躁。「有的人不是和我講話,而是邊綁邊自言自語。」也在冬縛認識的 Ve 說。嫌繩模身體不夠軟、嫌繩模太胖,「有人居然就說『沒想到綁妳要用這麼多繩子』!」這種人應該沒人要和他搭檔吧?我笑著回答。

但我知道這不容易。我也有過情緒很糟的繩縛經驗。「綁人的人也會覺得不快嗎?」K 問。其實會的。在有壓力的當下,繩穿不過、繩頭卡著、繩路不順、揮汗了十多分鐘後效果仍不如預期,這時許許多多性格的弱點,許許多多兩人關係中不快的回憶,都會湧上。我也曾就這麼回憶起兩人關係中種種的、多年的死結,越綁越憤怒,直到我被打斷,「你在做什麼?你在氣什麼?」然後被下令到旁邊休息一下。

在極限的情境下了解自己、了解彼此、學習如何共處,這是共同成長的過程。

於是,在我的繩縛課上我這麼說:「要感謝你的搭檔。他用自己的肉體、自己的青春,用身上的瘀青在教你事情。」

一次,看了一位繩模手臂上顯然是被綁到錯誤部位造成的傷。不便下太多評語的我只能說,「那個綁妳的人應該好好感謝妳。希望他學會,下次不可以這樣了。」

「如果他沒學會呢?」

「那只能說他沒這福分吧。」

* * *

「在台上表演時,也感受得到愉悅嗎?」我原以為答案就是如此了。

直到後來,我才有了新體會。

每當設計表演的細節,我常想像一些困難的動作與橋段,然後決定放棄,「這個太難。」但這時她會堅定地說「我要試試看。」在舞台上,當逐漸推向極限的當時,我可感受到她正承受著痛苦。為什麼要這樣?

某一次,在某一個瞬間,也許是某個眼神,我突然感到了她的心意:因為我們在合作完成一件了不起的事。因為這是我們共同的志業。因為愛,我們想一起體驗過這一段。

這份心意,讓我覺得感動。於是我覺得快樂,而同時必須更加努力去回應這份愛。得更加小心翼翼地對待,但又不能放鬆,得照著約定推展到極致。經過這段考驗,我們更確信彼此對於對方是如何地適切。

這是不靠語言的對話,是我以往沒體會過的愉悅。是我以前不懂的。這份愉悅可以從台上持續到台下,讓我覺得喜悅與和平。

我很感謝,因為愛。

在〈關於繩縛的台上台下、關於心性、關於愛〉中有 6 則留言

  1. 太有共鳴!!
    再綁人其實要顧慮的好多,因為缺乏練習而生澀的新手而言,絕大要感謝模特兒花出時間還有耐心,常常綁的壓到位置對MD非常的虧欠且挫折。(尤其是在綁完後被指著批評哪理錯誤哪理危險多少是有點灰心的,因為我多麼希望你作一遍我作一遍的一對一指導呀)所以在當被綁方時便可以更能體會這種感覺,噢噢,實在大感謝有耐心的夥伴教學了…………

    1. 最近聽在日本的某人說這個故事:她在一次機會中給一個似乎很想練習的人當 model. 綁完上半身固定好後,她問對方學了多久。答案是半年。

      「那,應該就可以批評囉。你試試看繩子快速抽和慢慢抽的感覺。不一樣對吧?要哪種感覺是你的個人風格。然後,你左邊右邊鬆緊不太一樣;交叉的結沒有打在中間;剛才你的繩尾打到我的大腿三次,打到臉兩次…」

      說著說著大家都跑過來聽了。

      我覺得能碰到這樣厲害的model一次,算是幸運吧…

留言功能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