縄霧給樂嶼‧ File.03

Nawakiri Shin 小林縄霧

2003 年,剛搬到東京的我們自然想見識一下傳說中的日本 SM 酒吧. 以不太遠、不太貴等等標準一一篩選,最後從池袋的兩家中二選一。其中一家剛好將在週末辦店長的生日派對,「那就這家吧!」就這樣,我們去了神凪的 Succubus。

那天晚上,我們沒想到會成為固定顧客,會在成人酒吧認識在日本唯一一群能交心的朋友。沒想到會把神凪邀來台灣,做了不少轟轟烈烈的事。那幾年是日本 SM 酒吧的全盛期。我們沒想到後來將看到每間店倒的倒,關的關,沒想到這個酒吧終究得關門時大家會這樣地痛惜。

IMG_5859_m

IMG_5882_m

繼續閱讀 縄霧給樂嶼‧ File.03

縄霧給樂嶼‧ File.02

Nawakiri Shin 小林縄霧

也許是恐懼失去,我對「想要留下照片」這事情很執著。世事無常,情感隨時在變化。逝去的時光再也無法倒轉,明日相見,彼此的心境都已和此刻不同。攝影卻似乎有著魔法,能捕捉那情感充沛的一瞬間。

因此我總拉著 Akaneko 到處拍照。「最後一次囉。這次拍完,你能滿意嗎?」拍照前,她這麼對我說。

照著既定的步調進行。地板、站立、抬腿、吊起….

縄霧給樂嶼‧ File.01

Nawakiri Shin 小林縄霧

早在兩年前,皮繩愉虐邦的夥伴們便鼓勵我循「舞夜繩祭」的形式刊載一系列繩縛作品。後來,因緣際會認識許多位攝影師、經歷過許多場合,也累積了不少照片。這計畫卻一直擱著。很對不起辛苦的攝影師和繩模們。

確實,這兩年來我一直有更緊迫的待完成事項:表演、網站更新與維護、以及自己本身的工作…。然而,直到強迫自己動手,我才了解遲遲無法開始的原因。照片是有回憶的。整理、呈現,是去面對這些回憶,給個說法,編織出個故事。而這其中許許多多的愛憎,我還沒準備好去面對。

無論如何,再拖下去也不是辦法。「縄霧給樂嶼」是夥伴起的名字,「給樂嶼」三字取 “Gallery” 的諧音。我不確定這系列攝影能給讀者多少快樂的感覺。且看著辦吧!

2011 年,我透過水晶的引介認識了王志偉(Franco Wang)老師。Franco 想拍繩縛題材;能與功力深厚的知名攝影師合作,也讓我躍躍欲試。然而 Akaneko 已不願再拍照。我將此事一直拖著,直到 Franco 的一句話打動了我:「把現在的時光捕捉下來,以後會是很珍貴的。」我決定再試著說動 Akaneko 一次。

與 Franco 合作是很舒服的經驗。他總會說「當我不在就好了」。我們能以自己的步調進行,不需刻意擺姿勢給他,把攝影的重擔放在他肩上。

Franco 很能捕捉感情的流動,他的照片總是有故事的。能有這樣的機緣,很幸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