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 – 20♀

◎夏慕聰

主人讚許。汪一聲表達是,肯定。汪兩聲表示不是,否定。主人拿了桌上兩個很像手套的東西往軍犬手上套。「伸進來。」人類的手伸去進,裏頭有五根手指頭的指套,掌心處有個類球體的棉球,於是人類手掌的功能被束縛,外型做得相似於狗掌,接觸地面還有狗足跡。底部到手腕是白色漸層到透明,於是軍犬的前肢更如狗狀。主人撕了兩個指險套套在自己食指跟中指上,便往軍犬小屁股中央摸去。主人在軍犬屁眼上畫著圈圈,一手壓下軍犬的上半身,讓狗臉貼在地板上翹高屁股。撫摸引導著軍犬呻吟。指頭進入時,軍犬絲毫沒有察覺,一直到體內的緊閉的肉壁阻礙指頭前進,才感覺到。主人撫摸著軍犬的腰桿,完全沒有察覺主人的指頭退出。主人的指頭再進入時,已經帶著潤滑進入。肉壁歡迎潤滑液,夾道歡迎,毫無阻礙。一根食指已經完全進入。主人的另外一隻手大肆攻略,軍犬的乳頭雙乳,整片腹部,被主人五根手指頭逗弄得軍犬遺忘小屁股裏的手指。幾時納入兩根手指頭的,軍犬毫無印象,只是翹著屁股,享受著主人撫弄身體。如果不是那根XS尾巴肛塞超過兩根手指頭寬度,軍犬大概根本不會感覺到一根狗尾巴已經在自己屁股上了。軍犬唉了一聲,身體靠著主人,整顆狗頭蹭進了主人裸懷內。擺在旁邊的全身鏡,照著自己与主人。「看到了嘛!」主人說了話,那根狗尾巴正隨著軍犬括約肌的縮收而搖擺著。是狗,只有狗才有尾巴,才可以搖晃得如此栩栩如生。軍犬蹭著主人,蹭得厲害,嘴巴自動發出了吠吠聲。李軍衷這個女人在主人面前真的狗模狗樣變成一條狗。

「開心嘛。」主人撥弄著軍犬。「唉啊,怎麼濕濕的——」

「不知⋯」還沒講完,屁股便被打了,軍犬感覺臀部熱辣辣的。

「狗不會說人話。用汪回答。聲音語調表達情緒。」主人說話時,軍犬試圖著使用汪回應著主人。「來後面加上嗚。狗除了會汪汪叫外,在有限的聲音內可以表達的相當多。來叫一次。」

「汪~嗚~」軍犬張開狗嘴練習。

主人不厭其煩的調整著軍犬的聲音表達。一邊打著軍犬狗屁股一邊指導著。狗屁股什麼時候紅通佈滿主人手掌印都不知。「好——用力吠叫——」軍犬汪汪汪的大聲。沒多久,外頭便傳來其他狗狗的吠叫。主人笑道:「你聽,外面你的同類聽到了你的吠叫。回應你的是公狗還是母狗呢?」主人捏著軍犬的臉頰。「小母狗還是幼犬,不可以交配喔。禁止。不可以被外面野狗亂來,公狗母狗都一樣——」

開始訓練軍犬的犬姿犬儀前,主人特地帶著軍犬來到大面全身鏡前。看見鏡子裏的自己狗模狗樣的,全身赤裸、四肢著地,脖戴項圈,屁股上有著搖擺的尾巴。自然晃動的女乳,母狗,誰是母狗,不就是自己。鏡子不說謊,忠實呈現著軍犬的一舉一動。行為舉止還那麼的人擬犬態。主人調整著軍犬姿勢,四肢著地,膝蓋接觸地板時的站姿,頭該怎麼仰,肩該怎麼放,腰該怎麼撐,腹該怎麼收,臀該怎麼挺,腳該怎麼閉,足該怎麼踏,身體的每個肌肉怎麼用力,主人都一一指導。軍犬看完鏡子裏照射的正面,主人移動著全身鏡,讓軍犬看看自己的站姿側面。「靜止休息型站姿,是不是有點樣子了。」主人稍微將軍犬的後肢往腹下推一點,然後攬著軍犬的腰。「我數到三,四肢用力撐起身體,膝蓋騰空。好。對。就是這樣。看到沒有。行進靜止型站姿。」主人從軍犬屁股比著曲線到大小腿。「腳這樣是不是就跟狗一模一樣。」軍犬開心的汪汪。「對,聲音漂亮,我知道你開心。」主人再挪動鏡子位置,「來看一下自己的狗屁股。後面的模樣。」主人說話時,自己邊往餐桌移動取了物品後再回來。小毛巾便擦拭了軍犬陰部。「這麼濕,都要滴下來了。」軍犬羞怯得低了頭,四肢顫抖著。

「這樣的動作很吃力呴——犬調,也是一種體能肌耐力訓練喔。膝蓋騰空,對於狗狗的膝蓋是比較好的,也比較容易行走。」主人攬著軍犬,讓軍犬的膝蓋著地。「原地停留時,狗狗的站姿可以讓膝蓋著地,可是如果要行走就要讓膝蓋騰空喔。」

主人放置在餐桌上的備用手機鬧鐘提醒響了。「喔休息時間到了。」主人的雙手帶著軍犬身體往地板上躺。「狗狗休憩的模樣就是這樣,四肢要曲著。很好。真可愛。我的軍犬小母狗。」

在〈軍犬 – 20♀〉中有 2 則留言

  1. 如果膝蓋不著地這樣走真的很累,但是著地久了……也會很慘,之前還想是不是其實要護膝呢
    我沒試過犬調,但整體看下來真的很耗費體力……還好小衷是軍人,連休息鬧鐘都訂好的dt,應該狗食也準備好了

發佈回覆給「nian」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