繩模說-關於2012夜色繩艷的種種 IV

關於「楊梅」這個藝名,起因於Facebook不斷的強迫我改名字,不能叫小梅、不能叫梅子,要有名有姓才行( first name /last name ) 。好吧,那既然我老公是王天才,灌個夫姓叫王梅如何XDDD。Nancy說:「照劇本你們還沒在一起啦,換一個姓叫楊梅好了。(2011藝穗節 你就是SM片最佳男女主角 )」我笑:「哈哈,好阿。」然後就這麼惡搞下去了XDDD

這次有幸在《2012夜色繩艷–風.見.蘭.喜》前夜祭中與風見蘭喜搭檔。之前我沒見過他的現場表演,只是看過DVD、並且常聽朋友提起他,大家都說本人非常和善,不過「那不是重點吧」我想。若是能微笑搭配精準的狠勁,那不是很棒嗎?我懷著一種粉絲的心情期待。

風見蘭喜來台當晚,我下班後匆忙趕去饒河夜市,在牌坊下見到風見蘭喜、Nawakiri Shin、舞真夜、夏慕聰幾人站在一起,有點興奮。「SM就在你身邊喔!」我自己內心小劇場HIGH了一下,哈。Shin跟他介紹我是前夜祭搭檔的Model,他啊了一聲,給了我一個大大的笑容,遞給我一張名片。雖然語言不通但感覺有通,「請多多指教」我說。

一起回到他下榻旅館,我緊張的問表演要準備些什麼。風見蘭喜的第一個問題是「你絕對不能接受的項目是什麼?」。嗯,表演尺度是三點不露,其他繩縛相關的應該都可以吧?一時我還想不出來是什麼完全不能接受。舞真夜在旁邊說「小梅很喜歡打屁股唷~」風見蘭喜用一種「我懂」的眼神笑看著我,讓我突然害羞了起來。「嗯,可是我隔天主祭還有自己的Spanking表演,所以前夜祭不能打太重,不要留痕跡。」我說,「蛤,打太輕小梅不會滿足啦,這樣很可惜欸。」舞真夜一邊幫我翻譯一邊加油添醋,我都有點懷疑她到底翻譯了什麼XD。哎唷,屁股還是要保留給王天才打啦

然後我問到服裝,搭配風見蘭喜穿西裝,我準備了一套洋裝,我說衣服可以剪開撕破沒有關係,不過他比較關心裡面穿什麼,強調若穿胸罩一定要沒有鋼圈的!頭髮我們討論先盤起來,吊起來後在拆下放開長髮,然後我下腰給他看了下柔軟度……要綁什麼姿勢完全沒有討論……。相較於其他組的練習,排練過好幾次姿勢、肢體如何互動、培養兩人默契……與風見蘭喜的搭檔,就是相信專業吧。

接下來幾天,越來越感受到那種專業程度的不同,風見蘭喜真的很厲害。繩子綁法沒有絕對對錯,而是要看什麼情境什麼用法。在旅館裡Shin和風見蘭喜討教,從最基本的高手小手縛開始,他並不是專注在繩子怎麼繞,而是要我雙手在背後盡量抱攏、引導我肩膀往後挺,調整成一個抬頭挺胸的姿勢再將我綁起來,舞真夜在旁邊說「就是要把胸部綁大阿!」我笑說「真的,若第一次被綁發現自己胸部變大腰變細變好妖豔然後就會愛上SM了」。因為沒有要吊,所以順繩那些不太重要,風見蘭喜反倒是手指頭輕輕滑過我勒緊的肩胛、上手臂、頸間…他說,這些肌膚被緊縛後會變得更敏感。這是私下的小互動。

到了攝影會,每場一小時,連續有四場的攝影會,除了舞真夜以外,米蘇和蟲子都是第一次跟風見蘭喜見面,女生們忙著換衣裝扮,沒空討論什麼姿勢表情,上場就是把自己交給風見蘭喜。沒有太多的言語,用肢體接觸、表情、還有累積不知道多少年的經驗,將第一次合作的Model吊換出好幾種不同曲線。攝影會上面所有的姿勢都是靜止的,讓攝影師可以慢慢構圖、自行變換不同鏡頭角度。而到了晚上現場表演,上場前風見蘭喜特別帶了可以快速旋轉的吊環,每綁到一個段落他都會退開讓Model 360度旋轉,讓所有觀眾都能看到所有角度。這些都是很小的細節,卻讓我覺得很佩服,這就是職業級。例如腰繩到底固定在哪裡好?答案是看人看吊姿,別人都只能給你一些推論與經驗談,真正的答案要問你的Partner,如果有天也能吊人無數就會綜合累積出一些比較中庸的方式因人制宜吧(笑)

聽Shin跟風見蘭喜聊到2011冬縛表演,風見說跟胡桃(Kurumi)搭檔很多年了,柔軟度好、對於疼痛的接受程度也高,兩人之間非常有默契,像是勒脖子之類的高危險動作都可以搭擋。冬縛那次可能是他們最後一次搭檔表演了,雖然綁得簡單,卻流露出濃濃不捨的情緒,讓Shin雖然聽不懂也被感動到。但是對我來說,所謂的搭檔,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綁/吊就是在舞台上,更何況我聽不懂日文他聽不懂中文。前夜祭整晚我都待在後台,說緊張嗎?好像沒有很焦躁,但我手心一直冒汗。我想,就讓自己進入一個調教的心情吧。

擁抱、撫摸、雙手被捉向背後交疊,麻繩緊緊固定住姿勢後,後手縛就從頭到尾沒拆過了。站在舞臺上我完全沒有時間概念。每一次姿勢定位,風見蘭喜退開那剎那是我最害怕的時候,我最怕旋轉了,我怕暈…迷濛的眼神其實是暈到無法對焦的眼神……

繩縛教室中小林或小D會仔細交代繩子固定位置,位置要對才不會麻。我說,怎麼可能不會麻?繩子要緊位置才不會跑掉,勒緊肌膚怎麼可能會不影響血液循環?會的,會麻,要注意避開關節等位置是比較不會麻,可以撐得比較久!我曾經被人用不正確的方式吊過,離地一秒鐘就讓人想尖叫,三十秒鐘就度日如年。而這次,我竟然被綁了40分鐘以上!到後段我雙手已經麻得沒知覺了。

上台前,舞真夜在後台跟我說,當風見拿鞭子打你時,不痛也要叫痛喔!舞台上當我被單腳倒吊時,我專心的靠著繩子維持住全身的姿勢,隱隱約約有感覺到鞭子好像輕掃到身上了,輕輕的沒什麼明顯感覺耶,「要叫嗎?」當我正在如此猶豫的時候,「啊!!」鞭子用力抽下來我大聲尖叫!好痛啊!陰部的疼痛好尖銳,其他什麼手麻掉頭很暈那些都不重要了,「啊!!!!!」痛痛痛。

回到地面,繩子一部分一部分慢慢拆下來,最後拆到手臂時,一陣痠疼,那感覺就像是被衣夾久夾到麻痺時再拔下來的痛!這時風見蘭喜從背後擁抱著我,在我耳邊低聲用生澀的中文說著「謝謝」。

完成了耶!「謝謝!」我也想對所有來看表演的人說。

後記:
1. 雖然被綁了那麼久,當下手臂也很麻,但繩痕並沒有留太久,只留了幾天淡淡的紅點。只是短暫的血液不循環,但沒有任何的受傷。
2. 事後Maya笑說,怎樣吊 model 她才不會痛呢?
 「如果她說手痛,就打她腳,問說那現在哪邊痛?」
 「噢,如果被抽打陰部的話,手真的一點也不痛的……」我說。

2 thoughts on “繩模說-關於2012夜色繩艷的種種 IV”

  1. 即使只有文字,也彷彿在現場。

    腦中畫面都是梅子被吊縛,側著頭,長髮一邊陲著,

    嘴巴微微的開著,細細的呢喃。

迴響已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