貞男人-008

◎阿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在櫃台簽收了來自阿司的快遞後,我抓著小紙箱還有些夏董的信件後上樓。將阿司快遞來的小紙箱交給蘇曼後,她先將快遞送了進去。她出來交代我先處理完手頭上的事情,等會進去夏董辦公室。敲門找夏董的時候,相當不安,也不曉得夏董口中的cb是什麼。
走近夏董的辦公桌,他的手邊有個比剛剛小紙箱還要小的白色紙盒,上面燙著銀色字跡。「cb來了。」
疑惑的開了口:「夏董,cb是?」
「男性貞操器。」夏董打開了紙盒,取出了一個透明的東西。透明東西在他眼睛和我之間比劃。
「男⋯⋯性⋯⋯貞操器⋯⋯」我實在沒辦法相信自己耳朵聽到的話。那是什麼鬼東西?貞操帶不是女人在用的嗎?不是軍隊出征,怕家裡的女人偷人才設計的,怎麼會用在男人身上。 閱讀全文 貞男人-008

貞男人-007

◎阿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在洗手間用力的將水潑向自己,襯衫的領口因此有些溼透,試圖冷靜自己,在鏡子前整理好服裝儀容,還有情緒,然後忐忑的回到座位。蘇曼不在位子上,我偷偷的往夏董辦公室裡瞧。我看見了蘇曼的背影還有夏董說話的神情。當理智恢復時,我知道剛剛做了一件糟糕的事情,足以毀掉我的事情。夏董透過了直式散葉空隙看見了我,他按下了通話鍵,找我進去他的辦公室。
戰戰兢兢的踏進夏董跟蘇曼的視線,轉身關門像隻埋頭鴕鳥,身邊聲音寂靜的只聽得見我的皮鞋聲。「我聽了蘇曼說你剛剛對她做的事情。」我完全不敢看蘇曼一眼。九十度鞠躬道歉。來不及鞠起腰抬頭開口道歉,夏董又說著:「這是嚴重的辦公室性騷擾。不!是辦公室性侵。我沒有辦法接受這樣的員工。你給我離開。」夏董指著門外。我看著他的手指頭,蒼白了臉。握著的雙手冒著汗,抓啊抓的。「我一定會告到你脫褲子,你等著去牢裡蹲吧!」 閱讀全文 貞男人-007

貞男人-006

◎阿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上班的第一天,我穿著合身的西裝,頂著新剪的頭髮,乾淨的下巴,踏進那座陽具般高聳的辦公大樓。跟櫃台說明後,由人事部的同事帶領上樓報到,填寫資料等等。辦妥一切手續,我來到我的辦公桌前,蘇曼站在她座位旁邊,伸出手,笑的燦爛的說:「新同事,歡迎你第一天來上班!」
蘇曼帶了我走了一圈公司內部,介紹環境後,整個早上,我就跟著蘇曼站在夏董旁邊,跟著蘇曼學習。幾乎要貼近她的頭髮,幾乎要貼近她的身體,試圖製造兩人私下相處,企圖接近邀約,可是她與夏董形影不離。夏董到哪,她就到哪,毫無介入的時間。雖然在工作中慢慢培養了默契跟情誼,但離我的目標還有段距離。
「你今天怎麼特別開心?」一起洗澡時,阿貞這樣問我,我什麼也沒說的,只是親吻她,然後上了床。 閱讀全文 貞男人-006

貞男人-005

◎阿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溫泉飯店度假後,我真的去見了夏董。蘇曼連絡我的時候,我幾乎興奮的勃起著講電話,彷彿她本人就在我耳邊說話。我在大樓大廳處,跟櫃台說明我的來歷後,沒多久穿著套裝的蘇曼從電梯走出,在她踏出電梯第一腳,只看到她的高跟鞋,我的視線就被她吸引。
「馬先生你來了!」蘇曼的尊稱讓我一時還真是不習慣。登記完資料跟換取證件後,隨著蘇曼步入電梯。「蘇曼,你太客氣了!在其他人面前也可以叫我阿守。」變成兩個人的空間,我就這麼說著。站著端正的蘇曼笑了笑。跟在她後面走著,讓人忍不住的注意起她走路扭動的臀部,那個窄裙底下真的有貞操帶這種東西嗎?她現在還穿著嗎?還是根本沒有貞操帶這種東西,只是阿貞跟小戴眼花。 閱讀全文 貞男人-005

貞男人-004

◎阿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早晨沒什麼睡意後,將阿貞枕著的手臂抽出,抓著身體的癢,從落地窗看出去,便看見看見昨天的貞操帶美女正悠閒的在游泳池畔其中座遮陽傘下。套上牛仔褲和簡便衣服後,踏著輕快步伐下樓。經過美女身邊時,停下腳步,故作回想貌。「你是⋯⋯你是⋯⋯昨天跟在夏董旁邊的美女!」她聽到我口中的夏董時,臉就和善了起來。
「你好,我叫馬守克。大家都叫我阿守。」
「蘇曼。」當我握住美女的手,內心正在竊喜之際,她便收手,注意力轉到別的方向。阿布在游泳池裡向蘇曼招手,便爬上岸,蘇曼抓起浴袍趕緊披上阿布。下一秒游泳池水面竄出了夏董。「你幫我拿浴袍給夏董。」美女請求我幫忙。我將浴袍遞給夏董時,他跟阿布同樣的反應,以為我會在他身後,將浴袍攤開,好讓他穿上。蘇曼給我使了眼色,我當作好人做到底,才在夏董身後服務他穿上。看著溼透的夏董,沒想到在西裝底下的身材還真是不賴。他綁好了浴袍,便從旁邊的椅子坐下。 閱讀全文 貞男人-004

貞男人-003

◎阿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夏董並沒有因為我的服侍,而繼續下預算在公司,終究還是抽走了明年度千萬的預算。公司以業務過失請我走路。雖然憤怒,但只能摸摸鼻子,多燒幹燒幹發洩。閒暇在家,阿貞多有微詞,不過哄哄就沒事了。偷吃的事情,只要不讓她起疑就好。在更多懷疑產生之前,順著阿超的溫泉度假計畫,我帶著阿貞一道前往。她開心的貌似花朵。
入房、更衣後,我們四人穿著浴衣走去男女湯。一分開行動,我便開口跟阿超說:「你怎麼會想帶小戴來溫泉旅館?」「玩的兇,也要對家裡的好一點啊!」
我看著阿超,露出好笑的表情。脫掉了浴衣跟裡頭的四角平口褲後,趕緊到盥洗區去,開熱水沖洗。踏進溫泉池中,我突然在稀少的泡湯人當中看見了夏董和他的朋友正愉悅的聊天著。刻意的不與他視線交錯,但仍然被夏董發現。他對我笑的時候,我只好基於禮貌的點點頭。 閱讀全文 貞男人-003

貞男人-002

◎阿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跟美女在某間旅館裡風流後,一睡就到晚上。手機開機,竟然有二十多通的未接來電。是公司業務往來的夏董。我才想起來晚餐約見面談公事的事情。心想不妙,慘了。回撥全轉進了語音信箱。上班才踏進辦公室,主管便以很難看得臉色,在我的座位等著我。「阿守啊!你竟然放夏董的鴿子。這下可好了,他不打算跟我們公司合作下去,明年幾千萬的預算全都要抽掉。」我一聽到知道出大事了。「今天你跟我一塊去夏董的飯店,跟他賠不是。」在飯店大廳,我和主管兩個人鞠躬九十度的道歉,不管怎麼道歉,夏董依然不接受,執意要抽掉下在本公司的明年度預算。我和主管面色慘淡的離開飯店,「阿守,你要有被辭頭路的心理準備。」聽見自己的主管這樣說,心裡更是過意不去,自己辭職就算了,似乎還連累了主管。 閱讀全文 貞男人-002

貞男人-001

◎阿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我是個性慾很強的男人,每天都想要燒幹,腦袋裡全都是性跟女人。花心風流在所難免,連女友在旁邊的宵夜攤,我也瞄著路邊經過的辣妹。正沈醉在冰淇淋時,突然被身邊的人打了下。漏了前後對話,只聽見自己馬子突然蹦出的話。「男人才真的是需要戴貞操帶的!」 閱讀全文 貞男人-001

Toy

◎阿聰

1
我走進了這家位於區巷子內的獸醫院。一進門接待我的是為男士,他問著「先生,需要什麼服務嗎?要買寵物還是提領你的寵物?」我搖搖頭。遞給了他張名片。那是張某俱樂部的名片,是間建構在網路上的SM俱樂部。我和我的主人通信約半年之久,於是他要求見面,於是我照著這間俱樂部的特約醫院地址來到了這間獸醫院。
我也很驚訝這是間獸醫院。
那位男士帶著我走進了裡面某間房間,裡頭有位穿白衣的醫師。
「你是黃御文先生嗎?」
「對。」
「很好,把身上衣服脫光。然後趴上那張診療台。」因為之前我有問過主人是怎麼回事,但是我還是有些遲疑⋯⋯「要習慣啊!到時候寵物可是不能穿衣服的。阿布先生希望你是隻狗!」阿布是我主人的名字,我躡手躡腳地脫去身上的衣物,赤裸裸地在他們兩人面前。
「別緊張,這裡只有我一個人。」
我懷疑地看著他。
「它是我養的狗⋯⋯到旁邊趴下!」便看見剛剛領我進來的男士走到了門口而後整個人縮在一塊⋯⋯
「趴上來吧⋯⋯」

 

2
我像隻狗一樣用手腳撐住身體,狗樣在診療台上。
而那位獸醫打量著我的身體。「阿福,把攝影機拉出來。」我翻頭看了,那位縮在門口的男士站了起來,拉了個架了攝影機的台子出來。
「這?」我問著。
「阿布,說要錄的。他今晚會看。」
「喔。」我沒多說什麼,原來是阿布主人要看我被體檢的情況。
獸醫走到哪,阿福就推著攝影機到哪。獸醫用手拍拍我的背,我的屁股。
「滿有肉的喔。」他說。我尷尬地笑笑。他的手開始往我的陰莖移動,我下意識地夾緊雙腿。「腿張開。」他的語調有些提高。
我緩緩地張開雙腿,他站在我的後方,用手拉了拉我的屌和睪丸。我閉著眼睛,他的手指摸到了我的肛門。我真的滿不習慣的。
「好啦,我現在要幫你剃毛。」
「什麼?」我回頭看著他。
「懷疑啊。阿布沒跟你說,他現在把你當幼犬嘛!阿布養狗,通常都從幼犬養起,他要求要剃毛。放心!他有說除了頭髮跟眉毛不會剃啦。不會影響你一般的生活。阿福把剃刀給我拿出來。」
阿福走進某間房間,而後咬著剃刀出來。他接過剃刀,摸摸阿福的頭。
「躺著。」
我聽他的話,正面躺了下來。他在診療台下拉出兩個鐵架,那是架起雙腿的,我的雙腿被他放到鐵架上,大赤赤地露出我的屌和肛門。他抹了刮鬍泡沫,我緊張的很。
他下了第一刀,他拾起我的屌,刮著屌附近的陰毛,我只感覺到清涼。
他腳踩了診療台下的台鍵,忽然診療台斜了一方,將我的上半身下傾,肛門剛剛還隱末在台上的,忽然騰空了些,大大地展露我的肛門。我臉紅了。我從來沒有在別人面前露出肛門,這麼隱私的地方。
我的陰部完完全全地乾淨。接著腿毛和腋毛也除去。獸醫拿著攝影機照著我的全身上下。「跟你的主人阿布打聲招呼。」
「汪汪。」
今晚,我在獸醫院過夜。我被獸醫帶進了個鐵籠,我彎曲著身體睡著。獸醫院打烊,我看見阿福走了進來。他對我笑笑,而後開始脫下白外套,及身上的衣物,當他脫下外褲,直見毛茸茸的黑影。
是根尾巴,頭塞在他的肛門裡,而後垂下。難怪他不穿內褲,這麼長的尾巴根本無法穿嘛!他摺疊好衣物,便整個人跪下,開始像隻狗一樣。他爬到我的鐵籠前。
「阿布先生是個不錯的主人。我家主人跟他是不錯的朋友。他之前養過幾隻,時間都滿長的。」
「喔。」說實在話,光憑網路通信跟電話,我很難想像阿布主人的樣子。
「明天他們要去俱樂部的渡假村度過這個週末。」
忽然獸醫的腳步聲近。「我不跟你多說了,我不能跟你講太多人話。」獸醫走到他身後。「你在跟他低估什麼?」
「汪汪。」阿福這樣回答著。而後頭靠著他的大腿磨蹭,他摸了摸他的頭「乖乖。」
獸醫蹲了下來。「黃先生,明天我會帶你去見你主人阿布,他會跟你說他養狗的方式。你要習慣,不要隨便說人話。時間不早了,睡吧!」
我聽了,那句我知道吞了回來「汪汪。」這是我的回答。
他笑了笑。把阿福帶上項圈,牽著他離開,阿福還回頭看看我。
明天,我要去見我的主人阿布先生了。

 

3
早晨,我聽見阿福的叫聲,我醒了。他已經蹲在鐵籠前,我起了身「你的動作還不太像狗喔。」
我尷尬地笑著。獸醫穿著輕便的休閒服走了出來,拉起了阿福的狗鏈,打開了鐵籠。「我沒有給你帶項圈,不過你還是要聽我的話。」我望著他點點頭。
他開了台休閒車,停在醫院的門口。他拉著阿福走下了階梯,我看著他們走出大門,我有點遲疑。「還不快點,現在外面沒人,等會行人就多了。」我趕緊爬了出去。看著數十個階梯,我爬的速度緩慢,怕跌了下去。「你的動作還真好笑,還真有點像剛出生的狗狗。」
我好不容易爬下了階梯,再爬上休閒車。
獸醫開往俱樂部。
在門口,他便停了下來,牽著阿福下車。「下車啦。」
我看著地面,從休閒車到地面似乎有些距離,不是一個手臂長可及。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用狗的動作下車。「幹嘛,不會下車啊。」獸醫爽朗地笑著。
我伸了手,又縮了回去。
「你在欺負我的小狗喔。」我聽見了阿布主人的聲音,忽,一個手臂黑影勾著我的腰,便把我帶到地面。我感覺到阿布主人的手臂真有力,我抬頭看看阿布主人。
約近三十歲的男人,身材健壯。他穿著米色襯衫,白色短褲,涼鞋,不少的腿毛。我看見他似乎有些緊張,我輕輕地汪了幾聲。他笑笑摸摸我的頭,在我的脖子掛上了個鐵牌。一個腐蝕進去的B字,狗牌鏈著狗鏈,他手握著。
「該進去啦。」獸醫說。
於是他們兩牽著我跟阿福走進了大門。大門的警衛打了聲招呼。「阿布先生啊,你新養的狗啊。」「在網路上養好久啦,不過今天才見面,麻煩拿一個月大的紋身貼紙來。」
阿布先生在我的臀部貼上了根細細的黑線。這是這間俱樂部規定的,在算狗齡用的。我看了看阿福的臀部,哇,粗黑線有十多根,粗黑線表示年,細黑線表月。
我被阿布主人牽著走過條長長的走道。路上也碰到其他的會員遛著他們的狗,各式各樣的。有公犬母犬。阿布主人不時跟他們聊上一兩句。其中一個有點年紀的白髮老人「阿布啊,你還沒幫他裝尾巴啊。」
「今天才見面,等會啦。」他笑了笑。我倒有點尷尬。
他拉著我走到了飯店旁的一處水龍頭處。「阿布,你要在這幫他清洗啊。」獸醫說著。
「對阿,麻煩你幫我到櫃檯拿我寄放在那的狗尾巴。」
「好啦,我順便點些東西。」獸醫拉著阿福離開。
阿布主人拉了根水管,便開水沖洗著我身體,抹著肥皂。我乖乖地跪著給他洗,他沖完我身上的泡沫後,掰開我兩片臀肉,把水往裡面灌。我知道這是灌腸。我極力忍著,因為身邊不少人經過,我不想要在人們前排便。我雙腿夾緊,面紅耳赤。
「你在忍什麼啊?你現在是狗,就給它大出來。」阿布主人又把水管往肛門裡放,我的肛門快被水給撐破。我低下了頭,將頭埋在兩手間,這樣的動作只是會把屁股抬得高高地。難過地搖著屁股。
雙腿一抖,抖了起來,肛門再也抵擋不住體內的衝勁。我洩了,我感覺大便滑過我的股間。「乖。」他手沾著肥皂搓揉著,他大約洗了三四次,洗到我腿都沒力支撐,跪了下去,趴著。
「好啦好啦,小黃。洗乾淨不是比較舒服嘛?到時候進了飯店,狗狗就沒這麼容易大便啦,小便也差不多,想尿的話,在這邊尿一尿。」我臉紅著很,因為身旁圍觀的人好像不少,都是阿布主人的朋友吧。
我在他們面前,控制不住便意,現在又要叫我小便⋯⋯天啊!
「我家小黃害羞啦。」阿布主人笑得爽朗。
「阿布拿回來啦。」獸醫拿了些東西給阿布主人。他接過手後便在我身邊晃啊晃地。「我現在要幫你裝尾巴,這跟其他狗狗用的有點不太一樣。」阿布主人抓住我的屌「狗屌還滿大的嘛,不過你現在是幼犬,不要給我隨便勃起啊。」阿布主人拿了狗兒套嘴巴防咬人的護套套住了我的屌和睪丸,就那麼剛剛好將屌和兩顆睪丸塞進去,而後帶子拉過股溝和腰際的帶子勾到肛門口。
「剛剛跟你洗完肛門,肛門現在正軟著,套進去還不會痛啦,我選的肛塞也不大,如果你想大便的話,會將它衝出的喔,不過這樣我會拿藤條打你。要便便,要說。」他塞了進去,而後扣緊。我感到體內塞了個東西,感覺好像隨時會掉出來的感覺。阿布主人拉著我走了幾步。
他拍拍我的屁股。「走路,屁股要搖一下,狗尾巴才會翹起來,我才知道你的情況。」我點點頭,他拉著我,我邊走屁股便開始搖。
「小狗,還不習慣走路呢。」阿布跟著身邊的一位長髮女子說話。
我就這樣被阿布主人帶著,走了一圈飯店的花園。因為阿布主人說要我習慣如何狗走路。他在一兩圈後,蹲了下來,拍拍我的屁股。「學得還滿快的嘛,之後在慢慢教你上下樓梯。」我點點頭。
阿布主人拉著我,緩緩地走上飯店門口數十二十階梯,上樓梯還簡單,下樓梯比較難。他拉著我走進電梯裡,走進他的房間。
「這間是我的房間,房間內都是你的自由空間。」他拉著我到廁所「你不要隨便大小便喔,我可是會打人的。來我教你怎麼便便。」他拉我到馬桶邊「小黃,你是公的,所以小便要抬腳,就對著馬桶邊抬腳尿。要是給我看到你沒抬腳或者恢復人型站著尿,我都會打你。還有便便,看到旁邊有個高起來的平台,上面鋪著報紙,那邊就是你便便的地方。便便前,要跟我說,我才會解開你的尾巴,之前跟你說過的。」
他拉了我到客廳,沙發椅旁有兩個盤子。一個裝水,一個是空著。「裝水的就是給你喝水用的。另外一個是裝食物的。你會不會喝水啊?來,喝幾口我看看。」
我緩緩地伸出舌頭,舔著水面。
「很好,乖狗兒。」他拍拍我的屁股。
「汪汪。」我叫了幾聲。

 

4
那個下午,我乖乖地趴在客廳沙發一旁。偶而看看阿布主人,不過他一直都在看電視,我也不太敢去吵他。
他有時會往我這看,看到他的眼神,我趕緊低下頭,不敢直視。我聽到了腳步聲,我稍微抬頭看看,他站在我的面前,脫下了他雙腳的白襪。「小黃,這雙襪子給你記住我的味道。」脫下襪子的阿布主人又走了回去。
我看著在我面前的白襪。伸了手抓抓,可是⋯⋯
我勉強低下了頭,將鼻子靠進。
襪子的味道,帶著點鹹濕,汗水味。我別過了頭,趴著。
阿布主人看我的樣子,他也沒說什麼,不知道他會不會對我失望。我有點擔心,我爬了過去,在他腳邊,用頭磨娑著他,他摸了摸我的頭,我想應該沒事吧。
阿布主人拿起了桌上的玻璃杯喝著水,我看了看他,我也口渴了。我爬到了裝水的盤子,我嘴靠著盤子的邊緣,喝了口。我感覺一到銳利的視線。我抬頭看見阿布主人正瞪著我。
「狗狗是這樣喝水的嗎?」
我低頭無語。
「要我教你嗎?」阿布主人的語調有些提高。
我緊張得發抖。阿布主人走到電視機旁,拿了根藤條。「我記得我在通信調教時,跟你說過狗狗是怎麼喝水的吧!」
「汪。」這聲汪得心虛。
「過來。」我抖得讓動作有些緩慢。「過來!」嗉,打在桌上的聲音,我全身發抖。阿布主人走到了我身邊,高高舉起藤條打在我的屁股上。「啊!」我叫了出聲。痛得我坐了起來,雙手揉著臀部。
「趴下。」我一聽,立刻雙手放回地上。
「我要再打你兩下。」我看著他。「汪汪?」
「一下是狗會叫“啊“嗎?一下是沒有我的命令你可以坐起來,狗雙手還會揉臀部⋯⋯你這隻是什麼狗?」
我低下了頭。「汪汪。」表示我認同。
於是兩下再落在我的屁股上,粉紅色的三條痕跡。
「你現在是幼犬,我沒打的很大力⋯⋯」
「汪汪。」
我的陰部忽有疼痛感,不過被臀部的麻辣感給遮蓋過去,我知道那瞬間我有勃起,只是被護套給硬生生地限制住了。臀部的麻辣,我卻不能揉,我只好不停地晃動我的屁股,那樣的姿勢一定很醜。
阿布主人往浴室走去,看了看我,我便跟著爬了過去。
阿布主人一件件地脫衣褲,脫得僅剩一件白色傳統開檔的三角內褲。我心裡有種窺視阿布主人身材的窺視感。阿布主人,胸毛茂密,應該說體毛都很茂密。他在我面前脫下了最後一件。
他蹲了下來。「過來。」我爬到他面前,我的視線正視著他的屌。
他將內褲塞到我嘴裡「這件就賞得你,讓你記得我的味道。」
而後,他便去淋浴了。我看著他。陰部有陣陣疼痛感。
「還看。等會狗屌痛死,我不管你。」
我識相地叼著阿布主人賞的內褲調頭離開。我爬回了之前阿布主人襪子的地方。我吐掉了內褲,叼在嘴巴,嘴巴也滿酸的。
沒多久,我便聽到阿布主人叫我的聲音「小黃,進來。」
於是我又爬進浴室。阿布主人全身赤裸拿著蓮澎頭等著我。「過來,我幫你洗一下。」於是我乖乖地蹲著,讓阿布主人清洗著我的身體。我的下體不停傳來震痛,因為那個護套的關係,硬生生卡住我想勃起的狗屌。
阿布主人清洗我也只是沾了些肥皂抹一抹,然後便沖了水。大概是早上幫我洗過肛門,所以他也沒再幫我洗。害我擔心了好久,我不喜歡那種被水填滿身體的感覺。很難受。
夜晚,是他們俱樂部的聚會。
阿布主人著完盛裝,是套高級西裝,穿在他身上真是好看。而我身上除了狗尾巴外一無遮物。阿布主人牽我出房門後,在等待電梯的地方,遇到了獸醫和阿福。
「阿司,你也這麼早過去阿。」
「對啊。」
他們愉悅地聊著,而我看了看阿福。我們被牽進電梯裡,被牽進聚會的大廳。大廳裡一堆光鮮亮麗的男男女女,他們都帶著他們的寵物。於是我跟著阿布主人繞著。
阿布主人是個很帥的男人,有不少的女人都主動靠近他。而我也是那些女人的話題。什麼阿布先生你養的狗怎樣怎樣的,甚至還動手摸我,我快受不了了,真想離開。我看了看阿福那,獸醫也是被一群人包圍。
阿布主人牽著我過去。正聽著獸醫講解著如何養寵物,獸醫大概是最有經驗的吧⋯⋯我都聽不進去就對了⋯⋯
「阿布,好久不見啦。」來打招呼的是個壯壯的男子,比阿布主人胖的男人。他牽著他的母狗過來。
「阿布,你又開始養狗啦,怎麼又養公狗?你是不是gay啊?」
「藍森,你嘴巴還是這麼賤⋯⋯」
「哈哈,找天讓他們兩隻狗交配吧。」我看了看他牽著的女人。
「別鬧了,我這隻才一個多月,這麼小,你就想殘害幼犬啊!」
「哈哈,一個月。我看看。」藍森看著我屁股上的紋身貼紙。「還真的一個月而已,真是幼犬阿。我看到他戴著護套,我還以為他是到處亂搞的狗勒⋯⋯」
「哈哈。」阿布勾著他的肩膀,走到放著自助餐的地方,他們挑選著食物,我也感覺到肚子餓。我還不知道我能吃什麼⋯⋯他們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邊吃邊聊。我不斷地望著阿布主人,我有時也看看藍森的那隻。不過她頭都低低的,動也不太敢動。
「阿布阿,你家小狗怎麼頭一直動來動去,完全都不乖,真想打他,真是隻不乖的狗。」
「他才一個月,懂得不多啦。」阿布主人看著我,我乖乖地低下了頭,而阿布主人的手放到我嘴前,他手上抓了塊蛋糕,我看到了高興地頭靠過去吃著蛋糕。我聽見阿布主人在我耳邊說話:高興的時候,記得要搖尾巴,這個聚會是每個主人再炫耀自己寵物多好多聽話的時候,你盡量學,不好好學,我晚上就跟其他人一樣,聚會完就變成調教處罰時間。
「汪汪。」我趕緊叫個幾聲,屁股猛力地搖。
「各位先生女士,請注意這邊,今晚的節目開始,請女士來賓先去。」於是在場的女主人放下他們手邊的寵物,走到了兩塊很大塊的布嫚後面,一會兒又走了回來。「好,現在請男士進去。」於是在場的男士便進去像女士一樣,一會兒便出來了。
然後那位節目主持人便拍拍手,而後四個全裸的公狗,脖子上綁著帶子地拉著一個推車出來,上面有個箱子。而後主持人便把箱子推倒。一大堆的男女內褲,五花八門,色彩繽紛。
「嗯,節目現在開始,有哪位來賓要先來的。」
原來節目是男女主人脫下自己身上的內褲混在一塊,要自己的寵物,在這麼多件中找尋自己主人的。獸醫首先發難,先要阿福上去,我看到這麼多件,我都不知道如何去認。可是阿福好厲害,在那堆內褲山中繞了一圈,選了個位置便挖阿挖地,挖出了一件,然後叼到主持人身邊,獸醫也站在旁邊,獸醫高興地摸摸阿福的頭。
「阿司的阿福依然是這麼厲害。」於是現場的來賓都鼓掌。狗兒也汪汪地叫。接著一個一個地上,在時間限制內,找出自己主人的內褲_有找得出來的,當然也有找不出來的,一個女人的公狗就找不出來,那女人抓了主持人準備的鞭子,像發狂一樣狠狠地打了好幾鞭,她的狗汪汪叫,她一直打打個不停,打到公狗背上是一條條紅色的痕跡。
就這樣,一隻一隻地上去,很快就輪到我了。我開始知道今天下午阿布主人拿了他的襪子又內褲的,叫我記住他的味道,原來是這樣。
完了,真的完了。
經過了一段時間,內褲山也漸漸消平,我繞著可見地板的內褲堆,我拼命地看著男用內褲,企圖找出阿布主人的內褲,可是我就是找不出來。
「時間到。阿布你家狗找不到喔。」
我低著頭看著阿布主人,他笑笑便走過來,拉著我的狗練,我擔心著會受到嚴厲的處罰。「阿布,你要怎樣處罰你的狗?」主持人問著。
「哈哈。」阿布主人爽朗地笑著。「他是隻幼犬,認不出來,很正常阿。我不想打他」
「這,你這樣會破壞規矩。」我看了看主持人,他的意思就是一定要阿布主人打我就對了。阿布主人蹲了下來「看來,我沒辦法不打你了,你自己也知道該不該打⋯⋯」
「汪。」我低了頭,我認同這件事,我該打。
阿布主人手持著鞭子,高高地落下,這次比在房間更大力。耍的一聲,我大叫了汪_我抽動著,臀部的疼痛是比下午更厲害。我痛得快走不動,動一步便痛一下。阿布主人牽著我走了幾步,便用手臂勾著我的腰,這樣的動作,走回座位。
會後,一堆的女人風靡著阿布主人不停地跟他諂媚,說他好好,好有男人味等等等⋯⋯
我只感覺我的臀部不斷地發麻,直到深夜。

 

5
現在是夜晚十一點多。阿布主人和名叫安的女人一塊回到房間,他們正在床上纏綿。晚會節目後,安牽著她的狗到阿布主人身邊,他們聊得相當愉快,於是阿布主人邀約她會後到房間繼續聊。聊著聊著他們便上了床。
我原本待在床邊看著阿布主人和女人上床。欣賞著阿布主人的身體,可是我討厭極了那個女人,加上我被護套卡住的關係,老二想勃起卻不能勃起,超級難過地,於是乾脆爬到客廳。免得老二痛到不行。
雖然在客廳,我仍然可以聽見阿布主人性感的呻吟聲。
我看見安的狗趴在角落,於是我便過去,想和他說說話。
「喂。」
「他們應該還在做吧⋯⋯我不能隨便講話的。」
「喔。」
「我的主人管我管得很嚴。」
在安牽著他來阿布主人身邊時,我注意到了他。在阿布主人摟著安的腰離開會場,搭電梯到進房間,都是由阿布主人牽著我跟他,所以也看清楚到了我疑惑的地方。在他被牽著走過來時,我就注意到了他的胯下。
他的胯下。我還以為他的屌是被綁著或者怎樣的。可是在近距離時,我發現他竟然是被閹掉的。
我很想問他這件事,可是又不知道從何開口。
「你想問我的屌的事吧?!」他說中了我的心事。
「我是被主人帶到醫院閹掉的。我在這個俱樂部的引薦下認識我的主人。經過了很長的訓練與調教,我已經完完全全屬於我的主人。甚至在法律上結了婚,讓我可以二十四小時地不離開她。可是我也有性慾望,不過這個俱樂部的奴隸契約書上註明性也歸主人管理。在我嫖了幾次的妓女,就讓主人發現了,所以她決定要閹掉我⋯⋯」
聽到這我的老二發麻。他也提醒了我在契約書上的那條性歸主人管理的事。
「你心甘情願被閹的?」
「嗯,反正有屌也不能幹嗎,只是徒增我做出背叛主人的事。」
「你們都沒有發生過任何身體上的性接觸?」
「有,不過都是主人帶著假陽具幹我,她高潮,我也高潮。」
「啊,那樣你也會高潮?」
「一開始肛門有假陽具進入也是不太習慣,應該說痛得很厲害的,做過根本不會爬,一步就痛得很厲害⋯⋯後來就習慣了。你給阿布主人飼養,很好喔。」
「好像滿多人這樣講的說。」
「不過,阿布主人也是會閹狗的人的樣子⋯⋯」
啊,我突然雙腿抖得很厲害。「汪汪。」他突然恢復狗的叫聲提醒了我,阿布主人跟安已經走下床了。安去洗澡,而阿布走向客廳。
我趕緊爬到阿布主人身邊,屁股搖著,搖擺著尾巴。阿布主人牽起了我的狗鍊,走到沙發坐了下來,而我也在腳邊趴了下來。阿布主人玩著我的尾巴。我現在已經可以用屁股把尾巴搖起來,讓尾巴翹著。
安穿上了衣服走了出來,走到了阿布主人的身邊。「阿布,我要回房間去了。你好厲害,我好滿意喔。」她吻口在阿布臉上。真是噁心。「阿布,你家的小狗還真不乖,一直看著我,真是的。」
「哈哈哈哈,安你很漂亮,所以牠才一直看著你阿。」
安突然一手抓著我胯下的護套。「阿布,你幹嘛用這種護套套著,不想要讓他有狗屌,就閹掉不就好了,免得麻煩。」
「要閹,也要再大些。何況牠又沒跟其他母狗野合。反正有護套在,鑰匙也只有我有,這樣牠也沒辦法勃起。」
「是我現在養幼犬,我就先閹掉免得後面麻煩。」
我雙腿抖得很厲害,一直靠在阿布主人身邊,阿布主人也感覺到了吧。一直摸著我的頭。好不容易,安才走了。
在安牽著狗離開後,阿布主人開口跟我說話「坐起來吧,小黃。」
我坐了起來。雙腿跪著,臀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讓你說說話吧。」
「你只要乖乖聽話,我就不會閹掉你。」
「謝謝阿布主人。」
「玩到現在,覺得好玩嗎?」
「汪,只要是主人高興的事都好玩。」
「是這樣嗎?以後你的生活都要在我的控制之內,契約書上的條約你還記得吧。」
「汪,記得。」
「很好。明天,我帶你到俱樂部安排屬於你的狗窩。我想裡面應該都改建好了。」
我不知道怎樣的明天在等著我,我只知道我是阿布主人的狗。

軍犬第五部停止連載一事

◎阿聰

軍犬第一部至第四部遭TT1069站使用者bbs盜轉至該站情色文學區一事,聰某(我)已寫信聯絡該站;但該站管理員似乎有置之不理(或該稱呼尚未處理)。不願意再接受如此無理與無禮對待,軍犬第五部於皮繩愉虐邦連載在此宣佈停止連載。

從軍犬第一部(2003/08/25)於暗黑堡壘連載開始至今遭到盜轉已不計其數,許多好心、處理站務迅速,幫忙撲殺過複製犬的論壇,在此謝謝各位大德。在第四部連載期間,曾一度遭到盜轉而決定停載,但我並沒有這麼做,除了是老鼠屎是少數外,大多數的讀者都願意配合作者我的要求,單純到皮繩或者暗黑閱讀連載。

web 2.0的來臨,為什麼還要把所有的文章都蒐集到同一個論壇裡,用這麼粗魯,不尊重作者的方式。沒有作者名稱、沒有原始連載網址,這應該是目前大多數論壇對待BDSM文字創作或者情色文學的方式,也許在這些論壇、盜轉者心裡,BDSM文字創作與情色文學是可以如此低廉、可以任意拷貝處置;但我與軍犬厭倦被這樣對待。創作被任意、不具名的盜轉,是不是將來出版紙本時,我還得要證明自己是軍犬的作者?在這些盜轉論壇的使用者你們真的如此天真,單純閱讀BDSM文字創作或者情色文學,或者你們只是為了滿足一時的慾望出口,根本不在乎故事內容的完整與否。看待皮繩網站瀏覽者對於軍犬被盜轉反應冷淡,我感到無奈與失望。既然大家都不氣憤,那就不需要再連載了。在軍犬第五部尚未連載完畢以前,我決定停止公開連載。如果有按著規定,著名作者與連載原始網址轉載第五部的地方(雖然我不知道哪邊有這樣轉載第五部),請一併附上此停載公佈。

對於網路文學,應該是開始連載於網路,結束於網路,但因為盜轉,無法再平心靜氣的寫作,再繼續公開連載。盜轉或許是越來越少好的BDSM文字創作的原因,我祝福這些論壇、盜轉者因為越來越難尋覓洩慾文而需要花更大量的時間在茫茫網海裡搜尋。軍犬,未說完的故事期待將來紙本再續。也許是某出版社(這還在尋覓中),也許本人的獨立發行。李軍忠與凰女王、dt與軍犬的故事,我會繼續書寫,直到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