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讀傅柯(Michel Foucault):權力技術的SM遊戲

michel-foucault-945-23-paris-1975
如果是人文社會領域的朋友,應該對於傅柯這個名字再為熟悉不過。這位當代重要的思想家精闢的剖析了在當代社會中各種權力機制的操作/展演/部署方式,並且藉此讓我們理解自己如何在日常生活中受到各種知識與機構性力量的影響,逐漸的被規訓為一個溫馴聽話的「現代人」。

但若離開艱深晦澀的學術場域,單單從「權力施展的技術」這樣的觀點來看,SM中所玩的各種支配/臣服遊戲,其實就是一種權力的遊戲。要讓人成為一個令人心誠悅服的支配者/臣服者,也並不是簡單一兩句話就能達成的角色扮演。所謂的調教、BDSM關係、各種皮革繩鞭、繁瑣的契約教條,其所要達成的也正是這樣一種讓權力關係得以被看見、得以相互進入彼此的身體與感官的過程。

仔細思考起來,不只SM可以很哲學,哲學中也可以讀出SM的味道。拿傅柯這位當代的「權力」大師來說,他在法蘭西學院以<精神醫學權力>為題的講課內容,雖然談的是精神醫師如何利用各種方式讓病患接受「自己有病」的事實、以及精神科醫師如何建立起診斷與治療的權威性,但若將其文中的醫師/病人,代換成支配/臣服的SM情境,讀起來卻意外有種彷彿調教指南的趣味,以下內容完全摘要自Picador出版社出版的<Psychiatric Power: Lectures at the Collège de France, 1973–1974>第七章,只是將其中談論的角色進行了簡單的替換,其內容看起來卻令人驚豔的充滿了另一種歪/誤讀經典的樂趣:

D/S關係中的各種演習/調動(maneuver)策略

策略1: 絕對不對等的單向權力關係
sub在sm情境中的真實/現實處境是由dom的意志所完全決定

策略:語言的再用(reuse)
強迫sub以正確的語言認識dom的身分以及sm中的重要儀式,以此重新教育/規訓sub認知並且服從權力規範,並且因為加諸在sub身上的語言秩序,使得sub在語言被規訓的過程中,dom的支配權力成為可視的「現實」

策略3. 對於需求的管理
將sub處於某種程度的被剝奪狀態,讓Sub產生原本不被意識到存在的各種需求,並且因為需求的滿足,而讓sub必須服從於一套由行為獎懲所構成的交換規則。而這樣管理造成結的果是sub在身體上認知並臣服於dom的規訓權力

策略4.對於真實(truth)的陳述
sub自我陳述自己的身分內容,並且在這樣的展演中,其目的是讓sub陳述各種關於sub作為sub的身分真實,造成sub對於自己生命史的理解中,作為sub這件事具有絕對優位性,並且因此在sub主體上發生自我檢視身分認同的功能

 

 

不知道各位讀來是否也不免要感嘆,其實整個社會也就是一場彼此相互支配的大型SM遊戲,只是少了慾望與愛,讓這樣的遊戲玩起來實著有些苦澀…..

3 thoughts on “歪讀傅柯(Michel Foucault):權力技術的SM遊戲”

  1. 這篇好玩XD
    在接觸BDSM這個領域後,我自己想過S與M、D與s的權力關係問題,爬文看了很多討論,例如有人認為是S在主導一切,也有人認為是M賦予S權力等﹐以這篇的語言來說,究竟是誰規訓了誰(規訓的作用方向和權力的作用方向在SM或D/s裡一樣嗎?),這點我還不是很確定,尚待多多觀察,只不過這篇讓我想到D對s的宰制頗有全景敞視的味道XD
    只是,身為一個sub,在解構D/s後反而變得有點不知如何自處,這又是另一個煩惱了(笑)

  2. 對我而言,我覺得在談權力的這個意味上,BDSM有一種非常奇妙的弔詭在,一方面在關係裡它幾乎是全面性的挪用/展演了各種權力技術來達到非常高度的支配狀態,但在本質上BDSM卻是親密關係、是相互擁有的關係,在一般談規訓權力時我們會說,對於被規訓對象的精密檢視與了解是為了更全面的控制,但在BDSM中,那同時也是因為相互的愛戀與渴望。

    所以我會覺得在BDSM中「遊戲」這件事改變了權力的本質,雖然它看起來在技術上是如此的相似,但終究那是一個遊戲,一個在高度剝奪與不自主的外殼之下,包藏的卻是絕對的自由的遊戲。原本作為工具的權力被當成玩具,這件事某種意義上也就是權力的解構,它的影響力在BDSM這個場合是「虛」化的。在絕對自主下的「我想被支配」或許本身就是對於支配的解構,而且是這樣的解構才讓「樂於接受支配」這件事存在可能性/可被理解性,我記得傅柯在談BDSM的時候也有過類似的詮釋。

  3. 原來如此!會有那樣的疑問是因為我只是隱約覺得實踐者的能動性比我想像中的大(行為更多元?),還沒想過它是(如你所說的)作為「絕對自由的遊戲」,這聽起來美好到像是理型。

迴響已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