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客問: 為什麼要把SM跟同志扯在一起呢?

◎本文為 KKCity SEX 站 S_BDSM 板討論之彙整

問: SMer 並非都是同志,為什麼要把我們跟同志扯在一起呢? 為什麼我們要去擔負同志的原罪?SM 本來很單純,這樣一搞,會不會更難去污名化?

Kubrick 答:

因為SM團體和同志社群在「人權訴求」方面一樣啊。

trini答:

「同志」的廣泛含義正包括了更多不同的性偏好與性取向主體。站在這個角度,「SM」包含在「同志」族群當中,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先入為主把同性戀污名化,還提出原罪等等說法,才是一種非常污衊性主體的作法

SM要去污名,應該是讓社會大眾真正去瞭解SM的知識,內涵及本質,而非與某某性少數族群脫鉤,就能擺脫污名的吧?何況,性取向與性偏好,應該從來就不是楚河漢界劃分的那麼清楚

畢竟,也不是所有的BDSMer都是異性戀。

妮可答:

請問您的原罪是什麼意思呢?為什麼同志使用原罪這個字眼,SM卻使用單純?SM真的很單純嗎?為什麼會有「污名」一詞出現呢?您的話已經對同志進行污名化了。請先瞭解什麼是同志遊行好嗎?

有一篇論文可以用來詮釋:Daniel Ku, 同性婚姻的立法爭議。引用其中一段:

同性戀運動並不是一個統一的運動,自70年代,同性戀運動內部的性別主義,就促使女性群體從男性中分裂出來。由於把異性戀看為對父權制的肯定,有些女同性戀者又脫離婦女運動,形成一個獨立身份的利益團體。其後,在純粹的男/女同性戀團體內部又再進一步分裂。在90年代興起的酷兒理論(Queer Theory),跟原先的同性戀運動在理論上更是大異其趣。酷兒理論認為,性別只是一種社會建構,跟生理本質無關。因此,以酷兒自居的同性戀者批判身份政治為本質主義,把自我定位為更廣泛的「性小眾」的一部份,其中還有雙性戀者、易性者、孌童者、虐戀者等等

本屆的同志大遊行主旨是「喚起公民意識」、「異樣公民,彩虹城市,花樣主體,同治國家」。皮繩愉虐邦走的隊伍是花樣主體。而花樣主體的文宣有如下的文字:

花樣主體 二零零零年第一屆台北同玩節的英文全稱,定名為:Lesbian and Gay Civil Rights Movement, Taipei.──台北的同志運動自此定調為「女同性戀與男同性戀者的公民權運動」。而至二零零三年,同玩節與同志大遊行的手冊,則首度將集結號召的「同志」族群指涉範圍擴增「雙性戀者」與「跨性別者」兩個類屬──將【LGBT】(Lesbian, Gay, Bisexual and Transgender)的社會運動包含進一種「全稱同志」的戰鬥聯盟,而在今年更加入了BDSM、以異類性行為作為身分的新類屬;此般花樣主體不斷現身的歷程,意義便在於正式將性異端、性邊緣、所有可能的變異主體都拉進多樣呈現的運動風景,在我們的隊伍中間綻放花樣風華。

我們的集結不以我們的相似為基礎──我們之間唯一的相似就是異的堅持;我們是性變異的──「同志」是我們的性身分,我們的異是相對於正常、主流、異性戀、身體所決定的性別種種──在以生殖功能為其誦揚基礎的「直人」社會當中的另類展現。我們是變異的,是直社會裡美麗的蜿蜒,是馬鈴薯田裡偶見驕傲的花。

這次同志遊行的口號也包含了「反歧視·反污名·反偷窺 要理解·要開明·要尊重」、「消除仇恨言論·學習尊重多元」。希望您能了解其涵意。

mephist1 問:同志無所謂原罪,一如smer無所謂原罪。smer參與同志遊行,也不會加深污名化的程度。

不過我還是有疑惑,同志遊行的主軸和皮繩的主軸是否相符?這次的同志遊行,的確為SMer爭取到了曝光率,但就我所見,還是沒人聽到smer的吶喊吧?更何況在籌備過程中,主辦單位似乎也只把SMer當作是一個可有可無的『盟友』,要出人出時間去處理彩虹遊行的籌備,但只能跟在遊行隊伍中插花,而媒體上所出現的消息也不過就是今年的彩虹遊行有SMer的參與,新聞效果反而遠不如當天指控警察漠視同志人權的老師。

當然,這完全是就結果論事的事後諸葛,沒有人能事先知道這樣,無論如何,國內至少知道了有這麼一個為SMer發聲的團體存在,無論如何,這都是好事,這裡還是要向辛苦參與籌備的各位工作人員說聲:辛苦了!

epicure 答:

其實,第一份完整的遊行企劃是皮繩提出的;皮繩的人也接下文宣組長及部份重要職務,「異樣公民,彩虹城市,花樣主體,同治國家」的主題便是成員的討論中出爐的。配合文宣有許多出自皮繩成員之手,遊行網站也由皮繩維護。因此,SMer 在這次遊行中並不是可有可無的盟友,而是主要決策參與者之一呢。

「異樣公民,彩虹城市,花樣主體,同治國家」,要求大眾看見並正視各種性主體存在並擁有平等權力的事實,這也是一個符合 SMer 期待的訴求。就第一次的公開遊行來說,其實「現身」本身就是跨出了一大步了。以往只在新聞事件出現的 SMer 們這次主動出擊,向媒體宣示我們的存在,並表示我們對這樣的身分驕傲著。希望這對其他 SMer 也有鼓勵及振奮的效果。

一個遊行不可能一蹴可及地達到某種假想的運動目標(這種要求反倒常被反挫勢力借用為藉口,如同志遊行本身也遭到部份同志的類似質疑),遊行只是一個開始。明年我們若仍參加活動,也歡迎大家來多幫忙,多拓展我們能主打的議題和能見度,直到我們能辦自己的遊行!

相關新聞報導及影片特輯


Linda 11/06 上午接受東森訪問(來源: 東森)

[自由]三千多人扮裝上街彩虹旗引領盼打破社會歧視尊重同志人權

[東森]同志大遊行 SM、男妓裝扮歡喜上街頭(影片)


11/06 晚間新聞(來源: 東森)

遊行當天在街頭發送的傳單

[東森]2004同志遊行/彩虹旗嘉年華 千人上街呼籲尊重同志人權(影片)

[中時]皮繩小短褲上街呼口號

 

十夜女王的遊行心得

◎十夜


十夜(圖片來源: 華夏經緯網)

從二個月前開始便加入遊行籌辦小組,雖然沒做啥事,但進度都有跟到的我真的覺得大家都辛苦了。遊行當天早上看到近千的人,真的超感動的!

一開始雖然好熱好熱,但沒想到一開步便勇氣十足腎上腺激增,那種“有力量”的感覺真的太棒了。我走在路上,我穿著皮衣裙,大家都看得到我囂張的走在路上,我活生生血淋淋的在大家面前拿著鞭子甩,「因為我是真的存在著!」

雖然有點擔心被熟人認出來,但先前我就已經想過了出櫃的可能。也因為在辦公室收道具郵件,寄到時我都會讓我隔壁的同事阿姨看一下。這個阿姨快五十幾歲,當初聽到我說同志遊行還會露出“不甚認同”的表情,但每次我還是很開朗的跟阿姨談遊行的籌辦過程。後來阿姨甚至稱讚我們的酷卡做得很棒,也在前一天祝我活動順利。所以若明天被問的話我會坦率的回答說:「是呀是我,辣不辣?」

所以大家祝我出櫃成功吧!!

(但結果是一個影兒都沒被照到也沒熟人看到,所以沒人知道我星期一整天緊張兮兮的在幹啥⋯⋯orz)

epicure 的皮繩遊行個人日記

◎epicure

BDSMCompany

十一月六日是皮繩愉虐邦的大日子。遊行籌備了幾個月,皮繩愉虐邦的成員們負擔了遊行中部份重要的職務,加上皮繩本身的遊行籌備工作,最後幾週忙得幾乎沒有停下來的時刻。在今天,一切的辛勞終於到了收尾的高潮。

一大早趕到了十夜家,因為東森的記者將到她的住處採訪。我到巷口接人,前來的是一位可愛的女記者和辛苦的攝影師。早上十點多拍出的帶子,中午立刻播出,在我這門外漢看來真是效率驚人。與記者閒談的同時,Linda、十夜、與我穿戴起了遊行將用的全套行頭;Asa 則穿黑衣和全黑的頭罩,我用麻繩替她綁了個高手小手縛,看來倒有點像是被綁架的人質呢。攝影開始,Linda一手撫摸著趴在膝上的 Asa, 對記者說我們成立的原由,參加遊行的動機、現身的意義等等。

電子媒體的採訪自然難免需要些「生動」的鏡頭。事後我們猜著,到底談話的部份和「動作戲」會佔多少比例?記者想要 Asa 說些感想時,靦腆的 Asa 很矜持地只肯回答「M 是不需要說話的。」我們想,如果最後只有這句話上電視,我們可要被台灣 SM 圈某些人士痛罵了。但最後 Linda 的說話還是被保留了一段大眾比較好理解的重點,我則留下了幾個擠眉弄眼的鏡頭。

集合地點中正紀念堂照著明朗的陽光,飄著豔麗的彩虹旗,大夥兒很難不被高昂的氣氛感染而覺得興奮了起來。許多支持民眾圍觀,其中不乏中文說得極溜的外國朋友。我們舉著牌子在集合地點附近發傳單,一個接一個合照的要求讓我們幾乎停不下來。確實,在台灣的遊行,沒有比同志遊行更漂亮好看的呀!

BDSMCompany

隊伍從中正紀念堂出發,經過國民黨黨部,到公園路、衡陽路,最後在西門町紅樓結束。阿端與小猴扮成黑袍死神拿著我們的布條打頭陣,十夜女王揮著鞭子搶目光,兩個很支持的妹妹穿著水手服幫忙發傳單。燕尾服魔鬼公子拎著手杖,很有架式地牽著包著黑面巾的 Asa。Rania 換了另一套和服,用扇子半掩著臉很像要去銀座酒吧裡上班的模樣。小婕這次是有黑翅膀的天使,手銬在背後發傳單,每次打扮起來總令人認不出來呢。妮可和小鬼一起,走火辣路線的妮可穿著馬甲皮靴,下半身只用黑紗纏著腰當裙子,頭髮卻紮成兩個馬尾… 裝可愛唷。穿大紅袍的 Linda 負責受訪發言,Linda 的弟弟和可愛的朋友也一同來聲援。Eiche 穿著黑白條紋毛衣,我以為是模仿監獄囚犯的裝扮,Eiche 則聽說戴上頭套後的樣子像搶匪。Norman 背著好大隻的可愛龜甲縛玩具熊,菱形還紮到熊的額頭上呢。久違了的超超也出現,我則是計畫中的莫希根頭原宿暴走族造型,很努力想讓自己看起來凶一點…。Vivi 遠從高雄飛來特地參加遊行;認識許久,第一次見面的 Aoi 也來幫忙,發了一下午傳單。瓦礫充當我們的攝影師,又騎機車緊急回去拿我們忘了的物品,真是感謝。f0100500 則在遊行前兩天被拱為大會的攝影師,多謝他拔刀相助。卡維波掛著皮繩萬聖節舞會抽獎得到的皮鞭和我們同行。出發前,聽到何春蕤老師大聲對著我們喊「加油!」大家真是興奮呀!

BDSMCompany

路上的氣氛相當地棒。很少看到傳單被丟棄在地上的。我遞傳單給一對年輕的男女,兩人對我說「加油!」有不少人主動伸手來要傳單,真是相當令人感動。妮可說看到一對外國朋友看了我們的牌子,說道「啊,這是一個 BDSM community!」然後聊起 SM 的種種。也有外國朋友很好奇地問我們有沒有固定的地點?歡不歡迎外國人?看來我們的英、日文網頁應該快點趕工了。十夜扮演揮鞭的女王,相當引起路人注意。到了後段十夜終於克制不住了,開始鞭打路人… 據說路人笑得很開心(汗)。充當我們的攝影師的瓦礫的手機響起,「我在電視上看到你了!」瓦礫錯愕地說「啊?」電話那頭喊著「啊!你在講話耶!你在講話耶!」

在中正紀念堂時得到通知,在紅樓每個團體能派一個人上去簡短地說說話。不知為什麼我就被拱出來了。於是路上我與 Linda 和 Eiche 商量台詞,最後大約是這樣:「我們是皮繩愉虐邦,台灣的 SM 實踐者所組成的 BDSM 團體。我們今天在這和大家一同現身,希望藉機會讓大眾知道 SM 是一個注重安全、理性、與知情同意的活動。『同志』一詞本來就包含各種另類的性實踐,SM 愛好者自然是同志的一員;任何人都可能喜歡 SM, 也都可能站到我們大家今天在此的立場與位置。今天和大家一起在這裡,我們對我們的身分感到非常驕傲!」一路上我默記著,在隊伍快到終點時倒還沒感受到大功告成的輕鬆。

BDSMCompany

在遊行之前,Rania 已經先和西門町木吉他商量好,讓我們在那兒休息。到了紅樓,大夥兒已經累了,就漸漸分批往木吉他去。在場剩下我、Linda 弟、Linda 弟的朋友,以及 Aoi。此外還有一直在我們旁邊的 sabbath。黃鐵軍在遊行中段找到我們,當時在會場很熱血地高舉牌子。東森那位記者本想再拍我們一次的,不過看到人都走了也只有作罷。

後來走上台時,我想要盡量擠到前面,但先發言的是控訴警察打同志的王先生。我拿著鞭子站在旁邊覺得很尷尬於是就暫時縮到背後…然後是水男孩。「大家好,我們是水男孩。水男孩!(下面水男孩幫眾們喊YEAH!)水男孩!(YEAH!)水男孩!(YEAH!!!!)…」

接下來換我。「大家好,我們是皮繩愉虐邦.. (心想,「我們」在哪呀… )」

BDSMCompany

不過,這次上台去講話才發現在群眾面前的喊話方式,和在課堂上、會議裡真是很不一樣的 — 當氣氛是是那種「好不好?(下面喊好)」「對不對?(下面喊對)」時,我事先背的詞兒實在是很不搭… 這次覺得自己表現不好,所以大家不在場其實比較好,我比較不會不好意思啦…

晚餐在木吉他,靠著 Rania 的牽線,與中央酷兒和拉拉隊一起聚餐,見到了何春蕤、王蘋老師、與總是認真迷人的玉立。幫我們設計 logo 的蜻蜓前來探望。Rania這時忙東忙西,幫大家點餐、算錢,最後還主持場面讓大家自我介紹,真是個盡責的媽媽桑呢。Norman 聊起香港與加拿大的種種,教大家如何甩鞭子。十夜頻頻打到自己的手,小鬼卻一練就會,許多人都看好他會成為明日之星呀。

晚上原本要到 Rania 家續攤,但陰錯陽差地放了她和兩位朋友的鴿子,而改回到十夜家過夜。真是抱歉呀。我們很興奮地看電視想找今天的報導。Asa 在整個遊行中讓燕尾服魔鬼公子牽著,穿著用螺絲鎖起來沒法脫下的腳鐐,摩擦到腳踝,走得很辛苦。就快到終點時,最後一隻腳的鏈子脫落,被後面的人踩到,痛的程度可想而知。當天晚間新聞一個腳部特寫中, Asa 走了整整.. 五步!其實,在六十多個團體參與、分秒計較的蒙太奇式遊行新聞畫面裡,搶到那麼長的時間真是很了不得的。Asa 痛了一天,總算是值得了。

Linda 說,不知怎麼地,看到電視又覺得感動起來。皮繩從七月正式成立,到十一月也不過四個月的時間,能有這樣的成績,真是不容易呀。「每個人都輪得到當十五分鐘的名人」,瓦礫與我卻不約而同想起了這句諺語。接下來,皮繩將如何運用這十五分鐘呢?

1106同志大遊行~心得~

◎ 拉妮亞

呃 如果你不想看長篇大論而且非常離題的個人心得,您可以按←離開 回上一頁了 XD

去年今日,窩在客廳和家人看新聞。看著電視上的同志遊行轉播,老媽忽然一句警告:妳可不要給我跑去遊行喔!結果,我果然參加了第二年的同志遊行。這是巧合,還是命運呢 ^^"

從沒想到有這麼一天,能夠光明正大以BDSM團體成員的身份,和皮繩的「同志們」一起妖嬈打扮,招搖過市。事實也證明,遊行前那不免俗地對曝光的多所疑慮是枉然的。

個人是抱著玩樂的心情,和同好朋友們走上街頭。最感動的是每個人付出的努力,無論是籌備小組、參與遊行的團體還是現場義工,大家都為同志運動、性/別運動付出相當的心力。

相當喜歡中央大學酷兒文化研究社的標語:是性變態才是常態。同性戀、愉虐戀不是違反自然,只不過是違反現有的體制。體制是人規定的,我相信:變異、多元才是自然。光看性器官就知道,每個個體都不一樣,但是,從出生的那一刻起,醫院、父母就幫我們判定了性別,還取了名字。這兩樣東西可是要印在身份證上,跟著我們一輩子的。一樣是刻在身份證上,成年後姓名可以更改,為何不能決定自己的性別?

不管是同性戀還是異性戀,最不缺的就是反遊行的聲音。我猜測部分是因為受制於那個體制太久了,以至於不敢反抗,甚至是不想反抗。我自己,在接觸BDSM同好以及LGBT同志們之前,甚至不敢承認自己變態的欲望。也曾嘗試著在現有的體制內找一個位置,可是我感到很不舒服,感到空間被壓縮,身體被壓迫。當我在表達那個不舒服的時候,最常有的回應就是:要忍耐。

學校教我要忍耐、要改變自己去適應扭曲、封閉的現實環境,卻從不教我如何去創造、達成心目中那個理想的社會。即使理想是那麼的遙遠,搞得多數人連做夢都不敢,或著是得挑著做。沒有夢想的未來會有希望嗎?幸好,僵化的教育只是更加強我的反抗性格而已..

要是以前,我也會覺得這些人真無聊,放假不出去玩,也可以待在家裡吹冷氣看電視啊,或是索性找個網友上五星級HOTEL、MOTEL來個一夜激情,不是有趣多了嗎?即使我不是那麼了解同志運動、性/別運動的歷史與脈絡,當我站在台下,身在其中,才能隱約感覺舞台上主持人的聲嘶力竭背後種種的「酸楚?」,以及同志、BDSMer能走到這一天,還真的是不容易!

說到這個,剛剛妮可貼了2002年8月香港SM遊行的報導[註1]給我看。當年我就有注意到並且深深受到吸引了 我佩服他們的勇敢,也很欣賞他們的標語:「反對警察欺壓性小眾」、「我要性高潮,不要警察騷擾」,真是說到了心坎兒裡呀!真的應該來串連一下才是!相較之下,台灣BDSMer走上街頭,整整晚了兩年多。什麼時候才會有BDSMer自己的遊行呢?

我不懂運動,常常我也會和大多數的人一樣,覺得那些搞運動的人太過理想化,但是我很羨慕、尊敬那些搞運動,為運動付出的人。而且我認為,這些懷抱著理想的人,才是真正清醒、清楚地看到現實的人。至少他們不會放任自己的權利睡著… 我們喪失了哪些權利?最近最明顯的就是溜鳥 or 轟趴的權利呀(笑)。

好多立委候選人上台講話,希望拿到12萬的同志票,只有日日春的王芳萍,我知道,她不是只為了當選而來的。當她在台上,訴說者性工作者的處境比同志更糟時,台下的反應有點冷漠,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一樣很認真的聽,甚至內心跟著激動不已呢?

記得我第一次在「人民老大--直權民權代議制」[註2]的集會上,看到王芳萍掉眼淚的時候,我是真的被嚇到了。當場我連結到了某種對悲情的反感,就是社會上最常見的那一種,後來我發現其實是用冷漠和客氣武裝的「自己」覺得正被攻擊、正在瓦解。於是我自然的想抵抗,這也是我第一次看見自己深深深深處的心防,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怎麼說明這個深刻的感受。

後來,我覺得,眼淚是應該的,「悲情」也是應該的。我不瞭解別人經歷的事 也不太可能體會別人深層的孤獨與崩潰。可是我會試著不去壓抑自己 並且永遠不要叫別人:別這麼「悲情」。 我在想,也許對「悲情」的某種憤恨害怕,也算是一種反動?

比較確定的是,這微妙的心理變化,絕不是同情可以概括的。

有一種普遍的想法是,管好自己就好了。我也一度這樣覺得。可是,我不確定,是否有一天我會掉入同樣的處境。轟動一時的虐犬事件[註3],是身為同志與BDSMer的我心中永遠的痛。我不認識虐犬,當然不能和他的朋友,以及知道這件事的人比擬。我痛的是,大家都急著撇清關係,而我當時的第一個反應其實也是…。

離題太遠 拉回來 ^^|||
因為同志以及遊行對我的影響絕對不只是11/06這一天而已。

遊行當天走在街上,從一開始的頭皮發麻,到跟著十夜女王亂 HIGH。腦筋一片空, 寫心得算是沉澱自己的一種方式,遺憾的是很難完整的表達。

這次同志遊行的表演節目非常精彩,可惜我沒有撐到最後,先跑到餐廳去休息了。真的是非常後悔啊~~~!!!!

開心的是和遊行後邀請到中央性別研究室召集人何春蕤老師、中央大學酷兒文化研究社 以及性別人權協會拉拉隊的大家聚餐。雖然大家都很累了 但是在互相介紹認識的時候氣氛還是非常好
。我相信這會是一個串連的開始,非常感動^^

整個十月,我從同志、從遊行的過程中,學到很多事!! 生出許多寶貴的意識,也獲得繼續努力下去的力量。真是太感謝大家了!!!!!!(顯示為淚光閃閃)

  1. 香港首次的SM巡遊(節錄)
  2. 人民老大-直接民權代議制參選行動
  3. 『虐犬』箱屍案。主角是兩名男同志,某天在聊天室結識,相約體驗性虐待。但因為「窒息式性愛」的操作失誤,『虐犬』以「RUSH」(俗稱「神仙水」)的情趣用品,以棉花塞入對方鼻中,頭上並罩上塑膠套,一時未注意加上對方手足被限制的情況下,造成對方缺氧窒息死亡。
    就像臺灣第一齣深入探討SM的小劇場《在夢裡醒著,在痛裡快樂》的宣傳稿中所寫:「『虐犬』縱然該負法律責任,該事件反思結果,凸顯臺灣性教育的蒼白無力,社會對性少數社群的陌生和敵視。」

1106同志大遊行~感想~

◎妮可

首先在這裡跟大家說聲謝謝,其實大家都辛苦了。或許也有蠻多人累壞了,從中正紀念堂走到西門町紅樓,這短短的一趟旅程,卻讓我們深深體會,原來「站出來」是多麼重要,而且有趣的事情。

如果您要看長篇大論的感言,可以按上一頁離開了。(笑)

在同志遊行之前的,準備工作和事務一切都很繁雜,在這邊我想謝謝 Rania 熱心的聯絡事務以及蒐集資料,端爺在熱線的辛苦奔波;以及熱線的文宣組組長熬夜寫稿,魔鬼公子和 Asa、十夜女王以及她那兩個可愛水手服妹妹作為我們的吉祥物;epicure、Linda 、Eiche、蜻蜓為皮繩和同志之間所寫的文宣稿,讓我對這次的遊行有更佳的觀念和意識。

最後,我覺得epicure真的很辛苦,當有人來訪問或是詢問我有關SM的事情,(例如記者或是大學新聞社⋯等等之類)。我只說「我請我們的代言人來跟您說」,就把epicure推出去接受訪問。(笑) 返國的一個禮拜,除了公事以外還要忙這麼多的事務,還被我欺負。(大笑)

之後,我還要感謝當天站出來一起遊行的朋友,以及現在正在看這篇文章的人,謝謝你們,謝謝你們的支持。(淚)

((((((((((逃~~~~~~~~~~~~~~~~~~~~~~~~~~~~~~))))))))))

開玩笑的啦!這麼美好的一件事情,我有說不完的心得跟感想。不過,文字的敘述永遠無法表達美麗的那種境界,再加上每個人對於文字,都有自己詮釋的方法。希望我的這篇文章,能讓您感受到我們當天的喜悅。

11/06 am 10,我和其他的朋友,已經先開始了當天遊行的準備,大家也開始討論今天的活動。雖然離下午一點還有三個小時,時間也算充裕,直到出門的前一刻,大家還是都很匆忙。

Pm 1 我們到達中正紀念堂的對面,國家圖書館,可以看見在中正紀念堂的人潮,是如此的洶湧。此時心中就開始興奮了。陸陸續續,我們皮繩愉虐邦的成員已經集合完畢,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色。接下來,是我第一次看到我們的牌子,我覺得好棒唷。後面都是皮繩愉虐邦的Logo以及皮繩的網址 www.bdsm.com.tw。前面則分別是『反色情反暴力反血腥』、『Safe 安全 Sane 理智 Consesual知情同意』、『愉虐向前走,皮繩最同志』。以及黑底白字的皮繩
愉虐邦Logo布條。

本屆的主旨是喚起公民意識 異樣公民,彩虹城市,花樣主體,同治國家。或許是我不需要負責什麼事務,我的心態就是去玩樂的。至於大家的裝扮,我應該也不用費心敘述。我們皮繩的隊伍是走第二大隊花樣主體,前面的隊伍是水男孩。

在遊行的前後,以及路程中,大家最常呼喊的口號是「反歧視·反污名·反偷窺;要理解·要開明·要尊重」有些人或許心中會有疑問,我玩SM又不犯法,關起房門來玩誰會知道呀!去參加遊行,奇裝異服,又能代表什麼?

那麼,請有這些疑惑的人,去想想上面的口號意義吧!

一點是報到、一點半整隊、兩點開始遊行的行走,大約兩點半到達紅樓。在集合隊伍的時候,花了蠻長的時間,此時也有許多記者在做SNG的現場連線,當然也有不少的媒體在做拍攝以及採訪,還有許多團體和其他朋友都在拍照。(大家情緒在 此時開始高亢起來)

行走的過程中,不外乎是旁邊的人都把眼神注目在這遊行上面。除了年紀略長的長輩會目瞪口呆之外,幾乎都是得到正面的回應。也有不少來會來主動跟我們要 DM,在行走的路中,並沒有看見有人把我們皮繩的DM直接丟棄,讓我們大大欣慰。反倒是對於她們拿到我們DM就全神關注觀看,有很大的滿足。(也有可能是因為字體太小)

遊行隊伍皮繩剛開始行走的時候我有聽見旁邊有人說:「皮繩 加油!」。在遊行的途中,有遇到蠻多讓人心中覺得甜蜜的感覺和對話。有一對外國的朋友,跟在我們旁邊走了蠻長一段路,我聽見她們看著我們的牌子在唸了「Safe Sane Consesual」,因為我聽得懂的不多,大概只知道她們在談論我們皮繩,說我們是BDSM community 。最後,有人從我們旁邊走過,就說,皮繩是SM團體,我曾在網路上看過他們的 SM 資料和寫真。

在紅樓的時候,我們的發言人epicure有上台講話,當其他人要他的同伴呼喊口號...

此時...他的好同伴們正在附近已經訂好的餐廳,吹冷氣喝飲料。(大笑)

皮繩愉虐邦參加 1106 同志遊行照片集錦

十一月六日是皮繩愉虐邦的大日子。遊行籌備了幾個月,皮繩愉虐邦的成員們負擔了遊行中部份重要的職務,加上皮繩本身的遊行籌備工作,最後幾週忙得幾乎沒有停下來的時刻。在今天,一切的辛勞終於到了收尾的高潮!以下照片由辛苦的攝影師瓦礫所拍攝。皮繩將陸續刊出其他心得感想及照片!

 
 

[自由]三千多人扮裝上街 彩虹旗引領盼打破社會歧視 尊重同志人權

記者鄭學庸/現場報導


十夜(圖片來源: 華夏經緯網)

隊伍依舊壯麗燦爛,聲音卻更加暸亮…。

第二屆台灣同悲大遊行昨天在台北市西門商圈熱鬧上路,超過三千名男女同志紛紛妝點花樣主體、驕傲嗆聲,要求社會及政府尊重同志人權,歡呼聲與口號聲震撼了城市街區。

台北市政府去年與同志社團合作,舉辦華人社區有史以來第一場同志大遊行,獲得國內外媒體注意,不過,事後卻傳出部分台北市議員批評男同志穿泳褲踩街「傷風敗俗」以及市府間通於議員壓力不再續辦遊行的消息;來自全國各地的同志社團為此決定令年不再仰賴政府補助、靠自己的力量走出遊行大道,而昨天的這場遊行,不但遊行路線比去年長一倍,參與人數也超出原本預期,人數突破三千人。

隊伍從中正紀念堂出發,沿著同志聖地--二二八公園、西門商圈,最後挺進歷史上同志另一個聚集地-紅樓劇場廣場。

巨大的彩虹旗引領同志不斷向前,隊伍中隨處可見豔光四射的扮裝皇后和同志情侶;而與去年不同的是,隊伍中出現了一群實踐愉虐性愛的「皮繩愉虐邦」成員,以及裝扮成觀世音模樣、標榜「可男可女、以肉身普渡眾生」的性權追求者;少了來自政府的補助,同志行動更加自在、口號也愈發暸亮。

「我是同性戀,同性戀愛你!」口號聲響徹台北西區街頭,遊行看板上寫著「我的性別我來決定」。宛如嘉年華會的遊行隊伍走在西區商圈,一對中學男同志情侶禁不住熱烈氣氛,衝出人群在大街上擁吻三十秒,歡呼聲從衡陽路街頭響到街尾。

牽著情侶以及愛狗JOY、在一旁人行道上表示支持的女同志Cathy說,因為擔心上媒體、曝光,她只能遠離人群、默默聲援,但看到男女同志不分彼此、互相擁抱的畫面,還是讓她內心震盪、感動不已。

由十幾個同志團體共組、發起這次同志遊行的82台灣同志大遊行籌備聯盟表示,台灣同志和異性戀一樣繳稅、服兵役、盡公民義務,卻不能享有婚姻、領養、 配偶財產繼承、撫卹、校園平等教育的權利,即使是看來人人平等的工作權,也有太多男性化女同志遭受歧視,備受求職無門或被解僱的挫折。

放眼過去一年來政壇的各種「愛滋天譴論」、「同志亡國論」以及「同志預算浪費公帑論」,證明台灣往會在逐漸邁向多元開放的同時,歧視性的反動力量也在茁壯。

[東森]同志大遊行 SM、男妓裝扮歡喜上街頭(影片)

記者韓佩穎、蘇顯榮/台北報導觀看影片


魔鬼公子與 Asa (圖片 | 影片) 來源: 東森

第二屆的同志大遊行6日登場,去年彩虹旗海飄揚的畫面,您還記得嗎?今年同樣很有看頭,為了倡導同志理念、吸引大家目光,許多同志團體各出奇招,穿著奇裝異服,有SM扮相,還有泰國男妓的裝扮。

皮鞭用力一揮,皮衣皮褲的火辣裝扮,有人穿著性感小禮服、有的人則是SM裡五花大綁的奴隸角色,如此SM性虐待的扮相,以SM當作他們生活一部份的同志團體,在這次第二屆的同志大遊行裡,要呈現給大家震撼的視覺感受。

去年穿著泳褲亮相的同志團體──水男孩,大部分都是游泳校隊,今年費盡心思,團員們各出奇招,一位要以泰國男妓的扮相登場,還加上了象徵水男孩的招牌動作,來吸引大家目光。

服裝上的爭奇鬥艷,是同志大遊行的特色,今年總共有60幾個同志團體共同參加遊行,從中正紀念堂開始,經過二二八公園到一直西門町,要大聲吶喊同志們的心聲,呼籲大家重視同志族群。

[東森]2004同志遊行/ 彩虹旗嘉年華 千人上街呼籲尊重同志人權(影片)

2004/11/06

記者許允/台北報導觀看影片


Linda 11/06 上午接受東森訪問(來源: 東森)

沒有政府機關的補助,由同志團體自發性舉辦的第二屆同志大遊行,6日下午在台北市熱情展開,60多個同志團體,參與人數近千人,由中正紀念堂出發,沿路經過228和平公園,一直到達西門町紅樓進行各項表演。同志們再次走上街頭,有別於去年的低調,今年以健康、活潑的心情,向社會各界呼籲尊重同志人權,並創造尊重差異的多元社會。

參與的民眾幾乎人手一支象徵同志的彩虹旗,旗海飄揚的景象隨著遊行隊伍,浩浩蕩蕩的從中正紀念堂出發,有人身著可愛動物套服,有人扮成泰國Go Go Boy或SM性感風,有男同志巧妙的妝點得驚豔動人,有女同志裝扮得一身肌肉、成熟陽剛,遊行中的同志,為了秀出自己,把握這一年一次難得的同志嘉年華會,各個無不精心打扮,費盡心思。

近千人的遊行隊伍中,總共有60幾個同志團體,包含性別人權協會、同志諮詢熱線、教師同盟、全省各校園代表等團體,還有許多自行前來共襄盛舉的民眾。

而今年同志遊行的標誌更是別出心裁,以6個不同顏色的愛心,組合成一朵花,2004同志大遊行籌備聯盟執行秘書巫緒樑指出,今年的標誌所用的6個顏色的愛心組成花瓣,就象徵社會中各種性別文化的多元,希望各界都能尊重屬於其中一種顏色的同志文化。

此次同志遊行的主軸為「公民意識」,巫緒樑表示,希望大家能認同沒有任何一種身分會是錯誤的,然而每一種身分,只要是生存著的,就應該有獲得被尊重的權利。