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記] 京阪 BDSM bar 記行

◎ Paul Kinbaku ‎(2016年8月10日)

在京都的最後一晚到祇園的BAR-BARA
http://www.bar-bara.com/PC/index.html
當天(週三)晚上沒有表演也沒有綁到,只有聊天(不會日文)喝酒頗為失望

所以隔天到大阪就先去每晚都有表演的JAIL
http://www.jail-ory.com/osaka/index.html
地鐵東梅田4號出口直走過十字路口,電梯上七樓,再爬個樓梯就到
周一至六每晚20:00/22:00/23:30 都有表演,星期日則只有前兩場
由於在附近吃有名大阪燒排了許久
約20:15左右到的時候表演已經開始
穿著白色內衣褲的女孩(鈴音)被紅麻繩後手縛固定在舞台中央
可愛顏美巨乳美尻完全是我的菜♥
(詳細陣容: http://www.jail-ory.com/osaka/staff.html
然後拿散鞭SP滴蠟解開後犬爬行到沙發區最後回到十字架後的牢籠中
表演完後被帶到沙發區剛表演完的店長來打招呼
聊了一陣子(主要用英文加上手機打字show之前的繩縛圖..)
安排了一位女M,TAMAKI來陪我聊
—————————————————-
先說一下收費:
這邊的收費男生入場60分5000 整晚10000 (飲料暢飲)
實際調教「繩縛/鞭/蠟)每種3000 (我只玩繩縛若三種全玩要9000)
請店員喝飲料每次1000
(女性顧客整晚只要1000 待遇差別真大><)
—————————————————–
聊了一下她問我"Master, Can you tie me up?" 當然好!
我以為她會去拿繩子在沙發區給我綁
結果帶我去舞台中央綁
這邊的紅麻繩狀況非常好整齊的平行放在旁邊很方便
用高手小手縛加上胸部裝飾用了三條繩子將她綁好後
綁著帶回沙發區此時另一店員拿了頸圈要我幫她戴上
想說請她喝個飲料結果店員用狗食盆裝了特調來(聽說是燒酌+綠茶)
然後她就用舔著喝做了一陣子

想參觀一下JAIL就牽著她到處逛逛
有個區域打著粉紅光,是婦科檢查的設置(有簾子可作為更衣室)
年輕女顧客換穿女僕/護士裝被綁
後來帶她到舞台中央解開繩子放生

由於真的很喜歡鈴音這型的直接跟店長說想綁她
開心!!
一樣帶到舞台中央綁成附圖的樣子然後請她喝飲料
在這裡繩縛很有成就感很多人圍著看還有小助手會在接繩時遞繩子
她們也很喜歡我綁的驚呼連連
舞台上方有許多吊點由於還有下一場表演時間因素沒有吊
戴上項圈帶回沙發區再請她喝個特調並拍照(需經店員同意/不露臉)

第二場表演是SERA(世良睦)繩縛調教TAMAKI
這場表演比較特別的是以繩縛後以麻繩曚眼然後吊縛
然後鞭打滴蠟放下來後用高跟鞋踩臉等等
這裡的音效燈光非常有水準有專門打光音控的
看完表演後有點餓問店長可否出去逛逛再回來(OK)
到對面的餐酒館吃野菜品個酒 2330,表演快開始前回到店內
此時店內沒有顧客,Staff在休息
看到我回來開始準備表演超敬業!只表演給我一人看

第三場表演是 叶さえり調教小日向貓(SW)
小日向是美艷的美巨乳(也是我的菜可惜這次沒綁到)
這場的主題是古裝刑罰小日向著和服被飾演獄吏的叶綁起來吊著
然後用細竹子編起來刑具責打戳性感帶
放下來後拿出表面三角形的木板要她跪在上面然後滴蠟(感覺超痛的)
一陣刑罰後鬆綁被遷回鐵籠中關起來結束了今晚最後一場表演
表演後上前去看小日向小腿許多跪三角木板的傷痕
由於時間已晚表演後即回旅館(此時已超過12點無電車只好走回去)
店長說隔天有22人團體預約7-9建議九點後再來

隔天再次報到約九點半到遇到一群人應該就是那團體(下班直接過來)
由於是周五晚現在已非常熱鬧U型沙發區有大叔以脫到剩內褲、有女顧客被綁起來用震動棒調教還有許多組聊天喝酒的客人
我被帶到唯一個空沙發,今晚除了昨天見過的店長店員還有許多新面孔
其中結城 あい會有學過中文聊得很愉快
幫我安排一位年輕女M,AYAME非常可愛可是很害羞聊不太起來
想綁她但是她說節目快開始了,所以沒綁到

2200的表演是昨天被綁的小日向貓調教AYAME
連兩天看到小日向(S/M)兩種不同角色和主題真是值得
今天的服裝是性感的黑色皮衣
AYAME被綁起來吊著鞭打滴蠟(美尻是亮點!)
表演完後本來想綁AYAME,但是她必須先走所以殘念
店內顧客多店員很忙也不太能被綁
此時店長帶來豐腴可愛的女顧客(剛在對面沙發區被綁/震動叫很大聲)
問我可不可以綁她(好!)
我就帶她到舞台中央用龜甲+高手腳手縛+胸部裝飾將她綁好然後吊在舞台中央拉緊她的股縄(她似乎很喜歡其它顧客也看得很高興)
最後綁了非常NICE會說中文的店員結城 あい,大滿足

由於隔天要搭早班飛機沒有看到2330的表演就先走了
店長問我何時再來?我也不確定
有機會到日本還會再去!

其他兩間E/G妹子推薦的 Arcadia 和 Witasexutopia 這次沒去
三晚兩間 SM Bar 體驗下來覺得 JAIL 最適合
因為入場費不便宜:
1 有確定的表演場次
2 會說中/英文的店員
3 可以綁人實際調教
4 收費公開透明
這幾點我覺得對男生蠻重要的
女生的話就是 different story 囉~

此次繩縛體驗還蠻有收穫的~

[遊記] 東京口交奴隸專門酒吧 GHB

GLORY HOL BAR
圖片取至於官方網站:店内改装は終了致しました!!!2016年7月14日(木)

◎ 同好分享

今年五月東京開設了日本第一家口交奴隸專門酒吧 (Men only)
在喜歡貪食肉棒的圈子中非常熱門
上週又翻修一次 就慕名前往

GLORY HOLE BAR

????GLORY HOLE BAR???????

整間酒吧不大但設備齊全
也有各式消毒液酒精液漱口水清潔用熱毛巾無限提供

在週六的下午前往大概有十~二三十人
向酒保點英文點單上的飲料後就不需要說話了
可以直接到後巷開戰 有六間用黑布遮住的小隔間和一個較大房間 中間都有屌洞連接著
如果你很喜歡舔別人的雞巴 願意像狗一樣舔的 想男人把陽具塞到你嘴裡的
可以向酒保要螢光"尺犬"手環 就是喜愛尺八奉侍(日本口交俗稱)的狗
大家就不用說話就知道怎麼互動
喜歡被吹的就非常方便找口交奴隸來服務

據我自己去的經驗這裡的口技都非常高超
有旋風三段式龍捲風感覺
而且也有兩犬同時吹一屌 在龜頭上舌吻的畫面出現
人多時也有兩根同時幹同一隻尺犬的嘴

因為消費較高 1800日圓付一杯酒
所以幾乎都是真正很喜歡口交的才會來
而且也幾乎都會射精 所以喜歡口爆或被口爆的也會專門來訪
去兩小時就看到兩個口爆和三個顏射的 不包含沒看到的
我則是吹了五根和被四隻不同的尺犬吹

來這消費不需要很麻煩的交換照片和約地點 也隨時可以離開
所以很多同好喜歡來 據官方網站上寫每天來客量至少都有一百個以上
歡迎外國人 有機會去東京的喜肉棒同好 可以去看看

Knock on Woods

◎南西

“Knock on woods"的意思接近中文的「呸呸呸」,與「童言無忌」「碎碎平安」有類似的效果。去年製作藝穗節的時候,有位學弟胡祐銘跟我說:「我覺得"knock on woods"真的超好用!」

真的,每當我預想到不吉利的事情的時候(例如想像有人出了什麼意外),我就趕快敲三下,這些我所預想的壞事就真的不會發生。

去俄羅斯表演的這一次,我也算是被"knock on woods"救了一命,事情大概是這樣….

非常大的場地,當時「正在搭台」。
非常大的場地,當時「正在搭台」。

下午兩三點,晚上的表演者們抵達活動場地,發現空間非常的大,而且「正在搭台」。

當時的感想是:「勞動大好!工農萬歲!地大物博俄羅斯!今天在好大的club表演!(日本bar的100倍,台灣bar的50倍,倫敦bar的10倍)!」

除了表演之外,主辦單位還安排了workshop,我也將主領其中一堂課程,workshop的場地也好大,也是正在搭建中。上課的同時,還不時聽到主舞台不斷傳來裝台的大量噪音。

晚上開場的是太鼓樂團,蠻意外俄羅斯會有日式太鼓樂團的。打聽之下聽說團員全是俄羅斯人,不是日本人。但看到本人之後發現8個裡有6個是東方面孔,而且年齡很年輕,像學生。很好奇是怎麼請來的,但事後主辦人跟我說:「花錢請來的!」

2013-04-13 perform
繼續閱讀 Knock on Woods

原來我不曾懂繩縛 — 記莫斯科行

「原來我不曾懂繩縛。」

與歐洲朋友們見面總是給我這樣的衝擊。「原來我不曾懂繩縛,」去年在倫敦聽了 Hedwig 的課之後我這麼對自己說。今年在莫斯科,我又對自己講了同樣的話。一方面體認到自己的不足而難過,又因知道還有多少可學而充滿了期待。

莫斯科「Moscow Knot 國際繩縛派對」由 Vlada, Falco, 和 Torquemada 主辦,是他們第一次辦國際活動。Vlada 和 Falco 也參加了去年的倫敦緊縛美之祭,也許因而想在莫斯科也辦個繩縛節慶。據說核心工作人員大約只有五、六位,但參與的俄國表演者和邀請的外國表演者各有 8 組,為期三天,晚上表演,白天有開課與訪談。接待我們的工作人員 Scarlett 說:「Vlada 想辦,而凡是 Valda 想做的 Falco 就會去做。」憑著一股衝勁,辦了這場總支出達新台幣七十萬以上的大活動(盧布幣值和新台幣大約相等)。

奈加あきら@Moscow Knot. Photo by Clover.
奈加あきら & 紫月いろは @ Moscow Knot 2013. Photo by Clover.

今年最受矚目的無疑是日本繩師奈加あきら。師承濡木痴夢男的奈加保留了最古樸的繩縛風格。他不用鉤環,而用繩當場製作懸吊點;不接繩,每用完一整條繩便另找地方重新開始。但這樣的繩縛風格該如何欣賞?Riccardo Wildties 的責め縄課程恰好可作為奈加流繩縛的導讀,使人了解,看似「不使用」某些技術的選擇其實和奈加氏的繩縛美學環環相扣。在竹子上現作懸吊點,不受定點的限制;接繩不得不一氣呵成,不接繩則讓繩模、奈加、和觀眾都有了停頓、沈澱的機會。

繼續閱讀 原來我不曾懂繩縛 — 記莫斯科行

D/S關係與日常生活:當自己只能為自己的選擇負責的時候

DSCF4345
D/S,一種支配與臣服的關係,支配者控制著臣服者,在精神上掌握著臣服者的所有權,並且雙方都對此感到深刻的親密與愉快。在比較強調紀律與鍛鍊的D/S關係實踐中,存在著各種需要遵守的規範與儀式,以及相對應的、違反規則時的處置方式。如果純粹在各種綺麗的想像世界中品嘗這樣的D/S關係,我們都可以很快的進入那個能讓彼此心誠悅服的支配/被支配情境。試著遵守、犯錯、違反規定、認錯、甘於被懲罰、樂於執行懲罰,這一切讓我們能從心底體會並享受著D/S關係的感受與,好像是這麼理所當然。

但在真實中,我們都已經不是真正的小孩,我們已經脫離那個全心全意好好上課睡覺念書考試一切就好、相對單純的生活,除此之外,我們在處事上也往往成熟到鮮少因為無知而犯錯、或者因為懶散而違反紀律的年紀。

繼續閱讀 D/S關係與日常生活:當自己只能為自己的選擇負責的時候

繩的交響曲

The string series, rope bottom French Libertine, rope by Hedwig, photo by Jenis
◎原作: Hedwig 翻譯: 小林繩霧

我又和 French Libertine 玩繩縛,但這次的場合和平常不同。Jenis 好心地願意為我們拍照。更好的是 Esinem, 把他超棒的攝影棚借我們用。我想做些地板動作,和不離地的部分吊縛,因為我不想太專注在技術層面上,想再次就那麼順著繩子動。而且,老實說,能和喜歡的人們共度情人節、一起做很棒的事,實在是太好了。

在到那兒的公車上,我有了想創造一些視覺畫面,同時又表現得相當親密的想法。在 Esinem 的攝影棚的榻榻米等等擺設中進行繩縛實在是很有感覺。如果你沒聽過繩子和榻榻米的聲音,我只能試著描述看看。

對我來說,繩子永遠不只是一條線而已。它有那麼多獨特的性質,而當你找到了完美的繩,和某人一起綁,沒有比探索它的每一個元素更美好的。你知道把一束繩子拆開的聲音嗎?當繩順過你的手,聽來如何?繩被拉緊時的輾軋聲,是它回應自身的張力的聲響。繩和身體在榻榻米或木頭地板上,就像一個合唱團。跪在榻榻米上,像是指揮家輕敲著譜台,宣示著演奏即將開始。指揮家、她的身體、和樂團的身體;繩模、和周遭的環境氛圍。然後序曲開始,逐漸帶起氣氛,弦樂開始演奏,bass 建立一個基調,送出主旋律的第一個小節;那聲音不只延續著序曲,更決定整首歌將怎麼感動你。
繼續閱讀 繩的交響曲

Re: 關於繩縛的台上台下、關於心性、關於愛

De Zuvia (小D)

我的經驗裡面,確實作為model的人(尤其是互相合作久到很了解彼此的model)會感覺到你很精緻的一些心理的狀態。不安、焦躁等都可以透過身體在無聲的過程中被感覺到。當然,當下的情緒也會影響實際做出來的成果,就這點而言其實繩縛和學樂器感覺有點像。但其中有一個絕對性的不同是,學樂器的時候你面對的是一個物,但在繩縛中面對的是人,所以他會回饋你的情緒,但相對的你也會把自己的情緒投射在對方的身上(所以很挫折的時候會對model生氣也是真的….)。

對我而這是很奇妙的感覺,你在別人身上做一件事情(繩縛),但其實你真正從這件事情中看到的卻是你自己的樣貌。練習的過程或許真的是一個不斷對話和反省的過程吧,而欲望在我的經驗裡只有在表演的過程中那最行雲流水的一刻才會從各種幻惑的感官體驗中短暫的綻出。

至於表演本身以及忍痛這件事情,或許是因為我真在繩縛和表演的技術上還缺乏太多太多(但其實小林真的教了我很多很多東西,小四也是,只是我真的不是個好學生XD),所以在我慢慢的可以稍微去分辨表演中的美感來源是model本身的肢體、繩師的技巧、還是整個演出的節奏氛圍的時候,我會希望能做出一個均衡的表演,意思是繩師的技術、MODEL的努力/苦撐、以及其他的演出元素能有比較平均的調和以及整體感。之前藝穗節時我的工作除了練習繩縛之外,其實有很多時間是花在去經營一個能讓model的特質、我的特質、以及繩縛的特質都有一個位置的表演(無論是視覺的各種元素或著是氛圍上皆是)。雖然後來看起來這個意圖只有在很粗糙的階段上有著些許的成果,表演本身也很不怎麼樣,而且在繩縛的過程中也還是很容易呈現一種很切離的氛圍的質感,但我應該也會朝著這個方向繼續努力下去。

關於繩縛的台上台下、關於心性、關於愛

◎小林繩霧

「台上的表演,和台下私密的性,有什麼不同呢?繩師和繩模在台上表演時,也感受得到愉悅嗎?」一次表演過後,有人這麼問。

我不記得回答了什麼,多半是些言不及義的通論吧。

因為,當時我還不懂。

* * *

約從03年冬天開始,我與神風學繩縛。一堂課上,神風要所有人談談想學繩縛的理由。有人說他如何被繩縛之美感動。「但是,那種美只是刻意營造出來的呀。」神風說。另一人說,他的夢想是把女方吊起來之後和她做愛。「別胡思亂想了,這種事我也沒作過幾次呢!」神風回答。大家都笑了。

幾年過去,繩縛從東方流行到西方。網路上可看到的繩縛攝影作品越來越多。看著看著,漸漸我明白了神風的意思:「這種美只是營造出來的。」若僅看繩子,除了少數有新意的藝術家,大部分人綁的東西其實差不多。看來「美」的照片,和家居生活調教照的差別在哪呢?說穿了,三分之一靠攝影師:看燈光、看構圖、看是否能抓到那最有戲的瞬間,攝影師確實是創造奇蹟的行業;三分之一靠繩模:身材好、身體柔軟、會擺姿勢,拍起來自然又快又順利;「繩師」這角色所能掌握的,也只有那剩下的三分之一而已。

繼續閱讀 關於繩縛的台上台下、關於心性、關於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