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夜色繩豔主祭觀演心得 淫娃蕩婦撰稿

拉囍報(Lasi Paper) 淫娃蕩婦撰稿

(一)

開演前幾天我一直在思考,有些SMer是不是本末倒置了。

我以為,兩個人或多P之間的性愛,若能不設限地享受各種可能,男的可以被肛而不只是傳教士埋頭苦幹,可以綁縛可以搔癢可以舔腳可以矇眼可以鞭撻可以滴蠟,而不是只有陰道插入跟六九口交,應該是很棒的事,沒什麼好指責變態的。

但我卻常常看到,男S在女友之外另徵女奴,女M也在女友之外另覓女王-只因另一半不能接受,仿若斷背山男同志娶妻而繼續與男人偷情那樣。而有的伴侶還「正大光明」地「劈腿」:我不愛SM但我愛妳所以我容許妳另找玩伴。甚至主人比情人重要!
乃至,夜色繩豔的表演中,繩師所綁縛的M,未必是他的另一半。
對此我感到無限的哀傷:竟然!不能透過繩藝淋漓盡致地對妳展現我的愛?

而,躲在「香草性愛」(註)櫃中的另一半,說不定正戴著面具在台下觀看-她可能也愛SM但不敢出櫃於是偷偷來,結果驚見愛人與別人在舞台上公然交歡;她可能也接受SM但只敢嘗試打屁屁,而無奈地看著愛人對別人穿刺乳頭夾陰蒂……(固然這也形成了一種虐待,但顯然不怎麼符合虐戀份子所宣揚的愉虐)

於是我不禁自問(而不敢問週遭性喜淫虐的朋友們):這樣的SMer,是不是本末倒置了?

看完表演後終於有了答案,給了自己一個大巴掌:妳會不會太單一伴侶制本位、太香草霸權了!為什麼主奴關係就只能居末、情侶關係必須是本?為什麼SM只能是附屬的,搭配在香草性行為裡做為較激烈極端的形式,而不能自為主體、自行其道?有沒有陰道插入六九口交不重要,能被高跟鞋踹能屈辱地接受主人調教才至關緊要,被綁縛被鞭撻也是性行為,不行嗎?主人,憑什麼不可以比情人重要?主人又為什麼一定得是情人呢,不能有各種多元的關係嗎?她被別人打到高潮我就只能眼紅嫉妒,不能開心祝福?為什麼我可以接受女友從事性工作,可以接受女友拍A片,可以接受她和別人做愛,可以接受她和別人嘿咻給許多別人看,卻容不下她跟別人在舞台上表演SM?

這是一個始終游走在SM圈邊緣、很少參與活動、很難強烈認同自己是虐戀者,幾乎沒有愉虐性實踐的外邦人/異教徒,對皮繩愉虐邦的告白。

若非你們的存在,她難以想像,原來也可以這樣玩,而且會很爽很high。

若非你們持續的發聲、年復一年不斷的表演,她不會有這些反思,不會察覺自己有多麼的香草本位反多元伴侶三k納粹。

不諱言,她去皮繩的場子,都是為了正妹。
她對SM的態度以前是、現在是、以後也是(抄自Jehovah昔是今是以後永是):
老娘才不喜歡挨揍咧!但是另一半喜歡咬人打人啊,只好歡喜領受T______T
王菲不是唱「妳的一切,近或遠,好與壞,我都眷戀」嗎,
我愛妳才讓妳凌辱,我愛妳所以妳可以淫虐任何妳想淫虐的人……

對,SM不就是因為愛。
SM就是愛的一種方式罷了。

--
註:對七○年代的某些女性主義者而言,最理想的性愛就是女人和女人的平等互動,
但是規矩很多,包括不能分T婆,不能插入(手指頭也不行),不能用器具,不能玩SM……
大概就是只能輪流撫摸而已了。這種什麼都不能的女同志,被稱為香草女同志。
當然這個稱呼不無譏諷之意。(張娟芬《愛的自由式》p290)

而可以插入可以用器具但不玩SM的,其實也很香草。

但香草不香草、單一或多重伴侶,都是一種性選擇;筆者只是在反思自己對香草性愛,對單一伴侶制的盲點罷了,並沒有鼓吹SM多P或香草一婦一妻才是王道的意思。
--

(二)

SM就是因為愛。

然而,也不是只有愛,那麼美好和諧歡樂曼妙。

容我引用Iinda03的話說:
『這是一個明明沒有前路可去,可是人一直在一直走也一直有人來的半地下次文化團體,這是一個新仇舊恨新歡舊愛不斷狹路相逢的地方,
溫馨然後殘酷可是還是很柔軟很包覆……』

看表演前我一直恐慌,會不會冤家路窄,碰上不想見的舊恨舊愛。

進了慕哲咖啡才發現自己想多了,只認得三四個叫不太出名字的熟面孔嘛~然後又開始惆悵,以前的那些人呢?也許我始終游走邊緣,加上不擅社交只擅性交,其實很多老人還是在的只是我不認識罷了;真如I大所說,遇到那些愛過吵過恨過的老戰友們,恐怕也只是尷尬。但我還是感慨,還是哀傷著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最冏的是許多朋友興高采烈地對我介紹Mai Maya,好像真夜這幾年到日本發展,我這個「新鮮人」鐵定不認識妮可。頓生刀狂劍癡「踏盡千山無人識,當初枉受盛名牽」的吁嘆;沒人知道我是誰、幹過什麼事也好,被我黑名單的網友也不知道我的FB帳號、對我沒有成見地論交,我才能平靜地看表演,不被洶湧的暗潮吞噬吧。儘管有些笑聲是那麼的熟悉,有些嘶吼應是某人獨具的嗓音,儘管散場後還是遇到了常常隔著光纖網絡彼此按讚而始終沒加好友的舊人,相互微笑地打招呼,而不是當做沒看到也不是怒目相向,如淫妲三代所說:很柔軟,很包覆。

(筆者不是專業的愉虐人士,以下所述若有得罪,請多包涵;我敬重每個表演者,佩服你們的技術與巧思,但很多東西我不懂,如果這篇感想讓你們不服,尚祈不吝賜教~)

五五五五五的斷花神鞭非常刺激,讓我覺得這才是SM吶有夠恐怖的,城市之喘的氣球爆破只是音量嚇人罷了沒有絲毫危險。坐在第一排超怕一不小心就中鞭的-節目表上還註明「前排視野較清晰,但是會有被鞭子、繩子攻擊的危險」;讓我不禁碎念:真正專業的繩師/鞭術,擁有死神的精準度,是不會波及觀眾的……豈知一個大轉折,爆乳吊帶襪教師Lizzy Mew出現,威猛無雙的雙鞭呼延灼就乖得像狗一樣,完全任人擺佈,沒有威脅了XD

雖然完全感受不到Lizzy Mew的殺氣,只覺得萌爆了直想跪下來喊她女王!原來也有這種女王呀,一個嬌嗔就讓人臣服戴上口球甘願受罰,不一定要霸道兇狠,禁咒師甄麒麟所謂「溫柔,是最強大的咒」就是這個意思吧~

小林師傅的繩藝真是出神入化!我常常困惑綁出了完美的形狀,劇情已經進入最高潮了,接下來的拆卸該怎麼收場才不會冷掉?小林卻可以邊拆邊變化M的姿勢,讓每個束縛與解放都讓人驚歎,原來還可以這樣拗這樣折原來人體有這麼多變化-這一定要親臨現場(或者看錄影)才能體會!!已經不是精通建築力學就能把人吊得這麼穩又這麼美了!

相較於最後的重頭戲,所謂的極惡繩師風見蘭喜,我反而提不起興緻。對,他跟小林一樣也會邊拆邊變化,而我從來沒練過繩縛不知道那有多難多複雜,可是主持人介紹時說了他常常手段過激而獲得極惡盛名才讓我非常期待的啊!偏偏除了拿出鞭子狠狠抽M那一段,我實在感覺不到什麼過激極惡的點……

小林的表演後,是最讓我血脈賁張的spank。
之前的神鞭雖然恐怖,畢竟沒有真的打到人,但梅子卻在這場表演裡真槍實彈的挨揍,屁股火紅了!光是用看的不用聽到她哀嚎,就覺得萬分吃痛如坐針氈-這或許是SM表演最吸引人的地方,讓有性趣但又不敢實做的觀眾可以感同身受,約略腦補M的痛苦,與S行刑後的溫柔愛撫。

然後是我最不舒服的軍中霸凌-可主持人說,這也是種活色生香血肉賁張。大概因為我是拉子的緣故,我厭惡男體,偏偏這段表演脫得最徹底最精光,對腐女對男同,這齣赤條條的猛男劇一定很讚,可我為什麼要受這種罪呢?這一點也不愉虐啊!

但,之前鳥組人的表演不也是女體交纏-雖然沒有脫太多,前排可是很清楚的一直看到乳溝>/////< 應該,也有性傾向與我殊異的觀眾覺得不舒服吧。皮繩卻從來不會去區分,這是給BI看的,這是給GAY看的,這是給LES看的;不會在LES裡面又分個什麼跨性拉,不會說為了同志我們不搞異性戀狗男女!

這是BDSM的包容,這纔是真正的同運。

雖然Lizzy Mew爆萌、SM國王小林超帥、梅子更是銷魂到極點,我還是最喜歡真夜~音樂播到一半突然跳掉,惹她發火去找音控理論的橋段,不知道是真的出狀況還是刻意的設計(我傾向於相信,這是精準的失控;但我也愛解釋成是真夜隨機應變,化失誤為笑點的專業演出-就像四塊舞臺木板不夠契合時她跳下臺來奮力推擠而搏得掌聲一樣),就像吊到一半突然失敗摔下,那重重的一聲咚,在在讓人領略,就算是花俏的不痛不癢表演而非真鞭撻真穿刺的血肉模糊,也是累積了無數的練習與挫折,不知她私底下摔了幾次痛了多久才能在舞台上這樣發光發熱。之後成功地吊起來,自慰高潮的ACT(抱歉我只能用這個詞,用演出實在太不敬了真夜的表現不可能只是演的而是貨真價實的動作),或許最能說出每個繩師的渴望:吊縛成功,昇天狂喜,毋須射精潮吹。

謝謝皮繩這麼精湛的演出、謝謝辛苦的工作人員、謝謝你們一直在提出性異議對抗主流霸權。小林師傅說到改變台灣的力量時我直想反駁,
不,你們改變的,是這個世界!

One thought on “2012夜色繩豔主祭觀演心得 淫娃蕩婦撰稿”

  1. 通告: c×Ö¿ãÊÓƵ

迴響已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